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六十九章 详细过程我真没写,你看我这纯洁的眼神

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详细过程我真没写,你看我这纯洁的眼神

    ps:下午还有一章,因为沙沙的打赏而加更的。沙沙你真好,求嫁(*/\*)

    ————————————————————————————————————

    下了飞机,了解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蕾米莉亚笑嘻嘻的和楚扉月一行人告别,并迅消失在了上海的夜空中。

    他们都能飞!

    在机场中,楚扉月亲眼看到了他们从衣服中伸出来的,恶魔一般的翅膀。显露出翅膀之后,不管是蕾米莉亚,还是她的那群保镖,身上的气势都瞬间强大了十倍不止。

    如果说之前,蕾米莉亚给楚扉月的感觉只是和刘思倩相当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到达了可以碾压刘镇国的强度。

    大概,是从三十级蹦到了五十级的样子。楚扉月甚至不敢肯定,如果自己的水平只有游戏中所能表现出的那一点的话,他能不能打赢展开翅膀全力全开的蕾米莉亚。

    吸血鬼?为什么吸血鬼会长出恶魔的翅膀…

    送走了蕾米莉亚之后,一行人便直接从偏门离开了机场。在从偏门出来的时候,楚扉月扭头看了一眼机场的名字。

    上海浦东机场

    事实上,楚扉月完全是多心了。一行人里,虽然楚扉月这一家四口全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但沁月的三个师姐可都是跟着程流苏满世界转悠,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人。上海这个地方,啧啧…

    所以晚上住哪里这样的问题,完全不需要楚扉月掏出手机看地图。

    海洋绿洲号已经完成在洋山港的停靠,如果楚扉月他们可以赶过去的话,甚至今晚就可以登船。但看看已经完全黑下去的天色,已经变成这只小队的领头人的江夏明智的决定先找个地方好好地睡一晚,等明天早上再租一辆车去洋山港。

    七个人,普通的车是肯定装不下的,大巴倒是没问题,但楚扉月对那种空气不流通的封闭环境极度的反感(空调车)。最终,在楚扉月和初音未来的抗议下,出行的工具从大巴车变成了租来的面包车。

    幸好上海的租车业十分的达,出了机场拐个弯就能看到租车公司,要不然楚扉月的提议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接受。

    沁月的三个师姐都会开车,最终,方向盘落在了公孙轻羽的手中,因为只有她记得带驾驶本…

    但楚扉月怎么看,公孙轻羽在租车公司内出示的那个小本子都不像是驾驶本的样子。驾驶证里,没有紫红色的吧?

    反正有车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沁月戳了楚扉月一下,拽着他,将他塞到了面包车的最后面,然后自己也挤了进去。因为最后一排还要放行李,所以在坐下他们两个人之后,已经坐不下第三个人了。

    这样的安排,肯定是沁月故意的…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公孙轻羽从车上跳下来,随手将钥匙丢给了接待的门童。

    上海君御大酒店,看装修星级应该不低,但和紫峰大厦比起来却又差了一个档次…应该是四星级的吧。楚扉月扫视着周围的装潢,心中暗自给这家酒店下了一个定义。

    办理酒店房间的事情同样是沁月的三个师姐办的,这让楚扉月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吃软饭的。但转念一想,如果没有江夏她们三个,沁月由自己带着,葱娘由兔子带着,现在他们或许已经能上船了,拖后腿的是她们,而不是自己之后,那种淡淡的憋屈的感觉便消失了。

    要不说嘛,人都是唯心的,很多时候只要看开了,什么事都不是事。

    最终,订了两个三人间和一个单人间。至于怎么分,那不是显而易见的事么?

    一夜无话…才怪。

    无话的只是楚扉月那边而已,虽然中间出现了沁月来窜门,笑嘻嘻的说要和哥哥睡一个房间,并且真的成功了的事,但我想你们应该也…就算你们想看也没辙,我真没写√

    目光放远一点吧,看看别的地方,别的人,别的事。

    都生什么事了呢?

    ……

    国安部的众人已经抵达了上海,他们都挂着军职,虽然大多不是经过系统训练的军人,但熬个夜干个通宵也是经常的事。所以在楚扉月他们磨磨唧唧的找地方休息的时候,他们已经抵达了洋山港,并且登上了海洋绿洲号,开始为展览做出布置。既然是展览,自然是要有别的展品做陪衬的,毕竟到时候这艘船上,正常的人还是要占着大多数的。

    那些展品,除了红玉之外,到时候都会被慈善拍卖。究其原因,却只是刘思倩不想再把东西运回去了而已。

    据说这艘船上,还有一场等级颇高的音乐会和一场国际级别的机器人比赛,和前面那两个项目比起来,国安部的红玉展览显得要低调很多,这正和刘思倩的意思。

    分布在海洋绿洲号的国安成员迅的接管了这艘远洋游轮的所有防卫事务,并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完善它。

    而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事情也在生。

    ——南京机场——

    毕云婷班长大人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手机,怨念的碎碎念着,“怎么就是不接电话,怎么就是不接电话……”。在电话的屏幕上,赫然写着“楚大美人”四个大字。在她的身后,黑客班的同学或站或坐,懒洋洋地聚在一起,等待着开往上海的航班。

    黑客班的第一次聚会,班主任失踪,只能由班长来挑起大旗。但对于这件事到底能不能成,毕云婷的心里真的没谱。

    豪华游轮,远洋旅行,是真的么?真的是真的么?真的真的是真的么?真的真的真的是真的么?真……算了,再写就成凑字数了。

    ——磐岩大学…隔壁的快捷宾馆里——

    俾斯麦放下手中的电烙铁,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又一次被加了新零件的掘墓者,露出了满意地笑容。

    “约里克,你是谁?(德语,下同)”

    “我是掘墓者。”

    “你的主人是谁?”

    “俾斯麦·克虏伯”

    “你是谁?”

    “我是掘墓者-约里克。”

    “俾斯麦是谁?”

    “我的主人。”

    “很好,请你喝机油。”

    “愿神祝福你,我的主人。”

    “哈哈哈哈……”

    俾斯麦的笑声,透过快捷宾馆隔音效果很差的房门,在走廊上回荡着。在走道上打扫卫生的两个大妈相互望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个疯子,又开始了。”“是啊,又犯病了,哪个医院这么不负责任,还没治好呢就给放出来了。”

    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俾斯麦的笑声戛然而止。

    说过了的,这家快捷宾馆房门的隔音很差。

    ——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斜对门的茶餐厅…的后街——

    程流苏穿着一身简洁的便装,踩着半透明的水晶凉鞋,漫步在维*也纳充满了古典风情的石板街道上。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气魄,小街自然也有小街的典雅,走在这条古色生香的小路上,程流苏有些躁动的心情也慢慢地沉降了下来。

    弟子长大了,不能什么事都让自己带了。这一次,就要看她们自己的表现了呢。

    她遥望着东方,心中所想的,却是差不多地球另一面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从隔壁的拐角中突然窜出了一道阴影,拦在了程流苏的前面。

    是一个衣衫褴褛,头乱糟糟的流浪汉。但他的手中,却捏着一把生着铁锈,但刃部却很明显被磨过的尖刀。

    是啊,小街道很安静,风景也不错,但碰到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几率也很高。

    比如说,抢劫…先劫个财,再劫个色,最后劫个命,一条龙式服务。

    “!a#a!¥#a”

    手里拿着尖刀的流浪汉挥舞着手中的凶器,嘴里叽里咕噜的呼喊着,但程流苏根本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

    白痴,想要抢劫,至少你要先把江湖切口练明白啊。

    程流苏翻了翻白眼,拽下肩膀下的小挎包。看到她的动作,流浪汉黑乎乎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个激动的表情。但紧接着,这个表情便停驻在了他的脸上。

    程流苏从包里拿出来的,并不是大把大把的钞票,而是…

    p23o袖珍手枪。

    只有168毫米的手枪看起来甚至不如习惯弹琴的程流苏的巴掌大,但被那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流浪汉的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这是还残存在人体内的动物本能在挥作用,他的身体比他的神经先一步感觉到了危险,并作出了示警。

    “记清楚点,下次抢劫,不要抢天朝人哦…”

    程流苏突然迈上前一步,抬腿照着流浪汉两腿之间的第三条腿踹了过去。一声仿佛脆骨被折断的声音响过,程流苏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个流浪汉捂着自己的要害,长大了嘴巴,跪倒在地上,一边哀嚎着,一边满地打起了滚。

    “真是的,明明身强体壮,干个保安门卫不比出来抢劫强?就算奥地利经济危机要裁员,你也可以去天朝嘛…”

    程流苏摇了摇头,将手枪举到头顶,“砰”的开了一枪。

    随后,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子弹壳,在街上的巡警赶过来查看情况之前,快的离开了现场。

    她的环球旅行,还在继续。

    下一站去哪?

    去百慕大看看吧…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深圳·甲龙国际总部·起凡大厦——

    钱来正站在一处会议的门口,粗略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他知道,这间房间里面坐着的,是就算甲龙国际规模再大也无法轻视的一群人。而手中的这份刚刚从硬盘中抢救出来的文件,则是唯一能够让他全身而退的制胜法宝。

    退路,已经没有了,那就往前闯吧!

    钱来最后扫了一眼这份文件,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推门走进了会议室。

    迎接他的,是二十几双,苍老浑浊但不掩精光的眼睛。

    他们都是楚扉月的爷爷,楚明翰曾经的同事。

    也是,微型化核电项目的参与人。

    和失败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