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八百一十二章 随性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一十二章 随性

    

    家里,因为提前得知女儿女婿去医院接孩子,龚秋玲安排保姆准备好了晚饭。(w-w-w.wanShu.n-e-t)

    她最近跟女婿关系还是之前那样,彼此冷淡,仅限于面子上过得去。

    听到脚步声,她先到门口拉开了门。见到两个大人跟一个孩子,她眼睛第一时间就锁定住了韩东怀里的小茜茜。

    “来我抱着,你们俩赶紧吃饭。”

    韩东见她看孩子的眼神都在发光,心里对她那份成见莫名淡了许多。

    岳母身上哪怕有诸多不是,对孩子是真的重视,并且已经同意辞掉学校的工作,目前在办离职。

    她这么痛快,韩东反觉得自己过火了一点。

    一个在学校工作了半辈子的人,再有两年就可以正常申退了。不是钱的事,换位处之,估计没几个人办得到,这是她一生的事业。

    之前在医院逼着龚秋玲跟妻子二选一,必须辞职一个。实则是把之前的气,撒在了她身上。那个阶段,他夜不能寐,孩子体温一夜起伏数次,各种仪器导管针头……他有想秋后算账的心思。

    因为如果不是岳母跟妻子将怀孕不当回事,如果正常妇检,早产是能避免的。但他好像没资格算账,他作为丈夫,孩子早产,他责任比龚秋玲只多不少。

    家里找的有保姆,龚秋玲专门在相关公司请来的,跟医院专业看护婴儿的护士比起来也不差哪。可接过孩子,还是自个抱着,轻手轻脚,脸上尖锐全散,只剩温和。

    孩子这会也醒了,哭了几声,保姆忙弄了奶粉过来。

    夏明明也屁颠颠凑上前,跟着热闹。

    她上部戏拍完了,前几天从天海刚又赶回来。

    这么闲的明星,她是独一个。签约经纪公司的时候,提前讲好的条件,除了接戏,商演,广告之类的一概没兴趣。她经纪人,应该也算是所有明星经纪人里最闲的一个。

    韩东笑了笑,打了声招呼,先去卧室洗澡。但就算在浴室中,也能听到楼下的一些动静。

    之前家里谈不上死气沉沉,可一群大人着实有些无聊。如今多了个小成员,气氛好像一下子就活了。

    洗澡间,外头传来了脚步声。韩东擦干身体,换好衣服,见到的就是妻子换鞋的背影。

    直筒裤紧绷,整个身体曲线,随着躬身,直观而惑人。

    韩东近前,无形的情绪波澜,让他从后抱住了她。

    夏梦正把鞋子放进衣柜,身体失重,笑着负手拍了一下:“等着你吃饭呢,跟小孩一样……”

    “男人都是小孩。”

    韩东含糊应着,将人扶正,径吻住她未着点饰的嘴唇,沉迷在她身上跟卧室中完全融合的香味中。

    如兰,清透,让人忘我。

    医院里,终归是放不开手脚。在这,他身体好像随之就被煮沸了一般。

    他总感觉妻子孕后,身上更多了一种直击人心的风韵。可能她没变什么,但他切切实实觉得她变了。

    孕期的妻子,总会无端烦躁,无端发脾气。就是小茜茜情况稳定,她身体也逐步恢复如常的时候,她开始变得开朗,明艳,聊天中的执念感也几不可查。韩东找回了两人当初在海城之时的那种契合,激情。

    且他年龄也谈不上大,精力足够。短短几天时间不见,就躁动的厉害。

    夏梦被他弄的晕头转向,回吻着,紧搂住了男人颈部。一息落幕,她眼中含着笑意:“你,现在越来越色……”

    “喜欢么?”

    夏梦当然喜欢,没有哪个有感情的夫妻,不喜欢丈夫这么贱兮兮的对自己。

    正蜜里调油当口,底下小茜茜的哭声响了起来。

    夏梦无可奈何,嘟囔了句麻烦:“又哭了。”

    韩东顺了下她头发,敛神揽着她肩膀:“先下去看看。”

    楼下。

    孩子没哭多久,随着保姆把奶壶凑到茜茜嘴边,哭声立刻就止住了。

    龚秋玲关注点在孩子,夏明明却看向正并肩下楼的男女。

    敏锐的,留意到姐姐头发比刚才乱了一点……

    这俩人真够急不可耐。

    她悄然撇嘴,又不无羡慕。

    做女人做到姐姐这份上,是她所能想象到的完美状态。孩子几乎没给她身材造成困扰,工作顺利,夫妻恩爱。当妈的人,成天心大到好像茜茜不是她孩子,谁照顾她都能放心。自顾自的在下班后去交际,健身,sa……

    她是她妹妹,替她高兴的同时,也蛮失落的。

    从小姐姐是家人朋友的焦点,因为姐姐学习好,人乖,没人清楚她在家是个专门欺负自己的坏人。她被欺负了,找父母告状,母亲反而训斥她打扰姐姐学习。

    现在,她一样是焦点,在公司,在姐夫眼里,在母亲眼里……

    夏梦她心里毛病不止一条两条,她甚至不乏腹诽,将来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她这种脾气。偏偏,碰到了姐夫,一个能看到本质,并了解她的男人。

    确实,夏明明也了解自己姐姐。知道她除了很多缺点之外,并不缺一些引人的特质。人无完人,有人喜欢她那种特质,就会拿她当个宝贝。

    并没有几个女人可以做到像她那样,被无数人追,直到跟姐夫结婚的时候,还是第一次。这是夏明明八卦,她被问急了,自己说的。

    夏明明知道这个的时候挺匪夷所思的,她姐姐跟邱玉平谈了几年恋爱,状态极好。那种状态,她竟能克制着没跟对方去开房,堪称奇迹。

    情之所至,金石为开。

    她是清楚那种眼中有男人,心里也有男人的奇妙。再则,这本就是男女间永恒的兴趣跟爱好。

    ……

    夜了。

    孩子睡在龚秋玲的房中,由她跟保姆照顾着。整个家里,除了偶尔响起来的小孩泣哭声,安静如许。

    床上,已经忙碌纠缠过快半个多小时的男女,正合着夜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夏梦很困,暂时却不舍得睡。

    她感情跟丈夫很好,可怪的是,已经忘了有多久没跟他正儿八经,安安静静的聊过天。

    自制力跟韧性都特别棒,今天俨然忽略了明天要起早上班的事儿,聊起来,忘了时间。她最近都有太多话要说,可电话里不想谈,两人又都忙,也只有这么安静的环境中,她可以随性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