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半座城池半繁华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一样的周卓逸

新月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一样的周卓逸

    和简颜在周边玩了几天,简颜因为还有工作,当天便赶晚上的飞机走了,自己一看只剩我一个,想着难得回来,从酒店退房乘计程车准备回家去看看。

    给过车钱下车没走几步,傅承乾的跑车正好停在门前,走上前一看,傅承乾正坐在车里忙着,傅权见我出现,很自觉的下车去后备箱提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上前扣响门。

    自己再傻也知道傅承乾这是赶过来一块儿陪我回家看我妈,门被打开,我妈对于我们突然回来掩饰不住的喜悦,傅权放下东西便去车上等了,和我妈聊了几句,想着快过年了,真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回来。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冥鸢要入族谱,恐怕赶不回来过年,二老若不嫌麻烦的话,就去Y城过年吧,刚好我奶奶也想和你们坐坐。”

    傅承乾的发声,让我一时间有些惊讶,以往这种琐事,傅承乾是不会放在心上的,现在却这般提及,怎不让我惊讶。

    “你们那么忙,不用顾忌我们的。”

    傅承乾一听我妈的顾虑,耐着性子微笑的说道。

    “是我考虑不周了,去年冥鸢就没能回来过年,我和冥鸢诚心的邀请二老去和我们住段时间,这样一来冥鸢也不会因为思念你们太难过。”

    说着,傅承乾伸手与我十指相扣,对面的母亲一看,不好意思的笑了。

    临走前母亲答应了过年去Y城,在我听来自是十分喜悦,坐在飞机上看着依旧在忙的傅承乾,掩饰不住笑意的看着他。傅承乾头也不抬,笑着说道。

    “是不是突然发现其实我也没那么古板。”

    “是啊是啊,不过你能来我还是挺开心的。”

    傅承乾一听我有感而发的心里话,笑意越发明显,伸手揽过我的头靠在他的肩上。

    拍卖会就在两天后,在我看来倒没什么,但是在周雷两家却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雷家的财力已经不能和周家所比拟,雷洛因着拍卖的事自是找过蓝沙,只是蓝沙避而不见,让雷洛在资金问题上始终悬着一颗心,毕竟若真的拍下来其中一块地,那么就表示雷氏的正常运作资金出现问题。

    此刻的周家,周胜也想过找傅锦凰帮忙,只是因着之前雷家和萧家合作时吃过亏,让周胜这只老狐狸打消了这个念头。周胜的助理让人核算过,可以动用的资金只有五亿,再多公司就会有资金周转危机。

    城南那块地最多只是七个亿,至于城北的工厂,因为是老厂房,拍下自然需要拆掉重建,虽说四个多亿就能拍下来,但后续费用也不容小憩,更何况当天会有许多竞投,成交价只会增不会减。

    “我记得当时你和雷蕾结婚的时候,你用收到的礼金买下一座老屋,眼下那座老屋增值了好几倍。”

    正坐在一侧看电视的周卓谨听见周胜突如其来的话,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周胜的意思,顺势回答道。

    “对,因为那座老屋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当时房子的主人是个赌鬼,就把那一片老屋全部以低价卖给我了。现在脱手的话,少说一个亿还是有的。”

    周卓谨的话刚划上尾音,身边的雷蕾便不动声色的拉了拉周卓谨的衣袖,周卓谨蹙眉看向雷蕾,见雷蕾依旧在看着电视,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两个人的心思。

    “把它卖了,这次拍卖要稳妥拿下城南的那块地!”

    周胜命令式的口吻,让雷蕾满腹不甘。

    想当初那片房子还是雷蕾让周卓谨买的,并不是房子建设得有多好看,不说它的占地面积,光房子的布局和年代感的建造,雕花木窗,青砖瓦片,都很有存在价值,谁曾想周胜居然想截胡。

    雷蕾恼怒的再次拉拉周卓谨,可是周卓谨却无动于衷,雷蕾无奈,只好自己看着周胜发声道。

    “爸,那老房子是卓谨当初送我的新婚礼物,你就这样让卓谨卖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

    周胜刚才自是看见了雷蕾的小动作,所以对于此刻雷蕾的发声阻止,并不觉得惊讶。

    “于情于理?呵,你雷蕾还是我周家的长媳,不帮周家难道还要让你拿去补贴你雷家?再者卓谨虽是你丈夫,但也是我儿子,周家的子孙用自己所有帮助周家,还轮不到你发表意见!”

    周胜一副有理有据的反驳,让雷蕾看着不准备和她站在同一阵线的周卓谨十分动气。

    “缺钱啊!我这不多,只有两千万而已。”

    三人一听突然传入耳的声音,好奇的顺着客厅门口看去,走进来的竟然是离家许久的周卓逸。

    周卓逸一脸微笑的向几人走来,脸上反倒多了一份从没有过的成熟,周卓逸走到沙发前规规矩矩的坐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一脸疑惑的周胜说道。

    “爸,听说您想投下城南的地皮,怕家里资金不够,所以我说服我养父把他手上所有的山地全都给卖了,还有一部分是我的积蓄。”

    说着,周卓逸很是郑重的双手向周胜递上一张银行卡。周胜一看周卓逸如此懂事的模样,接过银行卡顿时放声大笑。

    “哈哈哈!这才是我周胜的好儿子!”

    雷蕾虽不清楚此刻周卓逸为什么会回来,但认识这么久,雷蕾自是不可能去相信周卓逸所谓的什么表孝心。

    “爸你放心,明天我就把那片老屋给处理掉,争取明天就能拿到钱,这样一来两天后的拍卖会我们才不会被动。”

    周卓谨的卖乖,让周胜收敛笑意。眼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一旁十分不甘的雷蕾,对周卓谨说道。

    “尽量把价钱提高,免得对方压价我们吃亏,钱一到手立刻给我。”

    周卓谨点点头,周胜这才心情不错的回房,临走前还让管家亲自送刚回来的周卓逸上楼休息。

    雷蕾一个人待在露天花园里,身上披着佣人刚给她送来的披肩。玻璃门被推开,寂静的深夜里传来轻微的声响,雷蕾不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

    “大嫂这么晚还不睡,看来是气得不轻啊!”

    周卓逸幸灾乐祸的样子,让雷蕾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再气得不清,也比不过二弟的养父吧,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养了这么多年,老了老了,仅有的产业还被养不熟的白眼狼给卖了。”

    雷蕾无非是想激怒周卓逸,探明白周卓逸为何选择这个时候回来,竟然还拿钱出来帮周胜。

    “我和他说只要我眼下帮了周家,以后他得到的岂止两千万,那老头好吃懒做,一听有钱拿,立刻收回了租出去的所有土地,大嫂站在冷风中和我磨嘴皮子,想听到的是不是这几句话?”

    雷蕾见周卓逸挑破,转身看着这个昔日只会依附着自己的游手好闲之徒,轻声道。

    “看来经过上一次,二弟真的学聪明了,就连我这个三番五次帮过你的大嫂,也敢这般得罪。”

    周卓逸一听雷蕾用之前的恩情作引,来指责他的见利忘义,不以为意的说道。

    “帮我?你只是在帮你自己吧!”

    “从一开始你就掺和着许多事情,我也一直以为你是因为爱着周卓谨才会出钱出力的帮我,可当你得知我杀了人的时候,你竟然明里暗里要挟我帮你雷氏做事,那时我才想起,不管是七年前还是现在,你都以大善人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为的无非是想证明给周卓谨看,你对我不差,而且比夜冥鸢还要好,这才是我哥当年答应娶你的原因!”

    周卓逸似笑非笑的点破,让雷蕾瞬间像被踩到痛处一般,恼怒的盯着周卓逸,大声反驳道。

    “你胡说!我和卓谨是因为有感情才走在一起!”

    周卓逸看着如此失态的雷蕾,继续说道。

    “你能上我哥的床,是因为我哥喝多了,把你错认成是夜冥鸢。能如愿嫁给他,是因为你用肚子里的孩子寻死腻活。”

    雷蕾像看见鬼魅一般死死盯着周卓逸,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让自己难堪的话。

    “那是你哥和夜冥鸢的爱情不够坚定,你说的一切都和我无关。”

    周卓逸看着这样百般抵赖的雷蕾,轻笑两声。

    “你雷蕾何时承认过自己错了,那天我能发现密道侥幸逃掉,你是第一个得知我杀人的人,你当时做了什么!”

    周卓逸围着一脸戒备的雷蕾踱步着,回想起那天浑身是伤,衣服上还沾染着倾姨血迹。他让雷蕾帮他逃走,雷蕾却一脸得意的拿起手机拍下了周卓逸当时的模样,威胁他去雷氏工作,说这是帮周卓逸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的最好办法。

    “最让我难以平复的,就是七年前我和夜冥鸢在垂死之际,你明知当时我们出车祸受了重伤,你竟然要挟周卓谨弃我而去,要不是夜冥鸢,我现在也不过是骨灰盒里的一捧灰。”

    “就因为你和周胜的所作所为,你们让夜冥鸢亲眼见证了我这些年的落魄和不堪。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对夜冥鸢又愧又恨了吗!呵呵,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我亲自告诉你,那是因为,伤害过我的,我谁也不会放过!”

    ‘包括周卓谨!’

    这句话周卓逸自是没有宣之于口,雷蕾看着此刻笑得像鬼一样的周卓逸,竟然生出一丝害怕。

    也许昔日的周卓逸,确实变了。从他坦然离开周家那天起,就不能再用老眼光去看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