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一卷 入赘豪门_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夜谈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入赘豪门_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夜谈

    一秒记住【书迷楼 .org】,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着,聊着,看着,买着。

    大约六点半左右,韩东又亲自开车去接了父亲跟杜丽过来,一起吃了顿饭。

    这期间,他试图给关新月又打过电话,皆没打通。便不再急着解释。

    女人应该不会太无理取闹,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过了气头,好好沟通不迟。

    果然,饭局结束之后,他开车回家路上又打了一个,通了。关新月虽无动静,他确定她准备听。

    韩东反不解释了,两人就此沉默了好一会。他才淡声道:“闹够了没!”

    关新月胸口都自起伏:“我闹?”

    “当然是你闹,唇印是去我姑妈家做客的一个朋友恶作剧留下的。我们俩是第二次见面,又在我姑妈家里,你这么聪明的人也不动脑子想一想……再说那是下午两点,又大庭广众的,我跟她至于这么急不可耐!!”

    “你比她漂亮一百倍,我都有贼心没贼胆,何况她了……”

    关新月脑子不够用,听着挺有道理,只不对劲。

    他的错,怎么自己反倒理亏了一样。

    咬了下牙齿,冷冷淡淡:“我不想听你说,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你也没看到啊,就看到一个唇印而已。试一下,擦上口红,用手也能印下来。我又是白衬衫,轻轻一拍就有颜色……你现在过来,我给你看看轮廓,都是歪的,明摆着就是用手拍上去的……”

    关新月有所松动:“我不听。”

    “那我去酒吧了。”

    “干嘛。”

    “心里闷,想你好多天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无理取闹。我去喝酒,明儿要是联系不上我,一定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爱怎样怎样,跟我没关系。”嘟囔着,仍芥蒂问:“她叫什么?”

    “没记住,又不是很熟,名字也不好听。”

    “漂亮不漂亮。”

    “早说了你比她漂亮一百倍。”

    “多大年龄?”

    “小着呢,下不去手。”

    “你意思年龄再大一点,就能下手了。”

    “至少也得到你这年龄。”

    “我很老啊。”

    “不老,就比我老几岁而已。”不等她反应,韩东补充:“玩笑,开玩笑。真的,你在哪,见不到你,我睡不着……”

    “明天再说!”

    韩东若有若无的点头:“那好,我去银河KTV看看。老许接手后听说发展的不错,闻名遐迩……”

    “是更有名气,听说里面的公主一个比一个漂亮,男人没有不喜欢的。”

    “我去唱个歌,解个闷。美女多,跟我没关系。”

    关新月语塞。

    韩东眼中多了笑意:“你闲着也是闲着,一块呗。考虑考虑,我在门口等着你,要是不来,发个信息给我。”

    放下手机,随后又跟父亲打电话说晚回去一些。掉头去往银河KTV方向。

    几分钟,也便到了。

    门头辉煌依旧,应当是近一年管制严格,车场内车辆少了许多,更少了张扬。

    韩东没立刻下去,定目看着不时进出的男男女女,记起来了许多忽略掉的事。

    他第一次来银河KTV是帮着东胜要债……太多关于这儿的记忆了,乃至陈彦丰被抓后,他每逢路过此地,都会多观望几眼。却很少停车,进去过。

    不是不玩KTV,是刻意在避开这里,也在避开所有能让他对记忆产生共鸣的地方。

    若非舍不下孩子,寥寥几个至亲。他能克制住回东阳的念想。

    下车,靠着点了支烟。

    又一名浓妆艳抹,像是赶夜,穿着黑丝包裙的女子挎包而过。

    韩东看着,拿出了震动不止的手机。熟悉的电话号码,他接通之后里面传来的却不是夏梦的声音,而是丫头叫了声爸爸。

    女儿打的,还是谁打来的?

    她会打电话了。

    韩东找了个背风处:“宝贝儿,要睡觉啦!”

    茜茜头摇的如拨浪鼓:“找爸爸。”

    稚嫩的童音,让人能想象出她坐在床上,拿着手机,摇摇晃晃的样子。

    韩东垂下视线:“爸爸明天去找小茜儿好不好,今天很困。”

    电话里一阵无声,随后像是孩子碰到了挂断,传来了嘟嘟动静。

    韩东尚没缓过劲来,又传来了视频邀请。显然,还是孩子。

    他焦躁压了压额头青筋,头次想真正自私一回,把孩子从夏家接出来。他受不了孩子说找爸爸的时候,他没办法去她身边。

    “怎么了?”

    身后有声音,是心神分散,关新月到近前都没发现。

    韩东转身冲动把她搂在怀里,好一会,才慢慢恢复理智。

    关新月稍惊讶,随后轻缓摩挲着男人背脊,一时也未表态。

    她接触的韩东,全然是压不弯的脊梁,天塌而不惊的冷静,自信。此刻,分明感受到了脆弱。

    踮脚,唇角凑到男人耳边,温声道:“这儿有点冷。”

    韩东挣脱,把外套罩在了她身上。

    关新月愣愣看着:“我是怕你冷,我不冷。”

    “我也不冷。”

    关新月整理了下外套:“还喝酒吗?”

    “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来就是以这个做幌子,见你一面。”

    “那人也见到了,还有什么安排。”

    “压压马路。”

    “连杯酒都不舍得请我?”

    “你说了算。”

    关新月挽住他胳膊:“都无所谓。有人陪着,压马路也挺好的。”

    韩东抽手把她往身边拢了拢:“其实我主要好奇你家里装修变没变,要不……”

    关新月失笑:“我回去给你拍张照片,满足你好奇心。”

    “照片哪有效果。”

    关新月垂首,脸上不禁泛热。深呼吸,翻开了韩东袖口,之上是个铅笔大小的伤疤,跟正常肤色明显不同。

    “还疼不疼?”

    “疼!不能动。所以你放心,去你家也对你构不成威胁。”

    关新月轻拍了一下:“正经一点好不好,我都怀疑我以前认识的到底是不是你。”

    “问题哪个男人跟你在一起,能正经起来。”

    关新月在这种话题上注定不是对手,被动抓着男人垂在她肩上的手腕打岔:“刚才谁的电话,瞧你挺难受的。”

    韩东看了眼黑压压的夜色:“茜茜,说想我了。”

    关新月沉默,思索:“东子,我觉得你还是要考虑争一下孩子抚养权……茜茜快两岁了,耽搁越久,以后越麻烦。你这么喜欢她,以后怎么办……”

    “我也想过,可是……”

    “没有可是,你只考虑别人,为什么不考虑自己。人性的角度上,都是自私的,没有谁该无条件为了谁妥协。”

    “离婚,成一个人罪过了!你是出于好意把孩子留在她们家,无人领情。非但不领情,你人在她们眼里还一塌糊涂。与其这样,不如把孩子留在身边,让她们偶尔见一面,她们可能还更念你的好。”

    韩东敲了下额头,敷衍:“我考虑考虑。对了,明天我姑妈生日,你一起去吧!”

    “阿姨会不会嫌弃我不请自来。”

    “谁会嫌弃关大老板。”

    关新月感慨:“你姑妈对你真好。她明摆是借着生日宴的时机,告诉别人,你是他的侄子,不然不会这么高调的办宴会,这生日倒像是帮你过的。”

    韩东缓缓点头:“是这样。那咱们现在回嘛?”

    关新月傻傻迟钝:“不早了。”

    “坐我车,送你。”

    关新月不敢对视:“好,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