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饯行一场

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饯行一场

    周临楼可是众人心目中的翩翩佳公子,因而在他做出此事后,夫子赶过来之际,竟是看到周临楼身上脸上亦挂了彩后,震惊得久久难以回神。

    作为夫子心目中的好学生,故而周临楼一张嘴说黑便是黑,说白便是白。

    众人瞠目结舌之际,只看到周临楼冷冰冰地盯着王观道:“今日绝非我周临楼最后一次动手,倘若你再有下次的话。”

    无论夫子如何盘问,众人也不敢将实情说出来。

    那时周临楼眼睛被打得青紫,鼻翼上还有血迹,可他便是那般倔强地走到夫子面前,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夫子,是临楼先动手的,您要怪要罚,责我便是,与他人无关。”

    夫子神情严肃地打量了一旁的年懿,心中其实跟明镜似的。年懿自入了太学之后屡屡受到欺负,他并不是看不到,只是无能为力。

    毕竟这些个学生都是富家大户的子女,因而除了教学上时有体罚外,平日里他是不会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惩罚他们的。

    只是他从未想过,周临楼居然会为了一个寒门子弟出头。

    那晚年懿下学后便去看站在门口腰背挺得笔直的男孩,然后掏出手帕替他将鼻子上的血迹抹干净了,才往回走。

    “等等,”周临楼叫住他,“我有东西要给你。”

    说罢便从口袋中摸出另外一方帕子塞到他手中,将方才年懿给他抹干血迹的帕子拿了过来。

    他离去之时背影十分倔强,竟是令年懿微微有几分失神。故而他喊道:“周临楼,我,要去幽州了。”

    周临楼顿住脚步,转过身来,带着尤其疑惑的表情,走到他跟前,“甚么?”

    年懿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睛,声调稍稍抬高了一些,“我,要去幽州了。”

    “为何?”周临楼淡褐色的眸色凝视在那毛茸茸的脑袋上,“为何这般突然。”

    说着他便看到年懿双眼微红,“我姐姐死了,京城眼下已经无我容身之地。姐姐旧友听闻我的遭遇后,想要带我去幽州。”

    周临楼瞳孔放大了一周。

    他不曾想到,王观的无心之言,竟会成为事实。难怪那时年懿会那般动怒……

    他心中还疑惑道,年懿被欺凌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今日怎会宛如发疯一般,连连追着那人,硬是将那人打得满脸见血才停了下来。

    周临楼沉默了一晌后,听到年懿轻盈的呼吸,这才回过神来,由着那金色夕阳落到眸前,看不清他想要看的那个弱小的身影,恍惚地问道:“那……今后可还会再回来?”

    看不清人,只听到低低的稚嫩嗓音,“不知。”

    他忽觉自己的反应比平日里慢了几许,心中骤然生出怅然若失的感觉,“既然如此,那……一路珍重。”

    年懿凄惨地笑了笑,亦是低下头去,舔了舔嘴唇答,“临楼,也是。”

    他正要往回走,忽然听到平日里读起书来清灵干净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既然如此,在你走前,为你饯行一场罢。”

    年懿微有几分诧异地看着他,“在哪里?”

    周临楼道:“只我二人,就在周府后面的山上。”

    年懿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没能拒绝,“好。”

    ……

    苏子衿回了客栈,不时,便有人过来敲门。

    打开门,只见上次送桂花糕的小子站在门口,“公子,醉花楼的怡娘托我给您捎个口信,说是让您今夜过去一趟。”

    苏子衿给了他几个碎银,将他打发走了,便开始收拾起屋子来。用过晚膳,也不见沈怀瑾和林含章回来,她便又偷偷溜进沈怀瑾房中,将上次那身行头换了回来。

    夜晚,醉花楼人声鼎沸,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脂粉香气一如往常般浓烈,漂浮在空气中,令苏子衿打着喷嚏一路上楼

    怡娘的房屋里静悄悄的,苏子衿推开门去,只见阿泉被五花大绑,最终塞了块棉布,原本嬉皮笑脸的面容在见到苏子衿的那一刻瞬间瓦解。

    苏子衿面色铁青地将他口中的面部拿了下来,厉声问道:“阿菁现在身在何处?”

    见阿泉面色惨白,嘴唇哆嗦了半天却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便鄙夷道:“听说你昨日在此买了花魁一夜。一掷千金、逍遥温柔乡的滋味不错吧?”

    阿泉颤抖着声音,本想要挣扎着起身,可却是被束缚着动弹不得,“寨主,您听我解释……是阿菁那个贱人背叛了我,我才会出此下策的。”

    苏子衿听到这不堪入耳的话语,径直甩了他一巴掌。

    阿菁如何我眼下是不清楚,可你确确实实令我十分失望。你来京城是为了秋试,而不是花天酒地。

    张婆子花了那么多心血才将你送到了举人的位置,本指望着你便是进士及第,也能为家族争得一份荣耀。而你倒好,不但将黄花大闺女拐来京城,眼下竟是有意瞒着我……

    若非我昨日瞧着你可怜,将银两钱财给你,眼下你还能在此处快活?

    说着因为不解气,故而又扇过去一巴掌。

    待将她心中闷气都发泄完了,苏子衿揪住他的衣领问道:“阿菁眼下身在何处?我劝你最好老实点儿,我既能够寻到你,自然也能够寻到她!”

    阿泉恨恨地瞪了一眼怡娘,又可怜巴巴地看向苏子衿,“寨主,阿菁现下身在浪子馆……”

    浪子馆?

    苏子衿脸色剧变,“你将阿菁卖到浪子馆了?”

    阿泉止不住颤抖道:“是我将阿菁输给浪子馆了……”

    苏子衿愤然松开他的衣领,只觉得阿泉此时仿若换了一番面目,变得如此可憎可恶。

    “无论如何她腹中也怀着你的骨肉,你怎能够这般待她?”苏子衿喘着粗气,厉声质问道:“还有你方才说她背叛了你,又是怎么一回事?”

    阿泉想到这里,竟哽咽了一番,“寨主,先前我之所以不曾说完,是因为……阿菁是因为被人侮辱,才会小产,才会想不开的……她确乎是自缢过,因为觉得自己非但没有保护好孩子,还让身子不干净了,可我告诉她,这并非她自愿所为,错不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