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七百八十章 未遂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八十章 未遂

    

    一晚安静流逝。(万书网 www/wan sHu.nEt)

    韩东的打算是回东阳一天,第二天再去临安跟方连海认真道个歉,把隆和业务签下来。顺便,催促警察处理一下他被袭的事,以及其它乱七八糟要做的。

    被袭,不算大事。如果依着法律,可以被治安拘留,也可以被刑事拘留。

    不过所有的事,随着一场拖拖拉拉的病,只能往后赶一赶。因为夏梦死活不肯让他走,从诊所回来的第二天,就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

    非让他按照医生的交代,连续去打几天点滴。

    韩东拗不过她,也不愿意在这种事上太坚持较真,只得天天的往诊所去跑。

    嗯,这期间他都住在夏家,妻子的卧室里。

    在家,就难免碰到龚秋玲。还是你不搭理我,我不搭理你的相处方式,各做各的事儿,各吃各的饭。偶尔不得不说话,也没多聊过。

    去打了五天左右的点滴,病没了,身上那些被袭导致的外伤也不再能影响到什么。无非,就是胸腹部位还有一点浅淡的痕迹没有完全消失。

    而这几天里,韩东还过的还挺爽的。以前他跟妻子在一块,是妻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使唤他。病了一次,完全反了。

    虽然很多事他不可能让挺着肚子的媳妇去做,但她至少有心。顺手帮他倒杯茶,挤个牙膏,搭配衣服等等琐事,她能做的,韩东不用提,她就会提前做好。

    尤其,在一块,他让她干嘛她就干嘛。乖巧的让人还真以为她成贤妻良母了。

    韩东不信她能持续装小白羊,估摸着是看他这几天身体不佳,破格送的福利。不过也挺不错,他至少过把瘾,真正做个一家之主。

    吃午饭的当口,还是三个人。不对,四个,妻子肚子里还有一个。

    龚秋玲看着女儿忙前忙后的盛饭,给女婿夹菜倒水,还笑呵呵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心里别提是什么滋味。

    因为孩子长这么大,也没那么用心伺候过自己。

    她忍不住:“小梦,你坐下消停会行不行……”

    “没事妈,蒋阿姨让我适当动一动!”说着转头:“老公,你确定今天不用再打点滴了!”

    “昨天大夫说的,今天不用过去。”

    “那你身上还疼不疼?”

    “疼。”

    “哪里疼?”

    “哪都疼。”

    夏梦顺着道:“我等会要去妇检,去医院顺便也帮你拍个片子,别万一伤了骨头……”

    龚秋玲食难下咽,她都看出来女婿故意装的,自己这蠢女儿还当真。

    这以后自己要是放任俩人一块生活,女儿还不被他耍的团团转。

    她实在受不了,起身离席恰好路过女婿,抬手就一巴掌啪的打在了他胳膊上,直接上楼。

    “妈你干嘛!”

    夏梦看着她背影笑着怪了一句,跟着无语转头面对自己老公:“继续装!”

    “真疼,龚阿姨手劲也太大了。还老师呢,肯定在学校没少体罚孩子。”

    夏梦也忍不住拍了丈夫一下:“你别乱说,被她听到该伤心了。我妈好歹是个特级教师,对学生有原则的好嘛!还有你现在人是真坏,没事故意气她。”

    韩东无辜:“跟我有什么关系,是你气她。没瞧见是因为你对我太好,她吃醋了。”

    夏梦软软瞪了一眼:“别废话。我肚子今天有点不舒服,想现在就去医院!”

    韩东吓了一跳:“哪不舒服?”

    “你别紧张,就一点感觉,可能吃的不对劲。”

    韩东看她脸色寻常,暂时放了点心:“那走吧!”

    “我得换一下衣服。”

    “别换了,去妇检打扮这么漂亮干嘛!”

    “嗯,那你去楼上帮我拿一下包,就诊卡在里面。”

    韩东是那种考虑问题喜欢往坏处考虑的性格,她肚子不舒服,哪怕看上去不碍事,他也一点不敢怠慢。

    匆促着拿包,口袋里电话也响了。

    韩东把包递给夏梦,摁了接听。边通话,边扶着她肩膀往门口走去。

    临安市公安局的电话,吴康打来的,是说那几个袭击者已经全部撂了,背后主谋是张建设的司机乔仁武。说是这么说法,查到乔仁武头上,就是变相说明袭击者是张建设。

    因为韩东跟乔仁武没仇没怨。

    听着,他让妻子站在原地,自己快步去车库单手把车子倒了过来。等妻子上车,又顺手给他绑了安全带,才塞上耳机慢慢离家。

    “吴警官,查到了就抓人,不用有顾忌。问问他谁让干的。”

    吴康吱呜着为难:“张,张建设跟我们局长关系很不错。韩总,你看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私了,也非多大事儿。我在中间挺为难的!”

    “跟你们局长关系好。那行,我不为难你,我找任厅长过来抓人!不过到那时候,周局长夹在中间好不好说,就不在我考虑内了。”

    “韩总……”

    韩东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帮我转告周局长,这是谋杀未遂,还牵扯到了通源的老总关新月。他如果觉得是小事,那我就偏偏闹大给他看!!你们公安局不管,我连你们公安局一块告!”

    吴康干笑,不敢说话。

    韩东这人别说他,周局长也看不透。上次因为常艳华那次舆论,上京市那边赶过来了一个人,省厅的人都着急忙慌的过来迎接……

    会不会起诉不说,这事要是弄不好,周局长这个位置估计到头了。

    张建设这是蒙着眼踢到了老虎,都快被扒到肩膀了,还当没事一样。

    “韩东,你别生气。我肯定如实转告给周局长你的意思。”

    夏梦转目,等他挂断电话,手顺了顺他胸口:“老公,是不是找到袭击你的人了。”

    韩东笑着把她手腕拿开:“我就吓吓吴康,没气。临安那帮人的德行,不来硬的,他们就给你打太极。两天能办好的事,拖了多久了都。”

    夏梦看了他一会:“你真打算以谋杀罪起诉张建设?”

    “宝贝,你学很久法律了。考考你刑事这块,假如谋杀罪名坐实,张建设得蹲进去多少年。”

    “不可能以谋杀罪起诉的,最多是故意伤害。不接受金钱赔偿庭下调解的话,幕后主使,参考刑期三到七年。”

    “够了。”

    “什么够了!”

    “我是说,让张建设蹲进去三年,足够了。”

    夏梦有些忧虑迟疑:“老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别瞎折腾了好不好,让他赔点钱不就行了。张建设在临安坏的出名,你非要把人给得罪死啊!”

    “你不懂,不是赔钱不赔钱的事,是我一次要把他给弄到见了面就躲着走。这种早年混黑的人,让没用,只会觉得你好摆平。你只有比他更凶,他才能记得。”

    “我有我的打算,这事你不要多想。”

    夏梦沉默低下了头,顾不上再跟自己丈夫讨论这些。因为从家里出来时候感觉还不太明显的肚子,这会慢慢开始疼的厉害,抽动着,让人心慌意乱。

    “老公……不对劲,这会特别疼……”

    韩东见她慢慢躬下身体,不禁看向她裤子。宽松的家居裤,隐约有红丝,并且痕迹越来越大。

    他心脏骤停,是血!怎么突然间有血。

    韩东紧张到了极点,却没开口询问。踩油门的脚开始用力,加速。

    脸上保持着笑容:“没事,你别这么娇气。忍一会,再有两三分钟就到医院了。”

    就是少少几十秒,夏梦脸色逐渐苍白,声音发颤:“疼……真疼……”

    韩东深呼吸,直接闯了一个红灯。电子窗缓缓闭合,风景闪烁也越来越看不清楚。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也恐惧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