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63章 巫能
    云浪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人视为必死之物了,依旧冷冷地看着这片空间,其实这里的灵魂石,并不是没有发生变化,而是不断地在减少和增加,减少则是明显的向下的通道更粗了,流去的魂石更多了,增加则是最顶上一层灵魂石显然是新增加的,因为那一层没有自己献祭的灵魂印记。

    成就了完整的万灵之灵灵体,此刻的他已经不要献祭就可以为这些灵魂石烙上印记了,因为万灵之灵本身就是巨大的聚灵阵,他只需要在魂母石上布置一个小号的万灵聚阵,那么他不仅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灵魂的聚集效果,更可以为它们打上自己的烙印。

    不过在做这件事之前,他必须认真地接纳一位不速之客,那就是随同魂母石给予他肉体重生的一股墨绿色能量,这股能量除了毁灭之源占据头部,竟然悄无声息地隐没进了骨髓。而且即便此刻云浪已经完全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它依旧是那么地低调隐忍,不发一言,不露一丝。

    其实云浪开始吞噬其他能量的时候,他也没发觉,但当他将心脏处了两个实物吞噬之后,空洞的鱼盘旧址便再次发生了变化,太极鱼盘没有复生,但却诞生了一片灰蒙蒙混沌空间,哪里也有任何实质的力量,但却包涵了他曾经所有的所有能量气息,爆裂、烈火、雷电、毁灭、月伦……等等,甚至包括那曾经与他对话过的虚。

    所以当他在和毁灭暗算的时候,逐渐成型的混蛋空间立刻给他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体内还有一股强大的能量——,隐晦、坚韧、于暗处蛰伏,爆发时则给予致命一击,这就是字面解释。

    属于真正的暗界异能,所以它骨子里带有一丝冰冷,这种冰冷可以让人很理智,很有韧性,但云浪更喜欢热血,更喜欢快意恩仇,所以即便是此刻这股力量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恶意,但云浪还是要彻底掌控它。

    随着云浪掌控那些力量,他的心智其实已经在渐渐地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就是上位者的主导意识,这种意识最本质的体现就是他的控制欲望越来越强烈了。其实任何一种意识都有其两面性,心为上,主导群雄,这是一个王者必须具备的气势,但如果过了,那就是冷血顽固,刚愎自用,视生命如草芥,视群雄为蝼蚁。

    一个王,一个君的成长绝非看起来那么的一帆风顺,各种诱惑会随着力量的增长纷至沓来,如何面对这些诱惑而又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智,找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的心路,将是一个人一生所以时刻面对的事,人这一生最大敌人就是自己,所以云浪的路,注定漫长而坎坷。

    观察了片刻,感受到了自己体内那磅礴的力量和变化,云浪终于明白了曾经太极鱼盘的好处,任何力量在它那里搅拌一番之后,他的元神就可以吞噬了,想到此处他不由得暗自讶然,呵,净化器吗?呵呵,我喜欢。

    不过想明白这之后,让他更加惊喜的感觉出现了,哈,竟然就这样成就猎王了,死而复生,果然是一个好东西啊,难怪龟大师那么喜欢死后重生的,原来这么好啊。如果龟大师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论述,一定会找块豆腐撞死,人家是死后重生那是无奈之举,肉体的寿限到了,他如果不经历那九死一生的自我兵解,就将永远不复存在了,而且灵魂入轮回,还要经历无尽的轮回洗涤之苦,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呢,而此刻他竟然这么没心没肺的说重生真好。

    其实吧,云浪也只是臭屁地说说而已,灵魂兵解他可是亲生体验过的,要不然刚才毁灭和轮回对轰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地紧张。

    “好了,,不管你真的有善意,还是假的潜伏,那么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你,将成为我的又一股力量,混沌之元,来吧,送你一个见面礼,他称自己现在心脏处的那片混沌空间为混沌之元”云浪说完,心随意动。

    能量的抽取开始了,“丝”骨髓之中的被抽取,他不由得痛的牙口哆嗦,暗自骂道,尼玛这生和熟的差别也太大了吧,混沌之源这已抽取,竟然有点没完没了了,骨髓的刚刚被抽走一些,外面的立刻就补充而来了。

    云浪痛的牙口漏风,看着不断蜂拥而来补充的,他简直有种要骂天的感觉,云浪忍着痛将自己的元神意识通过传导而出,他这一看脸彻底黑了,先不说这巨大的魂母石中到底蕴含了多大的,就说那外面的庞大巫阵,其能量也绝对是海量。

    “咦,你妹的,居然还有人在监视我呢”意念扫描之间,他看见了一队暗魂守卫多角度地漂浮在三角魂母石上空,将其死死地包围着,暗魂守卫是看不到魂石内部状况的,但他们知道有人闯进去了,所以三天来,他一直死死地盯着。

    “不行,得想办法阻止这样继续下去,否则的话,老子即便不痛死,也得被撑死,哈,对了,上次老子进来的时候,正是借组雷电大作的时机,看来雷电对这有削弱作用,对就这么干”云浪暗自道。

    云浪想着,意念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天上,他这一看,讶然失笑,哈,您老人家果然还没走啊。

    法则之力当然不会走,而且每隔一段时间还会倾泻下来,云浪感知了一番,心中了然了,所以开始一边忍痛布置万灵聚能阵,一边极力地控制着吸收速度。可是即便如此,当他将万灵阵布置完的时候,也还是感受到了混元空间的饱满,妈的你个二货混元,元气满了,你就压成水啊,水满了你就结成冰啊,这也要我教。

    其实混元空间根本就是无意识之物,而他的意念才是真正的主导者,所以他骂混元就是骂的他自己,而且海量吸收他也是有意为之的,毕竟这么好的能量和机会,浪费和错过了那该有多蠢啊,当然了彻底清除骨髓里面的也是必须之举。

    吸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云浪呲牙咧嘴地眼盯着天空,暗暗地祈祷,嘴里碎语不断“雷电大爷,你一定要来啊,雷电大爷,你一定要快点来啊,这巫阵正不是人啊,它完全不把您当干部啊,它砸你们家玻璃,捣你们家茅坑,它还偷看您家媳妇洗澡哦……。

    “轰,轰,轰”法则雷电在它恶毒的碎念之中终于又一次爆发了,云浪兴奋地飞了起来,对是飞了起来,他现在已经可以飞一会了,雷电再次爆棚而下,大巫阵的力量果然被压制在了一个相当低的水平。

    云浪见此,虎目一瞪,大吼道“就是此刻,引雷”雷电之力早已化为了他的筋脉,他找准三角中心点,再以自己为诱饵,疯狂地向三个角输出电能。法则之雷为天雷,他发出的雷电为地雷,上下接引,立刻就将天罚之雷的重心吸引了过来,“噼里啪啦轰”一道水缸粗的雷龙耀天而出,西面和西北面的两个暗魂守卫还没来得及反应,瞬间被天怒化为了齑粉。

    而强大的电能一接触三角,也是雷丝汹涌覆盖而来,魂母石当然不会被雷电劈开,而且甚至半分损耗也不会有,但蕴含于魂母石空间的那些灵魂石就不一样了,一旦有一丝法则天雷进入,那么这些幸苦收集而来的灵魂就会瞬间被灭的一干二净。对于这点,当初的布置者当然想到了,所以当外面的被隔绝之后,内部的即可做出了最大反应,瞬间巫气翻腾墨光闪烁。

    云浪看着不断没有再继续涌向自己,反而开始抽取自己体内的道“哼,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你当我是什么,公共汽车吗?给小爷吞”混元空间的净化能力比起当初的太极鱼盘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就在云浪刚才压缩成水的意念一出,须臾的功夫,满满的之气,顷刻间已经化成水状了。

    云浪的元神早已按耐不住了,张口即吞,净化后的开始大海归流一般地涌入他的元神世界,是暗界之能与光明界基础五行有着本质的冲突,一涌入这方世界立刻自成一体盘踞了小半边天空。看到自己元神世界的变化,云浪也讶然无奈,暗自道,割据就割据吧,等我彻底了解其本源之后,再来好好地收拾你们。

    云浪吞噬看似无奈之举,但却在无意之中暗合天地无极之阴阳大道,明为阳,暗为阴,一方元神世界因为涉入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一副大阴阳的星球演化在不知不觉间开始了。

    云浪不知道这些,终于完成了净化和吞噬,一股来自骨髓深处的冷静和坚韧融入到了他的心性与本源,云浪长舒一口,哈哈一笑地道“这感觉真好”。

    收拾心性云浪对着周围的空间肃穆一躬,郑重地道“万灵之恩,永世不忘,浪在此立下宏愿心志,等我了却家园之事,必踏碎虚空接尔等回家”,宏愿一出,万灵悸动,云浪的王者之气更是在这一刻彰显无遗。

    云浪离开了,但这片空间因为他的阵法和宏愿开始形成一股淡黄色的气息,这股气息时而聚合时而分散,最后化成了云浪刚才背手而立高大伟岸的模糊形象,形象很模糊也很粗陋,似乎不像雕像倒是更像一个图腾。这个图腾模样的异像只维持了片刻,便飘然而散了,万灵的感恩和祈祷在这一刻,形成了人类第一枚神根图腾,这是谁也有没有想到的,而且还是极度罕见的灵魂图腾。

    图腾形成的那一刻,云浪刚刚穿透三角魂母石,一出来他突然感觉一阵眩晕,这种眩晕一闪而逝,他恍惚地摸了摸额头,又回头看了看魂母石,暗自道,起了怪了,我进去的时候怎么没有这感觉,不过随即他又释然了,自己进去的时候是猎将,出来的时候是猎王,而且还形成了无极元力空间,这有的比吗。

    他讶然一笑,没再理会眩晕之事,而是心随意动,一件黑色的斗篷又转换而来,顷刻,他已经俨然一个暗魂守卫了,刚才引雷,他故意偏向西边,所以他敢断定,西角这边的两个守卫不死也残废了,此刻他用化身守卫,正好可以帮自己离去。

    化身暗魂守卫之后,他装模作样地在哪里停留了片刻,又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情况,见无人察觉自己,便缓缓地飞向阵内飞去。法则之力的高峰期早就过去了,而且刚才法则雷电又集中在魂母石,所以庞大的巫阵并没有削弱多少,云浪想要御空硬闯巫阵禁忌那绝对是不现实的,而且他也很想了解一下这个建立了如此庞大基地的黑龙会内部到底情况如何。

    大巫阵以龙堡为起布点,所以唯一的出口也直通龙堡内部,云浪化身暗魂守卫一路飞行而来,不断地观察随处可见的巨大黑色阵基石,片刻之后便来到了一个蓝光阵口。迈脚上去,一道短距离的空间传送,立刻就把他送到了龙内的一个基座法坛上了,法坛周围两个荷枪实弹,身背冷冰的龙堡守卫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按说能被安排守卫法坛,必然是龙堡的精锐,可云浪一番观察之后,发现这两个也才高阶猎将修为,而且从他们被自己注视的反应来看,这两个不仅没有什么猎将气势,反而显得有点愚钝。

    云浪一副盛气凌人站在法坛上,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坚硬黑铁打造的内壁上刻满了各种巫术符文,云浪已经掌控的,所以立刻明白了,这里就是大巫阵内通外联的出口。

    俩个守卫恭敬地行礼道“大师”,暗魂守卫虽然也是守卫,但人家是落魂大人的亲卫,直接受暗魂使者差遣,同时也大巫阵的直接管理者,所以地位超然,平时那些暗魂守卫对他们根本看都不会看,今日这位一出来,不仅没有飘走,而且竟然还上下打量着他们,所以只好恭敬地行礼。

    “嗯,大巫阵里有外敌侵入,有可能会从你们这里出来,我走之后,每出一个人,给我彻查,不得有误”云浪冷冰冰地道,俩人一听,吓了一声冷汗,难怪这位大人出来之后没有急着离去呢,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随即俩人对视了一眼,赶紧行礼又激动又紧张地道“属下遵命”。

    “这两个人为什么这么激动呢?难道大巫阵里的那些黑衣人地位很是超凡?”云浪看着两个人那奇怪表情暗自思付,随后他又看了看周围的墙壁,一股子恶作剧的心思跃然而来。“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别光顾着高兴,赶紧给我准备一些油漆来”云浪淡淡地道,“油漆?”两个人异口同声地道,“嗯,那人十分了得,我们好不容易才利用大巫阵把他暂时镇压了,此刻几位兄弟都在哪里看守,所以派我来加强阵口基座,赶紧去给我拿”云浪冷冷地解释道。

    两个人虽然有点茫然,但魂使守卫大人既然有的命令,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即可匆匆而去,走到通道口,个人矮的问个子高点的道“大哥,布置阵基要用油漆吗?”,高个子想了想道“是啊,没听说呢,算了,管那么多干嘛,大人叫我们拿什么就拿什么呗,赶紧的,讨好了大人,我还要问的瓶颈突破的事儿呢”。

    矮个子一听这,也立刻把疑问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是啊,刚才两个人这么兴奋是干吗,不就为了可以有机会从这些神秘的大人身上获取指点的机会吗,这可是他们家族费了大价钱才贿赂得来的位置啊。

    云浪见两个守卫傻不拉几的阵口都不管却给自己找油漆去了,立刻冲向了那些符文墙壁,查看一番后,便元神大放拓印其墙上的符文来,云浪一路走来早就发现这些符文的独特性,他们虽然大部分与云浪脑海里希雅玛母语符文是相同的。

    但其构建纹路的原理却又与自己接触过的阵法符文迥异,他虽有但却没有巫族本源,所以只能停留在粗浅的单个认识上,无法进行整体的解读,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复制拓印,留着以后参悟,当然了,等自己的主体元神闭关结束之后,这些功课就是那几个无所事事的灵体了。

    复制之后他又恶作剧地在符文下面的铁壁上留下了一行字的底印,就等那两个拿会油漆刷了,然后他又找到了一处龙堡电子线路,利用全能机器掌控拓印了一份电子地图,一趟忙完之后,那俩个傻玩意竟然还没有回来,云浪不由得暗自猜疑,难道我说的不是油漆?,云浪确实说的是油漆,那两个人也确实去找油漆去了。只不过,这不能怪那两个人傻,油漆这玩意还是当初龙堡建立时用过的,而且龙堡都是铁制建筑,现在哪里用的着油漆这东西啊,此刻又是下半夜,两个人又是找人,又是查数据库,然后还要亲自跑去仓库,这能不耗时间吗?

    云浪无聊地又转悠了一圈,感觉意犹未尽,似乎还想要做点什么,符文都是刻在黑色的石头襄刻在铁制建筑里面的,显然那些黑色的石头对这些符文的运行有这非凡的意义,既然要研究,就要做的更彻底一点,想着,他撸起袖子,从手环里抓起一根小铁棒和小榔头撬了起来。

    这种小铁棒是研究院专门用来给矿石打槽的工具,作为一名出色的机械师,这些工具他都放在手环里随身携带的,叮叮当当,片刻功夫他就撬下了几颗边缘的符文黑石,正在他准备继续撬下去的时候。

    他听到了“咣当”一声,转头一看,才发现那二个二货守卫提着油漆已经回来了,此刻正杵在门口一脸的惊呆,云浪看了看手里刚刚撬下的符文石和他们的表情,冷冷地骂道“发什么呆啊,赶紧过来帮忙,一群蠢货,找个油漆也这么慢”,云浪这一骂,效果立显,二个人赶紧过来道“大……大人……您这是?”。

    云浪拍拍手,叉着腰,胡乱地指着四周符文墙壁道“废什么话,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要加强这里的基座,这些符文当然要修改了,赶紧的,你用油漆按照我给你留下的线条,给我按这些标记涂好,还有你,拿着撬干,把这个石头,那块,哪有那边几颗,都给我撬了”

    两个人听了这语气,那还不敢再言语,立刻准备就干,云浪拍拍手,刚准备走,两个准备干活的人见云浪要走,对视一眼,一脸媚像第过来行礼道“大……大人?”。云浪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有点戒备地道“你们有事?”,云浪这一问,高个子立即兴奋地道“大人,我和矮瓜已经停留在高阶猎将很久了,一直寻找不到突破的契机,您能否赐予我们威能,让我们早日再进一步啊”。

    云浪听了他们这话,心里暗暗思索,难道他们说的是,随即也立刻明白了为什么这两个一看到自己就像看到亲爹一样恭敬呢,难道对人类的进化有激发作用。云浪不知道该怎么启发,但心思却灵通,冷冷地道“你们想获得什么启发”,云浪这么一说,两个人顿时觉得有戏,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地扑通跪在地上。

    “大人,我们不敢奢望太多,只需要您赐予我们一点,让我突破瓶颈即可”“是啊,大人,我们知道自己没有七十二地煞大人他们那样的天赋,只需要您点拨我们一下就好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赶紧道。

    还有这样的作用?既然能帮助他们进化?云浪又是迷惑又是惊讶,虽然他此刻对的了解还只是皮毛,但并妨碍拿这两个二货做实验,看看其究竟如何完成进化。云浪双手一摊,两坨纯洁的凝结成球状,两人一见这元素球,就如同见到了最珍贵的宝贝,贪婪的双眼冒光,一时间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