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64章 先吃饱
    “大……大……大人这是纯元巫能,您……是送给我们的吗?”高个子激动地口吃道,“用不用的了,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云浪淡淡地道,云浪说的淡然,其实他真不知道他们如何使用这巫能元素,该不会用吃吧,云浪睥睨着眼,看着二个人如何使用这奇怪的巫能,心里暗暗想。

    巫能离开了云浪,最多只能保持几秒钟,两个人如获珍宝地接过巫能球,二话不说,各自开启自己的元气,张口就吞下去了,“你妹的,还真吃了啊”云浪看着两个人急不可耐的吞吃,暗自无语地道。说句实话,巫能确实不是这么用的,一般人吸收这种巫能,都必须经过暗魂术士的净化,然后再通过特殊的灵魂仪式才能吸收,但有一种巫能除外,那就是暗魂术士进过长时间凝练的纯元巫能,这种巫能是可以直接吸收的。

    纯元巫能都是暗魂术士自己本源提纯的力量,是他们的根本,除非必要,谁会傻的将自己的纯元巫能送给他人,按说这些关于巫能机密,一般人都是不可能了解到的。但这两个人来自于黑龙会上层有势力的家族,所以对巫能的了解比其他人多,刚才云浪摊手一出,高个子立刻感受到了那平和纯洁的巫能,绝非他在家族里见到那些普通巫能所能比的,这也是激动到极点的根本原因。

    两个人吸收了巫能,立刻席地而坐,云浪也想观察一下他们的反应,所以并没有趁机离开,片刻之后,两个人先后发出一股气浪,随后就看到他们各自的本源之力,立刻向元气转化.元力转化为元气就是猎王的标志。

    看到此景云浪真的傻眼了,暗自道“你妹的,这巫能也太逆天了吧,这样也行”,其实云浪也想多了,这种凭借外力而没有感悟的突破,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假猎王,而且以后的进化除非有源源不断的巫能给予帮助,否则也到头了,这种没有巫能本源的揠苗助长方式,黑龙会只给那些没有前途的普通士兵用,而基因稍好或天赋异禀的好苗子都采用了另一种灵魂契约的方式,给予巫能本源助其成长。

    如今黑龙山的三十二天罡,七十二地煞以及长老团的高阶力量大部分都采用了灵魂本源契约的方式给予了大幅度提高增强,这些力量才是黑龙会目前真正的中流砥柱。

    云浪当然不知道这些,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巫能的使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自己脑海里的几个老古董都在随主元神一起闭关,他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观察片刻之后,云浪便离开了,对于自己交代给这两个人的事,云浪一百二十个地放心,等他们醒来之后,绝对会超计划地完成任务。

    出了传送口房间,前面是一条多路分岔口,云浪凭着拓印的龙堡电子地图,早就明了各条通道的去处,先前干什么呢,云浪一时间有些犹豫。三天滴水未进,即便是现在云浪体内的各种力量爆棚,但那股人体本能的饥饿感还是相当地让人相当地难受,云浪微微一笑,打了一个响指道“对,先去填饱肚子,然后再去中央控制台看看,说不定哪里应该有作战计划什么的”。

    云浪刚才拓印电子地图,已经发现铁堡的中央控制台有一台功能强大的超级智能融合器,这个融合器的放火墙即便比起涯岸城的那台主机要强大的多,所以云浪并没有直接的闯入,而是故伎重演地输入了混沌病毒,而且面对这样的一个超级主机,病毒的发酵也要一些时间。

    云浪脱困大巫阵的时间是下半夜,经过和那两个守卫一磨蹭,此刻已近早晨了,北极到了冬季,几乎没有日出,但这并不影响龙堡作息,此刻硕大的厨房里,一帮黑龙会的厨师已经开工了。

    一群人陡然见一身黑袍斗篷的暗魂守卫进来,又是吃惊,又是茫然,傻傻的一个个都木桩子似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云浪也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到一堆已经准备好,正在打包的食物哪里,手环一闪,全扫了进去,同时手里拿着一根热腾腾的肉块,很没吃相地海吃了起来。

    领头的军厨长头这一个汗啊,这可是龙堡一帮子人的早餐啊,转眼就这么没了,这黑炮大人是要干什么啊。黑袍大人是他们这些低阶军士对暗魂一系的统称,这些身着黑袍如幽灵一般的存在“人”,是他们这些普通士兵的禁忌,不仅平时严禁谈论,就算用探寻的目光看一眼都不行。

    这些黑袍地位超然,即便是黑龙会的那些大人,见之也得恭敬礼让,你说就这样的一个人,今日却来到了他们的厨房,而且二话不说,起手就扫光了大帮子人的早餐,他们能不心慌吗。

    军厨长他强压心中的恐惧刚想上去询问,云浪看都没看地道“还有吗?”,“熟的……没有了……生的还有……”军厨长口吃地道,“带我去”云浪冷冷地道。

    军厨长硬着头皮将云浪带去了物资库,广场般大的物资库里,满满地堆放着各种食材,还有一排排包装好的军用速食罐头,云浪远远地眺望了一下,满意地道“嗯,不错,很好,都在这里吗?”,“是的,大人目前龙堡三个月的生活物资都在这里,军团的物资不归我们管”军厨长解释道。

    “嗯,不错,你去吧,我要找一点东”云浪淡然地道,“这……?”军厨长也不是傻子,刚才云浪在厨房里露的那一手确实让他有点犹豫和不安,“嗯?”云浪冷冷地转身,巫能涌动。军厨长一感知这冰冷的气息,如同那传说中黑龙潭一模一样,那还敢说半个不字,慌忙地一边退出去,一边赶紧地哆嗦道“是,是大人您轻便……”。

    军厨长哆哆嗦嗦地退出库房,一来到厨房,发现那些自己手下的那些人还愣在哪里,立马吼道“看什么看,想死啊,赶紧干活”,“队长,不是我们不干,可是现在上面已经开始催早餐了,特别是将军大人的营养餐,上面的人已经发火了,可是那块精肉,让刚才哪位给吃了”一个胖墩墩的厨师解释道。

    军厨长感觉眼前一黑,有种要晕过去的冲动,这几天,将军大人不知道怎么了,脾气一天比一天坏,明明烤的很好的精肉,硬是骂他们烤的不好,砸盘子不说,还把昨天送餐的那个军士给打的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烤箱里还有一块,赶紧装上,送过去”烤箱里确实还有一块,昨天吃了亏了,今天一早,他就烤了两块,一块老一点,一块嫩一点,这样不管是霸刀何种心情,总有一块合他心意的,从而避免昨天的悲剧。

    “那些卫士的食物怎么办?”胖厨师接着问道,“先送热汤,稍后我再去拿速食,大家赶紧准备”军厨长大声地道,一群人接到命令立刻再次忙开了。

    片刻之后,霸刀将军的早餐终于再次准备好了,军厨长看了一下众人,看着一个个怕的要死的表情,他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去趟这个浑水了,刚盖上盖子,准备推着餐车走,一道黑影鬼魅一般地飘至到了其身后。

    “哼,这么好的美食,居然还藏着掖着?”云浪去而复返冷冷地道,军厨长一听这话,腿一软有种想跪下去的冲动,哭丧着脸告饶道“大人饶命啊,看在我们厨工都是穷苦出生的份上,您就高抬贵手饶过我们吧,这是霸刀将军的早餐,您要是再吃了,我们这些人都活不了了啊”。

    云浪看着他那不做假的表情,思量了片刻道“哦,是这样嘛?好,那我随你去吧,我刚好也要去上面,如果他怪罪,有我给你们担着”,军厨长如蒙大赦,又是作揖又是祈祷地道“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别磨蹭,走”云浪淡淡地率先而出道。

    龙堡的主楼造型就是一条盘旋而上的龙,所以通道环形而上,军厨长在前面推着餐车,云浪则在后面缓缓跟随飞行,越往上,上上下下的军士越多。上面的守卫,虽然很熟悉暗魂守卫,但独自一个人,而且前面还走一个送餐的厨子,这多少让他们有些奇怪,不过这军厨长似乎和这些守卫很熟,所以只要有人定眼看他们,他就赶紧点头哈腰地打招呼,而云浪则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而且还故意巫能外溢。

    所以一路走来不紧没有人问询,反而异常顺利,来到了最上层,再转个角就要进入了龙堡的核心区域,云浪趁军厨长刷卡,报名的空档,悄悄地掀开餐盖,将里面的块精肉又给偷走了。

    霸刀今天的心情已经快要爆棚了,这已经是第四天了,不仅那个影子的毛都没看见,昨晚竟然还因为雷电异动,折损了落魂大人的两名暗魂亲卫,虽然这事怪不到他头上,但毕竟安排他们监视魂母石的命令是自己下达的,等大将军和落魂大人他们出来,自己少不了又得挨一顿责罚。一想到这,霸刀就狠不得亲自冲进把那个鬼魂给揪出来挫骨扬灰,“大人您的早餐来了”极落看着心情极差的霸刀,小声地道,“一群废物,一个早餐都做不好,要他们何用,如果今天还是那样,我活劈那个军厨长”霸刀想起昨天早上那嚼的牙疼的精肉,大声地骂道。

    刚刚推门而入的军厨长不由自主地腿一软,云浪在后面一把拖住他道“没事的,放心吧,去”,军厨长感激地朝他点了点头,云浪刚才这个看似随意的动作,立刻引起了两个守卫军士的注意。

    暗魂守卫是什么人,他们太清楚不过了,即便是遇到自己将军,那也是头颅高昂冷冰冰的从不言语,更何况是这种低贱的厨师,两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地握紧粒子枪,紧随他们而入。

    转过浅浅的入厅通道,军厨长颤颤巍巍地推着餐车走了过去,而云浪的全部心思则放在了那悬挂在中央指挥大厅上的四面超大视频上,其中迎着他这边的两面上,一个清晰地显示着天秃和山行,而另一面则关注着魂母石,其分屏上还定格着自己的一个虚影。

    一见这,云浪的心顿时沉下来了,脑子飞快地将这两副视频背后的因果想了一边,难怪那个三角巨石周围会有守卫监视的呢,看来这些人早就发现我了,而他们没动天秃和山行的原因估计也是因为我吧。

    云浪停步在大厅过道的转角处,所以霸刀等人一时并没有察觉他的到来,而是在依旧如常地准备进餐,极落给他恭敬地给他围上餐巾围脖,他也举好了刀叉,整暇以待,准备开吃,军厨长更是献媚地解释道“将军,昨日精肉做老了,所以,今儿我特意烤的很嫩……”。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餐盒,突然,他发现将军的脸,刷的一下怒气上涌,赶紧低头一看,餐盘里哪里还有精肉啊,除了汤汁毛都没有,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来不及向自己身后的暗魂大人求救,就放心自己飞了起来。

    “轰”军厨长被霸刀的怒气直接击飞了,向后狠狠地摔在了距离云浪不远处,军厨长本能地趴在地上,伸着手,看着云浪道“大人,救命啊”,说完就昏过去了。

    极落随着军厨长的手,发现了一副暗魂守卫装扮的云浪,暗魂守卫是他亲自去安排的,而且此刻都还在大巫阵里,眼前的这个人显然不是真正的暗魂守卫“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哼哼,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吗?”云浪冷冷地揶揄地道,同时他的眼睛看着视频,霸刀气势一震震开了自己周边的座椅,扬声大笑地道“是你?哈哈”,“怎么,见到你小爷爷我就这么兴奋,来叫一个听听”云浪卸去伪装,露出他那一身白色劲装,气势英发地道。

    极落一听怒吼道“混蛋你找死”,说完就准备上,“你去收拾那两个小东西,这小子交给我,哼,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却闯进来,我今天倒要看看敢闯入我龙堡内部的人到底有几斤几两”霸刀不容置疑地冷冷道。

    极落听了,狰狞一笑,竟然凭空消失在了中央大厅,速度之快,云浪暗自惊讶,他冷冷一笑,抬头对着手环道“山伢子,去找胖子,我随后就到”,霸刀战意盈然地抚摸着缓缓飞来的门板巨刀,冷冷道,“哼,你今天是到不了,我霸刀不斩无名之鬼,报上名来吧”。

    云浪同样战意高涨地心神一动,岩心重剑凭空而出,遥悬其身后“哦,你就这么自信可以把小爷留下”,“你的名字叫小爷?”霸刀看着他出剑同样举重若轻,不漏一丝气息微微吃惊地道。

    “小爷名叫云浪,不过你叫小爷也可以”云浪神态悠然地道,“云浪?没听过,应该属蝼蚁一类的吧”霸刀平静地陈述道,“今日之后,估计会很有名的哦”云浪也平静地回答道。

    两个人看似家常一般的聊天,可周围的座椅和铁制墙面,已经开始扭曲了,发出刺耳的咯咯声,而不远处的几个守卫更是被压榨的脸色煞白,枪械变形。

    霸刀不想就这样毁了龙堡中控大厅,淡淡地道“如果我们去外面的话,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人亡不管身后事,这些破铜烂铁砸了就砸了,正好可以给你当一个坚实的坟墓”云浪无所谓地道,“哼,小鬼,你只是猎王而已,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不让他们折磨你的灵魂”霸刀再次以商议的口气道。

    “一个受伤的猎圣老狗,怎么吠也就那么回事”云浪鄙视地道,武以势为机,所以他们看似平静的谈话,确是在进行势的积累,霸刀虽然身体有伤,但毕竟还是货真价实的猎圣刀客,所以他霸刀一直强压心中的怒火,就是想以势逼其就范,谁先动,谁就输了第一阵。

    但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猎王剑客,不仅丝毫不为他的气势所压,而且似乎还留有余力地与他轻松对话,更可气的是,他的话太毒了。

    “小辈,无礼,杀”霸刀终究是忍不住先出手了,平地惊雷地一般举刀劈了过来,“老狗,猖狂,小爷来了”云浪动如脱兔,剑走如雷动,几乎在霸刀出刀的瞬间,重剑也竖切了过来。

    两股力量陡然而生,而且都是力劈华山的纯力量对决,“轰”地一声,炸开了,猎圣就是猎圣,即便是受了伤,霸刀依旧是猎圣,虽然都是单纯的力量,但浸淫刀气已久的优势此时立刻显现了出来。

    霸刀后退了三步,而云浪则一直撞到了最后的铁墙上,强大的冲击力让他身后的玻璃碎成了渣倒飞了出去,霸刀止步,刀疤眼冷光一闪,嘴角残忍一笑,双脚发力,如炮弹再次冲来。

    霸刀动,根本就不会给敌人丝毫的喘息,这是经验也是霸刀的意志,霸刀大吼道“小子,你太嫩了,死吧”,霸刀再次势大力沉地劈砍了过来,云浪双手举剑,横挡了过来,“咣”低沉的撞击声,随着四溢的力量在偌大的一个中控大厅回荡。

    大厅一震,云浪单膝跪地,咬牙怒视着霸气无边的霸刀,讥讽道“圣者之力也不过如此吗?”,“牙尖嘴利,老子要震碎你的骨头”霸刀再次举刀猛砍道,“咣”“咣”“咣”霸刀蛮力尽出,疯狂地下砍道,云浪的一直腿已经将那坚实的体质地板跪下了一个深深的凹槽,不过即便如此,云浪依旧死死地挡住了倾泻而下的力量,毫无畏惧。

    云浪是没事,但这个高高耸立在龙堡最高处的龙头中控大厅,已经不堪重复了,电线火花四溅,暗中支撑的粗壮立柱已经扭曲变形了,整个龙头开始摇摇欲坠起来。

    一顿猛击霸刀之力稍微有点停顿,这是人体力量运转的正常现象,一鼓作气再而衰,现在他就在这微妙的衰之间,云浪感觉了力量的变化,眼神一寒,动如惊雷地大吼一声“老狗,该我了”。

    重剑无锋,但也势大力沉,翻转而来的云浪如同滚滚巨轮,碾压而来,看到这一招,霸刀暗自一愣“翻天斩”,这根本不是什么翻天斩,只是云浪平常的肉搏招式而已。巨能碾压而来,霸刀横刀以挡,“轰”霸刀连人带刀被云浪那利用旋转之力汇集而来的力量劈了出去。

    龙头中空大厅随着霸刀的撞击,瞬间就开始倒塌下去了,云浪提剑飞出,遥遥地看着轰然坍塌而去的巨大建筑,凝神戒备着,一个圣在者是不可能就这样死的。

    果然,龙头建筑溅起的雪花和灰尘还没落定,一声厉吼声传来,“混沌,死吧”,霸刀猎圣的气息终于全开了,云浪只感觉周围的空间气息一震,一把刀带着风雷之势,如瞬间发射的炮弹,奔涌而来,目标直指自己。

    他来不及多想,猎王气息全开,持剑凭空飞转,形成一股气浪漩涡,迎接霸刀而去,“霸刀意志,冲斩,杀”一道光柱在在霸刀的大吼声中,汇聚而出,直冲云浪。

    云浪目前的重剑诀就两招,一招定江山,一招斩立决,定江山的意境之力必要以地为媒,而斩立决又只空有招式,没有意境,云浪暗叫不好,只得凭借本身力量给予抵抗。

    龙虎之力加持,漩涡中一时间龙腾虎跃,气势非凡,但气与元素之间的本质差别在两股力量接触之后,差距立刻就显现出来了,奔涌而来的冰冷光束为金元素与刀气的凝结体,瞬间就洞穿了青龙白虎元气的阻挡。

    “不够么,五行金钟罩,御”云浪大吼道,“轰”爆炸声传来,即便云浪开启了金钟罩,但元素之力之外的刀气还是力量太大,云浪如同被发射出去的火箭,带着霸刀的余威弹射而去。

    “老狗就是老狗,就这点力量也想留下小爷,我呸”击飞的瞬间,云浪仍不忘大声地讥讽道,本以为一击得手的霸刀闻言,再次暴怒驱刀而来,大吼道“牙尖嘴利,我看你怎么死,刀霸无敌,翻天斩,死”,门板刀转动如巨轮,卷起周围风雪,再次向持剑坠落的云浪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