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一百四十六

正文卷 一百四十六

    林谷雨在去库车的时候,那老板表情很是莫名,自己心里面有很多疑惑,可终究还是,把他的车赶出来了,只是他老板千说万说的,兜着圈子,自己不愿意雇着一辆马车,还是说到最后自己赶着马车出来了。

    林谷雨也说不好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自己坐在车边轻轻甩着鞭子,倒是有些情形,这匹马乖巧的很,自己虽说从来没赶,可也只是见过那么几回,但只有坐在那边,说着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和方向也就是了。

    【马儿唉!你快些跑了快些跑!】

    “你在这,还能唱歌了是吧?”林谷雨自己也是无力吐槽,看着那些字,心里面也有些别扭,终究也只是在空中挥舞着手里面的鞭子,嘎嘎作响。

    【或者不是开心吗?没有想到你竟然还会赶马车。你究竟是有多少的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林谷雨自己当场翻了一个白眼儿。“你这个家伙在这里闹什么呢?我跟你讲!我可是能徒手爬山。高台跳水,运动项目无所不能!就算我马拉松3千米之后,也能给你来一个三步跨栏以及集中好吗!

    【……不得不说!你真的不适合做女主角,你这个身体素质,不当男主是太可惜了了,知道吗?

    你来当个娇弱女子,实在太可惜了了,简直是浪费资源!】

    林谷雨无所谓的,撇了撇嘴,眼神却依旧落在了对方的字迹上,“要不你转换一个思路,我来走男主的路线,我可以有特地喜欢挑事儿!”

    她性格就本来要强调,不是为了这什么所谓的剧情限制自己估计早就已经闹上天去了,而作为男主的戏份来讲,基本都是在闹,中度过的,而且一直是有人,或者说一直是女主,在被动地收拾这些烂摊子,自己想起来还有一点头疼的,现如今要是能转换一下,就更好了。

    【哈哈……你觉得可能吗?怎么可能让你转换气氛呢!谁让你当初说差评,伤了作者的心呢!】

    林谷雨撇撇嘴,自己心里面是有老大的,不满意,可现如今却也没有法子,只是颓废的靠在了身后的马车上。

    【好了,不要在这里闹了,我们赶紧出去去找哪位配角男二吧,只要你完成一个任务,我就告诉你这叫什么名字。】

    “真的?”林谷雨半信半疑地问了出来,毕竟这样根本就不值得相信,每一次都是空口说白话,自己一直觉得他不靠谱,现在真的能够靠得住吗?

    【当然是真的了,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情况啊?给我相信过来了!我可是真心真意的,想要对你好的,你不要在这里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越是这样掩盖,越是有很大的可疑呀,明显是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在里面吗?

    可是心里面却不由自主的想要去相信了,更多的还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总结为其中,我确实是没有办法发现,如今只能低头听着,看能不能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这样的一个心情啊。

    【喂喂喂!好了,任务发布:机智的主角能够在茫茫人海之中买到一串糖葫芦,两个桂花糕,三块儿手绢,四只风筝,五节布偶吗?

    真是个艰巨的任务呢,如果任务成功的话,将奖励100点的丰厚奖励哦!

    任务失败的话,这么简单的任务你怎么好意思是吧,你还要不要要脸了,拿出你自己所有的气质勇敢,快去呀!】

    林谷雨:“……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不当讲,不是不当讲,自己在心里面慢慢琢磨去吧,我不听不听!】

    “你这个任务,不仅很奇怪,而且很傻唉!”林谷雨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什么糖葫芦,桂花糕,手绢儿,风筝和布偶,这是一般的东西吗?根本没有联系好吗?这是要去哄孩子不成吗?

    奇怪,奇怪,真的奇怪。

    要说是我特意为自己放了点水,让买点轻松的东西,也是勉强可以过得去的,一颗糖葫芦,两块桂花糕,虽然说这数量是有点奇了,不过只要拉得下脸,脸也都是可以做到的。

    三块手绢,四只风筝,虽然说说不好是怎么回事,但终究也是能够买得过来的。

    五节玩偶?

    这是从何说来,难道是莲藕做成的玩偶不成吗?

    现在的娃娃,估计都是用布做出来的吧。

    哪里有那么什么塑料啊,什么其他的,要是用木头做出来的。

    那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吧,这样的一个话语究竟是从何而来,自己想到了也想不出来,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也哪有想什么,其他的既来之则安之,不可无的系统,也能用的着不是?

    再加上100个点。

    已经有多长时间,再也没有看到点数,这么神奇的存在了,自己上一次遇到也只是费劲巴拉,得到了一个点。

    没有想到搁置这么长的时间,竟然一下子了100个,这100个,能够得到多少的东西,自己的心忍不住地用的颤动了一下。

    林谷雨不得不承认自己在那刹那之间,自己的心忍不住地动了,想了想不由得有些没开眼笑,便是对于这个人物,也露了许多的期待,快速的赶着车,在这雪白的大地上留下了一串痕迹,没有看到在身后位置,似乎有一个青蓝的身影,慢慢地飘摇过去。

    白玉无自己骑在高头大马上,慢慢看着那个人,面带微笑的离开自己,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慢慢地坐在马上,偶尔似乎有冷风吹过,不过好在这天气也不会下雪了,便是一直看着那个马车,变成了一个,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的黑点,自己掉出来的身影转回去。

    白玉无自己微微地吞了一口气,他一手在脸上摸了一下,冷冰冰的在看手心的水渍,在恍惚间自己竟然落下两滴眼泪。

    “有多长时间了?”有多长时间竟然还会出现眼泪,自己好像,早就已经忘了哭泣是什么滋味,现如今才算,有一次体会到了伤心的心情,只能回味得很奇,有些事情终究强求不来。

    白玉无骑着那白马,在雪地上慢慢的走着,穿着一身浅色的衣服,似乎在那雪地之中融为了一体,却又格外的鲜艳,“林谷雨……林谷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