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65章 霸刀
    巨刀在空中坚持了片刻,随后溃散而去,最后在那不甘的惨叫声中,一人一刀如顽石坠地,远远地落下,人,全身上下有十几处冒血的伤口,门板刀,扭曲变形,焦黑一片。

    “啊,我的刀?”根本不管自己的伤势,飞扑过去抓起自己的“黑”刀,心痛的要命,使劲地摩擦着上面的黑印,这黑印是毁灭之源附着其上的亡魂怨气,他怎么可能有擦的掉呢。

    “你损坏了我的刀”眼泪打转地怒视云浪道,这样的一个表情和神态,就像一个被损坏了心爱玩具的孩童,又天真又无阻,“不就是……”看到这样的表情,云浪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讥讽不下去了,木呆呆地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场面又恢复了平静,半跪着怀抱着他的宝贝巨刀,头发凌乱地道“你这是什么剑法?我怎么从没见过”,云浪见他终于平静恢复正常了,长舒一口气道“我自己悟的,目前没有名,只有招式,这是第一招名定江山”,“还有?一共几招?”不甘地问道。

    “计划是九招,目前就两招,一招定江山,一招斩立决,第一招圆满了,效果你也看到了,经历过了,第二招以前只有招式,没有意境,不过今天之后,有了”云浪还是平铺直叙,但认真地道,听了云浪的话,微微一愣。

    “人刀合一,以刀入圣,你虽刀义绝然,但无心,刀无心,则之刀空有其势,却无其实,但你让我知道了什么真正的刀”云浪淡淡地道,不认同地道“我以母爱之心入刀,以赤子之魂祭刀,怎么能说我的刀无心”,云浪听了微微一愣“母爱赤子,很伟大,但你可知道何为母爱之心,求死绝然而后生,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母爱,一个母亲即便是自己的儿子多么的强大,但她最大的心愿依旧是你的平安,如此入刀,你何能不败,况且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小道,真正的刀之心,就是道之心,你心无大道,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刀奴,而且还是一个极为不合格的刀奴”云浪道。

    沉静了片刻,继续问道“怎么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刀奴”,云浪微微一笑“你输了,如果你兑现诺言,这个问题我会告你的……”,云浪还没说完,眉毛陡然一抬,眼神内毁灭暗涌,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陡然来临,一艘撕裂者开炮了。

    人可以死,但剑必须留下,所以龙傲没有三炮齐开,而是只开了一炮,即便只是这一炮,他的心也是悬的,发射之后,他不由自主地直起了身子,希望在那白光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云双手持剑,全身能量本能全开,五行金钟罩嗡嗡地发出轰鸣,云浪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此刻也感受到了自己身后喷涌而来的绝杀,他知道这是撕裂者炮火,自己没有下命令,竟然有人私自开炮,他气愤地大吼一身“混蛋”,转身将板刀横竖,与云浪一起阻挡炮火的轰击。

    一团蘑菇云,一团耀光,一声震天动地的轰响,似乎一切都应该结束了,龙傲如是想,不过很快结果就出来了,因为的拼死阻挡,再加上云浪的本能全开,爆炸过后,两个人竟然都还在。

    只不过,两个人的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衣裳破如乞丐,头发的焦糊如烧过的野草,面墨如非洲鸡,奄奄一息地死死握着已经严重变形的大刀,苟延残喘地呢喃道“我输了……你走……赶快逃出去……”说完便人事不知地昏死过去了,云浪半撑着身体,冷冷地眺望了一眼根本看不到发射器的天空,凭着顽强的意志,爬向了,一见这样的效果,龙傲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丝笑容,四平八稳地坐下来道“临死终算做对了一件事,呵,你随我去把他们都给抓来,我要好好款待款待我们这位贵客,哈哈”,极落不知的龙傲心里所想,暗自复议着,大哥刚才明明是帮那个敌人啊,这也算对?

    “是,大人”想归想,他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恭敬地回答一声,转身便随着龙傲向和云浪消失而去。

    十几米的距离,云浪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爬到的位置,他刚刚抓住的肩膀,二个身影飘然而下,云浪抬头敌视地气宇轩然的龙傲道“是你阴我们?”,极落鄙视地一笑呵斥道“哼,由大将军亲自出手,死也是你的荣幸”,“你叫什么名字,师承何处,报上名,归附黑龙会,饶你不死”龙傲一副胜券在握地淡淡道。

    云浪没有理会两个人的问话,依旧冷冷地“他你们也要杀?”“黑龙会不容失败者,的命运已经结束了”龙傲冷冷地道,云浪狰狞地冷冷一笑“哈,黑龙会,好,果然该死,记住了,我叫云浪,下次再见,我必斩你与剑下”。

    云浪说完,在龙傲变色的反应中,猛咬自己衣领处的一枚原形胸针,随后两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凭空消失在了原地,龙傲伸着空空的双手,发抖地张牙舞爪,双目冲血地吼道“空灵遁,啊,噗”又是一口心血,喷涌而出”。

    极落一见,刚要去扶,说出自己的想法,龙傲转身如同要吃人一般吼道“滚”,极落被吼,嘴脸的话也被生生地吼进去了,不敢再言语半分、其实以极落对遁术的理解,这空灵遁最多也就百里的距离,而以目前航空军团的覆盖范围,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再次捕捉到两人的位置,而以两个人刚才樯橹之末的状态,一定是可以抓住他们的。

    可惜一则极落畏上,二则与他可以说算的上生死铁兄弟,他实在不忍看到被抓回来受罚处死,所以最终他选择了闭嘴。而龙傲怒极攻心,两次吐血,本源严重受损,也再提不起任何多余的心思了,说句实话,云浪这次对他的伤害,比火凤上次破他结界的影响还要大。

    同样是受伤,由外而内和由内而外,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且最要命的就是云浪在不知不觉间,给一向孤傲冷静龙傲留下了一道心里裂缝,以后只要他们再碰面,即便是云浪不说话,他也会顿时怒火中烧,不死不休。

    百公里外,一个冰原低谷的背风处,横躺着两个人,一个是云浪一个是,云浪给喂了一把储存在手环里的圣山丹药,这才微眯着眼靠在冰壁上,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

    百公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黑龙会三百里封锁区域,一千多公里的辐射区域,这点,在他们最初闯入的时候,就已经预估清楚了,所以他并不认为此刻自己和就脱离了危险。

    所以云浪如同一只机警老鼠,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他嘴角边依旧咬着那枚空灵遁,眼睛不时地打量着外面的空间,耳朵则时刻注意着任何声响,随时准备再次逃遁。

    时间一分一秒地漫长过去,云浪终于确定没有追兵了,又给自己和补充了一些丹药,这才迷迷瞪瞪地昏睡过去。

    北风呼呼地吹着,云浪打了一个激灵,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中空空的,他腾地一下坐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体内一阵剧痛传来,撕裂者的攻击力虽然大部分被挡住了,但他的五脏六腑依旧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虽然在此刻在药力和浩海之力的双重作用下好了许多,但如此激烈的运动还是让痛的嘴直咧咧。

    “你才猎王,你受的伤应该比我重”那生硬的声音传来,云浪一起身就发现了门板一般挡在外面风口处的,所以这才发出疼痛的丝丝声。“你是猎圣,可你先嗝屁的哦”云浪语气略带嘲弄地道,“龙傲回来了,我们是逃不出去的”死气沉沉地道,“有小爷在,天王老子也拿我们没辙”云浪得意地道。

    又沉默的片刻,“你都听见了?”云浪道,“我人虽昏迷了,但元神意识的记忆还在”道,“跟我走吧,黑龙会已经过去了”云浪认真地道,“可我家乡在西部,我的母亲就埋在那个土山上,所以我得回去”意志坚决地道。

    “那你走吧,爱去哪儿去哪儿”云浪有点上火地道,“把刀还给我”淡淡地道,“都要死的人了,要刀干嘛,再说了,这刀是小爷的战利品,我还指望出去之后拿去炫耀呢,不给,想要,门都没有”云浪一副无赖表情地道。

    “你……”气结无语地道,“你个毛,这么好的铁,浪费了多可惜啊,炫耀完了,我就做几把菜单,剩下的再做几把粪叉,废物利用啊,总比扔的好……”云浪还没说,一转身揪住他的衣领,眼神血红地道“你……”。

    云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架势,仍其抓的颈部生疼,不动不闪,仰着头,一脸的挑衅,“你要如何才还我的刀?”泄气地松手继续道,“欠债还钱,认赌服输,天经地义,我早说过了”云浪摸摸脖子,义正言辞地道。

    巨刀在空中坚持了片刻,随后溃散而去,最后在那不甘的惨叫声中,一人一刀如顽石坠地,远远地落下,人,全身上下有十几处冒血的伤口,门板刀,扭曲变形,焦黑一片。

    “啊,我的刀?”根本不管自己的伤势,飞扑过去抓起自己的“黑”刀,心痛的要命,使劲地摩擦着上面的黑印,这黑印是毁灭之源附着其上的亡魂怨气,他怎么可能有擦的掉呢。

    “你损坏了我的刀”眼泪打转地怒视云浪道,这样的一个表情和神态,就像一个被损坏了心爱玩具的孩童,又天真又无阻,“不就是……”看到这样的表情,云浪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讥讽不下去了,木呆呆地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场面又恢复了平静,半跪着怀抱着他的宝贝巨刀,头发凌乱地道“你这是什么剑法?我怎么从没见过”,云浪见他终于平静恢复正常了,长舒一口气道“我自己悟的,目前没有名,只有招式,这是第一招名定江山”,“还有?一共几招?”不甘地问道。

    “计划是九招,目前就两招,一招定江山,一招斩立决,第一招圆满了,效果你也看到了,经历过了,第二招以前只有招式,没有意境,不过今天之后,有了”云浪还是平铺直叙,但认真地道,听了云浪的话,微微一愣。

    “人刀合一,以刀入圣,你虽刀义绝然,但无心,刀无心,则之刀空有其势,却无其实,但你让我知道了什么真正的刀”云浪淡淡地道,不认同地道“我以母爱之心入刀,以赤子之魂祭刀,怎么能说我的刀无心”,云浪听了微微一愣“母爱赤子,很伟大,但你可知道何为母爱之心,求死绝然而后生,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母爱,一个母亲即便是自己的儿子多么的强大,但她最大的心愿依旧是你的平安,如此入刀,你何能不败,况且即便如此这也只是小道,真正的刀之心,就是道之心,你心无大道,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刀奴,而且还是一个极为不合格的刀奴”云浪道。

    沉静了片刻,继续问道“怎么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刀奴”,云浪微微一笑“你输了,如果你兑现诺言,这个问题我会告你的……”,云浪还没说完,眉毛陡然一抬,眼神内毁灭暗涌,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陡然来临,一艘撕裂者开炮了。

    人可以死,但剑必须留下,所以龙傲没有三炮齐开,而是只开了一炮,即便只是这一炮,他的心也是悬的,发射之后,他不由自主地直起了身子,希望在那白光中寻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云双手持剑,全身能量本能全开,五行金钟罩嗡嗡地发出轰鸣,云浪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此刻也感受到了自己身后喷涌而来的绝杀,他知道这是撕裂者炮火,自己没有下命令,竟然有人私自开炮,他气愤地大吼一身“混蛋”,转身将板刀横竖,与云浪一起阻挡炮火的轰击。

    一团蘑菇云,一团耀光,一声震天动地的轰响,似乎一切都应该结束了,龙傲如是想,不过很快结果就出来了,因为的拼死阻挡,再加上云浪的本能全开,爆炸过后,两个人竟然都还在。

    只不过,两个人的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衣裳破如乞丐,头发的焦糊如烧过的野草,面墨如非洲鸡,奄奄一息地死死握着已经严重变形的大刀,苟延残喘地呢喃道“我输了……你走……赶快逃出去……”说完便人事不知地昏死过去了,云浪半撑着身体,冷冷地眺望了一眼根本看不到发射器的天空,凭着顽强的意志,爬向了,一见这样的效果,龙傲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丝笑容,四平八稳地坐下来道“临死终算做对了一件事,呵,你随我去把他们都给抓来,我要好好款待款待我们这位贵客,哈哈”,极落不知的龙傲心里所想,暗自复议着,大哥刚才明明是帮那个敌人啊,这也算对?

    “是,大人”想归想,他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恭敬地回答一声,转身便随着龙傲向和云浪消失而去。

    十几米的距离,云浪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爬到的位置,他刚刚抓住的肩膀,二个身影飘然而下,云浪抬头敌视地气宇轩然的龙傲道“是你阴我们?”,极落鄙视地一笑呵斥道“哼,由大将军亲自出手,死也是你的荣幸”,“你叫什么名字,师承何处,报上名,归附黑龙会,饶你不死”龙傲一副胜券在握地淡淡道。

    云浪没有理会两个人的问话,依旧冷冷地“他你们也要杀?”“黑龙会不容失败者,的命运已经结束了”龙傲冷冷地道,云浪狰狞地冷冷一笑“哈,黑龙会,好,果然该死,记住了,我叫云浪,下次再见,我必斩你与剑下”。

    云浪说完,在龙傲变色的反应中,猛咬自己衣领处的一枚原形胸针,随后两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凭空消失在了原地,龙傲伸着空空的双手,发抖地张牙舞爪,双目冲血地吼道“空灵遁,啊,噗”又是一口心血,喷涌而出”。

    极落一见,刚要去扶,说出自己的想法,龙傲转身如同要吃人一般吼道“滚”,极落被吼,嘴脸的话也被生生地吼进去了,不敢再言语半分、其实以极落对遁术的理解,这空灵遁最多也就百里的距离,而以目前航空军团的覆盖范围,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再次捕捉到两人的位置,而以两个人刚才樯橹之末的状态,一定是可以抓住他们的。

    可惜一则极落畏上,二则与他可以说算的上生死铁兄弟,他实在不忍看到被抓回来受罚处死,所以最终他选择了闭嘴。而龙傲怒极攻心,两次吐血,本源严重受损,也再提不起任何多余的心思了,说句实话,云浪这次对他的伤害,比火凤上次破他结界的影响还要大。

    同样是受伤,由外而内和由内而外,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且最要命的就是云浪在不知不觉间,给一向孤傲冷静龙傲留下了一道心里裂缝,以后只要他们再碰面,即便是云浪不说话,他也会顿时怒火中烧,不死不休。

    百公里外,一个冰原低谷的背风处,横躺着两个人,一个是云浪一个是,云浪给喂了一把储存在手环里的圣山丹药,这才微眯着眼靠在冰壁上,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

    百公里的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黑龙会三百里封锁区域,一千多公里的辐射区域,这点,在他们最初闯入的时候,就已经预估清楚了,所以他并不认为此刻自己和就脱离了危险。

    所以云浪如同一只机警老鼠,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和懈怠,他嘴角边依旧咬着那枚空灵遁,眼睛不时地打量着外面的空间,耳朵则时刻注意着任何声响,随时准备再次逃遁。

    时间一分一秒地漫长过去,云浪终于确定没有追兵了,又给自己和补充了一些丹药,这才迷迷瞪瞪地昏睡过去。

    北风呼呼地吹着,云浪打了一个激灵,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中空空的,他腾地一下坐起来,由于用力过猛,体内一阵剧痛传来,撕裂者的攻击力虽然大部分被挡住了,但他的五脏六腑依旧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虽然在此刻在药力和浩海之力的双重作用下好了许多,但如此激烈的运动还是让痛的嘴直咧咧。

    “你才猎王,你受的伤应该比我重”那生硬的声音传来,云浪一起身就发现了门板一般挡在外面风口处的,所以这才发出疼痛的丝丝声。“你是猎圣,可你先嗝屁的哦”云浪语气略带嘲弄地道,“龙傲回来了,我们是逃不出去的”死气沉沉地道,“有小爷在,天王老子也拿我们没辙”云浪得意地道。

    又沉默的片刻,“你都听见了?”云浪道,“我人虽昏迷了,但元神意识的记忆还在”道,“跟我走吧,黑龙会已经过去了”云浪认真地道,“可我家乡在西部,我的母亲就埋在那个土山上,所以我得回去”意志坚决地道。

    “那你走吧,爱去哪儿去哪儿”云浪有点上火地道,“把刀还给我”淡淡地道,“都要死的人了,要刀干嘛,再说了,这刀是小爷的战利品,我还指望出去之后拿去炫耀呢,不给,想要,门都没有”云浪一副无赖表情地道。

    “你……”气结无语地道,“你个毛,这么好的铁,浪费了多可惜啊,炫耀完了,我就做几把菜单,剩下的再做几把粪叉,废物利用啊,总比扔的好……”云浪还没说,一转身揪住他的衣领,眼神血红地道“你……”。

    云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架势,仍其抓的颈部生疼,不动不闪,仰着头,一脸的挑衅,“你要如何才还我的刀?”泄气地松手继续道,“欠债还钱,认赌服输,天经地义,我早说过了”云浪摸摸脖子,义正言辞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