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鬼妃太蛮横 > 第七十六章:尾声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尾声

    御书房。

    一人脚步匆匆来到书房前,同门口侍卫道“带刀侍卫王贾求见大王。”

    说罢那个侍卫进书房通报,没一会那人出来,“王大人请。”

    王贾进去之时,见公公退了出来,自己也就快速来到宇文适身旁,却见他身旁还有一个男子,既然是大王不让他出去,想必也是知情人。

    王贾来不及多想,畏惧地低下头,“大王,属下办事不利,靖王他,已经回到徽月了。”

    “什么,回来了?”

    看着宇文适阴鸷的目光,听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王贾也是怕得紧,连连求饶。

    “请大王再给我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将功赎罪,给大王带来靖王的项上人头。”

    “哼!”

    宇文适不屑地看向旁边的男子,“乔大人,你看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命唤乔炎的人眼睛不眨一下,张口就道“以死谢罪!”

    “这……”王贾大惊失色,乔大人?这不是兵部新来的大人,真是晦气,无论官职如何,能在宇文适面前不用卑躬屈膝的,想必是内有路子。

    “大王,属下愿为大王效犬马之劳,请大王给属下一次机会。”

    宇文适听得不耐烦了就遣人退下,只留下了乔大人,“乔大人,寡人相信你能为寡人分忧。”

    言下之意,他是相信了这个兵部的大人可以与宇文临较量了,乔大人也没有令其失望,“臣,愿为大王肝脑涂地。”

    刚入关,去酒楼里吃顿饭,一桌子美味佳肴。

    宇文临给卡扎伊娜倒了一杯茶,换了酒给自己斟满,看着卡扎伊娜一身破旧的平民装,再想起自己去盗取衣服之时被卡扎伊娜取笑,宇文临心里是一阵温暖又一阵心疼。

    “恬儿,委屈你了。”

    “和你在一起我可不委屈。”卡扎伊娜露出甜美的笑容,指着桌上佳肴,道“快吃饭,一会凉了不好吃。”

    “好,来,恬儿,干一杯!”

    宇文临举起杯子,卡扎伊娜咧嘴笑了笑,以茶代酒和宇文临碰杯,茶水下肚还没一会,一股恶心味从胃里翻滚而来,卡扎伊娜才夹起菜,还没放入口中,闻着味先干呕了起来。

    宇文临见状担忧不已,连忙过来扶着卡扎伊娜,抚了抚额头,一片冰凉。

    “恬儿,怎么了这是,生病了?”

    卡扎伊娜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一阵一阵恶心的。”

    宇文临“我们去看看大夫。”

    说着牵起卡扎伊娜的手就出了酒楼,来到了医馆让大夫给卡扎伊娜号脉,大夫诊脉了之后却是笑意盈盈。

    “恭喜二位,夫人没什么大碍,反倒恭喜公子和夫人喜得贵子。”

    卡扎伊娜和宇文临面面相觑,见他面带喜色,幸福感跃然脸上,卡扎伊喃喃道“怀孕了……”。

    宇文临手抚上卡扎伊娜的小腹,就好像在跟他未出世的孩子打招呼一样,抬头对大夫道:“大夫,给我娘子来几副滋补的药膳。”

    “好!”

    宇文临从医馆里买了很多补药,回客栈之后按照大夫的法子自己亲手给卡扎伊娜熬药,好在宇文临对于药膳还不是一窍不通,煮的东西还是勉强入口,卡扎伊娜吃饱了之后就犯困,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儿,宇文临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她变瘦了的脸颊,忽然想带她回家了,想给她和孩子一个安稳的家。

    “恬儿,如今徽月是三哥的天下,金都更是危险重重,靖王府也不知如何,我们去少将军那里看看情况吧!”

    对着熟睡的人说着话,宇文临无疑是自己有了答案。

    叮叮当当……

    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传入耳廓,宇文临怕卡扎伊娜醒过来,便起身去把门窗都关实了,给卡扎伊娜盖了被子之后,宇文临在她脸颊吻了一口,道“恬儿,三哥这是想逼死我。”

    说罢依依不舍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出了门,回到徽月,似乎更容易泄露了行踪,这才刚入关,又遭来杀身之祸。

    一阵肃杀未果,地上横七竖八十几具尸体,而杀手依旧不绝如缕,铁打的身子也经受不了这等车轮战,若是普通杀手倒也罢了,这些人明显训练有素,武功也不弱。

    正在宇文临想着如何才能摆脱这些人之时,只见已经躺下的人忽然间诡异地颤动着手臂,咯吱咯吱的声响从地上的死尸身上传来。

    人群霎时变得静默无声,都在惊讶之中带着恐惧,一步一步后退,看着那些血流不止的死人僵硬地身子迟钝地爬了起来。

    就连乔大人见着这场面,也是心里发怵,心道“这世上真有驱鬼引魂之术?”

    “恬儿……”

    宇文临忽然就想到了卡扎伊娜,没顾对面杀手如何作想,拔腿就往客栈房间里跑。

    只是,房间里已经空了,桌上一切已经凌乱,地上几道湿漉漉的脚印子。

    来到少将军府已是两日之后的事情,少将军刚上任要职,并未住在金都里,详谈之下,少将军才知道卡扎伊娜失踪了,极大的可能就是被宇文适抓了去。

    听说宇文临已经在大张旗鼓整顿兵马,宇文适听见传闻,从龙榻上惊起,问了旁边的公公“乔司何在?”

    “大王,乔大人在偏殿等候。”

    “蒙蹇呢!”

    “在上将军府待命!”

    “哼……”

    龙颜大怒,宇文适甩袖起身更衣,却见文桑步履不紧不慢,缓缓走来,瞧了他一眼,近日,也没见文桑笑过,也不见她愁容,反倒像个局外人,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还是不需要我父王的协助?”

    “不需要。”宇文适斩钉截铁道来。文桑浅笑,似乎也不在乎这一点权利了,只是有些惋惜,瞧着他这龙椅还没坐暖,就要换人了。

    “靖王已经起兵,我再问一次,宇文适,你真的不要我父王支援你?”

    文桑语气不卑不亢,不像和自己的丈夫说话,不像跟一个君主说话,而是一个陌生人,一个平凡的人。

    “不需要。”

    他又说了一句,不改冰冷的语气,从她身旁掠过,不带一点犹豫,文桑嘴角嗫嚅了会,转身问:“宇文适,你去哪里?”

    直呼大王名讳,那公公在一旁听着都替文桑感到捉急,然而宇文适对于这个称呼,再怎么气结于心,他也不能把她奈何,只能由着文桑如此胆大妄为。

    “这些事轮不到你来管。”

    文桑看了那公公一眼,他朝心惊胆战地出门去了,文桑一步一生莲,移到宇文适身旁,道:“宇文适,我给你个机会吧,你想带那个女人回宫里也不是不可以,这次,你有能力击退宇文临,天下自然是你的,那个女人也是你的,我离开。”

    话锋一转,又道:“若是你没那个能耐,那个女人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让她死无葬身之地,至于你,江山也好,美人也罢,你一样都别奢望,到那时苟留一条小命,于你而言已经是最大的福分了。”

    “你……”

    宇文适青筋暴起,这个女人总能如此激怒他,不论何时何地,若是有一天,这个女人的生死由他做主,只怕文桑是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哼……”

    放下愤恨,宇文适长袖一甩,出了门,只留下文桑意味深长地看向门口,有什么走进了心房,明知这两种选择,于宇文适而言只能算是唯一的一个选择。

    大王被擒住的消息传来,整个宫里乱成了一团,只有她临危不乱,这一刻从宇文适怀疑她那时开始,就已经注定了要发生的,毕竟没有她和汗照的力量,宇文适怎能和拥有三成兵权的宇文临相抗衡,何况上将军明暗不知,这次宇文临于万军之中擒得宇文适,应该是有蒙将军相助。

    军营。

    夜静谧无声,宇文适两脚被绑了铁链子,上了锁,而钥匙在宇文临手上,作为一个囚徒,宇文适依旧受到不薄的对待,还可以与宇文临一起用膳。

    “吃不习惯?”宇文临见宇文适没动筷子,问了一句,自己也没吃几口。

    宇文适答非所问,“你的武功似乎更精进了。”

    宇文临笑而不语,吃了几口饭才回应道:“擒贼先擒王,我相信你并不是我的对手,三哥!”

    “果真是从小没有输过,当真是个厉害的对手,成王败寇,你尽管动手。”

    宇文适苦笑,宇文临不紧不慢道:“你还有利用价值,暂时就不杀你,”

    “靖王高抬了,将死之人,能有什么价值?”

    这断绝关系来得挺快,宇文临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没一会,问道“为何抓走恬儿?”

    “你那鬼妃,谁抓得住?”宇文适冷哼,这次宇文临听出来他没撒谎,依卡扎伊娜的武功,的确没人可以抓住她,可是人去哪了?

    送走了宇文适,宇文临叫来少将军再三追问,才将军才招来“王妃是臣命人抓起来的。”

    “你……少将军,这是何苦。”

    “爹爹来信,说他已经年老体衰,叫我无论如何要助王爷夺得王位,爹爹的话臣自是要听取。”

    少将军顿了顿,接着道:“同时爹爹还说,靖王宠妻,臣只能出此下策,激靖王起兵,待靖王攘除奸凶之时,臣定当放了王妃,并以死谢罪!”

    见少将军说得诚挚真切,宇文临忽然不知如此处置他们父子两人。

    “少将军,等大军占领王宫,本王为王之时,本王有一个条件。”

    “靖王请讲。”

    “本王只要恬儿一人,本王最担心的就是上将军等老臣催着本王纳妃,有些事,本王需要有几个知情人。”

    少将军也不知宇文临想让他知道的是什么,可猜测是关于后宫的,便巧言道:“后宫之事,自然是靖王做主就好。”

    “一言为定。”

    “到时候可别忘了少将军你可是‘帮凶’”宇文临心想,没几天兵临城下,城墙上的却是文桑。

    只见她一身暗淡的红色,白襟内里,手执长刀,似乎在城墙上等了许久,也徘徊许久。

    直到大军来到城门下,她才远远眺望人群,与其说是打量着敌军阵仗,还不如明说是在找人。

    宇文临把宇文适押上前来,让她看清了人,朝着城墙上的人喊道:“广陵王妃,开城门,我放了他。”

    “容我想想。”文桑微微一笑,并未立即回应,只是挥着手中长刀开来踱步,没人知道她心里在琢磨着什么。

    “王爷,会不会有诈?”

    韩空凑近宇文临耳边问一声,宇文临肯定地摇头,“不会。”

    “可是她这般淡定自若,莫不是有援兵。”少将军也心中担忧,宇文临依旧摇头,“不可能,汗照到徽月的路程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两日,何况大军行进缓慢,之前没叫来援兵,现在更没有机会,她也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宇文适冷哼一声,“你们还真是了解彼此。”

    宇文临侧目看了他一眼,又瞧着文桑,打趣道“三哥这醋坛子实在不应该打翻。”

    “……少自作聪明!”宇文适羞愤,宇文适不理。日头越来越往头顶上移,城墙上依旧没动静,宇文临又道:“广陵王妃,你开不开城门,今日本王都是要攻破金都城,只不过你肯开城门便免了死伤。”

    文桑闻言看了看日头,日光正烈着,嘀咕了一声“这小妮子不来了?”

    没一会,宇文适自嘲道“一个心思全在你身上的女人,你觉得她会为了我放弃她唾手可得的江山?”

    宇文临不语,心中难免焦灼,她不开城门也不战,究竟是为何。

    仿佛是要让宇文适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话才说了没一会,只见文桑望着远方,一脸失望,问城门下的人,“靖王可是说到做到?我开城门,你放人?”

    宇文临诚挚地微微一笑点了头,“嗯。”

    文桑也是极其配合地含笑将手中长刀向城门下一扔,听到铮铮一声响,文桑叫道:“开城门!”

    说罢拂袖离去,城楼空了,城门大开。

    一个月后的朝阳殿。

    宇文临上朝,和大臣商议立后事宜。

    一年后的朝阳殿。

    宇文临上朝,已经是商量立嫡长子为储君一事。

    十年后的朝阳殿,总能听到大臣进谏,希望大王广纳贤妃,延绵子嗣。

    宇文临便说“你们直说希望本王有几个皇子几个公主!”

    “呃……”

    这问题难倒一众大臣,没人敢再议论。

    下朝回王后的椒房殿,孩童的欢笑声传来,一股温馨感冲击着他的心府,进屋去,见是太子带着两个小公主和小皇子来看母后,宇文临一来,被儿子女儿团团围住,便左右各抱一个孩子,到卡扎伊娜身旁坐下。

    “大王今日不去御书房批奏折?”

    “想来陪陪你。”宇文临开口还没腻歪两句,卡扎伊娜便戳破道“少来,做错什么事了?”

    “没有,绝对没有!”

    卡扎伊娜摇头不相信,宇文临又支支吾吾道“只是,有件事想和恬儿商量商量。”

    “麒儿,带弟弟妹妹下去。”

    待太子和公主小皇子出门去,卡扎伊娜也屏退了宫女,和宇文临小声道:“按照正常人的年龄,我这个年纪可都人老珠黄了,我可不生了!”

    宇文临只好哄骗道:“恬儿,我们就定下一个小目标,就再生四个儿子三个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