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林间谷雨 > 第五章
    “天啊!总算是到了。”

    林谷雨也不管什么形象,自己带着细软扑到房子里,走了几步才回身,马车飞一般的跑了,比之来时的速度至少快上了三五十倍。

    “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受得了的?唉,算了。”

    林谷雨打量这边,“这还真是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啊。”

    【就不能稍微换一点有文化的词儿吗?】

    “当然能啊。”

    【比如?】

    “那个、好!让我们去看看未来住着的地方,说不定还要来上好几十回呢。”

    【夸张了吧,顶多二三十回啊。】

    “有差别吗?”

    【二三十回听起来严肃。】

    没去跟它打趣,林谷雨瞧着自住的屋子,倒也不算脏只是灰尘多些,自己住的地方也不是多大,“呼!加油吧,今天把它收拾出来。”

    【林谷雨啊…】

    “不要说话了,我得安心打扫。”

    【谷雨啊…】

    “这个时候我没有时间跟你玩儿,自己玩一会儿去吧。”

    【雨啊…】

    “你就不能自己休息一会儿吗?实在无聊,给自己充点电。”

    【哦。】

    手脚利落,心思勤快,吃苦耐劳,在她的不懈努力下,果然半夜也没收拾完呢。

    【谷雨,我的二十四节气啊。】

    “别嚎了。”林谷雨有气无力的道,丝毫不计较姿态躺在地上,过了好一阵子,努力了老半天依旧没有起来。

    劳累的汗水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单单是木质地方就,潮湿了大片,脑袋昏昏沉沉的,这才觉得自己真不是条汉子。

    “等等的,我明天打扫干干净净的。”

    【好吧,本来本系统是想说,只要作者动动笔,就能让你住得一尘不染,你要什么给写什么就是了,只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作者又被你的精神所打动,那么加油吧,谷雨,相信自己,加油、加油!】

    “……你不早说?”

    【早就想跟你说了,你又不听怨谁啊。】

    “喂!”

    拍拍自己脑门,林谷雨好不容易才算是挣扎着起来,“真是懒得搭理你,烦人呢。”

    【切。】

    “月明星稀,好一派、算了说不出来。”林谷雨掐着腰,这一下午累的头昏脑涨,古典屋间倒是清丽雅致,打扫起来也实在是累人,边边角角的看着自己头昏。

    凉爽的风吹过来,都是为自己带来一份清静,泼墨般的天空上,一轮圆月挂在其中如玉盘如明珠,星光点点散散零星的几个,倒是发亮,亮的刺眼。

    她顺着门口的路向外,虽说自己也就会那么两个字描写,只是这边实在是不如林家,相比之下到显着有些简陋了。

    不过幸好林谷雨之前没有见识过,心里落差都不算多大。

    屋院倒是齐整,格局上差了点倒也算是可以,附近倒是临近有几个庄子,不过来时看到中当有些树林,互相该是不打扰的。

    一步,两步。

    【一步一步似爪牙。】

    “这个热点蹭的有点晚了啊。”

    夜空下散步,偶尔闻到了一些花香草木清新,夜风微微的吹着觉得有些凉,拢了拢衣裳倒也无事。

    “倒是不清楚花香是什么样的?”林谷雨想了想觉着自己好像没闻过似的。

    心里也是有些好奇,更是……她终究是初来乍到没有丝毫的准备,就算是出远门,内心还有些许的慌,更何况去另外一个空间。

    白日里到底还是有些事情,也不会让自己有些烦忧,现如今夜深人静的,心里面还真想起了些许的惆怅。

    顺着那飘渺而清冷的花香,她静静的走着,仿佛冰冷的味道可以安静下她惶恐不已又无法表达的心。

    手指点在门口,林谷雨停留了片刻,缓缓推开了大门。

    周围是一片的寂静,月光倒是明亮,打在路上洁白而又沉静,倒像是为地面铺上了一层白纱。

    林谷雨踏上路面,自己的鞋面隐隐的一种朦胧的白光。

    向前漫步,隔着不远见着一丛花林,林谷雨微微眯眼细看,“系统,那是桃花吗?”

    【根据本系统多年的经验,以及无数的历练,再加上紧密的分析,是梅花了,笨蛋。】

    “梅花。”林谷雨表情冷淡神情平静,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讽刺的微笑,“我读书少,也知道梅花是冬天开的,现在顶多是秋天。”

    【秋末临冬,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才是梅花铮铮傲骨。】

    “这句话用的不对吧,再说这是秋天啊,不对,我之前还闻到过荷花香呢?”

    【不许问,问就设定。】

    林谷雨越想越不对,“荷花是应该夏天才开的呀,这种天气还哪有什么花?我之前怎么没反应过来呢?肯定有古怪。”

    【住/脑,不许想,不可以拆穿作品设置的漏洞。】

    “暴露了某些不得了的东西吧。”林谷雨只是摇摇头,还真的把这事抛在脑后,自己漫步梅林而去。

    天气尽管是有些冷了,到底还没冷到那地方,梅花倒是零星的开了几朵,只是多数还只是骨朵儿。

    轻轻地走在树林间,粗略算怎么说也有几千株梅树才是,音乐带起了一些花香,更有一种冰雪的寒冷,便在此时意外的让人的心可以沉静下来。

    林谷雨在月光的照耀下,欣赏着一片梅花丛林,手抚摸着树木的纹路,眼眸神落在花瓣的色,微微的低下头,轻轻的将鼻子触碰到花瓣,柔软抚摸到自己的肌肤。

    “何人!”一声冷呵令她一惊,声音略显醇厚,如同提琴的低鸣,更如古井深处的寂静,宛如穿梭时空带来的哀愁更似痴情怨侣的哀愁,低而沉,清且冷。

    总结就是一个字,好听!

    林谷雨脖子跟上锈的机器,咔哒咔哒转去。

    不知何时在花木间,梅花绰绰,青竹衣袍男子立于树后,隐隐绰绰见着他的身影。

    倒是极高的,比自己要高一头多,林谷雨寻思怎么也要一米九几了。

    未曾束冠长发飘舞,随着微风在空中散出优美而又别具一格只属他一人的弧度,发丝在飘摇并不显得凌乱,倒有一种异样的美感。

    眸子仿佛是天上的星星落在了其中,在此间依然是散发着光辉,眉星剑目不足以形容他的俊朗,芝兰玉树对他来说是轻慢了。

    几缕发丝留在面前,倒是在额头不停的打转,微微带过了鼻子。

    林谷雨仿佛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只觉得世界只有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