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叮嘱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叮嘱

    

    久违的碰撞,自浴室中彼此便已难以自持,逐渐蔓延至床铺。(万书网 www/wan sHu.nEt)

    对韩东而言,尽管仍旧会因为她身体有所顾忌,却能逐渐适应,体会到妙处。

    在云中,飘然起伏,游荡。

    情到浓时,余韵残留。

    半个多小时后,才渐渐歇止,交颈而眠。

    过程中,韩东隐有所悟。

    她的羞涩,乖巧,期许,是平时轻易见不到的。

    算算时间,两人自她怀孕后如此之久,只有过一次,还结束的随意。

    他忍的辛苦,她也忍的辛苦,何况她也不需要自己忍着……

    这么说,之前自己的忍耐非但是无用的,还有可能是两人关系慢慢恶化的诱因之一。

    次日。

    送她回家的路上,他觉得妻子还在昨晚的状态中。

    撒娇频繁,说话眉间都带着笑。还主动问他钱够不够用,不够她准备再给点,大方的不像话……

    总之就是乖巧,好像他说什么她都会听。

    电话又响了起来,岳父打的,应该还是夏海飞两人的事。

    昨晚,夏海飞跟龚燕京被警察带走了。到现在,于当地公安局里已经呆快十个小时。

    韩东早上问过欧阳敏,振威这边财务连夜统计,已经把后续一些可能存在猫腻的档案全交给了警方。

    调查这些事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他目的也不是在此。

    就算是看妻子的份上,韩东并不是喜欢把事做绝的性格。

    三百万,他让这两人每人出三百万解决这件事,没人放在心上,认为只要把这次贪的钱退回来就行。现在,事情远远不止三百万。

    因为振威的任主管给了韩东一个模糊数字,龚燕京任职的三年四个月期间,涉及到的问题账目,足有一千六百万。不仅仅有夏海飞的账,还有其它人的,其中夏海飞是贡献账目的主力军。

    摆在的明面上的已经这么多,私底下做的比较滴水不漏的,还有多少?

    振威的人不是饭桶,之所以龚燕京敢如此肆无忌惮,因为夏龙江的信任,也因为韩东接手之前,龚燕京是财务的一把手。新的一把手任主管,是韩东近期让欧阳敏强行变动的岗位。

    对这种人动手是迟早的,那些不堪的流言做了催化剂。

    当然,即便是如此清晰的事实。他在别人眼里还是公报私仇,蓄意铲除异己,议论纷纷。

    没关系了,韩东从决定把岳父影响彻底从振威抹除的时候,就必然经历这个被人猜忌的阶段。做不到让人敬重,就要让人怕。执行力,要在这两者之中选择一个,他是被逼无奈选了后者。

    瞥了眼身边玩手机的妻子,韩东没接夏龙江电话。

    对岳父母来说,亲戚朋友就算是闹出来贪污这种事,也不必要报警。最主要的是,问题账涉及多少,俩人一无所知。觉得,他因为一次小回扣事件,弄这么大动静是在借机报复,利用权力耍横。

    韩东以前会耐心说清楚,现在懒得解释。

    ……

    夏家门口,停了好几辆陌生车子。

    韩东开车过来的时候,远远看到了。有几个熟悉的车牌号,是岳母娘家那边的亲戚。

    没再往前开,他直接掉头转向。

    “怎么回去了……”

    韩东随口道:“你舅舅他们在,我不想你现在回家跟他们解释。关键你也解释不了,孕妇一个,再气到自己怎么办。”

    夏梦翻了个白眼:“也不能一直躲他们吧。”

    “宝贝,听我跟你说。你是我妻子,我做什么,他们第一时间肯定是埋怨你。所以,等会如果给你打电话,直接说咱们俩在闹离婚,你也特别气愤我的所作所为。千万不要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记着把所有事往我身上推。”

    “我下午把首付款交给朋友之后,就要去临安,唯独不放心你。”

    夏梦幽怨:“又要走……跟着关总你也赚不到什么钱,还不如回来帮我一段呢。”

    “我跟着她不是为了赚钱。”

    “那为了什么?我以前以为她要你去通源做高管。结果是去临安帮人弄拆迁,还出了人命。老公,你人是不是太好了点,帮谁都这么不遗余力。”

    韩东解释:“隆和的方行长是她跟许总给我介绍的,和前一个安保公司的合约已经快满了,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你也清楚,振威看着中规中矩,其实安保业局限性太大,一些业务,普通业务人员根本不可能接触的到。我再不用心,振威岂不是要一直这么不温不火……”

    “反正你帮别人总有理由,就不愿意帮我。”

    “你真说对了,我恨不得你事务所马上倒闭,然后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在家里养胎。”

    夏梦闷不作声,食指跟拇指不断放在韩东的腿上,掐一下,一下。看他不喊,又掐一下。

    韩东像是被蜜蜂频繁刺到,挪了挪:“宝贝,我开车呢。别逼我揍你行不行!”

    “你揍啊,反正你对我动过两次手,我都记着呢。”

    “什么时候……”

    “打过我一巴掌,还做过一次禽兽。”

    韩东不以为然:“禽兽至少比禽兽不如好。没跟你开玩笑,刚才说的那些话,听进去没。”

    “听进去啦!”

    “要不你最近不要回家了,我让姑妈帮你先找个保姆……”

    “老公,你眼里是不是就没能信任的人。什么保姆有我妈照顾的好。”

    “她在我心里还真不如保姆。我怕自己闺女将来跟她一样,拎不清,讲不明,明明没底线,还自认为重情重义。就拿这次她一个堂兄儿子犯事儿,给我打过多少电话,蛮不讲理……”

    夏梦一腔柔情被他说的一干二净:“打住。前头拐弯,送我先去公司。清河哥昨天发微信说投资的事他父亲同意了,我去具体了解一下。”

    韩东依言转向:“小心着点,别作为创始人,将来被人给踢出去。古氏那种巨无霸,入资你们这家小公司目的无非是弥补他们业务上的空缺,肯定会很强势。股份多让出去一些可以,千万把管理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不是想我公司倒闭嘛,还说这些干嘛!”

    “我还说想揍你,动手了吗?”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