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第九十六章

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林谷雨自己的脚步没有办法停歇,又或者说自己现在心情没有办法停的下来,不停的起起伏伏在这种时候也说不好,只是更多的是怀疑,自己为什么总是这样心跳加速。

    她在整个园子里面走了好几圈,才算是勉强的平静下来,看着前方早就已经枯萎的花草。

    缓缓地坐在了台阶上,也不显着脏,自己直接坐了下去,在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旁边的灰土,便是用袖子打了的。

    林谷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己将下巴,放在膝盖上望着前面,早就已经枯萎的话。

    早些天自己看的时候,还有花朵在其中上方,现在便是什么都没有了。

    她悠悠的叹气,自己在此时什么也想不通了,也许最开始早就已经让自己,能够这样继续走下去,可是到临头的时候,却开始不停的反悔。

    “我这是怎么了?傻了吗?早就已经确定了呀!”

    就算是不走剧情,又怎么样呢?自己早晚都要走下去的,那要真的化成一片灰尘吗?

    林谷雨在这个时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台阶的位置,自己的手摁在了那边,还有回头的台阶上,慢慢地摩擦着,感觉到那一些灰尘的沙粒,在自己的掌中满满的流转。

    她叹了一口气,自己难道真的要变成这个样子吗?再也没有人记得住,再也不知道有自己的存在就这么样消失,慢慢地扑在了这一片土地上面,身上还会被人讨嫌。

    之后有一天,有一个人将这一片灰尘扫掉之后,便是再也没有了。

    林谷雨不自觉地陷入到了一种哀伤之中,在这个时候说来奇怪,竟然是没有一些字跳出来安慰自己。

    想来对方也能明白,这样的事情,只能自己在心里慢慢的转换,也就是了。

    就算是插科打诨,把这一件事情过去了,以后也会有纠结的时候。

    她低头看土地,抬头看着枯萎的花草,也许等这一段时间慢慢的过去,自己也就习惯了,不是吗?

    “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吗?”

    冷冰冰的声音都不显得很冷,反而带着些许关怀,林谷雨在这个时候有一点奇怪,自己竟然不害怕了,便是慢慢的回头看着那一个人,迎着月光,踩着雪白的月色而来。

    “你……”

    清治仪一步一步的踩在那些砖块上,自己似乎踏着那洁白的云,缓缓走过来,看着那干净的地方便是坐了下去,看着她探近的眼神,“现在我们也不论什么了,我不是王爷,你也不是林家的大姐。”

    林谷雨停顿了一下在心中道:拜托了大哥,你本来就不是什么王爷,我也不是林家的大姐。

    不过……这不是正好吗?本来都是假的。

    清治仪道:“怎么?看枯萎的花儿,感叹自己哀叹的人生,还是牵扯着并不明朗的月色,叹息一下伤怀之情?”

    林谷雨抿着唇,“有什么的?不过是自己无趣罢了。”

    清治仪点头,“说了有趣,我也无趣哎!”

    “噗!”林谷雨笑的有点莫名其妙,自己趴在膝盖上外头看着那冷清的美人,“你啊。”

    清治仪点头,自己慢慢的向后靠,用手指按在台阶上也不管,这那还算是有些灰尘的台阶,沾染了自己的手,明明方才,他还是挑着一个干净的地方做下。

    这一下子,倒是将身上沾染了不少的灰土,原本就是月白的外衣,现如今还真蹭上了几道黑。

    “其实……我挺烦的,周围都是一样的人。”

    林谷雨只当对方是要啰嗦上几句,自己便是跟下来,“谁不是这样的?身边那个人不是千篇一律,难道他还能长出三只手来?”

    “哈哈!”清治仪随时发出了笑声和脸色,却引发的苦涩,“谁跟你说这个了,只是说每个人在我面前总是卑躬屈膝的,我难得能看到几个人的脸呢。”

    是啊,林谷雨默默的看着那一张漂亮的面孔,这一个一块洁白的面容,在这月色的下竟然有些发亮,似乎折射出了雪雪的荧光。

    却是自己的幻觉,这人好像马上要飞奔到月亮上一般,若是给他一个五彩霞衣,怕是嫦娥,和也自叹不如。

    “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没人看看,实在有点可惜了。”这么说实在是有些不好了,可在心里面,已经有了这句话,何必不说出来呢,反正对方已经说,现在他们都不是他们。

    清治仪微微地睁大了眼睛,也许从来没人与自己说过这般的话,看到那一个自然的面孔,自己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你这也能说得出口吗?”

    林谷雨耸了耸肩,“反正我说的是实话,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只要是真的,自然能够说得出口,难道我还要,把这一句话包着说,你是那秋天上的仙女,不当心落入凡间,说你是那天山上的雪莲花走到面前?”

    清治仪微微地摇摇头,表情上多数无奈,伸出了自己的手,点了点对方,“你真是特别的。是一位奇女子。我还没遇到你这般的人呢?”

    那可不是正当然的,要在后宫里有我这种性格的人,那恐怕你这个皇帝,怕不是要心堵的当场离开。

    林谷雨歪头道:“可不是吗,我这个人总喜欢跳来跳去的,三步两步就跑出去了。”

    清治仪愣了,“也对。”表情慢慢的有些失落,自己转头看向其他的地方,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洞说道,“你说那是老鼠洞,还是下雨打成的一块儿呢?”

    林谷雨也跟着看过去,在地上有那么一个洼陷,地方不算大,像是老鼠大的洞,又像积水流程的一个痕迹,“谁知道呢,咱们过去看看不就明白了吗?”

    “也是啊。”

    两个人也说不上究竟,是能够无聊到什么程度了,明白的走了过去看着,两个人指着那边指指点点的说道,“我看这就是老鼠打的洞,没有想到这里有老鼠,我应该出去买点儿东西了。”

    “胡说,是分明积水蜿蜒。”

    林谷雨道:“什么积水不积水的?难道水还能够打出这么深的洞,咱们根本看不到,要是你觉得这是水流造成的,那你手,进去看看?要是摸得到底,那肯定是水流喽。”

    清治仪也是蹲在那边毫无形象,“胡闹,方才你说是老鼠,那你应该伸手去看看才对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