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死以后的故事 > 第三百九十章:梦境

全部章节 第三百九十章:梦境

    我做噩梦了,因为那一战太可怕,至今我回忆起宇文的强大,都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我们真的没有赢,我们只是比他走运。

    可在梦中,他却杀掉了我,杀掉了楚天,还杀掉了所有小伙伴,睡梦中的我拼命嘶吼都无法阻止,因为对他那份深入骨髓的恐惧。

    当然这始终是梦,宇文已经死了,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留下了某种意念,竟让我又梦到了一个很古怪且诡异的画面。

    梦中的宇文背负双手,依旧是那一脸超凡绝世的狂傲,同时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少年,是夏侯殇云。

    “殇云啊,你甘心么?”宇文冷声问道。

    “殇云不甘!无法见证到宇文大人的成就霸业,殇云不甘!无法看着宇文大人永远的叱咤风云,但,能和宇文大人一起堕入地狱,殇云无悔!”少年涩声道。

    “说得好,那你就继续追随我吧,但别以为这一切都已经结束,因为我们的地狱之旅,这才刚刚开始!”

    “在地狱里,将没有老天与我做对,更没有所谓的幸运!在地狱里,我才是真正的无敌!所以殇云啊,你敢继续追随我么?陪我一同去征服和统治整座地狱!”

    宇文傲然道,说完就毫不犹豫的迈步,带着那一身绝世风华,迈入了那片炼火,身后的少年早已惊呆了,那眼中是炽热?还是痴迷?

    “殇云,誓死追随宇文大人!”一声嘶吼,一抹坚毅,他紧随其后的迈入,毫不犹豫!

    我不知道这梦是什么意思,这世上真有地狱么?难道是那无数个万花筒平行空间中的一个?如果我也堕入那片炼火,会不会再遇到宇文?会不会看到他成为地狱之王的场景?

    同时那天,我做了很多的梦,

    我梦到了李铭轩,我咬牙告诉他那个理想一定会达成,他笑着点头,飘然离去,将一切交付给我,他其实很放心。

    我还梦到了王莉,她又回到了那副少女面孔,娇媚可爱,还在我脸颊上轻轻啄了一记,这才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追着李铭轩去了。

    他们的背影很般配,手挽着手,彼此的眼中满是温柔。

    我又梦到了周浩,我放声大哭着抱住他,告诉他我有多不舍得,告诉他**丝三人组不该分开,不该少一个,他却笑着摇了摇头,再次一把推开了我,那个为我而死去的决定,其实他从不后悔,就算再来一次,他依旧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为了兄弟。

    “浩子别走,浩子其实我……”我拼命想抓住他的手,告诉他一切真相,可他却摇头说不用,不管我怎么选怎么做,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我,再不会怀疑我。

    同时,周浩只求我一件事,照顾好楚依涵,照顾好他的双亲,就像他曾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父母一样,可就这么一件小事,我却苦笑摇头,深深叹息。

    “我做不到,我怕是……很快就会去找你,怕是……要交给芸芸了。”我涩声道。

    然而那一刻,孙芸就坐在我床边,她本想替林风再问我一句为什么,却听到了那句梦话,她陡然愣住,望着我睡梦中的泪痕,又望了望月华眼中的哀伤。

    女孩一直很聪明,瞬间明白。

    “那就交给我吧。”孙芸咬牙道,虽然这决定很痛苦,因为这意味着她将和林风分开,很久很久……

    我还梦到了很多人,比如昊王,他大笑着告诉我,揍楚天那下实在太爽了,其实他早就想揍了,我不禁莞尔,其实我懂,他只是想让楚天去镜中多陪陪他罢了。

    我还梦到了夜子墨,这家伙又在呼呼大睡,又在冬眠,虽然那面孔上满是安详,让我竟不舍得叫醒他。

    我还梦到了罗天烬,他问我高傲过的好不好,我摇了摇头,因为高傲的伤势很重,此刻的心情也很压抑,但同时,我又告诉他以后会好的,去了镜中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有纷争,只有安宁。

    罗天烬笑着点了点头,又问我是否知道哪里有强者,最强的家伙!我指了指宇文迈入的那扇门,那片炼火,这货又发出了那桀桀的笑声,仿佛鬼哭,然后毅然追去!

    我还梦到了苏梓橙……

    “李阳!”女人笑着和我打招呼,依旧是那一副超凡洒脱的巾帼身姿,让我想起了日本海一战,甚至想起了当初在成都。

    我问她,是否还嫉恨我了?因为那次我曾将她踩在脚下,女人大笑着锤了我一拳,脸上却又浮现出一抹温柔,拥住了我的脖子,深深一吻。

    我惊呆了,我竟然到此刻才发现,原来苏梓橙也有些喜欢我,虽然我一直只是把她当成姐姐,永远的橙子姐。

    最后,我还梦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巨人,那憨厚且坚毅的面庞,那豪爽的笑声,那一记记大巴掌拍在我肩膀上。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知道他很开心,因为身边有好多兄弟的陪伴,最好的是那十八个始终紧紧跟着他,连一步都不再离开的身影。

    巨人问我最近过的可好,我挤出一抹微笑点了点头,巨人又问我最近在做些什么,我却没有回答,不敢回答。

    其实他不在了,很好,因为我做的那些事他不会接受的,他只想带着所有愿意跟随他的兄弟,不管做什么都好,大家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善恶?他根本无所谓,未来?他那憨厚的大脑袋根本想不到那么远的事。

    其实他和楚天一样,如果还在,都会被我打昏,抛入镜中去的,所不同的是他太憨厚,楚天则太慈悲……

    楚天只要看到一些尸妖作恶,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但他却不懂得防范于未然,对于那些尚未表露出极恶,或是装出伪善面孔的家伙,他不懂得要斩草除根。

    我太了解楚天,他的善良甚至是远胜于我的,他连在滁州那次,都没有杀掉晨雨城而只是重伤阻止,他变成尸妖时是个孩子,百年后才只是个少年,那份天真,或许整个尸妖界都只有楚天才拥有了。

    而我要做的又是什么?那整个世界的清洗,或许远超他所能接受的数倍以上吧?我将一手毁去的生命有多少?数千?还是数万?甚至更多!凭我对楚天的了解,他一定会阻止我的,他可以一个个的杀掉那些罪魁祸首,却无法一次性杀掉所有。

    所以……我才先一步阻止了他。

    帝天也是一样,他如果还在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所以我只是拍着巨人宽厚的肩膀道:“帝哥,你现在这样很好,有大家陪着一定会很开心的。”

    可谁来陪着我?谁又能理解我做出这个决定时的孤单和寂寞,我望着巨人时满脸笑容,眼中却浮现出了晶莹,孤独的感觉真心很不好过。

    这些梦,有些酸甜有些苦辣,但终归是友人重聚,终归是好的,但有一个梦却让我几近疯狂,那是一片漆黑的夜空中,宇宙?还是黑洞?

    那狂乱的风暴将我彻底卷入,我拼命挣扎都无法逃脱,我嘶吼着想要抓住什么,直到一只小手浮现面前……

    “李阳,我陪着你!”月华泣声道,不管我堕入何处她都会陪着,不管我结局如何她都会和我一起,可我却并不想抓住那小手,我惊得想推开她,她却一把抱住了我。

    “不要!月华你……”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醒了,呼呼喘息着,不行!我不能让她和我一切堕落进去,那个可怕的黑洞,我不能让她和我一同万劫不复。

    我必须……将她一起放逐到镜中!可她会答应么?会听我最后一次么?

    然而,我睁开眼,却找不到月华的身影,反而身侧依偎着一名小麦色皮肤,棕色头发的混血美女,一看到我醒来就腻了上来。

    “阳王醒了?”女人腻声道,那****的身子直往我怀中挤入,那摩擦中,那媚眼如丝的喘息,那仿佛下一刻就想我把她压在身下的妩媚……

    “炼狱之炎?”我哭笑不得了,月华去哪了?怎么变成了她陪在我身边,还一副要色诱****我的模样。

    其实我懂,炼狱之炎被陈凡玩了十八年,已经有些习惯用身体去换取一些报酬了,何况她始终想恢复曾经的boss地位,虽然不可能,但至少该和陈凡一样,取得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资格。

    所以,她主动想被我压在身下?趁月华不在,做我的二三四五六七八奶?就算不能成王,也至少成为王的女人嘛!

    我抚摸着女人的娇媚动人,仅仅是抚摸,炼狱之炎就一副水漫金山的动情模样了,其实她很美,也很懂得如何****别人,据我所知,尸妖界八成以上的强者,都梦想着能将她压在身下,甚至昊王曾说,冥界之风之所以和她联手,一半以上是因为爱极了这女人。

    可惜,我眼中只有阴冷,只是捏了捏她那凹凸有致的腰身,就一把将她推下了床,还直接推出了门。

    “怎么?阳王难道还看不上我?”门口的炼狱之炎很是尴尬。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想和陈凡平起平坐对么?行,我答应你,顺便帮我看着陈凡去吧,这三天,无论他做什么都要第一时间汇报我。”我懒洋洋道。

    一抹惊喜浮现眼中,炼狱之炎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虽然有些叹息我最终没有上她,怕是因为……月华?

    错了,我只是不想上一个将死之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