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第七章
    【还以为给你点鼓励,就能让你进步,没想到果然是不行的呀。】

    林谷雨抓着头发,苦恼道:“我之前根本没接触过嘛,再说了我连钢笔字都写不好,这毛笔字哪那么容易的。”

    【算了,不管你了,我打游戏去了,写完了叫我。】

    “唉!等等!喂!”林谷雨大声的呼喊,也没见着什么回音,过了老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被丢在这里抄书了,而系统,那个说着他们两个人要一起携手走剧情的系统,就这么毅然决然的去打游戏了。

    林谷雨实在是没办法,垂头丧气的练字,实在是写不出什么好样子来。

    果不其然,没见着多一会儿的功夫,桌面上到处皆是废纸。

    林谷雨到底自己还是心存这些善念,终究还是收拾了下,拿起两页纸张出去走走。

    嗯?

    走走?

    对,走走。

    再这样下去。

    林谷雨根本没有办法,制得住自己,想着去外面平复一下心情也是好的,再这样下去,她是要把桌子吃了。

    来,倒一杯卡布奇诺,咱们咖啡就桌腿。

    手掐着两张纸来扇风,也不是带来什么凉爽感觉,只是有些闲着无聊了。

    林谷雨在院子里来回转了几圈儿,也没见着有什么可散心的,反倒是庭院不大,走来走去也就那么大个地方。

    “不如。”林谷雨眼神之中闪烁着光芒,“再去梅花丛林看看,说不定还能遇到……就算遇不到了,在花海之中,总比这院子好的。”

    说去就翻过去。

    林谷雨站在墙上,瞄准个位置向下一落,果然在地上打了两个圈圈后,安全降落了呢。

    随意拍拍身上的灰土,林谷雨打理下自己的样子,才是向着林边走去。

    路上静悄悄的,纵然是大白天,也没有来往的人,只有她一个在这路上慢慢的走着,有些孤独,更有些寂静。

    没有什么让人害怕的,只是安静的有些过了。

    林谷雨搓了搓手,左右看着,“白玉无该是附近的住户才是,不然大晚上的,也不知遇到山林里面乱走吧,就算是梅花树林,哪也说不上有什么安全,应该是很熟悉的人才对。”

    “嗯,也许是邻居。”

    “不,不,不,应该隔得有点远了。”

    “要是太远的话,那也没办法过来嘛。”

    林谷雨自言自语的也是没一个思路,慢慢的走着,隐隐绰绰地见着那梅花树林,轻轻地可以嗅到些许的芳香。

    她快步的走上前去,四下寻觅没见着青色身影,不得不说内心有些许的失落。

    林谷雨靠在树旁,“也许人家真的就是路过也说不定啊。”

    微微的和上眼睛靠在树旁,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只是感受着梅花的香味,冷情中的芬芳,意外的叫人安心。

    手轻轻地捏着纸张,指肚摸索着纹路,很细,依旧是存在着的。

    ‘哒’

    ‘哒’

    隐约听到些许脚步声,似乎是鞋底在压着地面的而形成的,轻柔的挤压着泥土,土沙之间相互摩擦。

    等一下,这里怎么会有人?

    林谷雨猛然间睁开眼,白玉无站立在她的跟前,在睁开眼睛之前,没有任何的气息,只是在这刹那之间。

    望着那如玉一般的人,林谷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话,甚至没有办法开口,只是傻傻的看着他。

    白玉无干净的手扣着水壶,手指关节处隐约有些发白,若是细看,可看见在指肚上,略微有些磨损的茧,只是双手保养的极好,茧也是细细褪去的样子。

    “为何?”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纵然是淡淡的两个字,在林谷雨耳中也似是凉水滴进了油锅里,霎时间沸腾开来,“我……我出来看看,嗯,你呢?”

    白玉无手臂微微的抬了一下,晃了一下水壶。

    林谷雨歪头道:“梅花也要浇水啊?”以前倒是没听过,说出这话又觉得自己有些傻了,什么样的树不要浇水的。

    白玉无颔首,“少量,近来天气不好。”

    林谷雨似懂非懂点头,赶忙站起身来,跑到他身边,“那要不要我帮你呀。”

    白玉无微微摇头,“已经做完了,多谢。”

    “哦。”林谷雨不是真的有些失落,自己挠了挠头,笑着道:“原来是这样啊。”

    白玉无微微的偏过头看她一眼,眼神终究落在手上的纸页,“做什么?”

    “啊。”林谷雨顺着视线看到手上的纸,才是一拍脑门说,“这个是、其实、”自己要抄书,这样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是说不出口了,原本也觉得没什么,可面对这个人怎么都说不出来,这样的话不知是怎么了。

    白玉无道:“也许可以帮你。”

    林谷雨听到这话的刹那间,敢发誓自己没有办法再呼吸了,似乎身边的时间都已经在停止,空间陷入到了一片寂静之中。

    过了老长时间,直到对方开始看她,林谷雨才是道:“其实我的字特别不好,实在是拿不出手的,所以才出来逛一逛,让自己散散心。”

    白玉无道:“曾经师从名门,可惜无才,不过教上两字仍是尚可。”

    林谷雨眼神发亮,自己双手捏着纸页,看着对面的人,“那这样就……麻烦了。”

    “请。”

    “好。”林谷雨赶忙坐在梅树旁,眼睛只看着白玉无。

    白玉无手收着衣摆半坐下,将纸页垫在膝盖上,提笔二字‘今夕’

    “好字,龙飞凤舞间丝毫不差一丝的娟秀,大气之中又推出了独特的雅致,撇捺之间,犹如山水画卷展开,犹如同大气磅礴的云海雾山。”

    白玉无微微斜过脸看她,仿佛是呆愣住,吓到了。

    林谷雨愣了一下,赶紧道:“我这是看自己写的字实在是太差了,见到一个好看的,就忍不住的夸奖的几句,并不是什么其他的意思,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真的不是。”

    她慌乱的摆手,白玉无只是点头,将手中毛笔递给她,并没有说话,反而是一撇一捺,从点划开始教起。

    白玉无言语上实在是不多,只是教的却是万分的用心,林谷雨这样的材料也能听得懂。

    她慢慢的竟是从身旁人的外貌,而专注去书面上的字迹,一笔一划墨点渲染,心神之间全部投入字画海洋。

    哪里还去想什么,其他的只是专心致志的写着,眼里只有墨与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