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四章 在主角卖萌的时候…此处省略一百个字

正文卷 第四章 在主角卖萌的时候…此处省略一百个字

    “秘密个屁,你这报刊亭位置这么正,要说跟对面没关系鬼都不信。『可*乐*言*情*首*发(www.klxsw.com)』”

    楚扉月翻了翻白眼,指着身后那家【雪中的白熊】健身馆,不屑的说。

    那家俄国人开的健身会馆里面聚集着大量的异能者,要说国安部不派人来监督,打死楚扉月他都不信。

    “哎我日呦,你还真知道啊。没错,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监视那群老毛子。麻痹的,好好的俄罗斯不待,这群超能局的**跑南京来干叼,老子的假期啊。对了,你这声音是?”

    南民饶听到楚扉月那嫩的过了头的声音,就跟做电疗似的,浑身抖三抖,骨头都快酥了。

    “最近嗓子出了点毛病,这是假声…哎,别转移话题啊,你拿着国家的钱就该为国家分忧嘛,在国家大义面前区区假期算什么,是吧~~”

    “你说的这么好听你来啊,我可知道你也是国安的,快来接我班!我还想去趟布达拉宫呢,大姐头一句话把我喊回来了。”

    南民饶将一本绿皮的国安军官证“啪”的往桌子上一拍,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紧接着楚扉月就用法师之手将他又按回到椅子上,顺带着加了一个风之枷锁,将他的双腿和椅子腿绑到了一起。

    “难民教官您老人家老老实实在这坐着吧,我就恕不奉陪了,拜拜了您呐。”

    说完,楚扉月就笑呵呵的带着三个女孩走掉了,留南民饶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挣扎着。

    过了一会儿,负责监视楚扉月的人路过了南民饶的报刊亭。

    这个穿着一身片警服装的高大男子趴在报刊亭的台子上,宽大的肩膀将整个窗口都堵死了。

    “难民你干什么呐?”

    “靠,我被楚扉月那小子给阴了。我的腿现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绑在椅子腿上了,小驹子快来帮我!”

    片警点点头,转进报刊亭的侧门,挤进了报刊亭,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南民饶裤子上的勒痕。

    “这是…用风做的绳子么?”

    “我日,你快点,【灰熊】出洞了!该死的,怎么赶在这个时候…”南民饶看到对面的【雪中的白熊】中走出来了一个身高两米二朝上一身花岗岩一般的肌肉块的巨人,焦急地说道。

    “别tm废话,我这不正想办法呢么。”

    片警抽出别在背后的警棍,“啪”的一甩,警棍的前端竟然凝聚起一道光束。看片警竟然抽出了光束剑,南民饶的嘴巴张的老大。

    “不是吧小驹子,你这是要切绳子还是要切我啊,回头我就把欠你那顿饭补上,你饶我一条狗命成不!”

    “去你妹的,绝对伤不到你一根汗毛,只要你不乱动…”

    片警将光束剑抵在南民饶的腿上,向下一划,风之枷锁便被割断了。

    将伪装成警棍的光束剑重新插回腰间,片警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南民饶的后背上。

    “坏事玩意,因为你咱两个都把目标跟丢了,看回去大姐头怎么收拾你。”

    “你怪我干球,还不是楚扉月绑的我。”

    “我就不信楚扉月闲的没事会去绑你,肯定是你先干出什么蠢事了。得啦,该干什么干什么吧,我先走一步。”

    片警整了整自己的警帽,侧着身子从报刊亭的门挤了出来,快步消失在了南民饶的视线中。

    “怪了,这货怎么跑这么快…(咝啦——)哦我次奥,死驹子你赔我裤子!”

    似乎是听到了南民饶那如同人生负犬一般的咆哮,前方的片警压低了自己的帽檐,疾走的速度加快了百分之三十五(lol的梗)。

    ……

    楚扉月发现,铃仙不仅仅只是个路痴那么简单那,她是个好奇心极度旺盛的路痴!

    一旦见到什么好玩的,新奇的东西她就走不动道,也不吭声,以至于楚扉月经常一回头就身后发现少了一只笨兔子。

    然后又要回头去找。

    幸好铃仙还只是好奇心旺盛,而不是不通事务,碰到来搭讪的,或者纯粹来求个合影的人,她都会笑着拒绝掉。

    铃仙很漂亮,不知道的童鞋可以去戳一下度娘,这么漂亮的一只紫发兔耳娘流落在南京街头,自然会吸引到无数人的目光。

    前面也说过,南京的街头有很多的co色r,但大多数都是出于自己的兴趣,自己买一套衣服随便化点妆就出门,效果自然是模棱两可,说不上不好,但也好不到哪去。

    但铃仙可不一样,她是纯天然无污染绝对没加任何添加剂的紫长直兔耳娘,比起那些需要化妆和假发的co色r本身就高出不止一个层次。论其吸引眼球的效果,自然也高出不止一星半点。

    关于铃仙的偷拍照已经被好事者传到了南京官方贴吧上,很多人都知道了在花神大道上出现了一个比世界小姐还要漂亮的超赞兔耳娘co色r。

    于是围观的人开始变多…

    楚扉月是对铃仙这个笨兔子无语了,你长得很显眼你不知道么?还呆在一个地方不动,你想造成交通拥堵么魂淡╯︵┻━┻

    楚扉月艰难的冲进了人群,拉起铃仙就开始往外冲。所有挡在他前面的人都感觉一股很柔和但却不可抗拒的力量向自己冲了过来,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向旁边移去。

    用魔法开道,楚扉月终于冲出了人群。

    沁月和初音未来坐在前面的一个露天冷饮店的凉伞下面等他们,一米的规则扭曲半径正好可以将整个凉伞全都包裹住。楚扉月拽着铃仙一冲进来,后面依然跟着的围观者就齐齐的一呆,然后四散而去。

    楚扉月瘫在椅子上,抱着酸梅汤猛灌了一大口,然后吐着舌头趴在桌子上。

    沁月和初音未来都抱着自己的冰镇西瓜汁咕噜噜的吐着泡泡,一副强憋着笑的样子。

    铃仙也知道自己似乎又干了蠢事,脸红红的,低着头盯着面前的吸管,不说话。

    “喝吧铃仙,给你点的。”

    “那个,你们不骂我么?我又干错事了…”

    铃仙捧着奶茶杯子,看着旁边依然趴在桌子上躺尸的楚扉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会啦,这样的铃仙很可爱啊。”沁月笑眯眯的说道,“萌即正义,可爱拯救世界,不是么?”

    铃仙和在联萌论坛混迹多年的大触沁月讨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铃仙这次不光脸红,就连长长的兔子耳朵都跟着红了起来,低着头叼着吸管小口小口的抿起了奶茶,活像一只兔子。

    楚扉月依然躺尸中。

    ……

    而在楚扉月躺尸卖萌的时候,监控者这边,火急火燎的要找楚扉月的刘思倩正在干啥呢?

    她正在南京机场,拿着电话听付家驹给她汇报楚扉月的动向。

    “呃,你是说他旁边只有一个戴着奇怪兔耳帽的紫发女孩是么?确定没有第二目标?”

    “把那个紫发女孩的照片传过来,顺便查一下她的背景,有没有结果等下都告诉我。”

    “好吧…继续观察,等我这边忙完我回去和你接班的。”

    “知道啦,少不了你的,安心吧大叔。”

    “比我大的都是大叔,哈哈,拜。”

    挂掉电话,刘思倩臭着脸,嘴嘟的能挂一个油瓶。

    她旁边一个大概刚刚上高中的路人脸骚年顶着两个一看就是经常熬夜外加撸管撸多了的黑眼圈,嬉皮笑脸的说道。

    “矮油喂,是谁惹得咱们国安的大小姐不高兴了。只要您一声令下,分分钟三千城管到位,想揍谁咱就揍谁!”

    “滚蛋,信不信老娘一个电话叫来三千个基佬开了你那朵娇嫩的小菊花?一边玩你那根小水管去,姐没空搭理你。”

    刘思倩一个鞭腿扫在这个路人脸高中生的腰上,将他踹到旁边的机场草地里。

    旁边闲闲散散的国安部成员看他们这里面最不容易拉仇恨的【路人】都被揍了,哪还敢来问情况,一个个噤若寒蝉。

    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几分钟之后,一架小型的私人飞机就降落在他们前面的跑道上。

    舱门弹开,身材高大戴着墨镜一身黑超打扮的刘镇国当先走了下来,第二个下飞机的则是一个大约二十岁一脸桀骜的年轻人。

    零碎的乱发,一侧的脸上还带着十分明显的刀疤。宽松的彩虹t恤加上沙滩七分裤和人字拖的装扮十分的休闲,和他手中提着的那只侧面印着血红色字母“b”的手提箱完全不搭帮。

    在那个年轻人之后,则是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火爆装扮时髦的白人妹纸。她一从飞机的楼梯上下来就搂住了前一个年轻人空着的胳膊,将整个身子都贴在了他的身上,看起来十分的亲密。

    但那个年轻人却是一脸无奈和不耐的表情,似乎对这个大洋马的举动很无语。

    “洁西卡,离远一点,你影响我走路了。(英语)”

    “不要,不——要!(英语)”这个女人反而搂得更近了。

    刘思倩带着身后的国安成员迎上来,将一个带着电子密码锁的合金保险箱递给刘镇国。

    刘镇国将保险箱打开,消去上面的密码,然后将里面的东西展示给那个年轻人。

    “喏,你们要的光力转换器枢纽就在这里。那么,你们答应的东西呢?”

    年轻人向身后一个保镖模样的人使了一个眼色,后者会意的走上去,从刘镇国手中接过保险箱放在地上,然后将保险箱里面的装置拿出来,用一枚激光笔抵在其中一个小孔上,然后轻轻按了一下那个装置,再将它拿开。

    一个圆圆的、光滑的小窟窿,出现在保险箱内层垫着的软海绵上。

    “是真货语)”

    那个人将装置重新放回保险箱内,退回到后排的人群中。

    为首的年轻人点点头,将手中印着血红色字母“b”的手提箱递给刘镇国。

    “按照约定,这是血帮三十年前偶然得到的【红玉】碎片,现在它是你们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