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六百零七章 关系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七章 关系

    

    上京,傅立康在接电话。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哪怕面对的是某个部门的二把手,他口气也没有丝毫改变。

    “老晋,你找我帮忙,我把我手底下最优秀的人调到了海城。现在出了点小麻烦,你说影响不好……那怎么着,要不要我让人回来。”

    “不,不是这意思。闹的是有点出格,现在新闻在海城境内传的沸沸扬扬……咱们的目的是禁毒。我的意思是,你沟通下,让收敛些。”

    “刚有人传了张照片给我,你的人,殴打那个叫什么蒋熊的家属……”

    “断章取义的照片你也信。他要真的有原则上过错,我不护短。”

    “您看,别生气啊,我就随口提一下。我意思是小白住院,是不是有必要再派个人去海城。”

    傅立康最看不惯的就是警方这种办事态度,尤其是高层,小心翼翼,一点风险都不愿意担。

    即便,韩东就是继白雅兰之后最适合海城的人,他们不会放心。

    因为白雅兰好歹是上京缉毒局的副局长,属于警察系统,韩东则来历不明、

    “是老钱的意思?”

    “嗯,他让我提一下。当然,主要还是看您怎么说。”

    傅立康手指在桌面上无声敲了敲:“我不用说。他惹出来任何事,算我的。至于要不要临时指派一个新的禁毒局长,这是你们内部的事。”

    “还有,我说过再给他一周的时间。等蒋熊的死因查明,你们怎样安排都可以。现在,谁都不准去海城。我的人,不担这种黑锅。”

    啪的一声,傅立康直接挂了电话。

    他确实是有些生气了,从白雅兰跟韩东被三十几名持枪歹徒围攻,到白雅兰卧床不起。

    这些警方的人,仍旧顾虑种种可能会发生的状况,不愿意采取过激手段。

    如果不是胳膊不适应伸得太远,以他的办事风格,直接就会联络海城军方,进行大范围管制。

    三十几人。

    不说在禁枪严格的国内,便是一些枪支使用自由的国度,都罕少发生如此大规模的行动。

    那个蒋熊,实在是死有余辜。

    他一开始觉得韩东出面,海城这个疙瘩不难解开。

    现在,终究忽略了,并不是所有人的作风都是一样的。韩东深陷警察这个深坑里面,别说得到当地公安的支持,便是上京这边的人都畏首畏尾。如此,别说韩东,神仙都没办法。

    ……

    韩东解决了蒋熊家属事端后,直接就去了医院见姜博仁。

    一个四十岁,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穿着白大褂,双手比女人的手还要更为漂亮,皮肤也很白。

    不看年龄,说姜博仁三十岁都不会有人怀疑。

    冷不丁从上京市赶来的一个大夫,来到这儿,但海城武警医院的院长都亲自赶了过来迎接。

    国内神经内科最权威的专家,国际上,在此领域能超过姜博仁的医生,不足一手之数。

    除了他之外。这次跟过来的还有一个助手,以及两名外科领域建树非凡的大夫。

    姜博仁并不属于部队医院,仅挂了一个名誉院长的职。这种人,寻常的忙碌可想而知。但傅立康叫的动他,随叫随到。

    当然,部队医院不管是大夫还是院长,就没几个敢在傅立康面前打太极的人。

    姜博仁这会正在跟海城的几个大夫讨论白雅兰病情,被徒弟兼助手耳语了几句。示意他们先聊,随即离开座位去了外头。

    他跟韩东很熟,在上京的时候,他不止一次送人去部队医院。韩东自己,也曾在部队医院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见面,姜博仁愣了一下:“警服也挺适合你的。”

    韩东跟他客套了两句:“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不用,在机场我们几个解决过了。”

    韩东看了眼白雅兰病房:“她情况怎么样,昨晚忙到现在,没来及去看她?”

    “挺好的,刚才我们俩还聊了几句。就没见过白局长这号病人,心态比我这个大夫都好,连自己病情都没询问。”

    韩东靠窗口点了支烟:“她就爱装,怕的要命也不给人看出来。对了姜大夫,手术为什么要等到半个月之后?”

    “我刚才还跟海城这边的几个专家商量,看能不能尽量往前推。但脊椎手术不是小打小闹,对她身体状况要求很高,我们也需要足够的时间来准备。”

    “你在电话里跟我保证过,手术往后推一个月也没关系,总之她不能有事。”

    姜博仁笑:“最怕碰到的就是你这号家属。”

    “行了,晚会请你吃饭。你接着开会,我去看看她。”

    摁灭烟头,说罢,韩东换了身无菌服,推开了白雅兰病房门。

    人还在睡,一个女护工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不时看她一眼。

    “韩……”

    韩东抬手打断了她招呼,低声道:“我看着她,你去忙。”

    静若无人的环境,他挪过椅子,坐在了白雅兰面前。

    他来这里帮不上太多忙,可不来,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便是只看她一眼,心里也会舒服很多。那身压力烦恼,也在进入病房后,离奇的不再考虑。

    抛开那层扯不清楚的关系,白雅兰一直都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几个人之一。他可以跟她说很多跟任何人都没办法说的话,他在她面前没有秘密,一点都没有。

    他恐惧,失去这么一个人。

    哪怕现在有了自己家庭,他也摒弃不了这份最特殊的情感。

    很多次,濒临崩溃,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是她。

    不是爱情,胜似爱情。他也是跟她分开后很久才慢慢的理顺,意识到他对她的了解,远不如她了解自己的十分之一多。

    但,很奇怪。

    哪怕到今天,韩东也不觉得两人真正结婚就是对的,基本没有什么憧憬跟期待。

    太熟是一个原因,另外的原因就是韩东跟她在一块,有无数次冲动想摁着女人揍一顿……嘴上不说,但特别累。

    跟她在一起大部分时间是迁就,不顺着,她就生气。脾气风雨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完完全全的神经质。

    现在是收敛了许多,但全是假象,她不可能改。因为之前就改过无数遍,每一次好了不足半个月,会旧病发作。

    韩东在她面前始终觉得是个小孩,做什么都不对,都被指点,进而顺着她意思来。

    被暗杀之前也是如此,韩东意思是绕道,她坚决不绕,不怕。认为他人麻烦……

    硬要说一种关系,除了那种男女之间的本能吸引外。两人更像是一个脾气温和的弟弟跟一个独断火辣的姐姐。

    差不多就是这样,因为她从不吃自己跟哪个女人好的醋,她只吃自己对哪个女人比她好的醋。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