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九百三十章 干脆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三十章 干脆

    

    离开家,外头小刀驾驶着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

    她上次跟丈夫认真沟通后,就打电话把小刀给召回来了。其它的不谈,人确实有眼力劲,聪明机灵,驾驶技术也不错。何况她应酬增多,也着实没心情自己来回开车跑,需要司机。

    到车上,在母亲面前保持的从容已经没了多少。

    夏梦瞥了眼闷声开车的年轻人,交叠着双腿:“小刀。记得你说过,有个妹妹在上成大对么?”

    刘小刀性格开朗胆大,但被连赶了几次,实在摸不准女人脾气了。

    只她是韩东的妻子,他便有再多不满也不会放在心上。

    斟酌着道:“嗯,早拿到本科学历了,目前在一家小公司里做助理,实习期……”

    夏梦看他目不斜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你怕我?”

    刘小刀心道鬼才不怕,自个工作兢兢业业,往往都不知道哪地方出错了。动辄就打电话让他不用来上班……

    当然,与其说是怕夏梦,不如说是怕韩东。

    这点工作都做不好,他没脸去叫哥。

    聊天不畅,夏梦并不多聊:“你改天问问你妹妹,她有意向的话,让她来我这上班。近期我也要另外招一名助理,工资底薪暂时一万左右,做的好,我再给她涨。”

    刘小刀忙道:“谢谢嫂子,我回头一定转告她。”

    夏梦看他德行就没放心上,无可奈何。

    她不单看不透丈夫,也看不透他身边的这些人。律所的总裁助理,多高的学历来做这个都谈不上屈才。她主动去选一个成大毕业,专业跟律所不搭边的实习生来任职,看样子人家还不乐意。

    实在是被妹妹电话影响太深,她尽量克制着脾气,平淡随和:“你现在算是无业游民对吧!这样行不行,你来我公司报个到,以后你的工资由财务统一发,我保证比你哥给你的多。”

    刘小刀发愣:“嫂子,这不麻烦么?再说我哥给,你给,也没区别啊。”

    “有区别。我给,你就是公司的人,跟他没关系。他给,你爱跟谁做司机去跟谁做,我没办法用。”

    “嗯,你跟他说就行……”

    “我现在给他打电话,你等会去律所人事登记。”

    刘小刀眼睛灵活转动,正琢磨着俩人又出了什么状况,余光突的从后视镜中发现了一辆蓝色的宾利。

    刚才转弯的时候他就留意了一眼,毕竟豪车,街道上不多见。

    是被夏梦莫名其妙的话扰的分神,忽略了。现在琢磨,跟了自己至少有三公里了。

    夏梦没留意那么多,正准备拨丈夫电话,说一说小刀的工资问题。

    从知道关新月跟他一块去天海,她电话打十多个了。有事聊事,没事闲扯。

    号码还没拨出去,车子突然剧烈颠簸了一下。

    要不是有绑安全带的习惯,夏梦身体肯定失控。是急刹,刘小刀被后方宾利突然超车,猛踩了急刹。

    刘小刀刹车,前方那辆蓝宾利也慢慢停下。

    两辆车,前后距离十来米,一动不动。好在这条街快到属于工业路,并没几辆车通行,加上三车道,一时间骤停也没被人过多留意。

    刘小刀被急刹弄的后背渗出冷汗,耐着性子,喇叭连点催促。

    妈的,有病,超车都没点征兆。超过之后还迅速调方向,摆明就是故意挤车。要不是夏梦在车上,他不想惹事,早下去大骂出口了!

    但不管车笛怎么响,宾利都没什么挪开的迹象,始终牢牢堵在前头。

    夏梦回神,眼睛随即愣住,定定的看着宾利号牌,神情变幻不定。

    邱玉平,是邱玉平的车,他认得。

    不过,来堵自己车干嘛?对方刚从公安局被放出来,被逼着辞职,应该自顾不暇。可不管什么原因,她看到人已经倒足胃口,一句招呼便嫌多。

    见刘小刀要下去,她摇了摇头:“绕开,咱们走。”

    “嗯。”

    刘小刀依着吩咐,打方向盘准备上右侧车道。可他刚动一下,宾利车也动,牢牢就堵住去路。

    他再忍不住,摇开玻璃:“你他妈脑子短路了,会不会开车!”

    正骂着,宾利车门被拉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扶着一个走路不便,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慢悠悠走了下来。

    年轻人相貌俊朗,看上去还有点熟悉,不过似乎比以前狼狈挺多的。不但廋的明显,脸色还苍白中有着蜡黄,不正常。

    刘小刀迅速认出来是邱玉平,眼睛却在另一人身上。

    他经常去振威找刘煜欧阳敏他们,见过很多军人,也自告奋勇去被钟思影练了一阵子。能看出来,扶着邱玉平的这人不俗,肯定是部队退下来的。

    随着越走越近,刘小刀下车拦住了两人:“邱总,这什么意思啊?”

    邱玉平声音轻飘低沉:“我跟你们夏总说几句话。”

    视线掠过刘小刀,透过前挡风玻璃,落在了夏梦身上。

    曾最朝思暮想的女人,他再看到,平静的眼神陡起怨毒。

    这个臭婊子的律所,是收购东泰股份的其中一个主力。

    想到过所有人,唯独想不到会有她。这分明是落井下石,恨不得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夏梦跟他对视着,拉开车门,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近。

    把刘小刀想拦的胳膊压了下去,冷冷淡淡:“你再不挪车,我报警了!”

    邱玉平牙齿碰撞:“我真后悔认识你这个……”

    夏梦打断:“恰好,我也是。另外,嘴巴放干净点!”

    “臭婊……”

    啪!

    夏梦反手抽在了邱玉平脸上,干脆的动作,力道。邱玉平不但骂声被打回去,人也跌撞差点摔倒。

    那个司机在防备刘小刀,却不妨先动手的是那个相貌让人目眩的女人。

    扶着邱玉平,还没呵斥出口,夏梦一高跟鞋又蹬在了邱玉平腹部。

    她比邱玉平更想骂人,不是这个下三滥,她不至于被丈夫的所有亲戚朋友视若无睹,异样看待,也不至于煎熬到某个阶段彻夜难眠。自己不去找他,他还敢来找自己!

    因为他,她背的是勾结前男友,谋害自己丈夫的骂名。

    邱玉平被踹的说不出话来,捂着肚子,不可置信的指着夏梦,嘴唇开合无声。

    夏梦活动了下站不稳,险些被扭的右脚,看也不看那个虎视眈眈的司机,只盯着邱玉平:“以后离我远一点,否则我见你一次,跟你算一次账!”

    回身上车:“小刀,报警,就说有人意图拦车绑架,让警察赶紧过来。”

    刘小刀懵逼,还没从夏梦那干净的一巴掌跟一脚中回过劲来。看夏梦动手的样子,肯定也是练过的……一般人踹不这么标准,也打不那么痛快。

    只很快就咧嘴大乐,拿手机招呼警察。

    什么邱玉平不邱玉平的,如今跟个过街老鼠一样,拦车,挨揍不活该么!

    还当自己跟以前一样,对王市长都敢胡乱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