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哥哥万万岁 > 899、相互埋坑

章节目录 899、相互埋坑

    公益演唱会上,张引正在演唱《盛京一夜》,坐在后台休息室的李想通过电视,看到了现场观众的反应。

    这首歌无疑是成功的,这点从众人的反应中就能看出。

    观看了现场的演唱,李想也更加认可当初把这首歌交给张引的决定。

    这么一首好歌,他当然想自己唱,但是,他没有那种沧桑的感觉,毕竟才19岁,再怎么早熟,也不可能太过超越年龄的限制。

    而这一点,在张引身上不存在问题。

    张引经历丰富,唱这首歌浑然天成,非常棒。他找来的周意也很棒,果然是京剧之家出身,有那股味。

    “走~~跟哥哥出去逛一逛。”李想看到一半,起身离开休息室,准备去看看田中智子。

    这个姑娘今晚也要上场,演唱《NEW  SOUL》这首英文歌。这是她签约工作室后,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上台唱歌,心情应该很紧张。

    李想准备去给她打打气,带上窦窦师师是为了逗逗她,有小朋友在,心情能够快速放松。

    如果有必要,他不介意把窦窦的小脸蛋借给她捏两把。

    听了他的话,师师立刻从沙发上跳下来,小跑两步,追上李想,伸出小手,牵住了他的一根手指头,见窦窦没及时跟上,朝后喊道:“姐姐,快来吖。”

    窦窦正抓住机会,趁李想出门背对着她,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化妆桌前,踮起小脚抓上面的果盘,时间紧急,个子也不够,急急忙忙地看了李大象一眼,确认安全后伸出小手,瞎抓一把,满满的,看也没看,往兜兜里揣,心满意足地一溜烟追上李想,也牵住他的手。

    “你的手怎么黏糊糊的?”李想松开窦窦的小手,张开一看,手心沾上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

    他嫌弃地对窦窦说:“这你手上的?这是什么?”

    窦窦摇头,否认,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会是小兔叽姐姐的呢,这明明是大象的!

    “我的?”李想看着窦窦,这个小朋友竟然一口咬定是他的。

    “你的!在你手上诶。”窦窦很认真很认真地说。

    小姐姐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哦,这东西在你手上,不是你的是谁的,别赖小姐姐!

    李想说:“把你的手摊开,看看,你这家伙,到底干了嘛。”

    小手可不能摊开,窦窦大眼睛溜溜转,巴拉巴拉说她的手手疼,就是不肯摊开,直到被李想捉住,一掰,掰开了。

    “你看你,手心这是什么东西,还擦到我手上来了,吃的?”李想问。

    黑黑的,又带着一些暗红。

    “误废鸭,介是误废~~”窦窦昂着一张天真的小脸说道。

    李想揪住她的婴儿肥:“老实交代,这是什么东西,你从哪里沾来的?不然揪掉你的婴儿肥。”

    窦窦呼喊师师过来帮忙,李大象想要灭了她的小姐姐。

    师师求情,请大象哥哥给个面子,不要揪窦窦的婴儿肥,会肿的。

    李想暂时松手,说:“那你说这是什么东西?黑乎乎的好恶心。”

    窦窦脑筋急转,狐疑地说:“粑粑?”

    好像她自己也不确定似的,如果真是粑粑,那她确实不能确定,因为如果她事先知道,肯定洗掉了,只有不知道怎么沾上的,才会保留到现在。

    “粑粑?!!!”李想大惊。

    窦窦见吓到了李大象,情不自禁乐出声来。刚被李大象揪住婴儿肥,一副惨兮兮的样子,现在心情瞬间雨过天晴。

    “是粑粑~~窦窦上了厕所,拉了粑粑,没有擦干净手手,呕呕呕呕~~~”

    只要能捉弄李大象,窦窦都很乐意去做,谁让他揪她的婴儿肥呢,今晚都已经揪了两次啦,都红啦!

    “真的假的?”李想怀疑地问道,不过,他回想一下,刚才窦窦从厕所出来时,好像确实没有洗手!

    “我打扁你信不信?”

    师师是爱干净,已经先一步后撤步,离窦窦远一点,以免也被粑粑弄脏了自己。

    窦窦摇头,不相信李大象能把她打扁。

    “你看~”窦窦忽然说。

    “看什么?”

    窦窦抬起小手,微微低头,伸出小舌头在自己的手心舔了一把,把黑乎乎的东西舔在舌头上,砸吧砸吧嘴,呕呕呕~~~弯腰呕吐。

    李想+师师:Σ(??д??lll)

    师师啊的一声大叫,跑掉了~~好像多看一眼就会中毒,她的小嘴巴就会被粑粑糊住。

    “李窦窦,你疯了吧~!~你恶心不恶心?”

    李想一脸嫌弃地盯着这个弯腰呕吐的小兔子姐姐,莫不是失心疯了吧。

    旋即,呕吐的小兔子姐姐直起腰来,先是笑嘻嘻,接着哈哈哈,得意非凡,叉会腰先。

    她见李想还没有逃掉,又把小手张开,舔一把手心里的黑乎乎的东西,砸吧砸吧嘴,好甜,但她依然装出一副恶心想吐的样子,捉弄李大象。

    李想捉住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兔子姐姐,正要询问她,向小园又来了。

    她是来带窦窦师师的,因为晚会的最后,李想还要表演,不能一直陪着小妹妹们。

    李想对她说:“妈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要牵窦窦离开,去找你,牵她的手的时候,忽然被沾了一些这个东西。”

    他把手上黑乎乎的东西给向小园看,接着说:“我问窦窦这是什么,结果你猜她说是什么?”

    向小园问:“什么?”

    师师站在不远处大声说:“窦窦的粑粑。”

    向小园立刻露出一副恶心嫌弃的样子,窦窦哈哈大笑。

    李想接着说:“而且,更恶心的是,窦窦竟然伸出舌头舔着吃。”

    向小园无语。

    她把窦窦喊到跟前,问她这是不是真的。窦窦想到妈妈可不是好糊弄的,也不是李大象那么好玩的,这个妈妈一言不合就会揍她的屁屁,家里打她最多的就是这个妈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于是果断摇头否认,说这不是粑粑,是桌子上的果脯。

    说完,担心妈妈不相信,又舔了舔自己的手心,喜滋滋地说好甜,一点也不臭,绝对不是粑粑。

    向小园捉住她的小手看,结果发现手心里干干净净。

    窦窦:“嗬嗬嗬,吃完了。”

    李想问她:“你这是果脯上的?”

    窦窦点头,小手指了指化妆桌上的果脯盘子,说就是那里的。

    李想过去,上面有不少蜜饯,窦窦手心上沾的应该就是蜜饯上的黏糖。

    “窦窦,你刚才吃的是这个吗?”

    他把果盘端到窦窦面前,但是却不放下去让她看。

    窦窦笑哈哈地点头说是,为自己捉弄了李大象而自豪不已。

    李想大惊失色地说:“你完了,窦窦,你竟然吃的是这个,你怎么会想到吃这个?!!!”

    窦窦好奇地问为什么不能吃介个,很好吃啊,特别好吃呢,甜甜的,像妈妈的吻。

    但是,李大象的样子好像很不对劲,肿么肥事?

    李想看了一眼脸上带笑的向小园,暗道这个小人精厉害啊。

    “你看我在蜜饯发现了什么?”

    李想两指之间捏了一个小东西,黑乎乎的。

    窦窦伸长脖子,踮起脚来,使劲看,也没看清那是什么,太高了。

    “这是苍蝇精!”李想说。

    “蛤?”窦窦大惊失色。

    李想接着说:“蜜饯里有苍蝇精,我们刚才出去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人,惹来了苍蝇,苍蝇也喜欢吃甜甜的蜜饯,看到周围没人,就扑了进去,谁知道蜜饯好甜,结果栽在里面出不来,死了!知道我和师师为什么不吃吗?因为我们都知道这里有死苍蝇,你躲在卫生间的时候,我们已经捉出了两只苍蝇,这里还有一只!”

    “蛤???”窦窦的笑容渐渐收敛,不敢完全相信李大象的话,看向师师。

    师师眼珠子溜溜转,点头说:“是介样的,姐姐,苍蝇精,两只,鸽鸽一只,师师一只。”

    “啊——”窦窦震惊,哭丧着脸。

    忽然,她见李大象张开嘴巴,把两指之间的那只苍蝇精用慢动作丢了进去,还砸吧砸吧嘴,说味道好极了,有股淡淡的屎味。

    窦窦:(((;??????;)))

    她急急忙忙把之前揣兜里的蜜饯掏出来,一颗一颗查看,会不会还有死掉的苍蝇精。

    向小园生气地说:“窦窦你看你,竟然把蜜饯放进兜里,黏糊糊的,全是糖!你怎么想的!”

    窦窦哭丧着脸,说她吃了有苍蝇精的蜜饯,好恶心,现在想吐,还踢一脚李大象,想把他踹远一点,真恶心啊这个李大象,竟然吃苍蝇精!苍蝇精吃糖,还吃屎呢!

    向小园对这三兄妹已经无语了,带窦窦去洗手:“走,喝点水漱口,别想那么多的,反正你已经吃进肚子里了,也不能吐出来,对不对?吃进你肚子里的东西,还有能出来的吗?”

    窦窦哭丧着脸说没有。

    向小园:“这就对了嘛,你想开点。”

    窦窦一边被牵着走,一边嘤嘤嘤苦恼不已。

    休息室里,李想见窦窦走了,和师师击掌,算是扳回一城。

    小李老师笑的像只黄鼠狼,但不愿意和她的大象鸽鸽击掌,把小手背在身后。

    因为大象哥哥捉了苍蝇,还吃了苍蝇。

    她恶心。

    ()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