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一百四十九

正文卷 一百四十九

    “齐月来。”

    “什么?”林谷雨头一下听到的时候竟没反应过来,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才是一拍脑门。

    齐月来看着对面的人,是这种略微有些闪烁的情绪,只不过还是那幅懒懒的样子,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吹到地上的袖子,“现如今我把名字告诉给你了,你就不能把你真实的姓名,与我说上一说吗?”

    林谷雨听到这话自己反倒是坦然的很,自己随意变出了那个名字,明显不是女生的名字。

    不过毕竟是大家闺秀,的这么随便的,就把名字告诉是别人的。

    直接理直气壮地说,“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没有必要这么执着的,谁都可以叫什么,我觉得我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齐月来在这个事情上也没有一直说我自己一条路让我们一定是坐到了一旁的躺椅上,自己微微的晃悠了两下,稍微整理了一个衣裳,直接眯起了眼睛。

    林谷雨站在那里尴尬的不得了,自己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对方有什么言语,看着对方穿着一席雪白的长袍,在那边悠哉悠哉的,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自己反倒是在心中有些许的叹息,正当谁遇到了一个古怪的人。

    自己在袖子里面拿出了几个铜板,随后便是自然的不得了的,将手伸到了那两个桂花糕的方向。

    “你这个家伙之前说了你一遍,现在还不听,就这么不文字去,真的是好的吗?怎么就是不听劝呢?”

    齐月来依旧是用那种慵懒的口气,自己的横在躺椅上,看看没有睁开眼睛,却好像是能够看到,外面发生什么,有什么动作似的。

    林谷雨在这个时候,也是随意的,也许是最开始丢进的脸,现在反倒是没有什么可丢的了,自己直接破罐子破摔大开了手。

    “你这话可是不能这么说的,我可是给了钱的这几个铜板,买你两个高点,怎么说也是够了吧!”她这边说着话呢,又把手伸了过去,那想到直接伸出了一个雪白的腕子,抓住了自己的手。

    齐月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对面的人,自己手捏了一下那纤细的手腕子,便是轻轻的向那边一推。

    “你这家伙说了多少遍了,就是不听,好好的跟我买个东西不行吗?”

    林谷雨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表情严肃的看向对面的人说道:“你这两个糕点怎么卖?”

    齐月来也是一改之前慵懒的态度,自己也是表情严肃的看着对面的人。

    使用着一种特别低沉的眼眶正中的说道:“这位朋友你不是混了头吧,现在天气冷,可也是应该要注意保暖,可不要让自己病得糊涂了,可就不好了,这两个糕点已经坏成这个样子,怎么能够入口呢?这是选择不买的。”

    林谷雨听到这话,自己心里面,也着实是气了一下,可又没办法拿对方怎么样,自己望着对方的样子,终究还是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出手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有点长,自己又是一手安在柜台上,一边惦起脚尖。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这位大哥你不是要在这个地方耍我吧,我可没这个心情了!”

    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用力狠狠地掐住了对方的肩膀。

    齐月来表情都没有变一下,反而是坦然的看向了对方,也甚至从容的带着血的慈爱,自己手轻轻的打在了自己肩膀的那个手上,也为了伸出手指一弹。

    “嗷!”林谷雨直接向后侧了两步,自己手掌一阵一阵的发麻后,想在那一刹那,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似的,可是对方只是用手指头轻轻地碰了一下。

    齐月来对于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的表达,自己表情上面依旧是那个模样,必然是靠着柜台上面,带着一种笑容说,“我看你也是个姑娘,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手劲儿,现如今吃亏了吧,以后可不能仗着自己力气大,我就去欺负人。”

    林谷雨是摸了摸鼻子,看着对方的样子,自己便是低下了头,表情诚恳地说道,“对不起,我也是一时糊涂了,我实在是太想要买糕点了,我也不是要去吃的,只不过是心里面有这么一个影子……”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做作的哽咽了一下,眼神之中似乎带出了些许的悲伤,看着对方的人有那么胆怯的我让自己慢慢的低下了头。

    齐月来还一定会是个玩玩闹闹的态度,哪想到对方露出了这样的神情,自己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手脚好像都僵硬了起来,表情也变得正经望着对面的人,自己的脸莫名的也有一些发红,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眼神落,在了他已经干巴巴的糕点上。

    【你要干什么?我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你到底要干什么?在这种时候你要做什么!】

    林谷雨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微微一笑。

    “我……我也不是非要买你的……只不过是我面积不大的时候,家里面的人就已经没了,自己从来没有吃过什么好的,想着将来以后若是有朝一日发达了遍,天天都要吃着这些甜点,所以要多桂花糕,才是可以的。”

    说到这里,自己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看着对方眼眶发红的,清了清嗓子,继续的说道:“那个年纪哪里懂事情了,家里没什么人了,也是羡慕着看着别人吃,心里面羡慕的不得了,可是想要买却又买不起。只能在心里面期盼着,将来有朝一日可以买,后来买得起了便是天天都要买两块的,就算身体不舒服吃不了,也觉得要买两罐看着,至少心里面能够过意的去,似乎已经不是想吃,而是放在心里面的一股甜了。”

    林谷雨说到这里的时候,嗓子似乎嘶哑了一下,自己头慢慢的低下去,叫人没办法看得清他的表情,只是他哽咽的声音,好像正在哭泣一样,确实自己硬生生的咽着眼泪。

    她声音太过于悲伤,自己似乎引进到了那种情绪。

    “只不过现如今,我确实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慢一些的,可现在没什么……多少钱,孤身一个人来到这边,也是打算找的远方亲近的,身边实在没有钱,去买什么其他的了,现在如今看着看着桂花糕一样买回来。”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