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死以后的故事 > 狐狸新书发布

全部章节 狐狸新书发布

        (第一章预览)

    很多屌丝都幻想过一幕场景,在某次月黑风高,偶遇被小流氓非礼的漂亮妹纸,然后大吼一声冲上前去,三拳两脚的干退小流氓,妹纸感动到痛哭流涕,投怀送抱甚至以身相许!

    巧得很,今天我就遇上了,当小巷里传出那声娇弱求救,我愣了愣,想都不想就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板砖,英雄救美的情节啊,是个男人就绝不会错过!

    “放开那个女孩!”

    那一刻,妹纸扭头看了我一眼,还惊慌失措的说了句快跑!

    咦,她是担心我打不过那小流氓么?真是温柔贤惠又单纯善良……

    那一刻,小流氓也扭头看了我一眼,表情阴恻恻的!

    切,我会怕他?别说手中正拿着街斗干架的七武器之首,板砖!就算啥也没拿,凭我一米八二的身高和暑期搬砖练出来的肌肉也……

    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异变,就在此时展开!

    砰,砰砰!

    夜色下,小巷里,沉闷的轰击声传出去老远。

    “妈的,居然敢拿板砖砸老子,蠢货去死!”

    砰的又是一声,我朝后滑行了几米,双手双腿都骨折了,连胸骨都断了,胸腔还凹陷龟裂了一处,正咕嘟嘟的冒着鲜血,我瘫在地上动也不能动。

    这家伙……是怪物么?个子比我矮了一个头,身体却强到无法想象,那板砖砸过去竟被他抬手震得四分五裂!从那一刻起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可惜想逃已然来不及。

    “区区人类居然敢攻击老子?靠,听说过不作死就不会死么!”

    带着一抹狞笑,又一脚狠狠踹在我的腰上,那痛楚激的我浑身抽搐,张开嘴,却只发出了几声嗬嗬,又咳出了一道鲜血。

    我已完全懵了,这家伙难道想活活打死我?我艰难抬头看了他一眼,那狰狞的面孔,那宛如野兽般疯狂的神态,还有那句……区区人类?

    我不太明白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意思,也无法再继续思考下去了,当一只手将我从地上拎起,又狠狠捏住我的脖子,窒息感伴随着眩晕感,瞬间就压垮了我。

    我从小就混迹在街头,打架本是家常便饭,却从未遇到过如此恐怖的对手,更没遇到过这种将人命视为无物,一言不合就欲置对方于死地的凶性!

    而且这家伙瘦小枯干,却让我连反抗都不能,连挣扎都欠奉,身子猛烈抽搐了几下,我就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身侧似乎有人推我,又有声音响起。

    “糟透了,居然遇到个这么强的家伙,喂,你没事吧?”

    是个男人的声音,却不是之前揍我那人,巷子里还有其他人么?

    “这小子死了么?真蠢,没本事还想英雄救美!”

    别这么说,我特么都悔死了……

    “别这么说,如果不是他的话,现在死掉的可就是我了,那家伙的妖魄居然有七阶,幸亏被他拖延了一会,你又及时赶到了。”

    “那现在怎么办?送这小子送医院么?这么重的伤很难治愈吧,还容易把事闹大。”

    “不能送医院,找个地方我来帮他治疗吧。”

    “也好,嘿,这小子还真走运,能让白白你亲自为他治伤,但如果他借着你的妖魄觉醒怎么办?到时候……”

    白白,是我救下那妹纸的名字么?而觉醒又是什么?可惜我无法开口询问,仅仅听了几句对话,我就再一次昏迷了过去,伤势太重了……

    昏迷中,身体仿佛躺在一片软绵绵的物体上面,我舒服的哼哼了几声。

    昏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摩擦我的胸口,暖暖的,痒痒的,我却无法睁眼查看。

    昏迷中,好像有只手掰开了我的嘴,又有个湿润且滑腻腻的东西探了进来,轻轻吸吮着我的舌尖。

    那感觉美妙极了,就像我每晚做的春梦,更奇特的是……重伤的我浑身都陷入痛苦之中,却随着那吸吮,痛楚竟减轻了,更随着胸口的摩擦,虚弱感也在逐渐降低。

    那一刻,我陡然一震,本能睁开了眼睛。

    我躺在床上,面前是一个小圆脸的妹纸,不算美艳绝顶,但却非常可爱,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白皙的脸庞紧贴着我鼻尖,一双小手更是正捧着我的脸颊!

    妹纸愣了愣,估计是没想到我会突然醒来,我更是整个人都傻了,因为她正在……吻我?还是法式湿吻?那滑腻腻的东西竟是她的舌头?

    不对,这一定是做梦!包括我刚被人揍到半死,全都是做梦,因为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这屌丝的身上。

    好吧,被人揍是常有的事,但被妹纸主动献吻却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这可是舌吻啊,就算我伤的极重,依旧无法阻止那一刻的本能反应,顿时一柱擎天。

    那一刻,妹纸正半趴在我身上,所以那反应直接就……顶到了她!妹纸怔了怔,低头看了看那顶在她小屁屁上的大帐篷,紧接着,小圆脸以某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变红,变紫,变黑!

    “不要脸!”

    啪的一记耳光袭来,我白眼一翻,再次昏迷了过去……

    奇怪,做梦还会再昏迷么?算了,我现在只想死死记住方才那一幕,那可爱的小圆脸,那舌尖轻轻吸吮的美妙,那被我发现后的羞怒和娇嗔,甚至包括那记耳光,我都要死死烙印在脑海中,如果这是做梦的话,那就永远别醒吧。

    但如果不是做梦的话……奇怪,她究竟在做什么?还有之前将我揍倒半死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更有之前所说的什么妖魄,什么觉醒!

    我叫李佟,今年二十岁,是个很普通的大二学生,同时也是一名标准屌丝。

    但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之前经历了二十年都一成不变的屌丝生活,或许要因为今晚所发生的这些事,而彻底改变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坐在床上痴痴回忆着之前的画面,那无比销魂的一幕。

    白皙的小脸,突然变红的娇憨,法式舌吻……最夸张是那妹纸被我发现后就连忙退开,却没想到舌头与舌头之间,竟带出了一道细长且晶莹的涎线!

    更有那姿势,因为她是半趴在我身上的,所以当我一柱擎天后……顶到了吧?一定是!所以她才会恼羞成怒的给了我一记耳光!

    摸着还隐隐有些刺痛的脸颊,我一阵傻笑,如果不是此刻的身体还很虚弱,我真想立刻撸一管以示庆祝。

    别说我猥琐,毕竟做了二十年的屌丝,这还是第一次和妹纸有了亲密接触,还舌吻,甚至顶到了!虽然是隔着裤子的,但也足够我傻乐半小时了。

    砰砰砰,敲门声响起,门外有人喊道:“喂,你们退不退房?都11点了,过了中午12点可就要加钱啦!”

    退房?我怔了怔,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旅馆套房?奇怪我是怎么来的,难道是那个小圆脸妹纸?靠!哥终于如愿以偿和妹纸开房了?只可惜……啥也没做。

    “等等,马上就退房。”我随口答道,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

    身上衣服并不是自己的,应该是被人换过了,但屋里空荡荡的,浴室隔间里也没人,看来那妹纸已离开了,哎。

    记得昏迷中,隐约听到她说要找个地方帮我治疗,怪不得身上已经不痛了,唯有胸口还隐隐发麻,我忙解开衬衣钮扣查看。

    仅一眼,我就愣住了,这……什么东西?

    胸口白毛毛的一片,有些像是丝线,又有些像是蛛网,爬满了我整个胸膛,似乎是为了将我胸口的创伤包裹起来,还不仅是胸口,连手臂和大腿上也有,所有受伤的地方都包裹了这种白毛毛的丝状物。

    我伸手摸了摸,很柔软,黏在皮肤上也很舒服,但……这丝状物已牢牢陷进了肉里,一眼望去说不出的诡异和惊悚!

    噗通,我一屁股坐回了床上,脑海中拼命整理着昨晚发生的事。

    我被那小流氓揍得都快死了,胸腔都裂开了,四肢都折断了,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墙角有个包包,那里面有几件染血的衣服足以证明!

    可当我一觉睡过来,居然完好如初?除了有些虚弱,更除了身上这些丝状物……

    这是治疗么?我不明白,但仔细想想后又突然觉得……昨晚那貌似不是一场香艳,而是死里逃生,是我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恐怖和匪夷所思!

    那小流氓一共砸了我三拳,外加踹了两脚,我就陷入了濒死状态,这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情么?凭我一米八二的身高和强健体魄,就算是职业拳击手也不可能三拳两脚的弄死我吧?半兽人都不可能吧?

    此外,最离奇的还是那妹纸,她究竟如何治疗我的?我轻轻从胸前伤口里扯出一根线头,却怎也拔不出来,这些丝仿佛生长在了我的身体里,让人不寒而栗!

    其实仔细回忆的话,我之所以能醒来看那妹纸一眼,也就是因为她的吻,原本我痛的浑身抽搐,却因为那吻,痛苦仿佛被一点点的吸吮走了……

    “区区人类居然敢攻击我?”

    脑海中,浮现出昨晚那小流氓说过的一句话,我表情僵住了,他说我是区区人类,难道他自己不是?那又是什么!吸血鬼?丧尸?

    别说我科幻片看太多,着实是……这事太诡异了,我之前却根本没细想。

    如果他不是人的话,那妹纸又是不是?我拼命擦着冷汗,整个人都在发抖。

    “喂喂,你们到底退不退房?”门外,旅馆老板又来敲门了,我连忙答应一声,胡乱收拾了一下就开门走了出去。

    我想问问老板,那妹纸何时走的,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有没有将昨晚发生的事稍稍解释一下,可惜……

    “什么时候走的?靠,睡在你旁边都不知道,我哪知道!昨晚我睡的迷迷糊糊,连你们怎么来的都忘了……不过,你们年轻人不就喜欢这种干完就走的一夜情么?”胖乎乎的旅馆老板翻着白眼道,递给我一张收据又道:“标准间,包夜一百零八。”

    一夜情个屁!我磨了磨牙,失魂落魄中也懒得和老板争执,但这房钱……

    在口袋摸了半天,在那包染血的衣服里又掏了许久,我终于掏出张皱巴巴的五十,还有张缺了角的二十,外加三个大洋,其中有个大洋是五毛的。

    七十二块五,我看看胖老板,叹了口气,胖老板看看我,翻着白眼。

    “算了算了,你们这些屌丝也不容易,为了带妹纸开个房,估计连下礼拜饭钱都搭进去了,有多少就给多少吧。”

    “谢谢老板!”我哭丧着脸鞠了一躬,在老板娘吭哧吭哧的笑声中落荒而逃。

    旅馆门口,我仰天长叹,损失了下礼拜饭钱倒是小事,可昨晚发生的……总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事还不算完。

    胸口那丝状物究竟该怎么办?那个叫白白的妹纸究竟是人还是别的什么?更有那揍我的小流氓,逃了?还是被谁杀死了?尸体会被警察发现么?会查到我么?

    带着满心的疑惑和苦恼,我叹息着朝家走去,却没发现身后墙角有两双眼睛正盯着我。

    “觉醒了么?”是个男子的声音。

    “暂时还没,应该不会这么快的……”是那白白的声音。

    “放心,我留了张纸条给他,一旦觉醒就会有所发现,就会来找我们的。”

    很快,我就在兜里发现了某张纸条,写着一行清秀的字迹。

    “带在身上一个月,每天早上看一次,不许丢掉,否则后果自负!”

    只有这一行字,有什么好看的?我挠了挠头,虽不明白用意,但还是依言塞回了兜里。

    走过一处街角,许是失魂落魄,又许是脑子太乱,我居然连头都没抬就踏上了行车道,直到一声惊呼响起,我才如梦方醒。

    一辆电摩笔直撞来,我根本来不及躲避,只是本能将双手护在了身前,砰的一声,我朝后连退了好几步。

    “靠!过马路看着点好不,找死啊!”电摩上的一名小黄毛怒斥道。

    “你特么撞了我还有脸骂街?”我也是心中烦躁,上前一把揪住了小黄毛的衣领。

    许是哥霸气侧漏的缘故,那小黄毛连翻了好几个白眼,最终不情不愿的吐出一句对不起,又闷声道:“你怎么样?有没有撞伤?”

    “算了,没什么事。”我甩了甩胳膊,一脸郁闷的朝马路对面走去,却没听到小黄毛在身后的一连串嘟囔。

    “真特么皮实,搬砖的吧?老子都开到五十迈了,居然没事?”

    “咦?怎么发动不了,不会坏了吧?靠,老子新买的车!”

    “我勒个去,车头灯都掉了?防护板都撞碎了?”小黄毛绕到车前看了看,直惊得目瞪口呆,又望了望我逐渐走远的背影。

    “那哥们……真没事?”

    我确实没事,甚至那一撞都没有太大感觉,就像被人推了一把似得,可问题是……我双手双脚昨晚都骨折了,今天却直接痊愈外加更加健壮,何解?

    昨晚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唯一线索就是我兜里的那张纸条,所以那一刻我只觉得,这所有的离奇和疑惑,最终都一定会在那纸条上得到答案的。

    我猜对了!

    (书名《我是一只妖》,依旧在黑岩发布,希望大家喜欢支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