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第十四章

正文卷 第十四章

    “嗯。”

    外面只是冷冰冰的,嗯了一句,再也没有其他的回话。

    林谷雨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对面的人究竟是要表达什么样的思想,不过自己想了想,也没有必要在这个地方计较。

    伸手拧了拧身上的水,林谷雨反而是安安心心的回到了林家大宅。

    理直气壮且无所畏惧。

    林古道冷冰冰的一张脸好似有多大的不乐意,“你还算是知道回来,抄的书呢?”

    林谷雨:“……”哦豁!可算是记起来忘了什么了!

    【……】

    林古道摸着一张脸没有什么搭理,反而是指向了院门的位置,“早就听谷花说了,你就是这样的人,现在连我的话都不进耳朵里了,去吧,把你应该找的书给我补上了,否则你就不要想要出门了。”

    怎么哪里都有这位谷花朋友?

    【明明你之前逗人家,逗得挺开心的。】

    我收回我之前的想法。

    林谷雨撇撇嘴,不情不愿地,走到院落中,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偶然间回头一看,在晴朗的天气之下时也更加的宽阔。

    脊背弯曲的人,跟着几人打声招呼要往回走,在转身的瞬间,长袖子画出一道弧线,从里面露出来的是略带着麦色的手掌。

    哇!这个人绝对是个能人!

    【如何见得?】

    你看他手上的老茧,虎口的位置,和手指关节的方向,就这个位置,一定是平时练射箭磨出来的,而且没有几年磨不出来。

    【厉害了啊,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别闹。

    林谷雨看了两眼再转回身去。

    早些时候连跑酷的时候,就认识几个弓箭手的前辈,自己当初也有那个心思学学,不过实在是没得天分,对于这上面的事,有了一些略微的研究。

    就那人的手,绝对练过的。

    可惜了。

    【可惜怎么了?】

    不要随便偷听别人的内心独白。

    【好吧。】

    喂。

    林谷雨心里面也是有一点可惜的,将来能够如此练习的人,心里一定抱着宏大的抱负,可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脊背弯曲了,也许直到暮年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完成自己少年时期的愿望吧。

    这样的想法在心里面停留,认认真真的想了好一阵子,才算是有点无奈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我真的是有一点傻了,怎么总想别人的事情,自己这边还有好多的烦恼呢。”

    就算最近也不算是有什么大事。

    【抄书,白玉无,在大雨磅礴时期,莫名过来寻找东西的几个人?】

    林谷雨:“……”

    虽然有期间不算是这么庞大的大事,好像生活的很安逸的似的,不过也是离开了自己原本生活的地方,来到这个陌生的地界。

    她坐在书桌前望着洁白如瓷的纸,“其实不想走,其实我真的想走啊,这才什么年头才能写出来?”

    【加油相信自己,我在这边看着你写。】

    林谷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提起笔,又缓缓地落了下去。

    “出来吧。”

    【什么?我没办法出画的。】

    “不愧是你,一早就发现了吗?”林谷花推开了门慢慢的走了进来。

    林谷雨挑了一下眉,“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没想到还真有人进来了。”

    林谷花哽住了,抬手指着她,“你!你欺人太甚。”

    “我怎么了?”林谷雨向后一靠,翘起了二郎腿看着她道:“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只是邀请你进来,谁知道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呀,这怎么能够怪我呢?”

    她打量对面的人,林谷花长相可爱,穿着一身粉裙子,一看就是才女。

    【什么逻辑。】

    不想写字的逻辑。

    林谷雨冷冷一笑,“谷花?哈哈,你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你在这里吗?”

    林谷花刚想张口说‘你方才不是随便说一句’可这句话却是硬生生的停留在自己嘴边,望着对面人深沉的样子,她低垂着眼眸。

    莫非是手眼通天?

    莫非是眼线遍布林家?

    莫非……

    林谷雨一拍桌面,“林谷花,你要是想知道,就把我这些应该抄的帮我写完,到那个时候我会告诉你,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她起身走到林谷花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嘴边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微笑。

    林谷花加了一下口水,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林谷雨拉住她,“你放心,那个答案你一定会喜欢的,来,帮我把这些东西写完吧,我出去转转,等回来检查成果。”

    林谷花看着林谷雨,看着自己的姐姐,从脚底板一直到头顶散发出一股冷气,似乎有什么,缠绕住手脚,在这个时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恐惧。

    “好,到了那个时候,让我也开开眼界。”林谷花大步流星的走在书桌前,提起笔,在洁白的纸上落下字。

    林谷雨满意道:“放心吧。”

    随后转身离开,在花园之中漫步,望着即将枯萎的花丛,自己伸出手接下一个飞落的蝴蝶。

    【谷雨,谷雨,你刚才在做什么呀?咱们刚过来那里有什么眼线,手下,衷心的人?

    还是说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不对啊,我这边可一直看着呢?】

    林谷雨笑道:“傻瓜,你以为我有多大的能耐吗?不过是逗逗她而已,你说她笨不笨吧,站在门口冲光的地方,我就是不太懂,你能看见影子打在屋子里了,怎么会不知道有人过来呢。”

    【哦。

    不对,你怎么知道是林谷花?要是过路的什么人哪?端茶送水了?】

    林谷雨耸耸肩膀,“这有什么意外的呀,我被送出去又被接回来,这几天我根本就没有看到其他人出来,要不是这里没有别人,要么就是我,已经被所有人都嫌弃了,根本不愿意和我沾上什么关系,再说了,咱们之前也没见着有什么人过来端茶送水的,我估计也就是没有。”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也就是林谷花戏份多,总喜欢在我面前转悠。”

    【估计?

    那要是估计错了呢?】

    林谷雨毫不在意,“错了就错了呗,还能怎么样呢?顶多每人说到两句,那又怎么样啊?”

    【我总算明白那句话了,树不要皮…你开心就好。】

    林谷雨无奈摇头,“你都已经说出来半句,刚才说完就算了,干嘛在这里忽然又改口啊,显得我有多吓人似的。”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转身看着一个丫鬟打扮的人端着一壶茶,傻愣在那侧,眼神中都已经害怕的渗出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