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尘炉 > 第三百九十八章:收获

第三百九十八章:收获

    石府不大,约莫三个房间大小,四周石壁上被凿出许多头颅大小的暗格,其内宝光隐隐,各种灵石、灵材、灵物被一层古怪的黑色透明制封印着。

    不过,整个石府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却并非这些灵粹,而是位于大正中心处、被无数手指粗细的地脉血槽勾连嵌合、凝聚成形的一道锯齿长角的血色鬼脸眉心处、一座似有若无、如虚如幻的三色莲台。

    莲台九尺三分,三瓣莲叶分别呈现出青、红、黑三色,根须扎在地脉血槽凝聚成形的鬼脸眉心处,宛若一道淡不可见的光,飘飘渺渺如梦似幻,这种形,倒是与自己的金衍剑阵有些类似,不过却更加的神秘虚幻。

    莲台上方,则是一只三尺大小的鬼童,眼前这只鬼童和先前老蝠以鬼气凝聚成形的鬼童一模一样,尖利锯齿、额头印“王”,四肢合并,一眼望去,倒像是菩萨坐下的金童,只是浑上下鬼气盎然,

    当大片大片螟虫汹涌而入时,看到的便是眼前这幅景,继而如过境的蝗虫般,直接朝着鬼童的方向蜂拥而去。

    此时此刻,鬼童似乎同样发现了危险,原本紧闭的双眸瞬间大开,碧绿无瞳的眸子朝着周围望了望,大口一张,一股绝强的吞噬之力从口中汹涌而出。仅仅一个呼吸间,便有一整片“红云”、约莫三十万只螟虫被其吞入腹中。

    只是眼前这些螟虫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几乎塞满了整座大,刚刚吞噬了一片“红云”,立马便有其余的“红云”填补了上去,朝着鬼童飞扑而去。

    此刻,鬼童整张脸化作了极度扭曲之色,口中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额头之上,血红色的“王”字竟以一种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弭起来。与此同时,孔老三手掌上方三寸处,被金衍剑阵锢的老蝠神魂似乎同石府中的鬼童存在着某种莫名的联系,就在螟虫开始吞噬鬼童的同时,老蝠神魂同样剧烈的挣扎翻滚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鬼童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同时,眉心“王”字也越来越淡,仅仅一炷香后,当鬼童眉心“王”字彻底泯灭的瞬间,鬼童宛如被打散的气娃娃,直接崩灭成一团鬼气,继而被无处不在的螟虫一拥而上,吞噬的干干净净。

    就在鬼童彻底消弭的同时,老蝠神魂同样惨叫一声,化作最纯粹的神魂之力,随着孔老三心念一动,被四周的金衍剑阵磨灭的涓滴不剩。

    见到这一幕,孔老三心头暗暗有些可惜,当初从遗弃之地得到的那篇“灵傀真解”中,曾

    记载了一种唤作“元”的极致傀儡。按照“灵傀真解”的记载,这种“元”傀儡一旦制作成功,爆发出的威力足以堪比元婴老怪。而其中最主要的一种材料,便是一道达到元婴程度的神魂。

    原本想要用这头老蝠的神魂试试手,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对此,道人也没有任何办法。似虚似幻的三色莲台在鬼童泯灭的同时竟没有半分迹象的消失无踪,任凭孔老三如何探查都没有丝毫线索。而先前仅仅半个芝麻粒大小,甚至眼无法看清的螟虫在吞噬了鬼童之后,好似吃撑了般,各个化作了绿豆大小,密密麻麻,盘绕在石府上方,一眼望去,给人一种头皮发炸的感觉。

    见状,孔老三双手捏诀,腰间轻轻一拍,灵虫凝云,化作三股细流,朝着灵兽袋中蜂拥而来,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已经尽数收拢。

    直到此刻,道人才整了整袖袍,朝着石壁四周望去,原本淡然的子也忍不住微微一跳,脸上透出丝丝灼之意,形一闪,便跨到虚空,伸手便朝着暗格探去。然而,就在手掌刚刚贴近暗格三分处,四周黑芒微微一闪,竟凝聚成一张鬼脸模样,朝着孔老三的方向龇牙咧嘴,凶悍非常。

    孔老三心头微动,指尖朝前轻轻一点,一道金色的三寸剑芒便朝着鬼脸狠狠斩去,原本凶威赫赫的鬼脸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被斩成两半。只是还未等道人脸上的笑意扩大,下一刻鬼脸便恢复如初,依旧张牙舞爪,恶形恶状。

    见状,道人脸上无喜无悲,左掌掌心轻轻一拍,随着一道五彩霞光轻轻一卷,原本无形无质、介于虚实之间的鬼脸似乎受到了极大地伤害,鬼脸一扭,直接被抹成了虚无。

    整座石府中仅仅只有十多个暗格,除了约莫七百万的下品灵石外,另一个小巧的暗格中,竟摸出了三十六枚青枣大小、浑如玉晶般的极品灵石,这个意外之喜让孔老三心头一动,瞬间便想到了“罗刹天杀地幻镇灵大阵”,当初寻回最后一口斩魂法剑离开三圣岛时,依靠此阵成功逃出了龙君婆婆的追杀,这阵法的威力已经显而易见。

    “罗刹天杀地幻镇灵大阵”的炼制之法早已被道人牢记心中,如今之际,只要找到一处能够炼制阵旗阵盘的商铺,便能将这道法阵重新复制出来,如此一来,便相当于随时随地给自己留了条退路,后行事,将会大大方便许多。

    这般一想,孔老三脸上又露出一抹沉吟之色,这茫茫无尽的北海海域,要到哪里去找能够制作阵法的商铺呢?

    想到此,孔老三不有些头大,最终不再多想,将这些灵石整理藏好后,继续搜刮起来。

    直到左侧第三个暗格中,一株黑红相间、蕴含冰火两种气息的灵草落到手中时,孔老三才长长松了口气,还好,这“癸水离火通灵草”还在,总算不虚此行。

    除了一些灵石、灵材外,余下的暗格中,孔老三还找到了一块鬼脸小令、一根血色玉简、一人族法袍以及靴子。

    鬼脸小令看不出有什么特殊,锈迹斑斑,看不出模样,也看不出是何种材质所铸,只是能被老蝠这般郑重的藏在石壁中,显然不是普通凡物。探查片刻无果后,道人直接将鬼令扔到储物袋中,打算以后有机会再来细细查看一番。

    血色玉简指许长,冰凉透骨,拿在手中如同握着一根冰凌,让人大感诧异,只是了解到玉简中的内容后,孔老三一张老脸变得极为难看,眉头大皱,刚要将玉简毁去,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最终犹豫了半晌,轻轻一叹,将玉简收入储物袋中。

    最终,孔老三的目光落到最后一法袍、靴子上,脸上透出一抹诧异之极的神色,无论如何想不明白,一个海妖的巢中,为何会有人族穿戴品的存在?

    手中道袍不知是何材料织成,整体呈现出青紫双色,金线收边,轻盈如羽,刚刚在上,孔老三立刻便发现这法袍的玄妙,其上青紫纹路竟是一特殊的轻灵法阵,勾连缠绕间,竟形成一道特殊的防御之力,金丹以下的攻击手段,倒能勉强抵御一番。

    对于如今的孔老三来说,这点防御之力明显有些鸡肋,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不过还是被道人在了上,也算聊胜于无。

    靴子与道袍一般无二,同样是青紫双色,边沿针脚细密,明显是出自某位女子之手,靴面四周,同样被纹上了一些特殊的精巧阵法,刚刚在脚上,一股隐隐的迅捷之力便从脚底升腾而出,只是同样对老道帮助不大。

    将所有东西搜刮干净后,孔老三也不多留,直接带着侧安安静静的梵苗儿朝着府外行去。只是就在道人转的同时,慢走两步的梵苗儿右手轻轻一挽,口中翕动两下,一枚小巧的“”印便朝着石府西北角落中打了出去,左手朝着虚空轻轻一捏,似乎拎起了什么,右掌上方,顿时多出了一朵缩小到巴掌大小、似虚似幻的三彩莲台。

    出了石府,孔老三并未遁出此处空间,而是迟疑了片刻,朝着侧的梵苗儿交代了句,便独自一人朝着火山山底缓缓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