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最强股神在都市 > 第47章 不能输的赌局

全部章节 第47章 不能输的赌局

    “又赌?”我嘴角一阵抽搐,这个美女蛇真是个赌徒啊!

    “这次是一把大的。”美女蛇缓缓地说。

    “有多大?”我凝眸问。

    这个美女蛇,有时候胆子大地吓人。

    美女蛇打了个响指。

    一辆卡车嗤地一声,停在我们面前。

    从车上下来两个套装美女,手里各自拎着两个特大号铁箱。

    咔哒,铁箱打开。

    入眼全是钱,我差点儿看地眼花了,有些呆地问美女蛇,“你哪里来那么多钱啊?”

    有钱干嘛去鬼市筹措资金,还落入了倪冀的圈套。

    “借的,百分之五十的日利。”美女蛇冲我勾起了嘴角,带出的冷意渗地我一哆嗦,“一会儿在拍卖会上,你必须用这些钱帮我买到一百块好毛石,而且必须要确保你买到的毛石切割出来后,能够卖出两倍的价格,不然,我借的钱,还不上,咱们都要交代在这里。”

    “艹!”我爆了粗口,之前骗丈母娘和大舅哥说借了高利钱,没想到这次真地借了,钱还不是给我花的。

    美女蛇果然赌地很大,把我的性命都搭上了。

    “我可不可以退出?”我看了眼来时的路。

    我虽然能够看透毛石,却对翡翠玉石的价格不甚了解,万一判断失误,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女儿还那么小。

    “不可以。”美女蛇握住我轮椅的把手,将我推上了车。

    进拍卖会的时候,我们再次撞上了倪冀。

    他笑地一脸阴鸷,“又见面了。哟,这么多钱箱,问金爷借的吧,小心哦,血本无归,可是会小命不保的。”

    看着倪冀高姿态离去的背影,美女蛇的人全都咬牙切齿。

    “要不是拍卖会严禁动武,我真想把他的脖子拧下来。”套装美女护士咔吧咔吧地掰着手指。

    我恶寒地抖抖身子,这些女人,真尼玛暴力。

    “等一下,云总。”迎宾拦住了我们一行人,“一张请帖最多只能五个人,之前许先生已经带着他的女友进去,现在您的人数超了。”

    “就一个人而已,通融一下嘛。”我笑着说。

    总不能让美女蛇亲自拎钱箱吧?

    我记得倪冀可是带了四个彪形大汉进去,万一他们来抢钱,我们人少,会吃亏的。

    “那哪儿行。要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让我通融,这拍卖会还开不开了?”迎宾板了脸,“我看你们一行人,你是最没用的,不然,你就留在外面吧,进去了,也就是看个乐呵而已。”

    “他必须进去。”美女蛇先一步开口,哗啦,从套装美女的手里接过钱箱,右手拎了两个特大号的钱箱,左手推着我的轮椅,走进拍卖会场。

    “都不知道云总带个残废进去干什么……”

    背后传来迎宾疑惑的喃喃自语,我只当没听见。

    拍卖会真地很盛大,黑压压全是人,美女蛇因为是天下坊东家的身份,定到了包厢,不然站着都可能。

    “云总,您可算来了。”胖子许叔已经在包厢里等着,看见我们,快步出来相迎。

    包厢里除了水蛇腰美女,还有两个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有些像工作人员。

    “云总,他们两位是我帮您请的专家。”许叔小声解释,“咱们这次不是输不起嘛,我为了稳当,就把拍卖会的专家请了来。”

    那两个专家一脸孤傲,看见美女蛇只微微颔首,“你就是云总?”眼里是对女人的轻视。

    整个拍卖会,不管是包厢,还是下面的大厅,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男人,这里可以说是男权的世界。

    美女蛇也看见了那两个专家眼里的情绪,柳眉一拧,“我不需要专家,你请他们走吧。”

    “你说什么?”那两个专家腾地站起来,其中戴钛金眼镜的,扶着镜框说,“云总,我们可是拍卖会最专业的鉴宝师,要不是这位先生又是花高价,又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我们才不会来呢。”

    “就是,我们放弃了高提成,来帮你一个女人,你不知道感激就算了,还赶我们走。是想打我们拍卖会鉴宝师的脸吗”另外一个附和

    “两位专家息怒。”许叔陪着笑脸,转向美女蛇,小声说,“云总,钱都花了,就算现在让人走,也是不退钱的,不如留着……多个人,多一分智慧嘛。”

    美女蛇这才点头同意。

    不过,那两个专家已经生气地别了脸。

    我暗想,这拍卖会还没开始,就先闹僵,留下来,能诚心诚意为美女蛇工作吗?

    都不知道那个胖子许叔怎么想的。

    而且,就这两个不情愿的家伙,还花大价钱,我一个具有超能力的,却连价钱都没得谈。

    我忍不住对美女蛇说,“我要他们两倍的价格。”

    “什么价格?”她扬眉。

    艹,给我装傻!我沉声说,“当然是请我当鉴宝师的价格啊。”

    “你不是鉴宝师,你没资格证。”她淡淡地瞥过来。

    艹,鉴宝还要资格证,我满头黑线。

    不管我多郁闷,拍卖会开始了。

    开始拍卖的是一些玉石古玩,大家也都是随意地竞价玩玩。

    我看地都快睡着了,半个小时后,司仪当地一声,敲响了锣,“诸位,今晚的重头戏开始了。毛石!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

    全场安静下来。

    “本次的毛石,都是我们的专家从世界各地搜集而来的,将分成上中下三个等次拍卖。下面要拍卖的第一块儿是来自滇南的上等毛石!”

    礼仪小姐捧着一个托盘到台上。

    “这块儿不错!”戴钛金眼镜的专家蹭着下巴说,“这块儿毛石看成色和重量,至少能切出价值两三百万的翡翠。”

    也不知道这位专家是故意,还是无意,声音有点儿大,引得会场的人纷纷侧目来看。

    当众人看见说话的是拍卖会脸熟的鉴宝专家时,现场立即热腾起来。

    我凝了凝神,看向那毛石。毛石里还真有一大片的翠绿,虽然比不上在天下坊美女蛇切的那块儿通透,从颜色和纹理判断,确实是翡翠。

    “下手吧,云总。”许叔对美女蛇点点头。

    美女蛇却转头来看我,“这块儿怎么样?”

    “喂,云总,你这是什么意思?”戴钛金眼镜的专家不乐意地拍一下桌面,“我们给了建议,你竟然询问一个残废,是在打我们的脸吗?”

    我无语地翻个大白眼,这个专家的脾气真尼玛暴躁,你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吗?

    美女蛇没看那专家,依旧用眼神询问我。

    我对她轻点一下头,“可以竞价,但不能太高。”

    美女蛇这才举起了自己的号码牌,“我出十五万。”

    “那么好的毛石,就出十五万!”戴钛金眼镜的专家不满地嘀咕,“要是我,至少出五十万。”

    他的话再次让会场的人听见。

    其他包厢里立即有人出了五十万。

    “我出一百万!”隔壁的包厢突然传来大喊。

    我拧了下眉,倪冀!

    第一块儿毛石价格就飙到一百万,也忒高了。

    会场安静下来,再没人敢举牌。

    毕竟是毛石,就算鉴宝专家说能切出二三百万的翡翠,大家还是会掂量胆怯,万一切出来的是劣质玉呢,一百万岂不是都打水漂了?

    倪冀趴在栏杆上,冲我们这边挥手,“HELLO,云总,又撞上了。云总还加不加价了?不加的话,我可要胜之不武咯哦。”

    美女蛇拧着脸没说话,也没再举牌。

    “举牌啊,云总!”戴钛金眼镜的专家着急地喊,“不然那毛石就要被人抢走了。”

    美女蛇看向我。

    我心里叫苦不迭,我真心判断不出那毛石里的翡翠价值几何啊!

    我咬了咬牙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倪冀听到了我的话,得意一笑,“瘫子你真给力,有你在,我就不用担心会错过好毛石了。云总,你这人选的不错。”

    司仪三锤成交,毛石归倪冀了。

    倪冀高调地对台下的人喊,“拍到这第一块儿好毛石,我真是太开心了。我要当众切开。”

    拍卖会有提供当场切割服务,而且,当场切割毛石能调动现场的气氛,举办方乐意效劳。。

    礼仪小姐送上切割器。切割师傅缓缓切开了倪冀拍下的毛石。

    刚切下去没几毫米,就看见翠绿色。

    “看吧,翡翠!”戴钛金眼镜的专家叫起来,“云总,不听我的建议,你等着后悔吧!”

    咔嚓,毛石最后的一点儿边角被切开,露出完美的翠绿,当场就有玉石品鉴专家给出了三百万的定价。

    许叔握拳捶了两下桌子,“云总,您真是错过了好东西啊!”

    “都怪你这个瘫子,瞎起哄,害我们丢了赚钱的好机会。”水蛇腰美女气呼呼地瞪我一眼,转向美女蛇,“云总,接下来的竞价,您还是听两位鉴宝专家的吧。今晚的毛石虽然有上千块,却良莠不齐,您又必须挑尖货,数量更加有限,不能再错过了。”

    我也暗暗扼腕,这就是不懂玉石价值的后果,不过,我脸上没有露出怯色,反而冷凝着眼嘲笑出声,“不过是一块儿价值三百万的翡翠而已,也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三百万而已!”戴钛金眼镜的鉴宝专家拍桌而起,“我要正式向你挑战。”

    “可以啊。”我欣然接受,“怎么比?”

    “接下来我们各挑一块儿毛石,谁的能切出更高价值的翡翠,就胜出。赢得一方留下来,继续帮云总,输的,从拍卖会现场滚蛋!”戴钛金眼镜的鉴宝专家伸手指向大门口,一副我分分钟将你KO的高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