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一零七章 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第三卷:丰饶之都游记 第一零七章 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三色姐妹被月依引进了自己的家里,看着几乎是空空荡荡的屋子,一阵无语。

    月依这丫头也是心大,她和三色姐妹这才见了第二面,甚至现实里这还是她们的第一次见面,她却敢把三色姐妹就这么往家里领。或许在她的心里,能够和楚扉月一家交上朋友的,肯定都不是坏人吧。

    比起楚扉月家,月依家一切都很简单,甚至就连专门给客人准备的拖鞋都没有。月依也不在意,直接让三色姐妹穿着便鞋进了屋。

    月依家一楼的客厅倒是有沙发,沙发的对面也有电视,这些基本的东西还好好的摆着,但是从空空荡荡的桌面、脚边一点垃圾都没有的垃圾篓,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摆放的电视柜就能看出来,月依真的很少使用这些家具。

    月依让三色姐妹坐在沙发上,自己则去打开冰箱,在里面翻箱倒柜了一番之后,拿出了一罐1l装的露露,也不知道是什么日期的。

    家里难得来客人,虽说这三个客人是自己硬拉进来的,月依还是显得有点小激动。她给三色姐妹倒了露露,自己坐到了沙发拐角处延伸出来的床的部分上,耷拉着手说道:“呐,我家里从来没来过客人,你们算是头一个。认识一下吧,我叫月依,月亮的月,依赖的倚。如你们所见,家就住在楚扉月家的隔壁。你们呢?”

    “紫千影,大姐。”“红心莲。”“白逸萱,她俩都是我姐姐。”

    三色姐妹也都报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月依很快就找到了华点。

    “诶~你们的姓和自己的发色是对应着的啊,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叫蓝月依啊。”

    还别说,月依家里现在坐着的这四个女孩,不光发色全都不一样,还全都不是天朝人正常的黑发。甚至于,不管是蓝发还是紫发,甚至于红心莲那如火焰一般耀眼的纯红色,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都是不应该存在的颜色。但是她们就是出现了,在这几个女孩的身上。

    以大家共有的异常的发色为突破口,月依终于和三色姐妹聊了起来。说起头发,没有哪个女孩子会不感兴趣,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就算是总是嫌弃自己头发麻烦的红心莲,绑起头发来也是一把好手。哪怕是马尾辫,只要绑的合适,也是很好看的。

    而与此同时,当三色姐妹和月依相谈甚欢之时,在小区的门口,拓拔野派过来盯梢的小弟们也在讨论着一些不好的事情。

    没办法,他们领到的这项工作实在太无聊了,拓拔野当初下达的命令过于模糊,就是下令盯着楚扉月一家还有国安部的副组长“山神”李天笑,然后一旦有动向就向上汇报,除了这些之外就没有了。拓拔野的根基毕竟不在南方,他来到南京来之后,召集来的小弟的素质明显不如北方的高。虽说忠诚度肯定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的行动力,高的有些不太适合当小弟了。

    当过多的无聊累计在一起,也会形成如雪崩一般的压力,将人压垮。现在景虎苑门口负责盯梢的拓拔野的小弟们就是正处于这个糟糕的精神状态,他们已经受够了这个毫无盼头的枯燥并且似乎根本就没有意义的工作。他们甚至有种自己已经被遗忘了的感觉,说不定**根本就没有把他们的存在放在心上,指望拓拔野想起他们来,给他们下达新的任务,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这样的事情,这些负责盯梢的小弟完全不能接受。

    既然上面已经把他们给忘记了,那他们就自己搞出来一点事情来,让上面将他们重新想起来!

    拓拔野来找楚扉月的麻烦结果在大门口吃了瘪,甚至就连大门都没有进去的事情这些人也是知道的,毕竟他们当中就有当事人。所以他们很清楚,拓拔野并没有想要真的和楚扉月较真的意思。虽然声名不显,但以楚扉月折腾出来的那些东西来讲,楚扉月在科学研发上的地位绝对是泰斗级的。有国家在后面撑腰,楚扉月的背景深厚到了就算是拓拔野想要去动也要先摸摸自己的屁股掂量一下的程度,要是惹得楚扉月背后的人不高兴了,一个电话打到拓拔家,拓拔野丝毫不怀疑自己会被家里的老祖宗用手杖把屁股打肿。

    楚扉月不能惹,自己的表弟被楚扉月楚扉月弄进了监狱,据说判的刑还很重,差一点就是死刑,这个仇又不能不报。要是拓拔野在这件事上什么表示都没有,他以后又该怎么服众呢。要知道,他之所以可以召集起那么多人组建起全世界人数第一多的公会“金狼帮”,完全就是靠着他拓拔家的那块金字招牌。要是他没有办法为自己的小弟提供庇护,那别人以后还会来投靠他么?

    所以这个头不能开!动了他拓拔野的人,就算楚扉月本人不能动,拓拔野也要让楚扉月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楚扉月的房子,拓拔野决定毁掉楚扉月的家,除了研究设备绝对不能碰之外,拓拔野是准备把楚扉月家的所有家具全都破坏掉的。

    结果连楚扉月家的大门都进不去,这就很尴尬了。好不容易想到了从旁边凿墙进入拓拔家的“好办法”,然后一只正好在家里休假的“山神”李天笑跳了出来。好叭,这又是一尊拓拔野惹不起的大神,国安部这个背景在纨绔圈里那简直就是人厌狗嫌的存在,这是一群专门对国家安全负责的人,要是人家正在执行任务而你去妨碍人家,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罪扔过来,你觉得你家老祖宗会放下自己的老脸去国安部给你求情么?就算真的求情了,当你被放回来,迎接你的肯定也是一顿毒打,说不定还要罚跪罚抄书罚扫祠堂,总而言之肯定是没有好。所以拓拔野才会下令,紧盯着楚扉月家,只等楚扉月家没有人李天笑也出去了的时候。

    但是拓拔野忘记了下达进一步的命令,只是说碰到这个时候就告诉他。但是很显然,盯梢的这些小弟已经等不及了。

    李天笑的假期早就结束了,但是沁月一直都在家里。沁月的存在感稀薄光环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别人虽然看不见她,却能够感觉到她存在过的痕迹。沁月在家的时候,虽然不知道楚扉月家里到底是谁,但那些小弟就是知道楚扉月家里是有人的。楚扉月家里有人,那就说明不能行动,他们只能继续等待。

    一直到刚才,月柔兰开着车带着沁月去隔着几条街的大型商场买菜,拓拔野的小弟们终于等来了他们期待已久的“两个屋里都没有人”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摆脱这苦逼哈哈的日子的机会,终于来了。

    李天笑的家不能进了,谁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月依家没有问题啊!只要冲进月依家,用大锤在墙上砸开一个洞,不就可以进入楚扉月家了么。到时候肆意的破坏一番,贯彻了**的意志,他们应该可以得到**的赏识吧?不求多的,到时候游戏里能给奖励几件好装备,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没错,拓拔野的那些小弟,全都被他吸收进了“金狼帮”,在其中大量的担任着小队长一类的职务,负责领导那些纯粹的路人。正是因为这些小弟的存在,拓拔野的金狼帮才有那样强大的凝聚力。

    此时此刻,景虎苑的门口,拓拔野的小弟们终于达成了共识。他们启动了汽车,把车开进了景虎苑,直接停到了楚扉月家的家门口,然后从车子的后备箱中拿出了全套的拆家工具,包括大锤羊角锤钉头锤甚至还有一把链枷。

    旁边几个人一起看向那个手里拎着链枷的家伙,那个人大概也察觉到自己的画风似乎和旁边人有点不一样,讪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链枷,拿出了一根棒球棍。

    虽说杀伤力比起链枷弱了点,但至少这个武器看着正常多了。

    一行人准备妥当之后,立刻行动。带着一股“rushb!gogogo!”的气势,冲向了……月依的家。

    大锤抡下,简单的锁具直接破裂,坐在房间里的月依四人只听到窗户外面的院子大门处传来了很大声的异响,扭头一看,院子大门已经被一把大锤砸开,外面几个陌生的男人手里拿着一般就很沉重的家伙,就像是恐·怖·分·子一样,冲了进来。

    这是……怎么一个情况???

    就是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暴徒又破坏掉了家里的大门。也是大锤暴击,制造防盗门的厂家肯定没有考虑过大门锁扣处被四十磅的大锤重击的情况,所以它直接变形弹开了。

    这群手里拎着各种钝器的男人,冲进了月依的家,和正在客厅里坐着的四个女孩子打了一个照面。

    “你朋友?”红心莲扭头问道。

    “怎么可能啦!”月依看着自己家的大门,几乎快要哭出来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们!”

    “也就是说,是敌人喽?”红心莲一听,便咔吧咔吧的掰着自己的手指,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凤凰武神阁下,从前可是混街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