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叶落修竹忆往昔 > 去北朝
    过了许久,七寒冷静了下来,七寒抬头看着榕月说“榕月,我想回去休息了。”

    榕月看着七寒哭的红肿的眼睛心痛的说“好,我扶你送你去休息。”

    榕月扶着七寒回去休息了。

    中午的时候,七璃儿醒了过来,看见床边的扣弦,扣弦看见七璃儿醒了。

    扣弦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七璃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七璃儿说道:“我真的很没用,什么都做不好,还总是给你们添麻烦,让你们劳心伤神。”

    扣弦温柔的说道“璃儿,你别这么说。”

    七璃儿哽咽着说“可能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所以啊,这辈子啊我是来还债的。”

    扣弦摇了摇头哽咽着,没有说话,因为他怕他刚开口,泪水就流出来。

    七璃儿看着扣弦说“小时候我就喜欢粘着哥哥,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还总是让哥哥背我,我还总是凶哥哥,我一凶哥哥,哥哥就会妥协,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不懂事哥哥哪里会怕我,只不过是宠着我罢了。”

    “其实我很爱我的哥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哥哥可以找到一个真心待他的人,如今哥哥找到了,我放心了。”

    “扣弦,等我死后,你一定不要太难过哦,你要好好生活知道吗?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若我在下面太早看见了你,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所以啊你的余生你要找个爱你的女子共度,因为啊,璃儿也不想让扣弦孤独终老,让弦王府冷冷清清。”

    “扣弦,你待我很好,但是璃儿这一辈啊,是不能在爱你了,璃儿心里已经有人了,他把璃儿的内心填的满满的,他啊,有时霸道,有时可爱,有时幼稚,有时深沉,他不开心啊,会黑着脸,一言不发的看着你。”

    “他啊,他开心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啊,对我也很温柔,他也把我当小孩子一样哄着,我这一生啊,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月王府与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扣弦,璃儿这辈子将你的恩情还不清了,若是有下辈子,你要不后悔遇见总是给你添麻烦的我,你就一定早一点遇见我,那样说不准我就会爱上你了,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不过啊,扣弦,你若你在迟到比他晚些,我还是希望你不要遇见我,你应该遇见一个特别爱你的女子,甜甜蜜蜜的幸福生活下去。”

    七璃儿说完剧烈的咳嗽着,没错,又咳出了鲜血。

    七璃儿苦笑着说“你看,这是怎么了嘛?”

    扣弦在也忍不住了,哭着说“璃儿,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扣弦,你不要哭,我还没死呢,我的身体在坚持几个月没问题的。”七璃儿微笑着说着。

    七璃儿的嘴唇发白,没有一点血色,脸色难看,消瘦的身体若站在风中定会被吹倒。

    七璃儿又接着说到“我们去北朝吧,我还没有为我的爹和娘报仇,否则我下去怎么见他们呢?”

    扣弦担心的说“璃儿的身体可以吗?”

    七璃儿点了点头说“明日吧,明日我们就出发,你要帮我问一问都有谁要去。”

    扣弦点了点头。

    七璃儿说“扣弦,我想休息了,我困了。”

    扣弦笑了笑,为七璃儿盖好了被子,就悄悄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七璃儿慢慢闭上了眼睛,老天给她的时间太少了。

    扣弦出来和大家在聒噪殿商量去北朝的事情。

    七寒说“我是一定会去的。这不用多说,为我爹娘报仇我当然得去。”

    榕月说“我也去,北朝我熟悉,我可以帮助你们,我要陪着七寒。”

    洵吏说“我发誓一生追随少主,我一定得在少主身边。”

    南絮说“我想为璃儿做些什么,我也去。”

    启杭说“不用说了,璃儿去哪里我就必须去哪里。何况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大家都在说话,这个时候孤闲真人、红巧、两位长老来了。

    两位长老才回来,他们都已经听说了七璃儿的身体状态很不好。

    红苕长老说“这次去北朝你们都去吧,保护璃儿看好璃儿,不要让她胡来。”

    绿钧长老说“我们这次并没有出去瞎乱胡玩,我们找到了对璃儿病症更好的药。”

    众人一听都很激动很开心。

    绿钧长老说“只不过只有十颗,如果没有这个药,恐怕璃儿连三个月都会活不到,不过如今有了这药,吃一颗可能会半个月不发做,但是不能根治,只能缓解。”

    七寒冷声的说“这个药是续香丹。”

    绿钧长老点了点头,七寒绝望的坐在椅子上,嘴里说着“怎么会这样?”

    洵吏缓缓的说“续香丹是什么?”

    扣弦缓缓的开口说道“病重之人,活不了多久之人吃下此药,可以延长寿命,前几颗效果明显,随着病发越来越频繁最后这续香丹也无能为力。”

    启杭缓缓的开口说“你们一直都在隐瞒事情,我一直都在打探,你们森罗大殿谁也不说,来到森罗大殿我去找璃儿也不让,说什么这是规定,不能进少主的房间,我想不是吧,璃儿她要死了对不对?”

    启杭越说越激动。

    洵吏说道“启杭,你冷静点。”

    启杭说“我怎么冷静,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扣月?”

    七寒缓缓的说“这是璃儿的意思。”

    启杭有些难以相信的说“为什么,扣月那么爱七璃儿,你们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们不知道吗?上次扣月以为七璃儿死了,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差点就死了,他没有一点求生意识。”

    七寒痛苦的说“你既然知道扣月要是知道璃儿死了,他还会独活吗?他已经经历了一次,他若在经历一次,你认为他能熬的过吗?”

    启杭没有说话沉默了。

    七寒激动的说“你就以为就扣月爱七璃儿吗?难道七璃儿不爱扣月吗?她一和扣月见面就逼着自己和扣月说狠话,就是让扣月忘记她,就是让扣月恨她,好让扣月以后不那么痛苦,你到底知不知道每一次璃儿发病有多么痛苦。”

    启杭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七寒又说道“我不拦你,若你执意要告诉扣月也可以,如果你那么做了,想必七璃儿到死都会恨你,扣月也会随七璃儿去了,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启杭痛苦的说“我知道了,我不会告诉扣月的,也请你们不要再对我隐瞒璃儿的病情,我也很担心她。”

    众人点了点头。其实在这里除了七寒,扣弦是最痛苦的。

    他的爱不比扣月的少,若七璃儿真的死了,他真的可以活下去吗?七璃儿太小瞧了他的爱他的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