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黑暗战传 > 第三十八章 血色婚礼

第二卷 西域雄风 第三十八章 血色婚礼

    叶孤城迎娶奴仆之身的女子为正妻的消息如同飓风过境,瞬间在整个华夏国掀起了滔天巨浪。

    各地大儒世家纷纷怒斥谴责,王都书院数十名儒士学子更是自发组织游街抗议。

    身处风口浪尖的当事人,叶孤城仿佛不受任何影响,牵着同样一身喜服头批红纱的李悦丽顺着红毯踏上神台。

    神台是王都祭天祷告的祭台,呈正方形露天高台,只有正中间一面的阶梯可达,正常情况下,发生重大事件需请示天神才会启用,只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国王大婚。

    叶孤城虽然不称王,但华夏子民都知道,他才是真正的王,自然有权使用神台。

    不过,神台之上,原本应该赐福国王大婚的神职人员并没有在场。

    叶孤城自然乐于见到这种现象,说白了,即便神职人员在场,他也不会跪拜接受赐福。

    结婚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但也只在于双方的家人,叶孤城的家人明显不可能在这个时代,而李悦丽的家人,相信也不愿意出现。

    低语的议论声在人群中爆发,没有神庙的祝福,就意味着天神都不认可这段婚礼。

    位于两侧的文武百官神情各异看着两人走上高台。

    礼仪官看了眼一侧的左相,继续保持着沉默,按照惯例,他此刻应该高声宣读婚仪。

    叶孤城的眼眸成功跳上怒火,正想开口,围观的人群出现一阵骚动。

    数十名儒士学子一路抗议而来,如不是卫兵拦截,怕是要冲上高台。

    孙祥脸色一喜,旋即,又装成若无其事。

    儒士学子面对阻拦,谴责声更加激烈。

    人们的议论声开始变大。

    李悦丽的身体剧烈颤抖,因为盖子红纱,无法看清神情,不过,显然不好受!

    叶孤城无需侧目就能轻易感受到身边之人的恐惧,紧抿的嘴唇渐渐露出一丝诡笑。

    张义脸色骤变,对于叶孤城这股诡笑,他太清楚了。

    “来人,把这些儒士学子就地斩杀。”

    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百官色变,民众也是一脸痴呆。

    儒士学子面对杀气腾腾而来的卫兵,顿时慌了神,纷纷怒骂不休。

    “统帅三思,西域神州从未有杀害儒士学子之例,他们乃国之根本,杀不得。”孙祥惊恐下跪。

    与此同时,百官纷纷下跪求情。

    “统帅,今日乃大婚之日,见血不吉,望三思。”张义也知道杀害儒士学子的严重性,不过,他明显比其他人婉转多了。

    叶孤城却不为所动,冷冷道:“我从不信命,国之根本更不是这群不知所谓的蠢货,斩!”

    惨叫声中,儒士学子纷纷丧命。

    全场皆静。

    “至于你,也不用当礼仪官了。”叶孤城看着面如土色的文官,沉声道:“拖下去,斩了。”

    “统帅饶命,臣知错了!”礼仪官这下彻底慌了。

    两名卫兵快步上前,架着礼仪官走下神台。

    不久后,惨叫声再次响起。

    “我不在乎你们怎么看我,但记住一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叶孤城环视着神情惊恐的民众,缓缓转身,牵着毫无温度的玉手继续前进,轻声安慰道:“别怕,就算毁了这个世界,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李悦丽明显一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只是,红纱之内,两行清泪无声落下。

    没有了礼仪官,叶孤城直接充当起礼仪官的角色,直接用起现代的话术单方面宣言结束婚礼仪式。

    文武官员乃至围观民众看着统帅如此简单粗暴完成婚礼,却无一人敢出言。

    夜幕。

    太和殿内。

    李悦丽任由身后男子环抱着,缓缓道:“叶孤城,你为什么一定要娶我?”

    叶孤城没有回答,或许,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究竟是真的爱上李悦丽,还是因为李悦丽身上轩辕秀的影子!

    李悦丽听不到回应,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叶孤城枉顾礼法强行大婚,残暴成性杀害儒士学子的消息很快传遍华夏国。

    各大儒学世家暴怒,书院罢课,无数的儒士学子在各大名儒带领下游行抗议讨伐。

    一时间,各地巡防营束手无策,加上一些高官暗自干预,既不能有效阻止,也不敢对其进行抓捕,治安陷入混乱。

    随着时间推移,在一些复辟西域国的有心分子推波助澜之下,和平游行渐渐变成暴力,各行各业发展受到严重影响,民众苦不堪言。

    上都,曾经非常繁华的都城,随着儒士游行暴力抗律,各行各业几乎瘫痪,民生经济极速倒退。

    赵平,作为叶孤城昔日的得力助手,他奉命留守上都。

    上都大乱,责无旁贷,率领着数百城防士兵阻拦数千游街民众,苦口婆心劝解,却不想遭来暴徒冲撞卫队,被打成重伤。

    事实上,这样的事,每座城池都在发生,有的城池巡防营将领甚至被杀死,首级高高挂在游行队列中。

    华夏王城。

    大殿上。

    叶孤城面无表情听着殿下官员的痛述。

    “统帅,华夏国迎来了真正危机!此次危机起源,就是李悦丽!”孙祥排众而出,跪拜道:“依老臣之见,只有下令斩杀这个祸国殃民的妖女,统帅再下罪己诏,言名误杀学子皆是受到此名妖女蛊惑,如此,方能平息各大儒家之怒。”

    这一次,张义并没有出言阻止,显然,在他看来也是唯一的办法。

    叶孤城不怒反笑,他怎么也想不到,红颜祸水这个词会出现在李悦丽身上,仅仅因为对方曾经沦落为奴仆!

    “来人。”

    数名殿卫快步入殿,朝着王座之人参拜。

    “把孙祥推下去,斩了。”叶孤城寒芒暴射。

    一言不合就开杀,真成了叶孤城的标签!

    这可把文武官员吓坏了,张义更是急忙下跪道:“统帅三思,左相杀不得。”

    叶孤城也知道此时杀了孙祥会引发华夏帝国的真正动荡,然而,心中怒气难平,改口道:“推下去,打入天牢。”

    张义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斩首,就有回旋余地。

    孙祥也是倔强,一声不吭任由殿卫带走。

    叶孤城处理完孙祥,继续沉声道:“轩辕狂。”

    “臣在。”轩辕狂立即出列。

    “但凡带领闹事儒家,无论是何人,拥有何等声望,通通抄家,主事者,斩立决。”叶孤城大手一挥,浑身散发着肃杀之前。

    “遵命!”轩辕狂欣然领命。

    这下,殿中官员炸开了锅,纷纷下令求情。

    叶孤城不为所动,继续高声道:“传令各地军营,出兵镇压叛乱,聚众闹事无视警告者,无论何人,就地斩杀,无需请令。”

    张义脸色又变,要知道,朝中文官皆来自儒士学子,如此行事,岂不是自毁根基,急忙劝阻道:“统帅三思,学子乃国之基石,不可滥杀。”

    “国之基石?”叶孤城笑了,旋即,冷冷道:“怕是毁我华夏国的蛀虫吧!华夏律法,可有一条写明,本统帅娶妻必须要门当户对?况且,律法早已强调,任何情况下,民众不允许聚众闹事,这些你们所谓的国之基石,知法犯法,冲击巡防营,打砸正当商人营业,弄得人心惶惶,百姓苦不堪言。”

    官员瞬间哑口无言。

    “他们很幸运,因为他们生存的地方叫华夏国,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守护着,如果,他们有幸到沙漠的尽头,那片北蛮之地,就会知道,想要吃饱肚子,想要好好活着,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奢望。”

    恍惚间,叶孤城仿佛回到了北蛮之地的艰苦岁月,继续道:“你们有谁试过,一天只吃一餐?有谁试过,饥饿到没有食物只能啃食树皮野草?又有谁试过,在天寒地冻中靠着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御寒,甚至,身上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被!没有,你们没有体验过这些生活!这些学士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不思进取却想着闹事,站在我华夏的国土,高举西域国律法,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还敢自称国之基石?笑话。”

    这番话,直把文武官员说的冷汗夹背。

    “除了张义,其他人全部退下。”

    官员不敢继续多说什么,神情各异的退出大殿。

    张义继续保持着跪姿,事实上,从他为孙祥请命的那一刻起,叶孤城就没有让他起身!或许是注意到统帅冰冷的视线,头,埋得更低。

    “张义!你是一个人才,然而,华夏国像你这样的人才还很多,但不是谁都那么幸运,可以达到你这样的高度。”叶孤城的声音很轻,警告也非常明显。

    张义心中一慌,连忙叩首道:“臣知罪。”

    “我说过,作为谋士,即便你现在为相,也没有任何差异,可以提议,可以进言,但我一旦决定,你必须无条件按我设定去解决问题。”叶孤城的眼神更加冰冷。

    “臣知罪,请统帅责罚。”张义更加慌张。

    “张义,你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你给我永远记住,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你必须记牢阵营。”说到这里,叶孤城再度沉声道:“你当真以为,杀了孙祥,华夏国就会大乱吗?我告诉你,如果需要,莫说孙祥,这里的文武百官,任何一个反对我的人,全部一个不漏杀光,没有世家贵族,没有名儒学子,我就启用平民百姓,真正为我华夏尽忠的有才之士,如张义你这样的人,你会比他们差吗?”

    张义顿时汗颜。

    “民众,才是国之基石!保家卫国奋勇杀敌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名儒,这一点,我希望你牢牢记住。”

    “臣,记下了!”张义虽然还是无法接受叶孤城的理论,但也不敢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