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九十三章 【继续瞎眼】分身X本体暂时是不可能的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继续瞎眼】分身X本体暂时是不可能的

    楚扉月将那条遮光布甩了甩,然后随手扔在了一边,微笑着走向那台落地镜子。『言*情*首*发www.klxsw.com

    他站在镜子前面,看着镜子中的另一个反射的自己。手按在镜子上,不断地拍打着,一边拍打一边往前走。片刻后,他将整个镜子的正面都拍打了一遍,然后将镜子转了一百八十度,露出了另一面的镜面。

    这一次,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然后,捡起旁边的遮光布,将这面普普通通的双面镜罩了起来,倒退两步。

    随后遮光布突然从里面被揭开,一个穿着紧致的素白长袍、一头令人惊艳的紫发长到拖地,头上戴着绝代琉璃头饰手中抓着充满了魔幻气息的法杖的三无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楚扉月脸上的惊愕绝对不是伪装的。他没想到,双生灵魂指环召唤出来的竟然不是现在的他,而是游戏里的那个他。

    不管是楚扉月在惊讶,所有在观看表演的观众都在惊讶,包括刘思倩,包括宫小路菲樱,包括刘镇国,也包括楚沁月!

    不认识的人绝对会将这个女孩当成沁月,楚扉月的双胞胎妹妹。但沁月却很清楚,自己现在明明就站在台下,那么台上那个长得和自己几乎一样,却穿着哥哥在游戏里穿着的衣服的女孩,是谁呢?一种很隐秘的危机感,在沁月的心中荡漾着。

    虽然出了一点小差错,出现的是游戏中的分身而不是现实的,但楚扉月的魔术依然要继续。而且正好将错就错,他连下一步戏的场外观众都不需要了…

    楚扉月突然单膝跪地,搓了搓手,十分突兀的从自己的手中变出了一束鲜红娇艳的红玫瑰,一脸木然的送了出去。

    游戏版的楚扉月则突然鲜活了许多,微微露出了一个观众们看起来绝美(其实很蛋疼)的微笑,弯下腰将那束玫瑰接了过去,然后伸手将楚扉月的本体从地上拉了起来,默默的对视着。

    “亲一个!”突然,从台下传来了一个观众起哄的喊声。

    而且,这个呼声好像还引起了观众的共鸣…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这样的呼声,越来越高,越来越响。

    楚扉月有些不知所措,民意难为,可两个身体都是他自己的,亲个毛线啊!他还不想被自己的口水恶心死。

    不过计上心来,本体的楚扉月露出了踟蹰的表情,然后张开自己的双手,缓缓地走向游戏版的自己。

    在观众的眼中,游戏版的楚扉月退后了两步,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手指抵在了镜子上,缓缓消失了。

    顺便带走了那束玫瑰…

    观众的眼睛都直了。楚扉月正是利用了观众的心理盲区,他们不知道游戏版的自己是怎么来的,但却看到了游戏版的自己是怎么消失的了。那么下意识的,他们会以为那个游戏版的自己同样是从镜子里钻出来的。

    很显然,楚扉月成功了!

    正体的楚扉月露出了一个怅然若失的表情,“垂头丧气”的拿起脚边的遮光布,用力一抖。

    遮光布高高的扬了起来,然后缓缓落下,露出了里面一个很大的东西的轮廓。楚扉月将遮光布扯下来,经过烈火炙烤的【求知】的黄铜雕像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雕像又回来了!被变没的东西竟然又回来了!这是大卫·科波菲尔也办不到的事情!观众们的小心脏又受到了一次严峻的挑战。

    楚扉月将雕像变了回来后,又一次站在舞台的中央。而这一次,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大把的一元硬币,一枚一枚的弹了起来。

    这些都是他上台前特意要的,因为他想起了一个明星们很流行的作法——向观众们扔礼品。不过他们扔的一般都是玩偶,而楚扉月扔的则是这些充满了爷们风情的硬币。

    前面一根巨棒,后面菊花盛开…

    这些硬币并没有掉下来,而是漂浮在了楚扉月的面前,组成了一道硬币的墙壁。

    “世界上有很多魔术,有些很有名,例如让自由女神像消失,穿越长城,或者水底逃脱,在空中自由飞腾,有些比较困难,如冰中逃生,切割身体等等,不过这些都只不过是掩眼法,在魔术师面前,所有你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都不是真实的,而只有握在自己的手中的才是真实的。我面前这些硬币,有人想要研究一下么?”

    扫视了一眼,台下很静。

    突然,前排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我要一个!”

    楚扉月向下一瞅,眼睛稍微缩了下。那个出声的人,竟然是磐岩大学副本里的终极boss,国安部长刘镇国…

    “既然是党委书记的要求,自当满足。”楚扉月朗声说道。

    同时,一枚硬币从硬币墙中飞了出去,划过了一道弧线,准确的落在了刘镇国面前的桌子上。

    竟然是学校的一把手起了头,这稍微有些出乎楚扉月的意料,但效果还是一样的,下面“我要”“我也要”“我还要”的声音瞬间炸开了锅。

    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下,楚扉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挥了挥手,面前的几十枚一块钱硬币就好像散弹一样胡乱朝着观众席射了过去。

    具体到每一个人这种蠢事,楚扉月才懒得干呢。

    将手中的硬币发光,等到这些硬币全都找到了自己的主人,楚扉月才又一次鞠躬,神情肃穆的走下了舞台。

    在他的身后,巨大的掌声几乎将天花板掀个对翻。这种热烈的场面,比之前面任何一个节目,都要激烈。

    楚扉月刚走下台来,就被沁月抓住了胳膊。那些想要过来凑热闹套近乎的人在沁月靠近楚扉月之后就茫然了一下,然后突然记起了自己还有别的更重要的事情,而不在往这边走了。

    “那个穿着白衣服,跟哥哥游戏里人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是谁!”沁月瞪着楚扉月的眼睛,十分紧张地问道。

    楚扉月将自己的项链拿出来,给她看了看自己新得到的那个白玉石戒指。

    “喏,就是这个了,我干掉了那个食髓公主奥罗拉,然后她就给了我这么一个能灵魂绑定的双生灵魂指环。这个指环可以让我召唤一个具有我一半能力的分身。刚才就是这个的功劳,不过我没想到它召唤的竟然是游戏里的形象,我们还还打算玩一把分身呢,结果变成狗血言情片了…”一提起这个,楚扉月就有些气馁。

    算到了初一,没有算到十五。楚扉月本来还打算用分身来秀一把瞬间移动的,结果竟然把游戏里的形象召唤出来了…

    “哎!不对啊,什么那个跟我游戏人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啊!那不就是我游戏里的人物吗?别人问我不奇怪,你怎么还问啊!”

    楚扉月突然意识到了刚才妹妹说的话中的内容,里面好像有些东西不对呢。

    “哎嘿嘿,这个,那个,没关系的吧,哥哥不要在意这种事啦。”沁月笑嘻嘻的搂住楚扉月的脖子。

    又踮起脚尖,在楚扉月的嘴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这是奖励的另一半哦!”

    ……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虽然演员们的演出依然很卖力,但终究是达不到楚扉月的魔术那样的高度,而被楚扉月养刁了眼睛的观众们,给予他们的掌声也十分的吝啬。

    多亏了沁月的阿卡林光环,这段时间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找楚扉月要签名求合影什么的,真是帮了大忙呢。

    终于,钟表的时针转到了九点和十点的中央位置,新生才艺大赛也进行到了最后,该到沁月压轴了。

    在楚扉月和沁月看不到的观众席上,一个人悄悄推开了大礼堂演厅的门,走到了最前排坐到了最靠边的空位上。在他旁边就是程流苏,再旁边是刘镇国。

    程流苏看了他一眼,是苏家的大公子…

    “苏雷?你怎么来了?跟孟山都那边的谈判这就结束了么?”程大师细长细长的眉毛向上挑了一下,问道。

    “程y…”在程流苏的瞪视下,苏雷很明智的刚到嘴边的另一个字换掉,“程姐啊,你也知道我的心思的。孟山都那群人我扔给三儿了,我可是特意赶过来的。”

    “是么。”程流苏的脑袋转了回去,淡淡的说道,“你们的事情怎么样,我不会插手的。但相信我,如果你敢用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你爹都保不了你。”

    “怎么会,我现在可是四有四不的好人,怎么会那么阴暗呢…”在程流苏那强大的气势下,苏雷暗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强笑道。

    在正常人眼里,苏雷和苏家的人或许都是巍峨高山,是永远也招惹不起的存在。但是在更少的一部分人眼里,仅仅有钱的他们其实除了无限提款的atm机之外什么也不是。

    甚至,甲龙国际和枫叶集团这两个拥有着大量黑科技的公司,都比苏家和拓跋家的分量要重。如果说苏家和拓跋家影响着国家的经济的话,那么甲龙国际和枫叶集团就是国家科技实力的象征。

    经济的掠夺很容易,但科技的消化,却是极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