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末世之终极狩猎 > 第157章 逃
    火fèng的传承毕竟也是来自于异界星空,所以当这种不寻常的感觉出现之后,她的元神fèng体居然表现了出来了难于遏制的敌意和杀机,上次她的元神与那个暗界术士交手,她就有这种感觉,只是当时她只是元神体,对这种感觉体会不是很深,而且当时她还以为自己是因为身在绝境,所以元神fèng体才会有这种反应。

    但今日自己肉身俱全,元神fèng体这种不由自主的调动其自身情绪的发展,让她很是惊讶和震惊,杀机内敛,意随心动,她早在二百年前就已经返璞归真了,想不到今日却爆发的如此突然而强烈。

    所以再没搞清楚自身状况和那个暗界之间的关系之前,她选择了离开,而且也正好将昏迷的段鹏和那个与霸刀两败俱伤的万行带走,段鹏身无伤,但无药可救,万行重伤,但必须得救。

    万行断了一只胳膊,身体内五脏移位,口吐鲜血,这是被门板刀给拍的。

    霸刀则失去了一只手,外加一条可以看见骨头的横切半个身子的刀伤,他没有吐血,但也不敢动,因为如同一动,他的肚肠可能就会露出来,这是被横刀切的。

    百慕岛的大战随着黑龙会的完胜和其他两堡人马的几乎全军覆灭而告一段落,不过天心和司徒小胖子的亡命之路则才刚刚开始。

    司徒家的货栈地道不可能挖穿绵远几千公里的北极荒原,所以当他们从地道中冲出来的时候,即便是已经脱离了百慕岛的百公里死亡区域,但依旧还是被黑龙会的雷达给侦测到了。

    看着天上的战机呼啸而来,他们果断地选择了化整为零,分开突围,良伯为了让自家少爷突围成功,果断地同意了雷虎的安排,雷虎和良伯率领大队引敌人战机向东南突围,而司徒胖子带着一个天心和另外一辆侍卫车离开了大队,一路向正南突围。

    黑龙会的战机被大部队引走,就在司徒胖子以为安全了,准备停车喘口气补充能量的时候,机甲战车上的近地雷达传来的尖锐的叫声,而且电子识别竟然是敌对的,这时他才知道,黑龙会的陆战车队追来了。

    不过万幸的是,他这辆陆地铁龙战车,是他自己亲自改装加强的,所以无论是火控防御还是马力速度都比普通的战车要强上一倍,所以跑是没有问题的,三百公里的路程,一晃而过。

    夜晚的荒原酷寒难耐,虽然有电子指南和雪地视野,但没有的具体的路,高速飞驰的机车极容易因为小坑洼或硬雪包而翻车,而去即便是司徒跑的快,但那辆为了保护自己,由良伯派的亲卫战车却不行,为此他不得不一边全神贯注地开车,一边减速等待后面机车的跟进。

    穿过了一个冰原谷底,人困马乏司徒不得不暂时休息,从早上到此刻夜晚凌晨,不仅他颗米未进,而且天心也没有吃任何东西,这片谷底冰原崎岖,陆地雷达扫射的范围只有不到三百米,他自信可以躲黑龙会的追击。

    他给后面的机车发出命令之后,便冲进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冰原岔口,然后又躲进了一个冰坳,这才关闭引擎,开始自我补给。

    “好运哥哥,你很累吧,辛苦你了”天心看着停车大口喝水,猛吃干粮,使劲吞咽的司徒好运,天心关心地道,“有你在,哥哥不累,快,你也吃一点东西,一会我们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哦,对了,这个给你,呵呵,这是我才收的一面镜子,很漂亮的,给”司徒好运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那个已经被捂热的镜子道。

    天心很开心地接过了那么“镜子”道“啊,好漂亮啊,谢谢好运哥哥”,司徒腼腆地擦了擦嘴道“我们天心才是最漂亮的,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赶紧吃点东西吧”司徒说着递出一块肉干。

    天心了看了看,摇头道“我不饿的”,司徒一看天心这神情,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低头从副驾驶座的储物箱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天心道“你也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怎么可能不饿呢,哥哥真笨,不过啊,还好我早有准备,我们天心吃素,你看”。

    天心接过盒子好奇地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满满地装的全是水果,什么红灵果水晶葡萄香梨果等等,而且都还是难得一见的高档异果,“哥哥本来是准备今晚年关夜和你守岁的时候一起吃的,哪里想到会是这样,不过还好,它也算正好为你所用,赶紧吃吧,高元他们应该就快赶过来了,稍作休息,我们还得继续”司徒一边吃着肉干,一边解释道。

    天心知道司徒是一片好意,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地抓起水果吃起来,就在司徒他们休息的还没有十分钟,侍卫的机车终于跟过来了,不过侍卫的机车根本没有按照他说的转过岔路口,躲进来,而是依旧疯狂地加速向另一个方向窜。

    而且话筒里传来了高元急切的声音“少爷,黑龙的车队距离我们太近,我们引走他们,你们速速离去,不要管我们”司徒没想到自己的安排,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心情沉重的他一时有些哽咽,高元和良伯,可以说一个是他的长辈,一个是他的哥哥。

    司徒家的子弟从来都是管生不管教,管吃不管养,从他懂事起,身边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良伯,一个高元,良伯负责他的教育,高元负责他的安全。

    良伯赴任到哪里,就把他和高元带到哪里,直到他十二岁之后,才被家族召回宁王城,与他那个生父司徒大运生活了几年,所以此刻先后面对两位至亲之人毫不犹豫的抉择,他的心情难抑悲痛和不舍。

    小天心见司徒一边吃一边啪啪的流泪,伸手心疼地帮他擦着泪水道“哥哥,你哭了?”,司徒连忙扭头拭泪道“我没事,肉干太硬,噎的”,司徒说完立刻神情严肃地道“嘘”,天心本想问问他到底怎么了,此刻一见司徒的表情,也安静了下来。

    滚滚陆地车马达声,从远处的岔路口呼啸而过,三辆,好浓的杀气啊,这两年多,司徒也已经步入猎将初阶了,所以对黑龙会战车上哪浓烈的杀气也能清楚地感知。天心的感知比司徒还要强烈,小声地道“这些人,好可怕哦”,“哼,这些人作恶多端,杀戮成性,一定会遭报应的”司徒好运恨恨地道。

    简单吃完,稍做休息,他们再次出发,来到岔口,司徒犹豫了,高元到底会不会被追上,他心里没底,而且他实在不忍割舍这份兄弟般的情义。“天心妹妹,如果遇到危险,我们可能会死,你怕不怕”司徒咬牙问道,“哥哥你怕吗?”天心反问道,司徒好运毅然地道“我不怕”,天心微微一笑地道“大哥哥曾对我说过,遇到任何事,我们要勇敢面对,所以我也不怕”。

    “你那个大哥哥到底是谁啊?一天到晚都听你挂在嘴边”司徒有点嫉妒地问道,天心坏坏地一笑道“呵呵,暂时保密啊,你以后会知道的哦”,司徒佯装生气“你啊,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好,等我有机会了,我一定要会会你那个大哥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圣神,竟然敢这么忽悠一个善良的女孩子”。

    两人一番谈话,稍稍地冲淡了司徒心中的悲戚,只见他大吼一声“黑龙会的兔崽子们?你司徒小爷来了”,司徒不是鲁莽白痴之人,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对自己这辆战车火控系统还是很有信心的,只有他找准机会突袭过去,从后面击毁对方的陆地战车,那么不仅可以挽救高元等人,而且也可以让自己不再被死死地追杀。

    不过他不知道的就是,一个黑龙会战队里,成员不仅是清一色的猎将,而且还有一个猎王队长,即便是他击毁了对方的战车,但那个猎物队长,确是可以御空飞行,而且超控元素远程轰击的,最要命的就是,每一个队长身边还有一个暗魂术士潜伏着。

    对敌人的不了解就是最致命的错误,奥亚城高傲自大,兄弟会沉沦落没,宁王城贪婪愚蠢,如今世界大战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他们竟然依旧麻木地以往日的寻常见识面对穷凶极恶的黑龙会,焉能不败。危险在司徒胖子疯狂的加速追赶中,逐渐临近。

    高元因为少了司徒的心里负担,驾驶着机车更快了,马力全开的机车在茫茫的北极冰原上疯狂地窜,后面的追兵则是死死跟随。对自己的驾驶技术,高元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且同样的速度,同样的不需要为能耗担心,所以他并没有把后面的追兵当一会事。

    但是,他疏忽了一点,那就是前段路程,他走的如此顺利,那是因为有司徒在前面开路,他只要紧紧地跟随前面的车辙,就不需要为那些看似平坦,实则暗藏危机的路况担心。

    所以当他的机车转过一个小山坡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在山坡的下面有一个突起的雪包,当他的机车飞快地冲出小山坡的时候,那个突出的雪包,根本不是软雪,而是冻的犹如钢铁一般的坚冰。

    高速冲高飞起的战车,落地瞬间再次受阻,战车顿时失去重心,激烈地翻滚了起来,一趟翻滚下来,不仅机车严重受损,而且车里的几个更是被倒腾的七荤八素。

    还好他们四个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和选拔的老军士,一点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机车落定之后,他们迅速地破开车门,冲了出来。四个人刚刚站定,就看到了三道战车的灯光,直挺挺地向他们这边冲了过来,高元知道,此刻他们已经无可,到了绝路了“兄弟们,少主脱险,我们死也值了,我们是大运铁卫,即便是到了最后时刻,我们也不能丢大运铁卫的脸,操家伙,跟他们拼了”。他们抄起各自的刀斧冷兵,又端起粒子激光枪,分立报废的机车两侧,等待着对方机车的露头。

    黑龙会这只航空陆战小分队,此刻也是杀机盈然,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个追杀任务,结果任是让他们追了整整一天半夜,而且中途竟然还追丢了一个。

    前面的这辆机车陡然停止,小分队的对长尤加夫冷冷一笑,无论怎么样,追击总算结束了,剩下了就是简单的屠戮了,他将自己的战车停下,对着后面的战车道“杀了,一个不留”,说完又对自己身旁的阴影道“让大人久等了”。

    “这些人比起那些凡夫俗子,灵魂力量可是要强很多哦,可惜,跑了一车人”阴影里一个暗魂术士淡淡地道,“大人您别急,这些人都只是开胃菜,等龙主大人开启圣山之战,哪里才是真正的美味丰盛之处。所以,只要您多传授一些灵魂凝聚之法给我,让我迅速强大,我就可以为您准备更多,更丰厚的高阶灵魂可”尤加夫希冀地拍马屁道。

    “圣山之战?你听谁说的”暗魂抑制不住好奇问道,尤加夫略显得意地道“您现在跟着我,也不是外人了,我也不瞒您了,龙主三十二天卫之一,断刺王尤加特就是我的亲哥哥”。

    “哦,断刺王,我知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要提醒你,像这样的秘密,你最好不要再对第三个人说起,否则,一旦龙主的计划受损,不仅是你,就连我也会魂销魄散”暗魂术士提醒道。

    尤加夫听到暗魂提醒,也是感觉脖子微微一寒,恭敬地道“大人您放心,这事我绝对不会再对人说起”,“好了,你手下的人已经开工了,我也要准备开始收获了”暗魂道。

    “大人?那个我刚才说的凝魂法术?”尤加夫有点急切地道,“嘎嘎,不是我不想传给你更多,而是因为你们人类毕竟和我们有着本质的差别,传给你们灵魂嗜血,这都是经过上面的大人们反复实验之后的结果。否则一旦你们掌握过多我们的凝魂法术,而又不能控制住心中的欲望,那么你们最终就会变成行尸走肉毫无灵魂意识的僵尸,如今龙主大战开启,这种做法是绝对禁止的”。

    暗魂术士说完,也不等尤加夫反应,飘然而出,冲向了下面的战场,因为那里已经有一个司徒的亲卫战士被黑龙会的战士杀死了,他要收取那个还没来得及飞散灵魂。

    “杀,你们这些黑龙恶魔,老子死也拉你们垫背”又一个亲卫战士,以命博命,挥刀扑向一个黑龙会陆战队员,“小小猎士,也想以命博命,死”一个黑龙会陆战队员鄙视地举刀捅了过去。

    刀过肉身,噗呲一声,对面的刀太快了,即便是亲卫战士以命相博,依旧不及一合之力,然而就在那个陆战队员准备收刀的时候,那个被洞穿的亲卫,死死地抓他的手大吼道“高哥,杀啊”,高元被对面三个猎将缠斗,此刻也是岌岌可危,但听自己兄弟绝望的吼声,他再也不管自己了。

    大吼一声“杀”挺刀飞身扑来,一刀枭首,他们终于杀死了一个陆战队员,“大哥,在来,杀啊”又一个亲卫如法炮制,高元也不管身后三个挥刀砍来围攻自己的陆战队员,反而借他们传来的攻击力量,飞扑地冲向了那个被制的陆战队员,一刀竖劈,自己的兄弟和敌人同时倒地。

    高元身受两刀,已然身形不稳,但他依旧长刀杵地,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仰天狂笑“哈哈,以命换命,有你们黑龙会两个猎将陪我们一起下地狱,老子做鬼都会笑醒,哈哈”。

    “想做鬼?嘎嘎,你想的太多了,小朋友”暗魂术士,那鬼魅般的磨牙声在高元的耳边响起,五个围过来的黑龙陆战队冷冷地笑着,似乎正在等待一场司空见惯的折磨。

    “装神弄鬼的东西,有本事出来和你高爷一战”高元努力地控制着自己元神的异动,咬牙切齿地四处张望吼道,暗魂术士隐没于黑夜之中,除了白天,他们带着斗篷面具,还可以看清一点点,夜晚,就是他们真正的天下,除了契约者根本无人看不清他的虚影。

    虚影围绕着高元兴奋地道“极度疯狂,极度恐惧,竭斯底里的挣扎,这才是最完美的养料,小朋友,你知道这样的灵魂多宝贵吗?哈哈,嘎嘎”。

    “杀,杀,杀,啊,我死也不能让你得到我灵魂”高元感觉自己渐渐地不能控制自己的意志了,竭斯底里地挥刀乱砍吼道,随即立刻准备自爆。

    “哼,在我的面前还想自爆,做梦”暗魂术士,双手舞动,两道蓝色的能量瞬间将高元的头颅包裹,一股灵魂的剥落撕扯之力顿时高元那坚硬的头颅,生生地裂开了一道口子,一道蓝色的灵魂之光,正要被活活地拉扯出来,而高元也是痛不欲生,惨叫连连。

    就在这时,两枚高能粒子爆裂弹,伴随着司徒那怒吼的声音近距离地轰击而来,司徒在他们刚刚搏斗的时候就借助自己给战车加装的隐形装置,悄悄地潜行到附近的一个石头后面了。

    他的出击救人机会只有一次,因为对面都是清一色的猎将,一旦自己攻击不到位,不仅自己要搭进去,而且也会把天心带入险境,而且最关键的是,战斗一开始高元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

    本来在自己攻击下还有一丝走机会的高元因为自己的兄弟殊死一搏,也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司徒胖子愤怒、痛苦、挣扎,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活剥灵魂。

    人可以死,但不能这样地死,再也控制不住内心怒火的司徒抛开了一切,义无反顾地发动了攻击,好兄弟一路好走,让敌人于你陪葬,两枚他特意加装的高能粒子爆裂弹一枚轰向了扎堆的人群,一枚轰向了黑龙战车队。如果是黑龙陆战队的人员有所准备,而且距离稍远一些的话,这两枚爆裂弹对他们根本造成不了什么大的伤害,但这一切假设都不存在。

    所以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道粒子冲击波带着烈火已经吞噬了一切,高元和他附近的一切瞬间灰飞烟灭,车队也是被炸的四处飞溅,一地残骸。

    司徒没有管结果,在他发出那两枚爆裂弹的时候,就已经瞬间将动力加到了最大,可即便如此,一声响彻四野的爆吼还是清晰地传来了“啊,混蛋,想跑”,随后一道金光划破夜空劈斩而来。

    司徒本能地大吼一声,将自己猎将元素防御开导最大,可惜他这点力量在奔腾而来的猎王气息中显得是那么的无力和苍白,眼看着自己的陆地战车一分为二了,司徒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天心”,便按下了手中一个按钮,然后他便金光的冲击和半截战车激烈的翻滚中晕了过去。

    尤加夫在发出一具强大的攻击力之后,并没有冲过去查看情况,而是飞快地扑向了前面的爆炸现场,暗魂术士虽然在暗处绞杀战力强大而且手段诡异,让人防不胜防,但他们最大的克星就是火。

    平日在阳光中,他们都是斗篷罩衣全身包裹,更何况在如此猝不及防的大爆炸中,尤加夫真不知道与自己签订灵魂契约,一直跟随辅佐自己的这位能否安然幸免。说句实话,那些经过黑龙潭暗能加持突破而来的猎将手下的死活,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只有稍微有点基因进化基础,再加上一点时间,这些战士随时都可以得到补充。

    而暗魂术士就不一样了,虽然他不清楚这些诡异术士的来历,但他知道在如今的黑龙大军中,只有团一级的将领才配备了暗魂契约术士,像他这样的小队长是根本不够级别的,而这个暗影术士的到来,则是他亲哥费了高昂的代价为他走后面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