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谈判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一十二章 谈判

    

    韩东确实不会影响工作,他之前在部队。(w-w-w.wanShu.n-e-t)早就磨砺出了再大挫折,遇事都要先放在一旁的能力。

    出门,皮文彬开车。去的地点是天悦楼,也就是上次同学张玄武让服务员去打包龙虾的那家餐厅,在附近很有名。

    韩东坐在副驾驶上,心不在焉翻看着手机,是有一个号码几乎不间断的打来。有心关机,又怕工作上关新月会联系不了他。

    他稳了稳,摁下接听:“什么事。”

    小姨子电话,他怕又是因为自己跟夏梦闹离婚的事来劝和,并不愿意接。

    夏明明奇怪姐夫不友善的说话方式:“干嘛呢,我招惹你啦!”

    “打你电话就想问问你最近工作情况。”

    “少兜圈子,不说挂了!”

    夏明明忙道:“姐夫。我妈跟我打过电话,她是让我劝劝你不过呢,我不太想劝。”

    “真的,我不是来当说客的,也不想掺和你跟我姐的事。就想跟你说,离不离婚我都支持你,你永远是我姐夫”

    韩东点了支烟:“谢谢你。”

    夏明明犹豫:“决定了”

    “对,再这样下去,没好处。与其如此,不如狠狠心结束。她自由,我也自由。”

    “那孩子怎么办?”

    “该不该要,妈更有主见。”

    “唉,我就说你们俩早晚要出问题。你太内敛,她是太骄纵,很多事不能拿在台面上沟通商量,根本不可能走的长远。”

    “你连婚都没结过,在这充专家!”

    “没吃过猪肉就不准我见猪跑了?我好歹在小白龙的戏里面经历过一段人生,现在正经历另一断人生。你们俩在我看来,就是两头猪。”

    韩东绕开了这个话题:“沈兰婷在你那怎么样?”

    “她,特别不简单。才来多久,跟导演就密不可分了。我还正要跟你提她,出了事,你别怪我。”

    “我跟她什么关系,跟你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怪你。去剧组是她挖空心思的想去,成年人了,自己没分寸,跟任何人都无关。”

    “姐夫,你这话我听了高兴。”

    “回聊吧,我这有点事。”

    韩东瞥了眼前方的天悦楼,放下了手机。

    皮文彬听到了他说话,好奇道:“哥,你跟我嫂子闹离婚呢?是不是给你戴绿帽子了,告诉我谁,弄死他去。”

    韩东转头,皮文彬瞬间意识到自己马屁拍马腿上了:“嘿,嘿嘿。不说这个,牛副总估计等的着急,咱们赶紧过去。”

    下车,并肩去往天悦楼。

    韩东路上随口提醒:“等会不要反客为主,该说什么,我跟牛副总会和杨国栋说。这事,少掺和,跟你没多大关系。”

    皮文彬喊冤:“哥,我答应关新月帮他约人,完全看你面子上。我又不傻,拆迁这事,谁敢轻易冒头啊!”

    包厢内。

    牛副总已经先到了。

    都经常碰面,也没多客套。入座后又等了十来分钟,门被人给推开了,进来俩人。

    韩东眼睛略过了那个皮文彬找的中间人,落在他身后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个子约一米六五,年龄四十岁上下。稍有些胖,穿着一件烂大街的恤跟宽松牛仔,脚下是拖鞋。

    看上去普通到了极点,也正因此,韩东免不了过多打量。

    传闻中的不普通,见面后的普通。这种人,特别不简单。因仅仅守口如**一个特质,很多人都不具备。

    中间人叫杨贺,跟杨国栋有点亲戚关系。进来后先冲皮文彬笑笑,然后给双方做介绍。

    “国栋哥,这是正一集团的牛中华副总,人特别仗义。文彬,皮厉海的儿子,你见过”

    等介绍到韩东,皮文彬先道:“杨叔,这我哥韩东。跟牛副总是同事,都自己人。”

    杨国栋每听介绍一个,就客客气气的点头招呼。入座后,颇显的有点怯场般的紧张感,少言寡语。

    他知道今天饭局是什么意思。

    碍于面子不得不来应约,却不打算跟这些开发商的人多谈。

    菜,随着人坐满,端了上来。

    杨贺就是个调节气氛的,酒局一开始,不断跟牛中华俩人配合着聊一些轻松话题。

    酒必不可缺。

    牛中华感觉差不多的时候,主动给杨国栋倒了一杯:“杨先生,咱们俩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平时我可没少听说过你,仗义,低调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人,等会咱们加个微信,常交流”

    话说了一串,杨国栋却没端酒:“牛总,我不喝酒。我爸的身体就是喝酒喝垮的,特意告诫我,务必滴酒不沾。”

    牛中华被对方不按套路出牌的说话方式弄的愣了下,随即笑道:“杨先生真逗。”

    皮文彬插话:“牛副总,杨叔确实不喝酒,都知道。来,我陪你一个!”

    韩东诧异盯了皮文彬一眼,他看似碰酒,实际是在帮牛中华解围的同时也传达了信号给杨国栋,他皮文彬,跟同湾的人是一伙的。

    等了会,见牛中华始终没步入正题,杨国栋也一副随时告辞的样子。知道这么聊下去,坐太久都没意义。

    韩东斟酌着,看向杨国栋:“文彬叫您杨叔,我是他哥,也得跟着叫。杨叔,您是办大事的,我们再兜圈子反显得虚伪。这样,咱们正儿八经聊几句,您说说,为什么不肯拆迁?”

    牛中华早想这么问,被杨国栋态度给弄的不好开口。见韩东出头,径直看向杨国栋等他答复。

    气氛,因为韩东一句话冷却了点。

    杨国栋抬头:“老头子身体不好,念旧。加上年龄一大,根本不愿意挪地儿。我说实话,你们拆不拆,我不在意,但孝字为先,我不能再扫他心情。”

    韩东点头赞同:“这个谁都会理解,等改天我去拜访一下老爷子。你说,周围居民都搬走了,他一个人留下,岂不是心情更不好,我得去看看。”

    杨国栋一听,就知道席间看似那个牛副总为主,其实这个叫韩东的年轻人才是中心。他说话,牛中华根本不插嘴,显而易见。

    “这话说的,好像你们已经把同湾给拆差不多了。”

    韩东不疾不徐:“杨叔,拆迁是大势,是在城市规划图纸里面的。这次邀您过来,是诚意。您说任何条件都行,但不能拿孝道这个帽子给我们扣上,谁受得住。再说,古话里除了孝道为先,还有远亲近邻这种说法。拆迁的补偿标准不低,您觉得他们是真不想拆,还是想等着您出头好坐地起价?肯定是后者可能大一些。”

    “提高补偿标准容易,关键许总不是财神爷,他得多少钱往里填?在预算内的,他看您面子,多补偿一点。预算外的,别说许总,国内首富也拆不起!拆的起,也要考虑同行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