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尘炉 > 第三百九十九章:上古传送祭坛

第三百九十九章:上古传送祭坛

    就在距离火山底部约莫三十余丈处,孔老三无奈的停了下来,原本拥有极强隔之力的“凉石”已经被滚烫的赤炎之力烧的通红,入眼处,尽是蓝蒙蒙的流浆,仿佛煮着一锅浓稠的粥,仅仅这般停滞在半空中,依旧感到阵阵灼痛之力,若是普通金丹老祖的话,怕是根本来不到这个地方。

    道人眉目冷肃,脸上无波无澜,周罩着一层青朦朦的灵光,加上青紫法袍的加持,倒是让孔老三能够在此地游刃有余。

    就在道人想着如何度过这片炽流岩浆时,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抹诧异,张口间,一团龙眼大小、黄焰青芯的火苗从口中飞了出来,经过百年温养,这道火苗倒是壮大了不少,温温顺顺,好不显眼,只是孔老三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火焰中蕴含的至烈之意。

    极道火种,当初遗弃之地焚天谷至宝,乃是含有一丝至阳之力的奇异火种,关于这道火种的来历、传承倒是语焉不详,不过其中蕴含的至烈之意却不在任何火种之下。当初灵冢之地时,凭借着一团剥离出的极道火焰,袁少阳不仅能够从那位神秘之极的“越师叔”手中逃得一命,更能让对方吃了个大亏,如今想来,倒是极为不凡,由此也能看出这极道火种的霸道。

    当初进阶金丹之时,极道火种与体内新生的丹火融合,如今这团火焰,倒是比一般金丹老祖的本命丹火霸道的多,只是以孔老三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这团真火的威力罢了。

    刚刚暴露在空气中,原本不愠不火的本命真火忽然朝着下方淡蓝色的岩浆中钻了去,见状,孔老三面皮一挑,脸上露出一抹意外,不过并没有丝毫的慌张之意,就这般慢慢的等候起来。

    然而这一等,竟是足足五天时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下方炽烈之极,似乎能够将山石融化的力竟缓缓消弭起来,就连下方原本滚动的岩浆,也逐渐凝固。此时此刻,即便不以灵力加持,孔老三都没有丝毫灼的感觉。

    两个时辰后,随着一团婴儿拳头大小、圆鼓鼓、好似吃撑了的赤黄色火焰从岩浆中一跃而出,顷刻间便来到道人面前。感受着火焰中蕴含的炽烈之意,孔老三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讶异,不过此时此刻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张口间,便将火焰吞入腹中,继而一个闪,已经朝着下方直直的坠落而去。同时,

    手中轻点,犀利之极的金色剑气便朝着下方已经凝固的熔岩狠狠斩去。

    半个时辰后,随着脚下一空,孔老三整个人直接落了下来,似乎未曾料到火山山底竟有这么个空dàng)dàng)地方,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个跟头,好在及时稳住了形,不至于当场出丑。

    有着灵目加持,倒不至于看不清周围的景,空间上方似乎有着一层无形的结界支撑,就连海水都无法渗透。除了偶尔滴落一滴的淡蓝色石、形成的一块块巴掌大小的石槽外,整个四周蓝蒙蒙一片,显得空空dàng)dàng)。

    扫了一圈,孔老三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两处地方。

    眼前是一座半掩的铜色祭坛,看不清全貌,仅仅露出地面的部分,便已经覆盖方圆百丈,其上纹路古朴模糊,许多地方甚至已经连成了一片,加上边沿四周崩裂破碎,给人一种极为古老的感觉。

    想了想,道人心头一动,张口间,七道紫金小剑从口中蜂拥而出,随着孔老三的神念cāo)控,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四周挖掘开来。

    虚空中,剑气纵横,紫金相错,却没有伤及祭坛丝毫,这般精微细腻的cāo)控手段,足以让人叹为观止,只是对于如今神魂堪比元婴老怪的孔老三来说,却是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甚至根本用不着消耗心神,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足足七个时辰后,道人面前出现了一方深达三十余丈的巨坑,坑中是一座绵延千丈的巨大青铜祭坛。祭坛之上,则是一道道手指粗细、繁复之极、勾连纵横的古朴纹路,或许是太过复杂的缘故,一眼望去,给人一种头晕目眩之感。

    虚空中,孔老三静静地望着这座祭坛,面上透出丝丝的震撼之意,一种扑面而来的古朴、厚重的感觉迎面扑来,只是其上的纹路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不清,早已失去了勾连天地灵力的作用。

    “传闻上古传送祭坛大多为青铜所铸造,能跨越百万年而不朽,难道这祭坛是上古之时流传下来的?”

    孔老三心中沉吟,绕着这座巨型青铜祭坛转了一圈,最终脸上露出一抹叹为观止的神色,眼前这座祭坛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的艺术品,其上纹路勾连地脉,竟能与瀚海之力互相牵引,仅仅依靠海水暗潮之力便能自行运转,若是其上纹路完好无损的话,怕是能够从上古运转至今。

    想到此,道人面上

    微微一动,似乎有了什么想法,取出七根空白玉简,分成七份,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将其上的纹路拓印下来,若是后有机会的话,将此阵修复,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

    两天两夜后,待到最后一道纹路拓印完毕,孔老三才长长松了口气,这般大费心神的誊录,倒是比与人大战一场还要疲累。

    休息片刻后,道人整了整袖袍,目光最终落在远处一方不规则坑洞上,形一晃,最终在距离丈许开外落了下来。

    七丈坑洞炽蓝泛白,一股灼透之力从坑洞中传dàng)而来,就连空气都透出丝丝虚幻之感,在这股炽烈之极的力量下,孔老三抿了抿唇,目中透出一分不甘,隐隐间又藏着三分无奈。

    万年火精乃此地火山万年积累衍生而成,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境界,的确不足以一口气切断火精与火山地脉的牵连,甚至就连靠近都极为艰难。

    片刻后,孔老三长长松了口气,火光缭绕下,原本焦黄的面皮此刻却透出几分红润,望了望眼前这座七丈坑洞,心中一动,双手忽然掐出一道古怪的法诀。同时,周皮肤忽然变得晶莹剔透,隐隐间,丝丝缕缕的星辰之力朝着手心汇聚而来。随着道人轻轻一拍,一道隐隐的虚空星纹凝聚成形,随着道人神念为引,星纹竟直接无视七丈火口处那炽烈之极的赤炎之力,直接拓印其上,同时,两道纤弱稀疏的星锁从星纹中蔓延而出,朝着两侧接连而去。

    见到这一幕,孔老三面上泛起一抹意外的惊喜之意,然而还未等脸上的喜意扩大,下一刻,随着两条星锁微微一颤,中心星纹忽然崩裂开来,化作点点星芒消失无踪。

    道人表微微一滞,却也没有多少失望之意,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完整的施展出“星术”,虽说存在的时间极短,不过却给了自己极大地信心,想到当初星云子一掌之下,锁定沧海的一幕幕,孔老三tiǎn)了tiǎn)嘴唇,目中透出无尽的向往,不知何时,自己也能有如此逆天伟力?

    片刻后,待到收拾好心神,道人望了望四周,最终毫不留恋的朝着上方飞遁而去。不过两人在离开火山口前,孔老三倒是细致之极的将四周的痕迹完全抹除,就连先前以金衍剑气割裂的熔岩洞口都一一堵上,直到痕迹全无,做好标记后,才道袍一裹,驾驭遁光,朝着流浆海沟的方向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