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灰墟 > 第二十七章 什么声音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七章 什么声音

    一直到晚上饭点,都没有看到任然。

    林紫倩解决完盘子里的食物后,找来干净的袋子,装上几个烤翅,往顶楼走去。

    昨天那场雨,把顶楼的地面冲刷地干净清凉,任然正盘腿坐在上面,一拳砸在一袋饼干上,几拳下去,完好的饼干变成了饼干屑,林紫倩都替饼干感到疼。

    “干嘛自找苦吃。”林紫倩抬脚走进去,坐在折叠椅上,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任然的表情。

    任然冷淡地看了林紫倩一眼:“什么?”

    “为什么不下去吃饭?今晚的菜你肯定满意,都是妥容特别准备的。”

    平常任然总是叫嚷着要吃这吃那,妥容很少顺着他,今天见任然心情差得很,就有意准备了他喜欢的。

    “我喜欢吃饼干。”任然看上去有些动容,却又稳了稳脸色,接着撕开饼干袋。

    林紫倩走过去,在任然身旁坐了下来,将烤翅放在俩人中间:“好吧。”

    任然瞥了眼烤翅,又往嘴里倒了一把饼干。

    “你今天......”林紫倩刚提了一嘴,任然就被点燃了。

    “我真搞不懂,你们一个个干嘛那么听他的!他到底给你们下了什么药!”

    任然一手拿着饼干袋重重砸在地上,一边愤愤看向林紫倩。

    “他很多东西说得有道理,这么苛刻训练我们,我相信也不是故意而为之。”

    林紫倩语气说得柔缓,表情却极认真,她一方面想安抚任然的情绪,一方面也想帮缪灿解释解释,但也不想让任然觉得自己是独站哪一边。

    “你这么说,妥容也这么说,他可差点害死你!”任然还是愤愤不平,但能感觉,火气降下了不少。

    “是我自己走神了,不赖他,他还救了我不是吗?”

    林紫倩听了任然的话,也想起了那双小手,眼神往后门飘去:“能第一时间动手,他肯定是想好的。”

    任然听后,没有说什么,只往嘴里又倒了一把饼干。

    林紫倩这会站起身,拍拍身后的衣服:“好啦,早点下去休息。”

    一只脚刚踏出顶楼的门口,她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见任然已经抓着烤翅啃了起来,不是打死都不吃吗?

    鄙夷了一会,转口提醒任然等会把垃圾带走,任然口齿不清地应了一句,又津津有味啃了起来。

    刚下到三楼,就见申权坐在三楼楼梯口。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申权站起身,给林紫倩递过半颗石榴。

    “谢谢。”林紫倩接过后,又朝楼下走去,申权跟在她后面。

    “下午的实训,缪灿中午和我说过。”申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怪不得他那时这么镇静,原来早就知道了,林紫倩捧着石榴,回过头看着他。

    申权也自然而然与她四目相对,好像这是时常的事情,林紫倩索性坐在台阶上,仰头等他后面几句话。

    申权扬了扬嘴角,也坐了下来:“他让我不要打扰你们实训。”

    林紫倩点点头,申权则单手撑着脑袋,看着她,指了指她手里的石榴。

    林紫倩又点点头,便准备吃起来,申权拉住她,往她手里塞了片湿纸巾,她擦净手后,吃了起来。

    申权接着说:“他说会保护好你们,万一有什么事情,让我随时可以毙了他。”

    “他这么着急训练我们,外面可能有不得了的情况。”林紫倩将吐出的籽,裹进湿纸巾里,又想着昨天缪灿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申权微微皱眉:“你很了解他吗?”

    林紫倩转头看他,想了想说:“猜的。”

    俩人笑了笑,相继起身,一起往楼下去。

    第二天早上,6点10分,缪灿又把他们集合在操场上,任然没有来,三人喊了个遍,任然也只是翻个身,接着睡。

    缪灿见只有她们三人,也没有追问,只按照昨天的模式继续操练。

    到了下午,一声又一声的哨声经过操场传进形体室。

    “差不多了。”任然嘀咕着将橘子皮扔进垃圾桶,在裤子上抹了抹手,拎起厨刀,往学校后门悠哉走去。

    越走近,尸吼声越响,三个女生站在门前,行尸三三两两地围过来,任然略过缪灿,径直走到妥容身边,厨刀挥了两下,一具男尸就倒了下去。

    妥容抬头见是任然,玩笑说道:“哟,大少爷不是要睡觉吗?”

    “小爷这不是想你了吗?怕你们太累了。”任然倒笑得一脸灿烂,妥容反而被任然逗得小脸扑红。

    “不要开小差。”缪灿又吹响了哨子。

    林紫倩和付欣相视一笑。

    一双手又准备从铁缝伸进来,林紫倩将刀子朝前,行尸便倒了下去,经历过昨天,她渐渐开始适应。

    四人专心应付眼前的行尸,时间一晃而过,缪灿解散了四人后,又一人往后门去。

    林紫倩三人拿上干净的衣服,往宿舍楼走去。

    经过教学楼,林紫倩猛然想起了什么,便让付欣帮自己把衣服先带去宿舍楼,自己则往教学楼走去。

    她在第一间教室前站住脚,凑近门上的名单,用手指从上往下找,找到了,缪灿的名字,在这。

    她想起缪灿说之前准备和朋友来老校区踩点,是因为务考?

    她若有所思地往第三间宿舍楼走去,打算先去妥容那,拿回衣服洗澡。

    还没踩进门,就听见微弱的闷吼声,林紫倩迅速转身,扫过身后的草坪,什么都没有。

    她回过头,抬眼看去,一具穿着蓝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男尸,正朝浴室挪去。

    怎么会有行尸进来?保安制服?是门卫。

    她和任然之前还琢磨着另一具去哪了,没想到在这遇上了。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妥容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紫倩吗?衣服我放在第一间宿舍的桌上。”

    男尸显然很久没见荤了,听见人声后,朝浴室方向低吼了几声,挪动得更快了。

    “什么声音?”妥容迷惑的声音又从浴室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