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第六十六章

正文卷 第六十六章

    而没心没肺林谷雨,悠哉悠哉的躺在了那边,自己望着门口的位置,可算是给自己高兴坏了。

    毫无形象的靠在椅子上,自己眯着眼睛。

    “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是这么轻松,实在是太好了,哎呀,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是个天才,怎么早就没有发现呢?我真厉害呀。”

    【有些时候真的认真讲起来,我都觉得你是一个没有心的人。】

    林谷雨看到这样的话,可是有一些许莫名其妙的,自己歪着头看着,“这话是从何说起啊,难道说我们可以顺理成章的出去了,你还不高兴了,你不就是想要做剧情吗?这不是正正经经让人心里开怀的事吗?”

    其他人怎么样?可是自己可真是高兴坏了,原本因为是有多困难的事情,没有想到居然三言两语,都给解决了,这么省事有力度的办法,为什么对方反倒是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难道说这么快的出去了不好吗?对方不是很着急,要赶紧完成这个剧情吗?这不应该是顺了对方的意思,才是最重的吗?

    怎么着又不高兴了,要不要喝杯热水?有生什么闷气啊?都是你对了,还好不好?

    林谷雨又不是在意周边的场合在,都要跳起来了。

    难道非要啰里八嗦的,一大堆的事情,才算是好的吗?

    【……你难道都真的没有注意过吗?就稍微那么一点儿,自己就不放在心上吗?】

    林谷雨歪头道:“什么?”

    难道有什么没有自己注意到的细节吗?

    不应该呀,这不都是顺理成章的吗?还有什么隐藏的剧情,自己没有看到的吗?真的是有点奇怪耶。

    她轻轻的看着对面的,自己也陷入到了深深的思考之中,难道还有什么看不见的?自己不知道的在其他地方发生的事儿。

    【……林……算了,也不清楚,你这个心的是怎么回事?明明有些事情灵通的不得了,可为什么遇到另外一些事情,那些机灵劲儿就全都跑了呢?】

    林谷雨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些字,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楚,就算等到踏上了马车,看着身后的林谷花,哭哭啼啼可不听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办法想清楚究竟是什么事。

    “林谷雨!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你不是说让我相信你吗?你不是说自己可以做得到吗?怎么现在反倒是被人赶出去了,你快说呀,你快跟我说呀!”

    林谷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自己说话,直接甚至没有办法控制得了音量,在这个时候也不顾及什么淑女的形象了,抓着对方的袖子,就是不想让他走。

    而兰月,也是乖巧的站在身后,有的时候也磕磕巴巴地劝上两句,这一下子说话的声音,反倒是平静了许多。

    可是说话要磕磕绊绊的,以前只是三几个字,根本没有显现出,自己的那一份磕巴,现在话题多起来,周围的人也忍不住,多看上了那么几眼。

    林谷雨看着那两个人,自己反倒是没有,他们的伤感,反而是拍了拍对方的手,“好了,我就是出去呆几个月也不是不回来了,这么伤心干什么呀,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礼物,哎,对了兰月也有。”

    她说起这些话来反倒是轻松,毕竟自己知道未来的路,究竟要怎么走,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只有自己只要走下去也就可以了。

    而对面的那两个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因为这一句,恐怕就再也没有办法见面了,在外面待着那么两年,就直接开到王府里面去。

    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算是多么的少见,在一些其他的家里面,也出现过这样的事情,现如今这么一寻思,只有带到了王府,再见面又何其的容易呢?

    林谷花一想知道这些,心里面便是忍不住的悲伤,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和自己如此好的人,却是在这瞬间拥有,却是立马的失去了吗?

    自己的身份,有什么时候,能够去王府看一看,那究竟什么样的一个时间,能够再见到林谷雨呢?

    这只要一想起来便觉得有忍不住的悲伤,恐怕这一生一世也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不清楚还能不能再见到这样的一副容颜,自己忍不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林谷雨哪里懂得对方的心思,为了拍手直接跳上了马车。

    兰月忘了那一个离开的背影,自己的眼神终究还是暗了暗,拉着身旁正在哭泣不已的林谷花,“放心吧,一定会回来的,毕竟这里才是对方的家,不会就这么丢开的,林谷雨、雨,从来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为了这个家也会回来的。”

    林谷花在这个时候,哭泣的六神无主,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再遇到对方说的是什么,只是能够听到那两个字‘回来’

    只有听到了这两个字,瞬间变成安静了,自己抽抽搭搭的望着对方,抓住了对方的袖子,忍不住的去询问,“真的会回来吗?真的会回来吗?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间能够回来呀?”

    兰月看着对方慌慌张张的样子,自己也是忍不住的心疼,过去拍了拍后说道:“肯定会回来的,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马上就会回来的,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永远在这里等着你的。”

    她一边说这话,也忍不住地,向马车离开了方向看了看,自己内心之中,狠狠地下了一个决定,眼神也忍不住地低沉了下去。

    有一些话语,徘徊会在自己的心底深处,就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一个巨大的开门声,打断了这一个心情,他们两个人同时的向那边看去,只见着刚刚走出马车的大门,又一次轰隆隆的开启。

    兰月看着那只有一个人,缓缓的走了进来,闪现出了些许的恐慌。

    林谷花他当时不认识来人究竟是谁,只不过看着周围似乎有意那么一瞬间,空气瞬间停止了的压抑,自己也难免有些当心翼翼的,只是看着那人,气宇轩然,眉眼之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自己看了什么,双腿发软。

    “王爷。”林古道不清楚什么时候,突然从后面走了出来,快步的走过去,对着那个过来的年轻人客客气气地醒了一个礼,“不知王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赎罪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