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独家修复 > 第152章 针对

作品正文卷 第152章 针对

    一审宣判的结果,和律师预测的一样,吕国伟的罪名是贪污罪中最严重的的,死刑。

    宋砚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听着法官宣读判决结果时,吕粒一直紧紧盯着老爸站在审判席上的背影,这是在机场亲眼看着老爸被抓走后,她第一次见到真人。

    她本以为听到死刑判决那一刻自己会很激动,可是并没有,吕粒听着法官的声音没多少情绪起伏,她只是在心里默默想着老爸现在会怎么想。

    她记着林律师给她解释过司法程序,一审之后被告是可以提起上诉的,上诉的话就会有二审,她不知道老爸会不会提起上诉。

    林律师那边已经做了上诉的准备,林律师估计一审结果会是死缓,所以死刑的判决一出来还是挺意外的,吕粒和林律师都没想到会是死刑。

    吕粒清楚,按着司法程序,自己目前依然没机会和老爸面对面说话,她只好趁着法庭离场时尽量凑近到了吕国伟附近,冲着那个明显不够挺直的熟悉侧影,喊了一声老爸。

    吕国伟应声扭头,押着他的法警并没直接阻拦,父女两个终于有了极短暂的对视。

    “老爸”喊出口那一瞬,吕粒觉得眼圈一热,再也讲不出别的话了,只能尽量克制情绪看着老爸。

    吕粒很想冲老爸笑一笑,可是和吕国伟眼神对上后却怎么也扯不起嘴角,估计老爸看到她的肯定是特别奇怪的一副表情。

    倒是吕国伟很轻松的对着女儿笑了出来,“吕粒,我没事,放心。”

    吕粒张张嘴,一个字还没说出来,吕国伟就被法警带着迅速离开了法庭,吕粒站在原地丝毫没动,目送老爸的身影从视野中彻底消失。

    离开法庭,吕粒就和林律师聚到了一起,她坐在林律师车里都开出去好远了,才想起来左娜和厉馨宁也跟她旁听了同一场审判。

    那两个人都没跟她联系,吕粒拿起手机先找了左娜,左娜很快回了,说她看到吕粒和律师一起离开就没过去,她现在也坐车离开了。

    “他看到你来了吗?”吕粒发微信问左娜。

    “看见我了,他看我的眼神像要杀人,呵呵……”

    吕粒看着手机屏幕,想了想又问左娜有没有时间和她见一下,左娜那边过了一分钟才回答说可以,不过只有两个小时时间,只能在高铁站坐坐。

    ——

    奉天高铁车站的某个进出口。

    林寂帮左娜背着鼓囊囊的背包,眼神放空的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匆忙人~流,听到左娜跟他说吕粒姐还有五分钟就到这边时,他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神采,嘴里轻声嗯了一下。

    左娜脸色很白,她也不看林寂,说完就目光呆滞的也盯着面前的人来人往,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突然有人走过来跟左娜问路,左娜比划着给人家说明时,也没注意手机上收到了吕粒的微信,告诉她已经到了。

    林寂却像是有心灵感应,吕粒微信发过来的几乎同时,他就下意识往车站广场的某个方向瞥过去。

    根本就不知道吕粒会从哪个方向过来,可他就是一眼就看对了。

    吕粒也看到他了,脚下跟着停住,左娜可没说她和林寂在一起。

    她无声吸了口气,不知道是刚才走的太急了还是因为别的,这么一吸气就感觉自己心口一阵阵地疼,吕粒下意识地抬手捂在了胸前。

    林寂已经朝吕粒停下的地方迎着走过来,虽然他走几步就被横冲上来的路人给挡住停一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渐渐缩短。

    他又一次被两个手拉手的小孩子拦住时,吕粒脚下动了,可还没迈出步子,一侧肩头就被人狠狠撞了一下,吕粒本能回望时,耳边突然就听到了好几声惊诧的呼叫声。

    没等她进一步反应过来,左娜的一声大叫也重重砸进她耳朵里,“林老师!”

    吕粒听着,肩头又被人撞了下,她重心偏了没站稳,踉跄着转头去看林寂刚才朝她走过来的地方。

    第一眼,没看见他。

    再一眼,看到他了,吕粒的眼睛也跟着红了,满眼不敢置信地盯着十步之外的林寂。

    她只看到了他的整个后脊背,看到他身体呈现一种蜷起护卫怀中什么的状态,吕粒仔细看看才看出来,他怀里应该是护着一个小小的身躯。

    可能是刚才挡住他的那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可刚才究竟发生什么了,吕粒依旧没弄清状况。

    这一切反应和观察,其实就发生在几十秒的短暂时间里,吕粒还在一个懵的状态下,眼前的突发状况还在继续。

    “林老师,”吕粒愣神时,站在林寂正对面的左娜已经冲着这边飞奔过来,吕粒的目光在她和林寂背影上来回晃了一圈后,终于注意到眼前最重要的一幕是什么。

    她刚才太注意林寂,压根没注意到周围其他的人和事。

    意识到眼前究竟正在发生什么时,吕粒的眼角连跳了两下,脚下跟着启动朝林寂跑过去。

    怎么会这样。

    吕粒刚跑出去一步,胳膊就被身边一个中年大叔给拽住了,大叔对着她喊别过去,“你女的冲什么啊,没看见拿刀捅人了啊,后面去!”

    吕粒没大叔力气大,被拉住就真的往前不了了,她只好拿眼神狠狠盯在林寂后背上,冲着他喊:“林寂!林——寂!”

    她喊的算是声嘶力竭,可被喊的那位却好像没听到,整个人的注意力全给了身前怀抱里护着的那个小身体。

    周围在短暂的安静后终于炸了,人影绰约,叫声不断。

    刚才抓住吕粒的那位中年大叔,已经和其他人合力摁住了另外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吕粒看到被摁住这人的手上还静静握着一把刀。

    刀刃上有殷殷血迹。

    小孩子破音的哭上爆响在耳边时,吕粒已经到了林寂面前,她身边半蹲着早一步过来的左娜,两个人对视一眼后,注意力全到了林寂身上。

    左娜声音颤着开口:“林老师,你出血了……姐,林老师被刀捅到了!我看见了!”

    吕粒没说话,眼神已经准确锁定在林寂的左胳膊上,他今天穿了件浅灰色的外套,血迹很明显的从布料上面透出来。

    吕粒还是没出声,眼神盯着在流血的地方,直接拿起手机,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打120急救,林寂需要处理伤口。

    这一切还是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等手机里面传来120的接通声音时,林寂护在怀里的小孩已经被别人抱走,林寂拿手撑住地面直接坐下来,温和的目光朝着吕粒眼睛里,笔直地撞上来。

    他跟吕粒讲话。

    可是好像声音太小了根本听不清,吕粒看着他的嘴型,看出来他对自己说说了什么。

    “哭什么,我没事。”

    吕粒纳闷的皱皱眉,下一秒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满脸泪痕。

    开始没觉察到倒是没什么,现在被林寂提醒着发觉了,吕粒的泪水彻底汹涌而出,很快就看不清林寂了。

    林寂在她视线模糊的注视下,身子一歪,突然倒了下去。

    ——

    医院的病房门外。

    吕粒和许医生站在一起说话,许旭是收到吕粒微信赶过来的,吕粒在送林寂来医院的路上想到了他眼睛的旧伤,担心刚才的受伤会引起眼睛出什么问题,就和许旭说了。

    刚听许旭说林寂眼睛没什么问题,吕粒终于松了口气,后背往走廊墙壁上一靠,闭上眼。

    她声音弱弱地对许旭说:“想不到会碰上这种新闻里才能看见的事……”一回忆在高铁站经历的那些,吕粒就觉得后怕。

    “不是意外的突发事件,就是针对他的。”

    吕粒猝然睁开眼,刚才回应她那句话的,不是许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