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农家科举之路 > 第一百零九章 入巷学

正文卷 第一百零九章 入巷学

    “我和琉玉说话,你插什么嘴?”

    林斐早就看宋彦之不爽了。

    说话也特别不客气。

    不过宋彦之置若未闻,转头看向苏琉玉。

    “家里人多,你确定要和他住?”

    苏琉玉把这茬给忘了。

    家里人现在可不是一般的多。

    “林斐兄,咱们去巷学看看,我估计要另外租个院子,不知道有空地没有。”

    林斐狠狠瞪了一眼宋彦之,随后哥俩好的一只胳膊挂在苏琉玉脖子上,笑道:

    “放心,院子多,如果你院子有空屋,记得带我住一个。”

    巷学必须先去官府申请,然后自由挑选住宅,可以整租,也可以合租,当然,离主街近的院子已经被人占了。

    好在郑大人认识苏琉玉,算到了她或许要在这里住,特意在州学同窗那片地留了一间院子,这才让苏琉玉很快的安定下来。

    “这里条件一般,要是住着不舒服,就去我府上住。”

    郑大人是怎么看她怎么满意,真没想到啊,这苏琉玉现在竟然得到了太子的青睐。

    早就在华南水患知道苏琉玉的厉害,也知她注定不凡,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苏琉玉打量起这个院子。

    比苏家小院小了一点,房间倒是多,或许是考虑合租的学友多,这里的院子布局都是房间紧凑型。

    “我觉得挺好,正好够家里人住,谢谢郑大人了。”

    说着,苏琉玉礼貌的行了一礼。

    “小三元客气了,你是我岭南府学生,这些都是本官应该做的。”说完,郑大人眉头紧锁,一脸为难的开口:

    “只是本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可否,劳烦一二?”

    苏琉玉看了郑大人一眼。

    他穿着一身藏青色官袍,那官袍上绣着一只朝天鹭鸶,代表大魏文职正五品。

    这样的官,找她有什么事?

    “如果琉玉能帮忙的,自然在所不辞。”

    “能帮能帮,绝对能帮。”郑大人把苏琉玉热切的拉到一旁:

    “说来还是我家犬子的私事,这小子非要搬到你隔壁做邻居,要是打扰到你,你别理他,揍他一顿就行了。”

    苏琉玉了然了。

    想来这位就是真正的郑从文了。

    “远亲不如近邻,都是考学之人,没什么打扰不打扰。”

    郑大人感激的拍了拍苏琉玉肩膀,满意的回去了。

    他一走,苏琉玉过来巷学的消息,已经被林斐那个大嘴巴给传了个遍。

    沈怀舟等人刚刚把行李送过来,就有不少同窗过来打招呼。

    “琉玉兄,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怎么晚了这么久?”

    “林斐兄说你今个儿会过来,我一早就在等着了。”

    “琉玉兄,端午我娘包了粽子,她让我给你拿一点。”

    同窗们叽叽喳喳围在苏琉玉身边,直接把不大的院子都给堵得拥挤起来。

    苏琉玉看到同窗们也很高兴,接过大家的粽子,又冲着旁边的沈怀舟伸出手。

    “师父,我想请同窗们吃酒,补上庆学宴,你借我点银子。”

    她现在真的很穷了。

    沈怀舟宠溺一笑:“借什么借,直接让世安支给你,你们同窗看着点她,别喝多了。”

    听到苏琉玉要请吃酒,气氛立马高涨起来。

    林斐是认得沈怀舟的,当下拍胸脯保证:

    “怀舟先生放心,有我看着呢。”

    “是啊,大伙都在,不会让琉玉兄喝多的。”黄鹏飞也接了一句。

    知州大人府的庆学宴没有苏琉玉,大伙性质不高,早早散了,这会说要补上,还是带着大伙一起,一群人别提多高兴了

    院子里异常的热闹,就和过年似的。声音传的几个巷子都能听见。

    “婉姐儿,你看到没有,那就是小三元。”

    巷口,两个蒙着面纱的姑娘头凑在一起,年级稍小的一位指了指中间被人拥簇的小少年,一脸娇羞。

    “好像是住在咱们一条巷子。”

    “是呀,听说今天刚刚搬进来。”

    她说完,脸上红霞晕过,甚是可人。

    两人都是州中本地人,家中兄长在巷学租了房子,偶尔她们也会结伴过来送些吃食衣物。

    今天刚刚进巷子,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玉一般的少年郎,模样气质犹如谪仙,把她们心都看酥了。

    “婉姐儿,从文哥哥住在这儿,有机会见到小三元吗?这点心,可以帮我捎带否?”

    郑淑婉美目一瞪:“要是让你娘知道你这般不知礼数,又得罚你。”

    少女吐了吐舌,也知自己逾越了。

    看到少女没再开口,郑淑婉略略放下心,只是心跳如鼓,连自己都没发现。

    听说兄长成了这位的邻居,不知道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这位。

    这厢对话,苏琉玉自然不会听到,此时,她正豪气的包下了州中最大的酒楼,办庆学宴。

    数百名学子把酒楼上下全部坐满。

    那酒楼掌柜的没想到今天拿下这么个大生意,笑的脸上的皱纹都没停过。

    “不知道哪家的公子,这样豪气。”

    掌柜的咬了咬手上的银子,宝贝似的吹了吹,放进兜里。

    “就是太败家了点,请客吃饭哪有这样请的,小五,让客人多点点贵的。”

    不宰白不宰。

    那叫小五的小二一听,吓了一跳,生怕掌柜的见钱眼开,赶紧提醒一句。

    “大掌柜,这客人咱们千万不能得罪啊。”

    “怕什么?出了事有咱们公子撑腰,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商贾之人而已。”

    小五急的跺脚,赶紧开口。

    “这位可是苏琉玉,两元案首,今日刚到州中,那些个读书人都是她学生,全是二榜考生,掌柜的,你糊涂了啊。”

    “你说什么!”

    掌柜的手里的银子都掉了,一下子站起来。

    “她是小三元!”

    这吼声压得低低的,生怕冲撞了前面吃酒的那位。

    “你怎么早不说!我怎么能收她的钱,快快快,让厨房赶紧烧几个好菜。”说完整了整衣服,就往外走。

    “我去通知公子,让他过来,你好好招呼着。”

    这酒楼,是郑从文母家产业,谁不知道郑小公子是苏琉玉追随者,考个府试都专门报考临州,还说就想和苏琉玉考在一个榜上。

    这下有这大好机会结交,怎么能让自家少爷错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