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一一一章 沸腾地中海·暂时的告一段落

第三卷:丰饶之都游记 第一一一章 沸腾地中海·暂时的告一段落

    因为楚扉月的真实幻想没有丢到欺诈之羊的真身上面,他得到的情报十分的有限,除了欺诈之羊的名字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得到。

    不过得到名字就足够了,再结合一下雄音海螺的简介中的隐藏内容,很容易就能猜到,应该就是欺诈之羊偷走了雄音海螺的孩子,引发了雄音海螺的暴走,进而导致了整个沸腾地中海事件。从这方面来思考,虽然雄音海螺依然罪无可恕,但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其实应该是那条以欺诈为名的羊才对。

    欺诈之羊巴弗灭吗?很好,我记住你了。

    因为欺诈之羊的分散逃窜,楚扉月失去了拦住它的最佳时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分身越逃越远,最终变成了小小的黑点。

    要说追的话,楚扉月或许真的可以追上那么两三个。可是那个对分身的简介也说了,欺诈之羊拥有真身与假身之间相互切换的能力。就算楚扉月追上了,也只会追上个假的,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这样吧,回去找伊丽丝问一问这个还想要骗自己手里的振动规则,被识破后连打都不打直接逃跑的禁忌神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对普通人来说,或许一声都走不出那一片辖区。但楚扉月这个到处忙着拯救世界的救火队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又碰见欺诈之羊了呢。

    真正动手实行屠杀的雄音海螺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制裁,那么作为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欺诈之羊当然也没有理由逃脱正义的制裁。这一次它跑掉了那就只能算了,但楚扉月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它。等到楚扉月下一次遇见它,一定会送它去和雄音海螺作伴。

    不管怎么说,眼睁睁的看着幕后的策划就这么跑掉,楚扉月的心情还是受到了影响,难免显得有些低落。

    回过头来,楚扉月才想起来自己在空间屏障构成的牢笼里面还关了一个欺诈之羊的分身呢。虽然意义不大,但楚扉月还是准备打开笼子看一看欺诈之羊的分身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方式存在的。纯粹的魔力分身会十分的脆弱,几乎没有抵抗物理攻击的能力,就像是一个气泡,哪怕是用牙签都能戳破。如果是使用媒介进行间接召唤的分身,那就一定会有线索留下来,楚扉月说不定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与欺诈之羊有关的更多的线索。

    为了防止欺诈之羊故技重施,楚扉月只是将完全密不透风的空间牢笼的其中一个面改成了纱窗的样子。虽然已经可以看到外面了,但实际上还是被细小的空间裂缝隔离着。

    这其实就是一个空间刃·渔网,如果说空间屏障是用来阻挡敌人的,那么空间刃·渔网就具备了攻击的性质,如果敌人看到这里透光而撞上来的话,与空间刃·渔网接触的部分会瞬间被细碎的空间刃切碎的。

    但是透过空间刃·渔网,楚扉月发现空间牢笼当中根本就是空荡荡的。换句话说,欺诈之羊已经解除了自己的这个

    分身,楚扉月抓了一个空,没有任何的收获。

    这个禁忌神兽,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啊。

    等下,好像不是什么都没有!

    幸好楚扉月不是完全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人,他还会使用精神力感知来“观察”这个世界。要不然,那一根完全透明的毛发说不定就真的被他遗漏过去了。

    将空间牢笼解除,用法师之手将那根用肉眼根本就无法发现的巴掌长的毛发拾取过来,楚扉月必须将它对着阳光,并且眯起眼睛,才能够通过阳光的折射确认那里确实存在着什么东西。

    如果欺诈之羊全身都是这个样子的毛,它岂不是就相当于是披着一件永久性的隐身衣了么。幸好这种隐身对楚扉月的精神力感知无效,否则楚扉月就真的该头疼了。

    这样想着,楚扉月眯着眼睛瞄了好久,才终于成功的把自己的真实幻想准确的砸在这根透明羊毛上面,得到了它的信息。

    ——————————————————

    欺诈之羊的无色羊毛:奇迹级,遗物。

    简介:

    产自欺诈之羊巴弗灭,世间独一无二的完全没有颜色的羊毛,隐蔽性极强,似乎可以用来做许多事情。

    ——————————————————

    楚扉月抓住了透明羊毛的两端,向两边用力扯了一下,这根羊毛就像猴皮筋一样一下子被拉得老长,楚扉月把手松开的时候,它立马就恢复到了原先的长度。

    拥有极佳的韧性和魔力传导性,并且完全透明么……还真的是天生的编织魔法袍的好材料啊。

    楚扉月将这样一根透明羊毛也装进了无尽世界,这毕竟是欺诈之羊巴弗灭从自己身上薅下来的,和欺诈之羊有着不可分割的因果关系,要是楚扉月以后再遇到欺诈之羊在附近活动,他完全可以通过这一根毛上的因果线来逆向寻找欺诈之羊的具体方位。

    之前楚扉月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从这个被自己抓到的分身上提取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呢,结果还真的找到了,他不禁产生了“难道我今天运气其实不错?”的感觉。

    幸好楚扉月不玩抽卡游戏,不然他肯定会上线来抽一发,看看能不能单抽出一个能天使什么的。

    算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再需要处理的了,走吧走吧。

    经过短短几分钟的飞行,楚扉月来到了圣城的上空,然后直接降落了下去。这一次终于没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再来妨碍楚扉月了,他很顺利的降落到了圣彼得大教堂的殿前广场上。

    刚一降落,楚扉月就抽了抽鼻子,然后突然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唔,好浓的信仰之力的味道,光系魔力也活跃的好像在开狂欢派对一样,这里之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联想到之前的那三次炮击,楚扉月有了一个

    大概的猜想。但是在心里默默的估算了一下这个地方到地中海正中心之间的距离,楚扉月有感觉有点不现实。这中间好几百公里呢,伊丽丝她们又不是楚扉月,能够把精神力外放出去那么远,还有显像符卡在旁边辅助,怎么想他们都不可能准确的锁定几百公里之外的目标吧?

    只能说,楚扉月在这个地方有些小看天下人了。

    楚扉月已经被伊丽丝添加到了教廷最高权限的白名单当中,他在教廷中的地位几乎可以和伊丽丝划等号,不管他做什么教廷都不会有人去制止。所以当楚扉月准备往大教堂里面进的时候,大教堂看门的那几个守卫只是对望了一眼,没有一个人再去制止楚扉月。

    楚扉月的精神力一直在外放着,大教堂虽然足以容纳数万名信徒,但真要说占地面积,顶多也就是一个小区的大小,楚扉月的精神力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将这里完全覆盖。就算这里的圣光元素确实有些活跃,稍微影响了楚扉月的感知力,楚扉月又不需要掌握这里的方方面面,他只需要找到伊丽丝此时的所在位置就可以了,这么简单的要求还是很容易达到的。

    很快,楚扉月就在……嗯,那大概是伊丽丝的卧室吧?总而言之是一张床上找到了正在安详的躺尸的伊丽丝。

    真难得,这可是白天,伊丽丝这个工作狂竟然会去睡觉,看样子之前的事情确实让她累坏了。

    既然人家都已经上床睡觉了,那楚扉月再去找人家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可是除了伊丽丝,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到什么地方去了解欺诈之羊的情报。难不成要去龙岛么?

    先不说龙岛上面那么多的禁忌级巨龙,它们会不会拿正眼去看欺诈之羊这只禁忌神兽,龙岛现在可是已经变成浮空岛了,天空那么大,让楚扉月到哪里去找那座岛屿。

    嗯,精灵族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考虑到世界之树的树灵每次一看到自己就哆哆嗦嗦的模样,楚扉月是在有些不忍心再去吓唬她。

    算了,还是再在这里等一下吧。反正伊丽丝也不可能像睡美人那样一觉睡个好几年。楚扉月只是好奇那个欺诈之羊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又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就不要打扰伊丽丝休息了吧。

    于是楚扉月离开了圣彼得大教堂,飞到圣城郊外,画了一个超远距离传送魔法阵,直接回家去了。

    在画魔法阵的时候,楚扉月还顺便联系了一下薇薇安,向她转告了雄音海螺作为沸腾地中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的事情。至于更深层次的欺诈之羊,这种事情薇薇安还不需要知道。

    理所当然的,楚扉月得到了薇薇安的崇拜,小公主在通讯的对面叽叽喳喳着,楚扉月毫不怀疑,如果她在自己面前的话,会直接扑上了。

    还是饶了他吧,薇薇安这一年可是长高了不少,她的飞扑撞击力度也大了不少,楚扉月的腰都有点遭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