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743章 泰山崩于前,而碎成渣渣

章节目录 第743章 泰山崩于前,而碎成渣渣

    萧宝信也有点儿懵,就听说过提前的,往后延期的没听过见过啊。

    搞的她每天捧着肚子喃喃自语,纯想靠一张嘴说服肚子里的祖宗快些出来。要不是说话做事还正常,众人都要当这一个孩子要把俩口子都给折磨疯了。

    谢琰忍不住递风凉话:

    ‘这时候知道怀我的好处了吧,起码咱还可以沟通,好坏我能及时往上报啊。你看这位,也是个慢郎中。’

    ‘话说,阿娘你就真听不出里面有什么动静?’

    ‘那看来天赋异禀的就是我自己啊。’

    天命所归的意思呗?

    萧宝信如果不是看在他小胳膊小腿,就冲她那张臭嘴就得把他扯着膀子扔出去。

    可,亲儿子能怎么办?

    长这么大都没抱过几次,如果不是袁夫人强押着,只怕自己心里始终过不去那关。结果抱起来母子都尴尬。

    但不抱吧,萧宝信心里也有些愧疚,毕竟是自己儿子啊。

    “你再不出来,看我不把你搥爆!”萧宝信每天起来发现还没生的迹象,都快疯魔了。

    采薇可不敢等闲视之,赶紧回禀谢显,夫人那张脸狰狞着呢,真怕她说到做到,再生不出来真能对着自己肚子下狠手。

    谢显默然无语,年关将关,索性又请上了病假。

    众人心知肚明,这是又准备和他家夫人一块儿坐月子去了。

    永平帝虽然说心里是忌惮着谢家坐大,但对谢显那还是相当倚重的,该给的隆宠从来不落空。哪怕明知道谢显去坐月子去了,各种补身子的药材还是流水一般往谢府里送。

    谢显和萧宝信小俩口每天在容安堂走圈,上午一趟,下午一趟,把萧宝信走的都快疯了。

    别的姑且不说,真就应了老儿子的那话,这位就是个慢郎中,整个儿谢府都急了,扯着脖子就等他了,结果人家拿上把儿了,就不出来。

    谢母和袁夫人那是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可在萧宝信面前也不敢表露出来,就怕当长辈的坐不住,再给萧宝信吓着。以至于背着萧宝信唉声叹气,当着面儿还得比谁都淡定,一副小辈这些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看看她们这都是吃过见过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

    其实也就她们自己心明镜似的,自己早崩的渣都不剩了。

    萧司空腊月前就回了建康,这回头风病犯的严重,回府就在家里养身子,闲事一律不理。

    就担心闺女这身子,三五天就让谢夫人跑一趟谢家。

    谢夫人先前还气定神闲,认准了闺女是有大造化的,前世是当皇后的命儿啊,肯定是差不了。

    直到年前还没生,她也有点儿沉不住气了。

    人说无怨不成夫妻,无仇不成父子——

    萧敬爱那也是和他们有大仇的,可别一转身投到闺女的肚子里,来报仇血恨来了。这不,还没生呢,就折腾人。

    只是这话也就只敢和萧司空念叨念叨,跟萧宝信是不敢说的,怕吓着她。

    结果让萧司空劈头盖脸一顿骂,消停了。

    找萧宝树说道去了,当然萧敬爱这事儿没说,就是让他给算算,什么时候能生。

    她也是急道乱投医,连儿子也信了。

    总之,萧谢两家因为萧宝信迟来的儿子,闹的鸡飞狗跳。

    终于在萧宝信破罐破摔,以为要挺着肚子过新年的时候,在新年前一天晚上终于发动了,踩着点儿来的,折腾了大半夜,午夜子时初终于生下来了。

    健健壮壮的,光从产房外听那嘹亮的哭声就能听出来,震耳欲聋的架式啊。

    袁夫人守外面,早有先见之明,怕谢显重蹈覆辙像萧宝信上次生产一样腿软吓坐到地上,被下人看了笑话,这回早早连坐垫都准备好了,母子俩守在外面坐。

    一早坐地上,谁也别说是吓坐地上了。

    直等到萧宝信嗓子都快喊劈了,孩子哭声一出来,袁夫人往儿子那边看,果然不出她所料,小脸煞白,眼珠子黏产房门上,连眨眼都快忘了。

    直听到产婆子抱着收拾干净,裹着襁褓的小公子出来,报出母子平安。

    谢显才舒出一口气。

    袁夫人终于把心放肚子里了,真怕儿子一口气没上来给憋死。

    然后,瞅都不瞅他一眼,就把哭个不停的小娃娃给抱进怀里。谢显不出所料,进了产房。

    “你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是吧?”袁夫人慢条斯理地对着下人道。

    下人们点头,他们也习惯了。

    自家郎主就这把夫人当眼珠子的,有一就有二,以后少不得什么荒唐事都做,他们要是再大惊小怪就显得太一般,显不出谢家高门大户奴才的气度。

    “小人知道!”

    接着便是七嘴八舌说吉祥话,袁夫人也不是个吝啬的,一律打赏,产婆子、众医女自然是少不了的。

    “太夫人那边,现在都晚了,就不要过去打扰了。明日便是新年,一早上去回一声便好,至于其他几房,该报一声也要去。另外,萧家那边让齐三早上去知会一声,报个喜。”袁夫人说这些话一直盯着怀里的小娃娃,哭声太响了,她得再扬高些声音才不至于被压下去。

    “两家都因为小郎姗姗来迟提着心吊着胆的,这下总算都能安下心来了。”

    ……

    “可不要再生了。两个尽够了。”谢显坐到萧宝信身边上,脸都快吓脱了相了。

    “你这两胎,真真是要了为夫的半条命。”

    其实,自打生完谢琰,谢显就不想让她再生,最起码不想让她这一胎接一胎的生,身体素质再好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

    可是问遍了世面上和宫里秘药,但凡是避子汤就没有完全不损坏身子的。

    他是不想让她这么生,可是真要因为避子汤而把萧宝信的身子给造完了,他也是不愿意的。

    两人就这么顺其自然了。

    谁知道……自然,就是这么出人意料。

    曾经,被人认定命不久矣的病鬼,一个被人说生不生得出来都不一样的——三年抱仨,简直不要太打人脸。

    当然这都不是让谢显那么骄傲的事,他要的只是萧宝信,她的健康。

    真正令他骄傲的,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