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恋上仙之永生泪 > 第246章:鹅峰秘境

第七卷 澜海遗梦 第246章:鹅峰秘境

    “我昨日听说了,杨师兄红玦六段了。”

    “连升这么多?”

    “你听谁说的?”

    “太傅和常傅讨论时被我听到了,不过也不奇怪,杨师兄去年没有参加,这一次也是两年内的修为提升,这个情况估计长老们会觉得正常。”

    这倒也是,两年时间,他的进步肯定很大,只是很出乎意料的是,他回应道:“我猜的。”

    “猜的?什么猜的?”

    “正常与否只是我猜的,长老们的心思我才不清楚呢,你们也别说出去了,免得被太傅追责下来,我难辞其咎。”

    “一定一定,怎么可能会出卖你呢?”

    “我们要不就猜测一下,这一次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情况。”

    “猜赢了可有什么奖励?”

    有人提议道:“上次杨师兄不是让我们做一件事么?这一次猜赢了的人可以不用去做,我们之后和杨师兄说一下,由输的人去完成。”

    众人闻言似乎是怕周围更多的人知道,又向前靠近一步,笑声谈论。

    “那可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

    “咳咳咳!”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竟然没人注意到太傅已经到了金银台,听闻一声咳嗽,众弟子一抬头便见着太傅似笑非笑地目光扫过他们一众人,忽然之间,金银台安静了下来,没有谁再说一句话。

    太傅踌躇了片刻,不知该不该教训一下这些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可是一想到自己对今天的检练结果也同样的格外关注,他们几个议论一番也实属常情。

    太傅佯装生气,严肃道:“你们,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聚在一起成什么样子?”

    而后背着手,慢悠悠地从众位弟子之中走过,今天的检练比较特殊,鹅峰山脚下,矫儿常傅已经带着叶涛和祭先来到山脚下,就等着闰年太傅来开启秘境阵法。

    “太傅,您来了!”

    等到闰年太傅到之时,矫儿迎了过来,退后又道:“太傅,今早听掌门说他要过来一趟是吗?”

    “对,掌门会亲自过来。”

    祭先和叶涛闻言微微惊愕,检练的事情长老们想来是让太傅负责就好,这一次竟然要自己过来瞧着,倒是让他们两人受宠若惊了。

    没一会,紫阳便出现在鹅峰,只是没想到,不只是紫阳掌门一人,三位长老竟然都在,更是让叶涛和祭先不敢掉以轻心,不希望三位长老失望。

    “见过掌门,见过左冀长老,见过右冀长老。”

    紫阳另他们四人起身,望向耸入云霄的鹅峰,隐隐约约皱起了眉头。

    “时辰也差不多了,鹅峰秘境凶险异常,你们千万不要大意。很多事情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切记,不要沉迷其中。”

    “是,弟子谨记。”

    听进去几声叮嘱,闰年太傅开了秘境,从山脚下开启了一个漩涡之门,二人从漩涡门进去之后,就是进了秘境里。

    鹅峰秘境里,入口之处倒像是一条隧道,里面看起来是有些四通八达。

    “这是在鹅峰山腹中?”祭先惊疑问。

    叶涛打量着周围环境,幽暗潮湿的壁面,上面有些石头长着青色的苔藓,这还是第一次进入鹅峰秘境,也不知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不太清楚,不过看起来的确像是在内,我们往里面走一走。”

    “好。”

    又走了好一会,四周环境已经不再那么阴暗潮湿,好像已经走到了底下坑道的尽头,眼见着远处闪烁着一片蓝色的光芒,好像是在壁面上长出了什么蓝色的东西。

    祭先走在前面,见着这一奇景,的确是有些震撼,回过头来跟叶涛道:“大师兄,你看前方,那些蓝色的光。”

    叶涛同样也是被这些光芒吸引,这一会还在留心观察发光的是什么东西,祭先这么一说,两人就想着上前去,一探究竟。

    祭先凑近了看,只见着发亮的东西竟然只是花朵,蓝色的花朵,圆形的花瓣甚是好看,只是越看越觉得这些花好像是无时无刻不在变换模样,前一刻看着还是圆形的花,后一刻,就变成了椭圆形,等到风吹过,又恢复成了圆形。

    “大师兄,你说这花怎生得如此的诡异?”

    祭先多瞧了几眼,再想着问叶涛之时,身后已经听不到叶涛的回应,祭先惊疑叶涛怎么不回应之下,回过头来,脸色严肃了几分,叶涛不见了。

    “大师兄?大师兄?”

    困惑了片刻,祭先一边喊着叶涛的名字,一边往外面走去,猛然发现,自己分明是往回走,路却和来时不一样了,甚至是差异很大。

    “大师兄,你去哪儿了?”祭先扬声喊着。

    “小伙子,在老婆子身旁,不许大喊大叫的,可叫老婆子我的耳朵受不了。”

    一道苍老的老妇人声音传了过来,祭先惊慌又多了一些警惕,厉声问:“什么人?”

    而后,只见着前方一片蓝色的光芒,悉数脱离了壁面,朝着空中汇聚,娑婆飞旋,成了一个蓝色的卷风,祭先顿时看到目瞪口呆。

    “这是?”

    而后有一位白发老婆婆拄着拐杖从蓝色花海之中蹒跚走来,抬眼一看祭先,又显得精神抖擞,那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看得祭先打起寒颤。

    “老婆婆你是?”

    “守护鹅峰的山神花。”

    祭先一听,便是觉得更加奇怪了,长老们从没说鹅峰有什么山神花,如此祭先对于眼前的人,更是多了几分疏远。

    打量了好几眼,祭先又嗫嚅着门:“你说你是山神花,灵性应该比其他的花叶多一些,不如你就告诉我,我大师兄去了何处?”

    “想要本神花帮你也不是不行,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帮本神花一件事情。”

    这还讨价还价了?祭先也不是很想帮她办事,毕竟在这么一个地方,况且,现在还在闯秘境,恐怕万一有诸多不便,只是大师兄下落不明,又是在她这里失踪的,她肯定知道了什么。

    “那好,我答应帮你办事,你快说一下我大师兄在何处?”

    老妪指着头顶上的岩壁,再看向祭先,道:“等你把山顶上的龙涎给我取来,我就放了你大师兄。”

    祭先一听老妪的话,似乎是她把大师兄关了起来,也就没了什么好脸色,阴沉着脸和老妪道:“也未听闻这山上有什么龙涎,我也从未听长老们说此处有什么山神花,依我看,你不过是秘境里的一个幻象。”

    老妪闻言微微一愣,“你就是这么想的?”

    “把我大师兄放了!”祭先可不想再听这个老妪多说什么,既然不能让她自愿开口,也就只能来点强硬的,然而祭先忽略了这老妪是由花灵变化而来,想要躲开他的攻击,简直是易如反掌。

    祭先行云剑出鞘,只是老妪并不想和祭先打斗,行云剑出鞘一刻,那个老妪,竟然跑了,化成了一缕青烟,逃了出去,可是老妪这么一走,里面又陷入了昏暗之中。

    祭先一边着急着寻找叶涛的下落,并不知叶涛已经到了一片空旷之处,只见着这儿人烟稀少,环境异常地优美,只见着周围落英缤纷,芙蓉花开。

    在一树海棠花下,一个少女的背影引起了叶涛的注意力,看一眼只觉得眼熟,再看,叶涛还是没想起来,便拱手客气问:“敢问姑娘,可有见到一位年轻男子从这里路过?”

    “有啊,你可不就是了。”

    听闻有,叶涛兴奋了片刻,听闻那个女子的声音,更是觉得十分的熟悉,叶涛连忙走近女子,惊喜又惊讶:“依依,你怎么在此处?”

    “不是你叫我来此等你的么?”赵依回过头来,笑容温和地看着他。

    “你叫我过来的呀。”

    昔日让他心动的明眸善睐,现在却如烈焰燃烧,远山眉红螺远扬,紫唇凝夜脂,一身绛色华服,胸中绣着火红的杜鹃,纤纤玉指化为丹蔻长甲,看向那比利刃还锋利的红甲,叶涛心有所忌,他不能判断眼前的魔女到底还是不是赵依,可是在世人的传说中,赵依不正是宛杀的大护司吗?这个样子,应该才是她真实的模样吧!

    江:"大师兄,在处理别的事情上,全五嶷都相信大师兄一定做得完善,可是对付赵依,我们都知道,大师兄不忍心,所以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这也是掌门的意思。"

    叶涛(凝重,担忧)"想让师弟不伤到她,也确实为难了你,只希望师弟可以手下留情,别杀了她。"

    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苦笑。

    叶涛的心还在为她跳动着,赵依却再也听不到了。

    “你遇到了什么?

    看来还是有些难以

    “师尊……是……”

    可是叶涛在突破紫玦之时,遇到了心魔,遭到反噬,情况危急。

    赵依在宛杀,感觉心中不适,便吹曲子来听,不想远在五嶷的叶涛,竟然也听到了曲子。

    辰吉时,花好月圆,恭祝一对璧人并蒂同心,白头偕老。"

    喜婆欢快地唤了一声,满座宾朋皆是欢喜,叶涛的舅舅开心得合不拢嘴,表弟与弟妹呈来交杯酒,叶涛、赵依一人一杯,在众宾客祝福的目光下,怀着幸福甜蜜的笑容交臂欲饮,门口传来了一声急喝:"慢着!"

    宾客好奇,转头往外看,叶舅舅与舅娘从堂上站起,叶舅大喝:"什么人?"

    门外走来一个紫衫长者,花白须发,金冠束发,手持拂尘,凛然一身正气,叶涛与赵依双双吃惊,渐渐松开了对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