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767章 新生

章节目录 第767章 新生

    十几分钟后,织秀瞪大了眼睛,看着这片小镜子里的部分自己,她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小镜子变成全身镜。

    这真的是她吗?

    织秀看着里面穿着一身华美紫色礼裙的姑娘,身材从干枯瘦小变成了娇小,另外其它地方也发生了大变化。

    “别动来动去!这样很影响我工作的!”

    “啊!对不起……我……”

    “别动不动就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自信一点,就像现在你明明只要穿条新裙子、化化妆就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我不喜欢一个只知道唯唯喏喏的姑娘。”

    梧桐正在给织秀化装,以符合一会儿剧本中的女主角人设,营养不良、长期海风吹抚和日晒的糟糕脸色可以用昂贵粉底来掩饰,修眉和涂品红也是必须的,外加喷点淡雅清香的香水,还得是玉田村家出产的牌子货。

    回想起过去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天知道他在觉醒般的发图奋强打拼的十年期间,为了谈成一桩桩的重要生意做了多少努力,包括这一套化妆的技艺,也是为了某位客户的情人学的,这位客户个人油盐不吃,唯独对一个老婆之外的情人极为宠爱,而梧桐就不得不投其所好,请私家侦探调查了这位情人的爱好后,花大价钱请一位名师学了速成加指导,成功接近并谈成了生意,回报是过程中不菲花费的几百倍。

    但现在学到的技能总会是有用,包括化妆的技术可以应用在伪装变装上面,技能这种东西总是掌握得越多越好,并且往往达到一定数量后,它们就会相互影响,从量变进化到质变的程度,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给青羽一个利用掌握海量技能的修炼路线,因为这是理论上确实可行的一种强者之路。

    被训了之后的织秀,正下意识又想要低头说对不起,可是下巴被轻轻的勾住,低不下去。

    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以及正在专心替她化妆并没有看她的黑发少年,突然有种想要摸摸他那看上去很柔软的黑发的冲动。

    “……我一会儿再进来。”

    正在描到一半的眼影被温热的液体冲散,梧桐这次没有责怪她,也没有做出什么拥抱安慰的事情,只是默默放下手里的工具,然后摸摸她那已经梳得闪亮光泽的褐色头发,转身离开。

    诚然,世界上总有很多悲惨的人,有很多悲惨的事。

    梧桐知道自己不是好人,不然也不会把织秀的老板和父亲都送进医院里去,可是在看到这种单纯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活生生发生在眼前的时候,他仍然会无法遏制一种帮助对方的冲动……以及一些黑暗的心思在驱使着他行动。

    他是善人吗?

    如果织秀仅仅到现在就这样,梧桐反而会很失望。

    人根本到底是利已的,他这样做,解剖内心深处的最原始冲动,那也是为了自身利益。

    他需要一个忠心耿耿的高忠诚度手下,伊娃可以算一个,可是她已经在明面上开始为他打理公司获取利益。

    所以梧桐需要另一个,能够在暗地里替他做各种黑暗面事情的忠心手下。

    正因为如此,他解决掉八老板和父亲,没有消除后患,并且还趁着织秀惊慌失措的时候,把她拐到这里,将身份彻底变成一个重伤罪的逃犯,以及之前刻意调来莉娅娜连续几天的幻境迷惑她,最终就是为了让她亲自斩断自己的后路,逼得织秀走投无路,彻底让她产生自己反正已经如此、还不如直接堕落到底的想法。

    织秀至少现在不会明白,梧桐救她出地狱的办法,就是将她也变成一个魔鬼。

    一个普通人,哪怕是受到了各种不公平的悲惨迫害,要让他在短时间内变成一个从此无恶不作的恶人,包括去终结生命和折磨他人等,这种转变是很困难的,除非是孩子,否则成年人都有着几十年时长培养的正常人三观。

    而织秀在梧桐眼里,就是一个天然的好素材,她有着足够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受到翻天覆地的心理冲击的前提条件基础在,于是他就这样做了。

    “五木,我没事了。”

    里面传来织秀的声音。

    “嗯。”

    梧桐走了进去,看到她神情已经彻底平静下来,知道刚才一通哭声宣泄了很多东西,这是好事。

    “对了,我的真名叫梧桐,以后还是……在外人面前可以继续喊我五木,这是我在外时一直用的化名。”

    “梧桐?”

    织秀眨眨眼睛,嘴里连续重复念了几遍,一脸认真,因为她想把这个名字记下来,心里在想,告诉自己真名,是不是说明五……梧桐,已经开始信任她了?

    梧桐从现在开始,恢复了沉默寡言的状态。

    他一向认为,话不需要多说,能不说就少说,把精力放到休息和思考。

    重新的化妆,梧桐驾轻就熟,一位穿着紫色礼裙的娇小褐发美人很快出现在镜子里,织秀的底子不错,身材瘦弱也不是劣势,一定程度上可以激发他人保护欲,唯一糟糕的是肌肤因为海边生活又没有保养意识,真的很糟糕。

    因为中断了过一次,这次总算是重新化好妆后,船长也发出了提醒。

    “已经追到目标了。”

    “很好,通知对方吧。”

    梧桐给船长的幻境,很简单,他的人设是联盟调查官,执行紧急任务,要求他全力配合并且不要多嘴多舌问什么。

    主要的幻影是用来覆盖织秀的模样,保护她的行踪彻底从君莎们的搜索线中断掉。

    娜娜加上他的心灵能力,可以起到乘法效果的加成作用,更容易的使一个人坠入幻境并深信不疑。

    这艘快艇开足了马力,追的是一艘远洋邮轮,客轮。

    有点可惜不是回关东,也不是回合众,而是去芳缘地区的,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到了码头再转一次就行了,再说芳缘他也去过一趟……

    “嗯,就顺便再去一趟吧,也好在回合众前,教织秀一些东西,以及她该做的事情。”

    梧桐摸着没有胡须的下巴思索着,任凭一边的船长在和对方的水手开始交涉让他和织秀登场的事情,也不在乎织秀盯着他看。

    在这样的经历后,他也明白自己现在成为了她新的依赖对象。

    而旧的依赖对象,是那位曾经对她施暴的施害者,一种受害者往往会出现的心理,因为施害者使受害者产生孤立无援的孤独心理,又成为提供受害者物理和心理需求的唯一交流对象,很容易就会使得受害者反过来对施害者产生依赖心理。

    织秀也是一样,她的命门是钱,也就是经济,而八老板是给了她工作,让其有工资去养活自己和酒鬼父亲的人,再加上被其施暴加工作上的强度压迫,身体和心理双双虚弱下来,自然而然更需要去依赖些什么。

    梧桐不需要这样的爬山藤,所以才会有刚才一幕,呵斥她,让其开始变得自信坚强。

    只要成为他的自己人,梧桐就会真心为其着想,从来不愿意让相信他的变成只能依附着他生存的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