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叶落修竹忆往昔 > 紫夕身世

第21章 紫夕身世

    第二日,七璃儿在与扣月下棋对艺,七璃儿试探的问道“紫夕,很小就被送上山拜师学艺了吗?”

    扣月说“我五岁边上山拜师学艺,我的师傅是夜疏老人,在我学艺的几个月后,紫夕便上山了,那是师傅说是在山下发现她的,她很可怜是被家人抛弃的,师傅收留了她,所以我和师傅都很疼爱她,认为可以给她家的温暖……”

    七璃儿点点头说道“是挺可怜的,紫夕的武功怎么样?”

    扣月说“紫夕,武功很不错,他接受新知识很快,进步很大,如今她的武功应该出类拔碎吧!”

    七璃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有问道“她就没有试图找过她的家人吗?”“这她倒是从来没有提过。”扣月缓缓的说道。

    两个人聊了许久,从天南地北,聊到了四海八荒。

    两个人也累了,七璃儿就回自己房间休息了,刚准备踏入房间森罗大殿的黑鸟来了。

    是森罗大殿的消息,写到:

    据得到可靠消息,我们已查明紫夕的身份。她这是凤朝临近北朝亲王家的女儿,是个郡主,紫夕只是她的化名。她从小便被她的父亲送去洛山向夜疏老人拜师学艺,并与扣月相识相知知悉。

    紫夕的父亲野心很大,曾一度想要吞并北朝。自己当皇帝,后因种种原因失败,前几年却没有行动看着像是放弃了,如今在背地里又有所动作。紫夕隐藏身份数年她的目的不一般。

    紫夕的一举一动可能跟她的父亲有直接的关系,请你务必小心。紫夕的身世还有一些疑点,需要证实,扣月未必知道紫夕的身世,请一定向扣月保密,否则走漏了风声,紫夕一定会有所行动,以免我们打草了惊蛇,我们怀疑鬼军便是紫夕与其父亲的军队,你自己在京城中一定要小心行事。

    那日,有一封信寄来森罗大殿,上面写着当年杀害你娘与你爹事是当今皇上所为。当时长老们还在研究,如今便可以知道,此事与皇家应该是没有关系,若皇家真的杀了苏家。那一定是用鬼军,鬼军若是皇家的大可拿出来光明正大的用,而不是隐藏数年,皇家没有嫌疑了,写信之人应该是故意而为之,挑拨凤朝与森罗大殿的关系引起战争,而最后北朝却渔翁得利,进而,而其北朝亲王叛乱推翻北朝皇帝,亲王自己做皇帝,这就是一个阴谋,请你自己务必小心。

    森罗大殿给来的信上就说了这么多,果然如她所料,若不出意外这时的北朝该按捺不住了吧,应该会像进攻打仗吧。

    七璃儿将信烧毁,想着今后该如何对付北朝的那位奸佞小人。

    七璃儿,想着想着,觉得很疲惫便上床休息了,可能是几乎天天都往梅园跑的原因,天气寒冷路程遥远有些染了风寒,鼻塞,头疼,

    七璃儿半夜醒来很是难受,她摸索着起了床,去桌子边到了碗水喝下,又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她不知她已经发烧了。

    第二天,已经很晚了,扣月一直在没有看见七璃儿的踪影,却越发担心,到七璃儿的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扣月又敲了敲门说着“璃儿,璃儿!”可是里边还是没有应声,扣月也有些着急。

    便推门而入,看见七璃儿还没有起床,可是神情不对扣月一看发现七璃儿发烧了,额头很烫。

    扣月赶紧找来的大夫,大夫为其诊治说她是染了风寒,无需担心。

    并开了药,一日两次,五日左右便可康复,扣月命人去煎药,自己在七璃儿的床边照顾七璃儿,后来七璃儿醒了,开口说“扣月,你怎么在这里?”

    扣月小心翼翼的说“你生病了自己都不知道吗?之后不许到处乱跑了,也不要去梅花园了,你若喜欢梅花,我给你去折,你现在就要乖乖的。”

    七璃儿无力的点了点头,药来了,药很苦,扣月哄着七璃儿喝药,七璃儿喝了几口就不想在喝了,扣月就会用好说好商量的语气,慢慢哄着,最后药喝下去了。

    七璃儿毕竟也是练武之人没有那么矫情,喝了两顿药便已经生龙活虎,可是扣月一直逼着她喝说什么还未痊愈,七璃儿说什么也不喝。

    第二日清晨,扣月拿药过来,七璃儿赶紧装睡,扣月笑着说“璃儿,乖,喝药药啦。”

    七璃儿不动。扣月又说“璃儿,我知道你早就醒了,不要装了,起来喝药。”七璃儿还是不动。

    扣月不说话了,七璃儿心想这回目的达到了,该把药端走了吧,不料,正在得意时,嘴里出现了汤药,璃儿睁大眼睛,原来是扣月用嘴喂她,她咕嘟将药喝了下去,她还没反应过来又一口,七璃儿赶忙起身,刚起身扣月的嘴又贴了上来,她又不得已咽了下去,她赶紧捂住嘴巴,扣月笑了笑说“璃儿,这种喂药方式你喜欢吗?”七璃儿瞪大眼睛,死死的捂住嘴巴不说话。

    扣月又笑了,拿起那个盛有汤药的碗,让七璃儿看,没错,药已经都被喝下去了,七璃儿气急败坏拍打这扣月,嘴里嘟囔着“你真坏,你真坏,你个大坏蛋。”

    扣月不但不生气,还笑着说“晚上继续。”七璃儿吓得赶忙停了手,主动环抱着扣月的腰说“放过我吧,我已经好了,不需要吃药了。”

    扣月笑了笑,七璃儿以为他同意了,不料,扣月邪魅一笑说“不可能。”

    七璃儿正打算与扣月比划一番时,只听圣旨到,两个人慌忙跪地接旨。

    原来北朝有异动试图要攻打泽州城池,皇上命扣月前去率兵打仗,明日出发。

    七璃儿笑了笑,该来的还是来了,七璃儿紧忙抱着扣月撒娇说道“你把我也带上吧!”扣月摇摇头说“你知不知道,战场有多危险,我怎么让你陷入危险之中呢。”“不,扣月,你带我去吧!”七璃儿继续撒娇说道。

    扣月笑了笑还是摇了摇头,七璃儿还是不依不饶,晚上居然跑去和扣月一同睡,非要抱着扣月睡,扣月无奈,最终同意了,“说好了,你可以去,但你必须呆在城里,不许跑出去,外面可是很危险的。”扣月一脸严肃的说着。

    七璃儿看扣月同意了便说“知道了,知道了,扣月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扣月无奈,宠溺的摸了摸七璃的头,说道“你知道的,我最拿你没办法了。”七璃儿甜甜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