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死以后的故事 > 第三百九十二章:清洗日,终曲

全部章节 第三百九十二章:清洗日,终曲

    芝加哥最高的建筑,没有被宇文破坏的一栋,我站在顶端远远的眺望整座城市,又或者说整座地狱,当善良被放逐,仅剩残酷的喧嚣地狱!

    留下来的尸妖数量,远远超越我的想象,十万?数十万?怕是上百万都可能吧!因为日本的残留?还是因为宇文和夏侯殇云的刻意制造?

    然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次毁掉如此众多的生命,连我的手都在发抖,手心都满是冷汗,何况楚天?那记偷袭怕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件事,为了让他别阻止我,更为了让他可以活下去,继续守护大家。

    我的计划至此都是完美的,毫无缺瑕,虽然……这并非我自创,因为我不是个懂得算计别人的家伙,我只是在克隆双天计划中的某部分,利用和背叛,罹天辰留给我的宝贵遗产。

    可这计划,却崩盘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这是讽刺么?因为罹天辰也死在了对她的爱上。

    “李阳!”声音痴然而幽怨,韶华整个人腻在我怀中,就像当年东京的那只小猫,所不同的是,她眼中没有失去记忆的茫然,只有最后一刻的动情和痴醉。

    我真的快疯了,她怎可以留下?她不知道必死无疑么?她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最后陪她一次?搞笑……

    其实,我也希望最后能放纵一次,所以我拥住了她,痛吻着她的小脸,她的双唇,吻到她娇喘连连无法呼吸,但!我更希望她能逃过此劫。

    说好了,由我独自去背负一切,决定了,谁都不可以帮我,包括楚天,包括月华,更包括她!这个我做尸妖之前就深深爱上,虽然因某些原因而放弃了那段爱,却又因重聚而变成了我的姐姐,更是我最好朋友之一的她。

    还有时间,还没到最后一刻,虽然轩辕凝芷的门不会再打开了,但只要离开芝加哥……

    所以,我放开了她,挤出了一抹笑容。

    “先离开这好不好?韶华乖,去纽约,去任何地方都行,我解决了这一切就来找你,好好陪你,一次两次都随你,甚至我可以像陪月华那样,陪你一辈子!”我拥着女人娇柔的身子笑道。

    这是一段谎言,我曾用这骗了月华去镜中,而她呢?

    “真的?”韶华眼中明显浮现出了朦胧,更有痴醉和迷离,我连忙山盟海誓情比金坚的诉说着,一句又一句。

    我真的变坏了,曾经的我在咖啡厅,连一句真正告白都不敢对她说,此刻却在用各种谎言欺骗她,这个一直无法寻得真爱的可怜女人。

    可我只是想骗她离开,让她可以活下去罢了。

    韶华明显迷醉了,更陷入了,那唇在颤抖,那小脸上更带着泪痕,虽然她因此更不舍得离开我了,却……

    “李阳!!”那是一句嘶吼,带着狰狞,带着嚣张,从高楼下方的广场处传来。

    我表情猛地一变,是陈凡!他准备好了?那表情中更满是焦急,再次催促韶华快些离去,否则那计划……就不得不执行,不得不让她陪我一起死了。

    带着一抹怨恨,韶华狠狠瞪了下方的陈凡一眼,在怪责他打扰了这最后的温存?却又带着温柔再次吻我,痴然道:“李阳你若说的是真心话,我就先走,但你一定要来找我!”

    “好,好好,你怎么说都好。”我急不可待的催促着,女人这才俨然一笑,翩翩跃下高楼,朝远处走去。

    至此,我才总算舒了口气,却依旧看了许久才终于扭头,盯着陈凡的那一脸嚣张,还有他身后聚集了更多的克隆体。

    他果然有恃无恐,虽然他始终不明白,这些克隆体聚集再多都无用,当那一刻开启,当那整个世界的清洗!

    然而,我同样不明白……

    韶华走了,却眼中满是狡黠,她只为让我放心罢了,但其实……

    那些谎言,韶华全都知道,虽然说的无比动听,却只是欺骗罢了,可就是那些欺骗让她欲罢不能,再次深陷其中。

    有些女人就是这么奇怪,总喜欢听着男人的花言巧语,这是因为愚蠢么?不!只是因为那份无法弥补的孤单。

    这份爱的倾诉,韶华等了多久?十八年?

    同时,那些谎言只是单纯在欺骗么?韶华依旧明白,那是关爱,是呵护,可这样一来她却更无法放下了,转过两条小巷,又突然隐住身形坏坏的瞄着我背影,那一声咯咯的笑,那扭头飞速疾奔。

    “小傻瓜,你又怎骗得了我,从认识的那天起,就是我一直在骗你哦。”女人悠然道。

    “你准备好了?”楼顶上,我背负双手傲然道。

    “当然!”楼下广场,陈凡张狂且狰狞的笑。

    三天时间,对于陈凡这样精于计算的家伙实在太充裕了,南美的克隆体全部运来,就是高傲所看到的那一幕,那座工厂所悬挂的躯壳,那数量之多……

    就像我说的,芝加哥此刻到处都是内核,战死的灰色没有一万也有上千,也就是说陈凡此刻身后的克隆体数量,是曾经百鬼罗天的十倍!

    这股力量的可怕,让全场尸妖为之震惊,连炼狱之炎都傻了,她本想依靠我压下陈凡,却没想到这胖子手中还有一股这么可怕,足以掀翻我的尸妖之王地位,取而代之的力量。

    不过,她还是咬牙拦了上去,森然道:“陈凡你想做什么?敢反抗阳王么?”

    她的身后更有数名尸妖,之前我曾遇到的八妖武加索,还有不少六或八妖武的家伙,更有整座芝加哥的尸妖做后盾!所以炼狱之炎并不很怕陈凡。

    可炼狱之炎却没想到,精明如陈凡,又怎会算不到这些?

    “蠢货!”陈凡冷笑道,虽然我很讨厌他,但这句对炼狱之炎的评价却非常贴切,更有接下来的那段话……

    “你们这些家伙至今还想保他?还想跟着他统治世界?真是愚蠢啊!你们不知道他把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全部送走,只是为了发动一场清洗,杀光我们这些企图统治人类的家伙么?”

    陈凡知道了?这货的智商简直……可惜用错的地方。

    炼狱之炎怔住,八妖武加索怔住,全场尸妖齐齐扭头看向了我,眼中带着愕然。

    “不过李阳啊,你的算盘似乎打的草率了些吧,我知道你很强,你此刻的实力足以干掉全城这些没脑子的白痴,但你能战胜我么?”

    “宇文死了,楚天也滚蛋了,就凭你区区一个李阳能做什么?克我?哈哈!别特么搞笑了,你看看老子有多少克隆体部下?不怕告诉你!一千一百四十六只,是曾经百鬼罗天的十一倍!别说你,就算宇文复生,老子照样不怕了!”

    “我知道,你仗着有宇文的内核嘛,你以为吞掉了他的内核,你就无敌了嘛,切,异想天开的****!”

    这货连内核都算到了?我表情一阵古怪,对他的评价再高三分,虽然……

    陈凡还在狂,还在叫嚣,舔着嘴唇又道:“何况,你真以为吞下宇文的内核就能获得他的力量了?听冯方那白痴老头说的?哈!可你怕是不知道另一件事吧,吞下那玩意,只会让你死的很难看而已!”

    “两颗拥有强大力量,更拥有特殊属性的内核,想要彼此共存融合吸收,必须经过工序繁琐的切割,长时间的磨砺和吸收,你知道我吞掉镜中族长的内核花了多久么?五年?十年?你想立刻拥有宇文的力量根本是天方夜谭,所以……”

    “蠢货啊,你死定啦,你这所谓的阳王做到头啦,今天之后,这世上只剩下一个真正的王者,那就是我陈凡啦!”胖子得意的笑着,手舞足蹈。

    说实话,我挺喜欢陈凡的,这货毕竟是我制造的,就像儿子,而且他怕是这世上最聪明最奸猾最精于算计的尸妖了,着实让我为之自豪。

    同时,这货还非常的有趣,那胖乎乎跳来跳去的模样,让我直接联想到了马戏团的小丑,忍不住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而且他说的全部都对,这三天,我几乎把冯方的笔记翻烂了,最后得出的答案是,我想吸收掉宇文的内核至少要花费二十年时间,一点点的磨成粉,冲成芝麻糊慢慢的吸收进去。

    可惜,我等不了二十年,我只争今日之朝夕,所以……

    如果我直接吞下,那超过百颗的宇文内核,将和我体内的九十九颗发生强烈冲突,彼此抗衡的巨大力量会让我瞬间化为漫天血雨……

    爆炸?不,只是撕碎罢了。

    甚至这点,我不用翻冯方笔记都知道,因为早在镜中,我就经历过一次内核冲突,死完又死的经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对内核的了解并不亚于冯方!

    然而我依旧在冷笑,望着那小丑模样的陈凡。

    “愚蠢的是你才对吧?你太相信一个科学家的话,却忘了身为强者,本身对力量的理解才最重要!”我傲然道。

    冯方最大的缺陷就是他不了解力量,只精通科技,所以他只是拼命研究,却根本想不到某些原本非常简单的问题。

    内核冲突?切,我举起了手中那颗宇文内核,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你确定,我会因此而死么?”我眯眼笑道,在陈凡诧异的目光中,在那内核和我体内发生冲突的前一刻,手呈利爪刺入了胸口,一声如闷雷般的怒吼,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挖出。

    剧痛,逼得我摇晃,甚至险些倒下,幸亏我已习惯了痛苦,虽然这并不值得骄傲,只是讽刺,我被伤的太多太重,这种自残已无所畏惧了。

    我挖出的内核,是原本的九十九颗,所以立刻失去了镜像化属性,甚至身体在枯萎,在灰化,但那吞下去的百多颗,却瞬间取代了原本,胸口的血洞在修复,我紧闭双眼强撑着,再睁开时,我眼中已满是只属于宇文的狂傲。

    这是不是很简单?直接换过来就行了,虽然那一瞬我等于又死了一次,但谁在乎?反正我死来死去早特么习惯了!

    “就……这么简单?”陈凡都懵了,把头发都抓没了,那他被冯方捣鼓了数年才吸收了云峰禾的内核,岂不完全是****行径么?

    “你以为呢?所以才说,你特么就是个蠢货,冯方其实在某方面也挺傻的。”

    我面色古怪的笑着,那老头曾教过我和段墨很多本事,但最终将那些本事发扬光大的,始终是我和段墨,因为我的天份,因为他只是科学家,不是强者!

    “就这么简单?”不远处,韶华也懵了,摸了摸胸脯,突然又是咯咯一笑,那个计划她更有信心了!

    然而这说明了什么?其实,我只是变成宇文罢了,陈凡虽然咬牙跺脚,却依旧满脸嚣张的瞪视着我,拥有一千多名克隆体的他,是绝不怕我或宇文的,更何况还有此刻全城的所有尸妖,因为他的话而……

    “李阳,他说的是真的?你把我们聚集在这,只为了杀光?”炼狱之炎愕然问道。

    “是!”我傲然点头,事到如今已不用瞒了,计划完美进行中,已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虽然无数名尸妖狂吼着对我怒目而视,更有些发了疯的朝楼上攀爬而来。

    “自以为是的蠢货,就算你拥有宇文的力量又如何?你搞得定我?”陈凡嘶吼道,猛一挥手,那一刻飞起的克隆体如狂风席卷,如蝗虫漫天,那一刻我竟看不见天空。

    可惜他依旧不懂,所以来吧,都聚到我身边吧,这全世界的罪恶,然后……彻底清洗!

    “陈凡啊,其实愚蠢的是你,自以为是的更是你,力量?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法则,空间的法则,宇宙的法则!”

    “可惜你根本不理解,因为你没有踏入过镜中,没有见识过我们和宇文的第一战,你更没有堕入过那万劫不复的黑洞深渊,没有去过另一个宇宙。”

    “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下吧,带着你和你的百鬼罗天,给老子滚去另一个世界吧!”我突然狰狞的笑了起来,猛挥手,天空在撕裂,发出了咔咔咔的诡异声响。

    那一刻,陈凡并不懂我说的话,但他本能的就像制止我,震荡开启了,可惜就像宇文说的那样,震荡可以克制空间撕裂,但技巧的差距呢?速度的差距呢?

    这方面陈凡连宇文都不如,远远不如,又怎能比拟技巧和速度曾完暴宇文的我!

    那一刻,陈凡连轰了数十拳来阻挡我的撕裂,可我却瞬间扯开了数百道裂缝,在那天空中融合,汇聚,最终形成了一道狰狞可怖的巨大。

    我并没有轰向陈凡,否则他已经死了,我所做的只是对着天空疯狂撕扯,因为我所要的是……屠尽一切。

    数名尸妖扑到了我的身侧,更有数名克隆体速度极快的冲来,可他们却陡然一怔,身形竟不受控制的飘了起来,为何?他们茫然抬头望向天空,表情瞬间僵住。

    那是什么?是黑洞,是吸收一切罪恶,毁掉一切力量的黑洞!在那股吸力之下,连我和楚天都无法逃脱,连宇文都无从遁形,何况是远远不如宇文的他们?何况是连逃走都不懂的克隆体?

    那天空中的风暴席卷,几乎是瞬息之间,数个身影就消失了,陈凡眼珠子瞪得滚圆,他真不懂,可他却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宇宙能量,那能量甚至不仅是吸,还在扯,因为我不断的扩大裂缝范围,一次次叠加,仿佛永不想停止。

    几名克隆体刚刚被吸入就化为灰烬了,更有几名尸妖尚未进入黑洞,就瞬间化为了血雨,因为那扯力太大,他们却弱的根本无从抵抗。

    “不要!阳王求你停下,这是什么?不要杀我……”炼狱之炎在嘶吼,在哭泣,她还想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哀求我,可我根本不看她,因为我永远记得温蕾莎那痛苦的悲鸣,记得女人知道英国沦陷后,那灰暗眼眸中流出的泪水。

    不仅是她,还有全城范围内的尸妖,都将笼罩在这片被撕裂的天空,这股黑洞风暴的吸收之下,因为我在狂吼,依旧在不断注入力量,因为那裂缝之大,那百多颗内核之强,我究竟可以扩大到何种地步?

    全城!

    “宇文啊,你不觉得你的黑洞撕裂很愚蠢么?又慢,威力虽然很大,但笼罩的范围却并不大,逃开不就没事啦。”

    黑洞世界中,我曾如此问过宇文,在那段我们最融洽的联手时间段。

    “范围不大?逃开?愚蠢的家伙。”宇文嗤之以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