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67章 奥亚之谋

第167章 奥亚之谋

    一听果糖,这个叫小心的青年,仰头一笑,呵呵地道“真好,又有过糖吃了,呵呵”,“咯”沽酒浩远打了一个酒嗝,没有理会已经大部分就坐的众人,依旧笑着道“嗯,你先去一边玩一会,大哥办完事就带你找果糖”。

    小心得到了表扬和承诺,便心满意足地跳了下去,坐到了黄金椅后面一个小椅子上,又专心地玩起了自己机械球,沽家双姓,一个沽酒一个匠作,据说沽家的老祖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一个卖酒一个做机械,一个孔武有力,一个头脑精明。

    沽家的崛起就是在这对双胞胎手中,所以在进化猎士者口中,叫沽家为沽酒家族,而在智者口中,特别是机械一系的进化者口中,沽酒又叫匠作家族。双姓家族不分家,一个沽酒保护一个匠作,几千年都是如此地延续下来的,所以这个看似呆呆傻傻的青年,在这里也有这特殊的地位。

    进来的众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见怪不怪地各自安坐,纳兰家主纳兰白,发色黄白相间,体型修长健硕,即便已年近五旬,但依旧可以看出其年青的时候英俊相貌,与那个被云浪打败,自己献祭废成白痴的纳兰俊有几分相似。

    他此刻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双目微闭,神态冷冽,气场力压后面的进来的诸人,先前进门还是一路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的众人,一见老大和老二都是如此的神态,坐到位置上之后,也自觉地各自安定,唯一对其怒目横视的只有最后进来的约翰利斯。

    体型个头足足高过众人一个头,健壮如牛的利斯比起大厅里的这些老者看起来都要年轻几分,圣山已经将小约翰当日发生的状况详细解释过了。作为一家之主,虽然利斯体型健壮,但他的头脑一点也不简单,当约翰菲力带回圣山的回复和他们暗中找当事人调查之后,纳兰家族与约翰家族本来就不算和谐的关系就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了。

    此刻同座一厅,他当然没有好脸色给纳兰白好脸色看,沽酒浩对这种气氛早就见怪不怪了,而且还乐见其成,只有下面的矛盾重重,自己这个第一家族的位置才会坐的稳固。

    众家离则稳,众家和则危,这是匠作老祖留下的至理名言,即便是他沽酒家不散用脑子,这个道理还是懂得。

    “各位,如今圣山终于动手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大家有没有什么新的想法?”沽酒远放下空空的酒杯,懒懒地问道,“大人,我认为即便是圣山算出了黑龙会的真正意图,我们还是要继续联络圣域,以期他们早日做出反应”金盈盈的祖父,现任金家家主,金斗拱手道。

    金家因为艾伦被法典认可的特殊身份,再加上圣山传来的金盈盈入圣消息,双喜临门,水涨船高,如今隐隐地要脱离下七家,成为上三家之后的第四家族了。

    所以金斗当仁不让地率先发言,“难道没有圣域,我们这些人都不活了吗?”小约翰就是因为艾伦才出现意外的,虽然艾伦已经确定了特殊身份,但约翰利斯已经难平心中的怨气,出言讥问道,“是啊,如今法典联盟与我们已经有七百年没有直接来往了,而且听说圣域这些年一直在四处征战,我只怕即便是我们发出了消息,联盟也不会理睬啊,或者反而引起他们的反感,认为我们这些留守的上民子弟都是……”下七家第二家族,葛家家主,葛怀对利斯的发言立刻拍马附和道,不过说到最后,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再说就是大家不敬了。

    “你是不是要说,我们都是吃干饭,和稀泥,扶不上墙的废物啊”沽酒远揶揄地道,葛怀尴尬地一笑道“大人,千年前的战争,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但老一辈人事后都说,上面下来的人把前辈们骂的一无是处,鄙视到了极点,而且走的时候,更是将奥亚城的物资收刮一空,比蝗虫还蝗虫啊,我这么说也是为了大家着想啊”。

    沽酒远微微一笑地道“我没责怪你的意思,而且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相信大家也都从自己家族的记录中知道这些内容,所以黑龙会战争开启之后,我并有召集大家激活法典,开启与联盟议会联系。只是,从如今反馈回来的情报来看,这次黑龙会背后的似乎隐藏的大秘密,并非只是想一统江山那么简单哦”。

    “如今,天不是黑了吗?只要圣山的结果一出来,黑龙会就算隐藏的再深,还不是要大白以天下,到那时我们再估算一下彼此的力量,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该怎么求援就怎么求援。况且,我们奥亚城也不是没有后手,法典就立在哪里,如果黑龙会真要对付我们,而上面又来不及做出反应的话,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一拍两散,重新来过罢了,肮脏的荒民世界本来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净化就净化了,先辈们又不是没做过”纳兰白冷冷地道。

    此话一出,众人心里都是一阵凉飕飕的,法典意志的威力,即便是他们没有见过,但家族记载里却明明白白都有,那是彻底地抹杀一切,即便是奥亚城也不会幸免。

    如果到那时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举家迁徙至地球之外,一个家族还好,但整个奥亚域至少有上几百万上民啊,即便是纳兰家族空舰再多,全部迁徙出去那也是不可能的。先不说生活那些上民群体与各家族千丝万缕的连续,就说迁徙之后,空舰是他纳兰家的,士兵也是他纳兰家养的,那一切都还不是他纳兰家说的算啊。

    众人沉默,利斯则冷哼道“法典之怒?亏你说的口,你们纳兰家可以跑,但我们不能不管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民众,我告诉你,这里也是我们家,大家的家……”。

    “好了,大家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了,法典之怒暂时不提,当初联盟议会给我们布置的时候就已经定死了,除非遇到星空异族的毁灭攻击,否则是绝对不能用的。况且,如今的奥亚城早已非千年前,我们励精图治了千年,如果连那些荒民都对付不了的话,那我们还有何面目面对英烈堂的列祖列宗,即便是逃出去了,我们又有何脸面面对圣域族群”沽酒浩侃侃陈词地道。

    沽酒浩的一席话终算是将大家的情绪和精神调动起来了,是的,上民有上民的骄傲和名节,如果再像千年前那般,被一伙荒民揍的哭爹喊娘,到处求援的话,那么他们真的是白活了。

    随后,大殿里,一场毫无新意可言盲人摸象的军事预判和计划又被加强和完善了,古语军事经典语录中曾说,要从战略上藐视敌人,要从战术上重视敌人,而这一群人压根从全方位地藐视了敌人。

    孤芳自赏,夜郎自大,他们既没有像圣山一样布置完备的信息基点,又没有安排人员获取现实资料,仅凭的就是一些商人间传递的只言片语和白山城传递过来的一些模棱两可的资料。

    而且到了此刻,他们依旧对黑龙会的这次崛起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概念,总以为黑龙会只是想一统荒民时间而已,是故,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的战备和计划又有何价值可言。

    “淫荡小哥,我们到底该往那方走啊,我们怎么感觉我们在原地打转啊”霸刀那厚重色声音,硬是将云浪两个字念成了“淫荡”之音,此刻正皱着眉在一边四处张望云浪,一边看着停摆的手环,烦躁之情溢于言表。

    “你他妈的才淫荡呢,小爷给你说过多少遍了,是云浪,云,风云的云,浪,海浪的浪”云浪放弃分辨,大声地吼道,“淫,疯淫的淫,荡,嗨荡的荡,加起来就是淫荡”霸刀认真地鹦鹉学舌道。

    “啊,小爷要被你逼疯了,你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圣者,怎么连话都说不清呢”云浪叫天屈地道,“你们东部的发音,本来就不标准,怎么能怪我呢”霸刀一副据理力争表情道,“好了,好了,咱们别争了,这样,你也别叫我名字了,干脆就叫我主人或者大人什么得了”云浪摊手道。

    “主人?大人?这怎么行,我只是给你当个保镖而已,又没卖身于你,不行,不行”霸刀头摇的像货郎鼓,反驳道,云浪想想,好像也是,“大哥,你肯定又不会同意,这样吧,叫老板总可以吧”,“老板?你是打赌输给你当保镖的,你又没给我工资,怎么能叫老板呢”霸刀又反对道。

    气急的云浪指着他道“你……好,吃我的,喝我的,丹药也是我的,竟然一天到晚给我找茬,不服气是吧,委屈你了是吧,既然这样,干脆,你这保镖也不用当了,你只要把你吃我的精肉,还有喝我的营养汤都给我吐出来,然后你爱干嘛,就这么干嘛,你这佛爷,我供不起”。

    云浪说完,也不再理他,径直找了一个方向,大步而走,霸刀一见云浪真生气了,尴尬地越说声音越小地道“不就是个名称吗?至于吗,再那本来就是我的食物”。随后他见云浪走远了,赶紧大喊道“唉,老板,等等我啊,这乌漆吗黑的,往那走啊”。

    不是云浪小家子气,而是因为云浪这会脑地里很难受,不知道主意识哪里到底出了何种状况,反正感觉头脑里昏昏的蒙蒙的很不自在,而且他感觉这黑夜似乎没完没了的一样。

    他和霸刀利用冰心丸采取昼伏夜出的方式,早就渡过了最危险的三百里封锁范围,如今只有不驾驶机械,他们完全可以白天赶路,所以他们在找了一处地方,休息了半天之后。

    准备白天赶路,可是按照自己的时间设定,一觉醒来,居然又天黑了,刚开始他还没在意,以为是自己和霸刀睡过了,可走着走着,他才发现异常,因为天上看不到半颗星星,这黑夜黑的太彻底,太妖异了。

    最要命的就是自己的那个机械手环,竟然停摆了,先不说吃的喝的都在里面,就那指引方向的物理指南针,竟然也不动了,眼前的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而且还是茫然未知的诡异,所以云浪心里很烦躁。

    “老板,我们究竟该往哪里走啊”霸刀追上来讨好一般地问道,“按照先前的电子地图和我们白天飞行的距离来看,我们应该到了北原森林边缘了,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朝这个方向,这样吧,你带着我,径直向前,我们飞行一段时间,我默数一百个数,如果还是看不见森林的话,我们再飞回来,如此反复,我们绝对可以找到大致的方向”云浪认真地分析道。

    “哈,这方法好,你的脑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啊,在这样的环境也能找到方向,佩服”霸刀诚心实意地称赞道,“反正不是浆糊,赶紧准备走吧,这片鬼天让我太不舒服了,我们得赶紧出去”云浪以为只有北极才是这种状况,催促道。

    两个人,霸刀夹起云浪,腾空而起,方向笔直先向前飞遁,而云浪呢,则睁大眼睛,口里有节奏地默数着数,按照霸刀的遁术和消耗,一百个数字刚好两百公里,而按照先前的记忆估计,这白原森林距离他们失盲点,也就这个距离,所以云浪有信心走出这北极鬼地。

    “52、53、54……你没事吧,怎么才飞了一半,你就气喘吁吁的,你没吃饱啊”云浪扭头望着气息有点异常的霸刀,问道,霸刀难堪地笑了笑道“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感觉这片天空的阻力好大,飞起来格外吃力”。

    “嗯,我也感觉到了,似乎法则束缚越来越强了,所以我们得赶紧走出这鬼地方,真不知道你们黑龙会在暗地里究竟在搞什么鬼”云浪神色凝重地道,霸刀所知有限,此刻也只好无语,加大元力消耗赶紧飞遁。

    “85、86、87、……”云浪满脸冰霜,眉毛上更是凝结了一层冰渣子,虽然视线已经有点模糊了,但他依旧聚精会神地望着黑漆漆的前方,霸刀已经开始有点吃不消了,飞起来有点摇摇晃晃的了,依旧随着一百数字的临近,他依旧没有看到那预料中的森林,云浪心沉似铁。

    “90、91、92……啊,树”“啊,火堆”两个人几乎同时发声,只不过一个看着下面,一个看着前方,飞的有点僵硬,而且霸刀力量消耗过巨,来不及反应他们迎头向坚硬的树顶撞去……。“嘭,噗擦,咚”一连串的声音,两个人摔的七荤八素,不过地上的雪足够厚,而且两个人也都皮厚肉粗,并没有什么大碍。

    有树,有火堆,就是最大的希望,起身之后,两个相视一笑,乐呵呵地向远处的那一对火冲去。火堆不大,但足够取暖,一个身着华丽貂皮衣服的小胖子,正在不停地往火堆上添置柴火,积雪压断树枝,传来轰咚响声,今晚他已经听的够多了,所以对刚才的响声,他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不过,当两个白突突的雪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视野的时候,他还是紧张地端起手中的木棍,大吼道“雪怪,滚开,滚开啊”,“人啊,我们是人啊,别紧张,小兄弟”云浪乐呵呵地抖落着浑身的积雪,大声地叫道。

    等两个人走近之后,小胖子才惊讶地道“人,你们真的是人?”,“废话,黑灯瞎火的谁会说自己不是人啊,你看”一边说,一边赶紧地把手和脸凑到火堆附近,让对方看清地道。

    “咦,你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熟啊”小胖子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但真的有点面熟的小青年道,云浪此刻也在认真地打量着他,片刻之后,他大声地笑道“啊,哈哈,大运坊,司徒好运”。

    “啊,你是……”一听这家伙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小胖子吓了一跳,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丢失了天心,一个人艰难南行的司徒好运。

    “我啊,黑山城,嗨,云浪,云金,那个变异灵猴,我兄弟”云浪知道自己长大了,估计这家伙认不出来了,一经云浪提醒,司徒好运立刻恍然大悟,高兴地道“你是云浪大哥大”,“对啊,哈哈,好运兄,久违了”云浪呵呵地跑过去,看着着司徒道。

    “可是你……”司徒好运还是有点费解地道,“哈,没什么,哥哥我,长得快,所以你一时认不出了,没事,倒是你,怎么一个人在这荒野之中哦”云浪一屁股坐到火堆旁,无所谓地道。

    司徒看了看自来熟的云浪,又看了看也凑过来烤火,一直默不作声的大个子霸刀,欲言又止,云浪微微一笑地道“这个,我保镖,余霸刀,没事”,“一把刀?”司徒疑惑地道,“嗯,几把刀都无所谓,你叫刀哥就行,说说你的情况吧”云浪无所谓地道,霸刀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兀自烤火取暖。

    “我啊,唉,一言难尽啊”司徒好运叹气道,随后他便将自己的如何逃出黑龙会的封锁,如果又被追杀,后来又如何死里逃生,大致讲了一遍,不过在这其中,他自然地把天心的名字给隐去了,因为连自己心仪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又有何脸面说出来呢。

    “哈,黑龙会的人果然都一群人渣啊”云浪恶狠狠地道,说句实话,此刻他不担心天心那才怪呢,不过一想到火凤圣者,云浪暗自度量天心应该没事,或许已经随古凤颖回圣山了。

    霸刀毕竟才刚刚离开黑龙会,一听云浪骂,立刻脸色难看了起来,不由自主地看了云浪一眼,云浪无所谓地道“看毛看,没觉悟的家伙,人家都不要你了,还腆着脸往自己身上贴,切”,霸刀一听这话,黯然神伤,仰天长叹了一口气,默认了。

    “大哥大,你们在说什么呢?”司徒疑惑地问道,“没事,唉,好运啊,你现在有食物没?还有,你有没有指南针什么的,这北极鬼地,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云浪认真地问道。“食物倒是有,都在那包里”司徒胖子指了指身后的一个背包道,随后他又看了看天,继续道“这可是传说中圣山之夜,有指南针也用不了,你要来何用?”。

    “圣山之夜?”云浪讶然地道,“猴子大哥不是说你们要去圣山学艺的吗?难道你没去?”司徒好运疑惑地道,“不是,唉,一言难尽,先不说这些,什么叫圣山之夜啊?你先回答我这个”云浪暗自一惊,催促地问道。

    “陈泊曾经给我看过一本,废墟秘典,里面就记载了圣山之夜,据说千年前,复仇城开启了与奥亚城的世界大战,当时复仇城势如破竹,横扫万里江山,眼看就要攻破奥亚域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也如现在这样,整整黑暗了三天三夜,最后才恢复正常,后来,圣山就参战了,那个神秘的龟仙人带着圣山的强大力量,在奥亚城外拦截了复仇城的凌厉攻势。”司徒淡淡地道,“后来呢?”云浪急切地问道,司徒好运微微一笑地道“你别急啊,据说后来由于圣山与奥亚城的顽强抵抗,终于等来了上民的星空援军。那些星空援军个个力量超群,以为无可比拟的优势,杀的复仇城丢盔卸甲,十万精锐大军就此毁灭殆尽,而且其首领,也就是现在的黑龙会龙王,也被杀的神魂俱灭,自爆而亡,荒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此结束”。

    云浪听完暗自思索了片刻,质疑地望着霸刀道“这些你知道吗?”,霸刀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只练刀,那些历史信仰课程,我都没去上过”,“这是秘辛,怎么可能人人都知道,即便是陈泊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弄来的,而且我也只给看了三天,后来就又还回去的,后来我想,他应该是偷来的”司徒好运道。

    “真是笨的像猪哦,这么好的机会,你说我光看那些没用的草药典籍干嘛?笨蛋”云浪狠狠地敲击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懊恼地道,司徒好运疑惑地道“大哥大,你没事吧?”,云浪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你继续?你还是没有说明白什么叫圣山之夜呢”。

    “根据记载,这圣山之夜名称是荒民世界取得,真正的实质却是那神秘而强大的龟仙人以大圣术演化这个世界的千年运道,获取关键节点的大变故,说白了就是预知未来。据说这大仙术预知要三天三夜,而这三天三夜中最大的特点就是黑,无边无际的锅底黑,而变化则是先磁力失效,然后法则禁止,据说最后是一天,什么都是完全静止的,神奇吧”司徒越说越得瑟,最后洋洋自得地道。

    “看不出,这死老头子还这么厉害啊,唉,亏大了,我怎么就出来了呢,怎么也得死乞白赖地把这仙术学了再说啊,难怪这两个老家伙一听我要出来,就屁股着火一般地把我赶出来了呢,原来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啊,啊,亏啊,亏死我了啊”云浪先是嘀咕,后是仰天大声地长叹。

    “亏……大哥大,你什么亏了啊?被谁坑了吗?”司徒丈二和尚,疑惑地问道,“大哥我被人忽悠着赶出来了,被两个死老头子给坑了,啊,亏死我了”云浪叫天屈地道,霸刀知道他出自圣山,一见他此刻这副模样,心中恍然道“果然,这败家子还真被圣山赶出来的哦,我说传说中的圣山怎么会出这样一个无赖弟子呢,该啊,苍天有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