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之梦幻法师 > 第八十一章 世界放逐篇·这一个大篇章终于快要完了

第三卷:丰饶之都游记 第八十一章 世界放逐篇·这一个大篇章终于快要完了

    孔晴雪的妈妈是一个性格十分恶劣的人,简直就像是长不大的孩子……不对,比孩子要可怕的多,至少孩子没有那么重的心思。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天籁小说.2只是为了好玩而已,她故意演出来的那几出戏直接把在场的所有黑苗族族人的愧疚之心吊起来用鞭子狠狠地抽,尤其是在她宣布自己已经想通了,要拿回长明锁,然后带着自己的女儿远走他乡再也不回来的时候,在场的黑苗族族人哗啦一下全都跪下了。

    孔晴雪的妈妈引了神迹,这就说明圣母娘娘依然青睐着她。圣姑圣姑,侍奉圣母娘娘的大祭司才被称为圣姑。圣姑的人选是圣母娘娘决定的,他们这群信奉着圣母娘娘的信徒,怎么敢违背圣母娘娘的意志。看着那边正在哭爹喊娘的求着孔晴雪的妈妈重新担任圣姑并且当一辈子的黑苗族族人的样子,站在一边的楚扉月撇了撇嘴,拉着孔晴雪问到:“雪姐,其实你在这里跟你妈妈生活也不错吧?在这里你妈妈说了算,她还跟你一起玩游戏,总比在孔家受气要强。”

    看得出来,楚扉月的这个提议让孔晴雪似乎有点心动了。她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对,甚至就算楚扉月不说,看到自己的妈妈在这里拥有这么大的声望,她就已经在考虑这件事了。

    想要离开孔家,非常非常迫切的想要离开。那么既然离开了,总要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吧?孔晴雪确实有不少的钱,或者说,她的钱已经多多了能够让那个孔家都为之眼馋的程度。虽说她把收益都上交给了家族的银行,但飞雪盟可是一只会下金蛋的老母鸡,只要孔晴雪一天没有把会长的位置让出来,孔家就一天不会停止对她的压迫。

    守着那么大的一笔财富,孔晴雪的身边如果一点自己的班底,她甚至连孔家的大门都出不去。想要从孔家逃出去,孤身一人或者带着就带着两个贴身女仆肯定是不行的,她至少要找一个能够让孔家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来追究的下家。

    而她老妈的娘家,也就是她的姥家,黑苗族其实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作为一支隐世的神秘势力,能够修炼蛊毒的黑苗族远比只是世俗世家的孔家要令人忌惮,虽说比人脉比声望孔家都能完爆黑苗族,但架不住黑苗族玩阴的天下无双啊。有蛊毒这种现代医学就算检测出来也治不好的大杀器在手,那些世俗世家谁敢对这么危险的一帮人恶语相向?

    孔晴雪的老妈也就是做了个样子,在族人们的“盛情难却”下,她顺水推舟的重新担任起了圣姑的职务。

    要不说呢,信仰这种东西啊,一次就生在眼前的神迹比一百次的说教都要好用。就算面前的这个人曾经是黑苗族的族人又怎么样,她是被圣母娘娘选中了的人,就算有千般的过错和不是,既然圣母娘娘认可了她,那么她就是圣母娘娘的代言人,这一点是绝对没有错,也绝对不可以出错的。

    而且现在,楚扉月给孔晴雪的“礼物”还没有拆开,其实更大的惊喜还在等着她。

    既然已经名正言顺的重新拿回了圣姑的身份,对孔晴雪的身份的宣布当然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了。

    圣姑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后代的……不对,这么说不太准确,因为在历史上,确实有那么几代的圣姑和凡人剩下了孩子。那些孩子无一例外的全都是女孩,而且后来接了妈妈的位置,接着成为了圣姑。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就算了,关键是,当这种母传女的圣姑出现时,黑苗族一般都会迎来十分重大的灾难,到后来都得需要圣姑拿命去填才能勉强度过。正是因为有了那几任圣姑的教训,黑苗族的族人们才会认为正是因为圣姑与凡人有染生下了后代引起了圣母娘娘的震怒,因此降下了灾难来惩罚他们,所以才开始禁止圣姑一生婚嫁,只允许孤独终老。

    正是有了这一层历史原因在里面,黑苗族的那些族人们在面对孔晴雪的时候都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人们的观念可不是那么容易就生转变的。但事实就摆在眼前,就算有了孔晴雪这样一个污点,孔晴雪的老妈依然是圣姑。既然老妈是圣姑了,黑苗族历来都是母系社会,那么孔晴雪的面子就是她老妈的面子,对孔晴雪不恭就是对她妈不敬,而对圣姑不尊敬,那你就是对圣母娘娘不虔诚,这就已经把问题上升到了信仰的高度,就问你一句话,你还想不想在黑苗族里边混了?

    最后,就算还有些不心甘情愿,但所有的黑苗族族人,依然还是都向孔晴雪见了礼,认可了她“圣姑之女”的身份。

    这个认可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从今以后,孔晴雪在黑苗族,乃至整个苗族都会享受到仅次于圣姑的待遇,如果她被欺负了的话,那整个苗族都会蒙羞,民风淳朴又彪悍的苗族人绝对不会吝啬使用自己的武力去捍卫本族的尊严。

    不过这种不情愿很快就在错愕之中烟消云散,因为当孔晴雪的老妈带着她的族人们回到圣殿前,准备表一个郑重一些的演讲的时候,他们现了伫立在圣殿广场中央的圣母娘娘圣像所生的变化。

    动作变了,手上多出来了一颗小光球,但这些通通没有女娲圣像的正脸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大。圣像雕像的正脸,被楚扉月修成了孔晴雪的模样……

    这就是楚扉月的恶作剧啦,她妈妈不是给她启蒙了么,那自己这边再推一把,是不是还会生更加有趣的事情呢?楚扉月可是相当期待着这件事会展成什么样子的……

    看到雕像的那一瞬间,孔晴雪也很懵,但她紧接着就扭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扉月。楚扉月向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多说什么。

    孔晴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这可不代表她不会为这件事感到惊讶。楚扉月进去才多久?不光解决了下面的那个封印,还捎带着给雕像换了个造型整了个容,到底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相比较孔晴雪的惊讶,黑苗族的那些可怜孩子完全就是一副三观都被摧毁了的样子。圣母娘娘雕像就是他们的信仰之所在,他们世世代代都在圣母娘娘的注视下生活,现在圣母娘娘的脸变成了圣姑的女儿的样子……她们也很想催眠自己,让自己相信,那张脸其实是圣姑的,但孔晴雪和她妈妈虽然确实长得十分相像,但细节上还是有一些差别的,而楚扉月精细的手艺将这些小细节也完全表达了出来,只要眼睛不瞎的,都能认出来,现在的圣母娘娘圣像的脸并不是圣姑,而是圣姑的女儿。

    这意味着什么?这里面的说道可太多了,别的不说,只要一想想以后每天都要在孔晴雪的雕像的眼皮子底下生活,绝大多数人看向孔晴雪的眼神中就带上了一丝不明的神色。

    楚扉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多此一举了,要是孔晴雪不想当这个圣姑该怎么办?

    终究还是孔晴雪的老妈心大,或者说不就是当过二十年领导的人,气量就是比别人大?总之她是最快从这件事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的。她轻咳了一声,直接无视了那座变了脸和动作的女娲圣像,朝着后面的圣殿走了过去。在领头羊的带领下,黑苗族的族人们就像是被引领着的羊群一样,跟随着孔晴雪的老妈,聚集在了圣殿前的广场上,散开了之后,变成了黑压压的一大片。

    人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孔晴雪的老妈开始表自己的演说。先是狠狠地感叹了一下自己这些年的牢狱生活,然后再表示会不计前嫌,努力让黑苗族变得更好。同时,作为投名状,她会亲自将从她手里没了的长明锁重新拿回来,也算是给族人们一个交代了。

    孔晴雪的老妈的演说对那些关心这方面内容的人来说十分重要,但楚扉月和他们黑苗族又没什么关系,纯粹是来当打手的,所以对孔晴雪的老妈究竟在说什么,他完全没有往心里去。

    就在他神游物外思绪已经飘荡到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时候,孔晴雪的妈妈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絮絮叨叨,做出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吧!”的宣言,得到了很强烈的掌声与欢呼声。

    在喧嚣声中,孔晴雪的妈妈带着她的女儿和妹妹,孔晴雪拉着楚扉月,后面还跟着几个之前也中招了的黑苗族长老,几个人进入了圣殿。

    自从孔晴雪的妈妈被贬为罪人,她当初的房间也就被收回了,所以她现在除了那间牢房,就连一个像样的自己的房间都没有。

    话说回来,还真是造化弄人,楚扉月和孔晴雪本来是帮孔晴雪的妈妈来越狱的,结果现在反而成了被她接待的贵宾,这身份角色的转变,也太令人措手不及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