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58章 毁灭之母觉醒

第158章 毁灭之母觉醒

    而暗魂术士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不清楚这些诡异术士的来历,但他知道在如今的黑龙大军中,只有团一级的将领才配备了暗魂契约术士,像他这样的小队长是根本不够级别的,而这个暗影术士的到来,则是他亲哥费了高昂的代价为他走后面获得。

    即便是这样,他大哥一再叮嘱,暗魂术士的存在,目前还是黑龙会最大的秘密,所以平常他也不敢召唤出来使用,只有在今天这种独自行动的情况之下,他才敢肆无忌惮地享受一把团长的待遇,而自己战队的成员也是因为自己拥有这样的能力和关系,才死心塌地地跟着他卖命。

    所以暗魂术士绝对不能有失,尤加夫刚飞到现场,一声尖锐的鬼嚎传来“啊,尤加夫,你个笨蛋,你再干什么,竟然让人破坏了我的噬魂,我的本源被削弱了”,暗魂的罩袍被炸碎了大半,露出那暗黑色的透明骨头。

    特别是他那一直带着面具,此刻被毁去半边裸露的半张脸,居然完全不是人类的模样,偌大的眼眶,尖尖的下颚,绿色鬼火跳动的眼球似乎蒙着一道黑气。尤加夫也是第一次见到暗魂术士的真正面目,此刻即便是自己猎王气息大开,他也不自觉地一个寒颤,“你还在看什么,给我把那个家伙抓来,我要生吞活剥他的灵魂,让他永生永世煎熬在我的怒火中”暗魂术士尖锐地吼道。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尤加夫在查看暗魂术士的情况,那边天心则在使劲地拉扯着司徒,天心没有受伤,因为司徒在危机到来的瞬间,本能按下了车厢的防护装置,所以即便车厢也是同样激烈的翻滚,她却毫发未伤。

    翻滚停止之后,天心便飞快地爬了出来,然后冲向了司徒那边,战车没有安装气囊一说,因为在战场上这种安装根本无用之举,而司徒自己给车厢加装气囊,完全是为了自己靠坐起来更舒服而已,但今日却为了保护天心起了很大的作用。

    司徒的情况很糟,严重变形的车头死死地挤压着他那肥胖的身体,头上一个大豁口,鲜血染红了他的半边衣襟,“醒醒啊,好运哥哥,醒醒啊”天心一边拍打着司徒的脸,一边使劲地拽着他。

    可惜他的昏迷太重,车框挤压太紧,她叫也叫不醒,拉也拉不动,就在她很无助的时候,一声雕鸣传来,天心似乎看到了救星,大喊道“小金金,快”。小金雕自从她出来之后,就没见到,天心以为小金雕被自己师傅留下了,此刻听到雕鸣,她才知道小金雕一直暗暗地跟随守护着她。

    小金子听道天心的呼唤,飞扑下来,就在小金子用它那钢爪抓起一边车架,准备发力拉扯的时候,一道金光再次由远至近地杀来,目标就是飞扑着铁翅的小金雕。危机瞬间而来,小金雕三级爆裂气,也本能地发出,只见它铁翅回收,金光一闪死死地包裹自己身体,准备强行抵挡金光气刃。

    虽然尤加夫只是随意一击,但人家是猎王,别说是小金雕只有爆裂三级,即便是它再高两级,也抵挡不住猎王的元素力量的攻击,不过万幸的是,小金雕的爆裂气也是纯正的金属性。所以一击之下,虽然它铁羽四溅,被元素气刃轰飞,满身都是渗血的小口子,但并没有致命伤,小金雕哀鸣一声,被击飞了四五米,随后又艰难地爬了起来,双目冰冷地直视着那个飘飞而来的敌人。

    “不要伤害金金”天心看着小金雕被击飞,痛苦地喊着,一股莫名的紫黑气息如同敲鼓一般在她的心脏处闷响了一声,天心一手撑地,一手捂胸口极力地控制的心中的躁动“不能,我不能,哥哥不喜欢你出来,你会伤害哥哥的,你不能出来”。

    尤加夫如同看待死人一般,无视昏迷被困的司徒和此刻快到零界点的天心,眯着眼意味悠长地对着已经不能飞,但依旧顽强地站起来,拖住翅膀敌视着他的小金雕道“咦,好纯净的金属性变异兽啊,呵,跟我很相配呢,我喜欢,今晚终算没有白来哦,几个手下也算没白死哈”。

    “你个白痴,难道看不出这个变异鸡已经有主人了吗?”斗篷面具已经恢复的暗魂术士出现在他的身旁讥讽道,“主人?杀了不就没有了吗?赶快动手吧,大师”尤加夫无所谓地道。

    暗魂术士看了看下面人事不省的司徒恶狠狠地道“敢坏我的好事,我一定会让这小子生不如死,妈的,怎么昏死过去了”他们这是契约之间的交流,外人根本不可能听的到。

    但下面天心却听的真真切切,所以暗魂术士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天心内心渐渐地被愤怒所占据了,她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周围的空间也越来越冰冷,冰原本就很冷。

    此刻只是稍微冷了一点而已,所以暗魂术士和尤加夫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暗魂说完,就扑向了被困的司徒,就在他对司徒准备开颅取灵的时候,天心那冷冷的声音传来“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暗魂术士听了一愣,再抬头一看天心那冰冷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打了激灵,咦,怎么会事,她怎么可能看到我,而且我怎么感觉到危险“你……你能看见我?”他有点不相信地道。“一个偷渡界河,舍弃了肉身残骸暗的灵奴仆,蝼蚁般的东西,你以为你很神秘吗”天心冷冷地道,“你……你怎么知道的,你……究竟是谁”从暗界偷渡到明界,必须舍弃那残缺的肉身,在黑龙会他们以暗魂术士的身份出现,所以他们的真实身份估计除了龙霸,无人知晓真正的答案。

    天心冷冷地道“暗影不散,九府九山,暗魂不灭,九界九天,有阳有阴,有存有在,有生有死,有绝有续,阴灵永界,你们可还记得暗灵九誓,违背灵誓,善入大明界,搅动轮回,罪不可恕”。

    天心越说周围的气息越冷,而且开始形成了一个一个黑暗漩涡向四周的黑夜弥漫而去,天心一言,如同索命丧钟,暗魂术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暗灵九誓,是它们暗魂一族最古老的誓言,即便是他也只是接触到了只言片语。

    古誓不全,古誓残缺,这是暗魂界公认的事实,即便是那传说中高高在上的魂主神帝也只是修炼的半部残篇,在这样屁大一点的荒废之地竟然遇到一个九誓全出的小女孩,先不管这几句话对不对,就凭她说出来的语言就让暗魂术士凌乱了。

    九誓何其伟大,九誓何其圣神,那是每个暗魂术士心中的圣言,惊讶,否定,疑惑,再否定,最后变成了无知的愤怒,愤怒的暗魂术士怒气冲冲地大吼道“我不管你是谁?竟然敢亵渎我暗魂族的誓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让我死,哈哈,孽障,你等违背大道天和,擅破九天誓言,今日本尊倒要看看你究竟如何杀的了我,哈哈”天心冰冷的大笑道。暗魂术士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因为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娃娃越来越危险了,而且对他还是致命的危险“巫神之术,万魂噬,杀,尤加夫用你的最强攻击,和我一起杀”暗魂术士含怒而攻,气势看起来无比了得,一时间,方圆几米的地方顿时鬼哭狼嚎,无数灵魂虚影飞扑而来。

    尤加夫不知道暗魂术士与天心的心神对话,不过既然暗魂已经传来的命令,他也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金灭绞杀斩”,一道金元素攻击照亮四周,毁灭性地扑向弱小的天心。

    黑龙潭主导者魂心,在战争开始前曾经给每一个暗魂术士下过这样的一个命令,命令是这样的,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个人女孩,黑瞳紫发,不死不灭,他们见到之后不得为敌,最好远远避之。而龙霸同样也给他的将军们传递过一个消息,那就是如果遇到一个杀不死的黑瞳紫发女孩,放过,不要管,随其自便。

    不过可惜的是,尤加夫地位太低没有接到这种可有可无的命令,而与他契约的这个暗魂术士又是走的后门,不可能接受的魂心大使者的暗影传信,所以毁灭之母的第一次觉醒,就在这样的阴差阳错中被两个二货用他们强的合击,给彻底点燃激活了。

    毁灭元素是这方大宇宙中最古老的元素,也是最强大的元素之一,它最强大的特性就是诡异的负离性,什么叫负离性,简单的理解就是负负得正,你给予的毁灭破坏力越大,它成长的越快,你攻击越强,它就接受越大,然后反过来比你更强。当然了有负离性就有正离性,光明无处不在,有光明就有正离法则,不死不灭同样伟大而强悍,所以在这大千宇宙中负离性和正离性又叫神之法则,他们几乎是一种无解的宇宙法则。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云浪还是猎士的时候,就可以凭借着毁灭之力,在火灵那几乎可以灭杀圣者的攻击力之下,可以存活下来的真正原因。当然了,法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居然这种力量被生命体所拥有,那么一个生命体的能量承载就成了这股力量成长的关键,生命有极限,云浪因为当时的承载超越了身体极限,所以生机几乎断绝,如果不是他后来的一系列机遇和关键时候疯大师那海量的生命药剂,他此刻也只不过是一个活死人,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会完全变成一具被毁灭之力完全占据的僵死傀儡。

    天心作为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母体,对毁灭力量的理解和掌握都还处于一种潜意识的模糊状态,所以也无法做到真正的强大,如果出现超级圣者出手镇压的情况,她也可能变成一个行尸走肉完全被毁灭元素本源所掌控的真正恶魔之母,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么无论是这荒废之地,还是这片宇宙,她就将成为一个真正的灾难。

    暗魂术士和尤加夫一阴一阳的两个攻击,眨眼即到,其综合的攻击力比之单纯的攻击至少要强上三倍以上,这是契约者之间独有的特性。

    “轰”阴阳双爆同时传来,眼前的冰雪被巨大的震荡波掀起了一股暴风雪,不远的小金雕再次哀鸣一声,被卷飞的更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暗魂术士也被气浪推了好远,暗自道这下应该是没危险了,尤加夫更是传音责问道“大师,你这是搞什么鬼啊,好端端的两个活魂就这样让你给轰没了,没收获,你可别怨我啊”,“闭嘴蠢猪,安静”暗魂术士没好气地回音道,说完死死地盯着将要渐渐落幕的暴风雪。

    雪落人出,同时传来一声闷爆,随后一团紫色的光华漩涡蔓延而来,一米、五米,五十米一公里,十公里,三十公里,一个庞大的没边的紫心黑光漩涡绽放在白色的北极冰原。

    此刻的天心,只见她紫光盈动,长发飘飞,身体的各个部位以肉眼可视状态在不断的成长,曾经有点肉肉的手掌,开始变的十指修长,如葱如玉光洁而富有美感;曾经只有一米五的个头,此刻也达到了将近一米七,紫群劲袍,随风起舞,衬托着她那不可方物的身材;以前有点胖嘟嘟的脸颊,也开始变的玲珑剔透,纯洁无暇,瓜子脸,高鼻梁,樱桃薄嘴唇,活脱脱的一个绝色美人。

    唯一不变的就是她那依旧深邃的眸子,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仰望着星空,不知道是星空因为他的眼神而浩瀚深邃,还是星空给了她深邃而遥远的目光,或者此刻她并没有想看透这片宇宙,而只是在思念谁。

    黑的发紫的光晕,如同绚丽紫罗兰,在天心的村托下美丽而妖娆,“好美的女人啊,大师,这是什么情况啊,我们怎么炸出了这样一个尤物啊,这太他妈的惊奇了,我一定要收了她,一会你就不用管了,我自己来”尤加夫双眼发直,忍住口干舌燥地道。

    听了这个话,暗魂术士想杀他的心都有,别人感觉不到那紫黑色的气息是什么,但他太熟悉了,那是实实在在黑暗元素,是吞噬一切的力量,他所释放的拘拿吞噬人类灵魂元素特性就是这其中的一种。

    暗蓝的极致就是紫黑,紫色是他们暗界真正的神之颜色,而自己那点蓝色光芒在此人面前,如同萤火与皓月,他想不通这里为什么会出现一个传说中人物,更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已经无法思考了。

    这女人是很美,但那绝对是吃人摄魂夺魄要人命的那种死亡之美,所以本能让他现在首先想到的是怎么逃命或者匍匐认命,而自己的这个契约者却在此刻生出这样要命的想法。

    “闭嘴啊混蛋,你想死也不要带着我啊”暗魂术士极力地控制着心中的恐惧道,“大师啊,一个小女人有什么可怕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尤加夫不明就理,因为那散发气息虽然很广,但他感觉不到有任何的威胁,而且眼前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没有任何进化等级的平凡人。

    说完他就抬脚准备飞过去,可是当他一抬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伸出去的不是腿脚,而是一截骨头,随后他低头一看,就看见自己躯体噗噗地散落了,坠地之后连灰尘都没溅起,就化为虚无了。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口干舌燥了,因为他的血气都没了,惊恐到极点的尤加夫惨叫连连地道“啊,不,我的肉身,我怎么只有头了啊”。

    刚才全部精神都放在天心身上的暗魂术士,肝胆俱裂的虚影跪扑在雪地上,捣葱一般地磕头道“大神饶命啊,大神饶命啊,我们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我是巫神的奴仆,请您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饶过我吧”。

    天心并没有理会一个尖叫一个求饶的他们,依旧仰望着星空叹息道“对不起啊,哥哥,我终于控制不住它了”,一滴晶莹的泪珠随着天心那叹息滑落脸颊,溅落在白雪冰原之上,泪珠落地,一朵白花在雪地上悄然绽放,白花与雪同色,本不可见,但随后它又变成了紫色,妖娆显世。

    叹息完,天心又看了看身旁依旧被困昏迷的司徒,淡淡地眉毛一动,半截钢铁战车瞬间消融了,司徒胖子哼了一声,依旧昏迷地躺着,“对不起,好运哥哥,我们的缘分尽了,你的天心妹妹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天心妹妹了,希望你以后多保重”,说完她又看了看远处那个不知道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畏惧她,而有点瑟瑟发抖的小金雕。

    “如果你愿意继续跟着我,我就给另外的力量,如果你不愿意,我帮你洗去这一段记忆”天心神情复杂地道,小金雕犹豫了片刻,似乎也下了某种决定,毅然地一瘸一拐地走向了天心。

    天心看到小金雕的表现,脸上出现了难得一抹淡笑,略显感动地开心道“谢谢你,小金金”,随后她便打出一个印结,一丝紫色的本源融入了小金雕的身体。紫色能量一入体,小金雕痛苦的毛一炸,但它没有叫出来,雕目冷冽而顽强地接受着紫色能量对它的改造,随后小金雕的意识渐渐地消失了,只留一下团黑气弥漫的能量团,不知道经过改造之后的小金雕会成为什么怪物。

    处理完了司徒和小金雕,天心才把目光放在那个只有头的尤加夫和匍匐在地暗魂术士身上,他没有理会尤加夫的头颅,对着暗魂术士道“欲望的尽头是毁灭,毁灭的结果是重生,我喜欢杀戮,但从不杀戮,黑暗与光明,从来就只有一线之隔,正负之间也不过一念之差,对于一个暗灵来说,你的罪恶值确实很低,所以我决定留下你的契约者,给你一次重生的机会,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一个毁灭之仆,你可愿意”。

    暗魂术士来不及多想不停地磕头道“愿意,愿意,谢谢大神,谢谢大神”,天心淡淡地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暗魂术士,手指轻动,一团血球出现在眼前“这些精血足够你重塑一副人类的肉身,你准备进入契约者元神,我给你一道法决,你不仅可以破除契约法则之束,而且还可以你之灵塑造元神世界,获得圣者之力。不过,其人元神内有人布置了一道禁忌标记,这需要你自己破除,整个过程会很痛苦,你要有心里准备”。

    一听“肉身”这个词,暗魂又激动又兴奋,当初他选择九死一生地偷渡而来,不就是为了寻求转世轮回的力量,重新塑造肉身吗,虽然人类的肉身比起他在暗界是的残体要差很多,但这毕竟是完整的肉身啊,只要忠心为眼前的这位大神办事,假以时日,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像那些强大的领主一样,不用躲于暗处苟延残喘,而是行于明处,享受宇宙之光的照耀。

    “谢谢大神,贱仆九死一生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能超脱残骸之苦,所以贱仆不怕痛苦,只要破除了契约法则,那禁忌贱仆自有办法,您放心吧”暗魂术士恭敬地匍匐道,“嗯,你们这些越界之灵,果然不简单,好吧,你起来吧,接受我给予你的法则执念,准备涅盘重生”天心点了点头淡淡地说完,一道法决打入了暗魂魂体,随后他又感谢一番,便遥遥地飞向了尤加夫的头。

    只有头颅,想逃又逃不掉,此刻看着冷笑而来的暗魂,尤加夫尖叫道“啊,你……你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不要吞噬我的灵魂,我大哥早就让我防备你,你不会得逞的,啊,不,啊……”。

    尤加夫的惨叫终于停止了,他那最后的头颅也在一团蓝光之中彻底破碎了,天心顺势将指尖上的一团血肉精华抛向了头颅蓝光,随后天心又看了看昏迷的司徒,微微地道“再见了,好运大哥”,说完她又仰着这星空痛苦地道“再见了,云浪哥哥”。

    话音落下,绽放的紫光黑气团,迅即而收,随后便消失在了雪地平原,而随着她消失的还有一个团黑雾的小金雕和一团血肉翻滚的暗魂。

    天亮了,司徒胖子悠悠地醒来,他扶着有点眩晕的头,四处张望着,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半截车厢上落了一层薄薄雪在自己后面的不远处,敌人没有了,天心也不见了,他不知道那一道金光到来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艰难地爬了起来,来不及怕打身上的落雪,踉踉跄跄地冲向了那半截车厢,一看车厢内空空的,他焦急地大声地四处张望呼喊着“天心妹妹,你在哪儿啊”他的声音即焦急又无力,最后只剩下无尽的落寞和懊悔随风而去。。

    茫茫的冰原,冷冽的寒风,了无生趣的四野,就在距离司徒瘫坐的不远处,一朵紫色无名花,正迎风起舞,傲视雪域的枯寂,为这片苍白的大地带来了一抹微小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