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六百零三章 工作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三章 工作

    

    回到车上,韩东让司机跟着金杯去往医院的同时,心情并不如在汪冬兰面前表现的那么轻松。(万书网 www/wan sHu.nEt)

    蒋熊的死因现在只等化验结果出来,差不多就能够断定。

    他这边至少能给家属,给媒体,给各方各面的人一个合理的解释。

    但人是谁杀的?谁指使的万广义?这些人还要做什么?全然未知,查起来也极端复杂。

    即便韩东猜到是谁,拿不出任何证据出来证实猜测。

    禁毒局,名副其实,就只是单纯为了毒品及相关案件存在的一个部门。去管刑事这块,不说本身腾不出精力,仅汪冬兰这个人,韩东就没办法越过去。

    她是海城市公安局长,省厅那边不常管事的情况下,她权利过重。重到,韩东现在连合理的拿回证物,拿回尸体,都需要强硬面对她。

    但若就此咽下这口气,忍下可能设局把自己跟白雅兰蒋熊等人一并卷入其中的幕后主使,谈何容易。

    白雅兰曾申请,把汪冬兰调走。

    上面答应了,调令之所以迟迟不下,是因为两人暂时还没想清楚这之中利弊。

    现今,明显是弊大于利。

    与其留着这个定时炸弹般的女人,不如当机立断让其远离。

    这样不管是魏海龙也好,或者其它韩东看不到的人也罢。在海城,都少了一条有力的臂膀。

    水满则溢。

    想要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往往办起来会格外复杂。有所取舍,才是他必须要尽快抉择的。

    低着头,韩东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傅立康。

    早就说好的关于把汪冬兰调离问题,他只需要通知一下就行。

    六子在副驾驶坐着,没敢多看后排穿着警服的夏梦。韩东说话不避着,他也就不回避。低声道:“韩警官,要安排人跟踪汪冬兰局长么……”

    韩东收起手机:“不用,汪冬兰的事放一放,如果公安局想接手蒋熊被杀案,让她接手。前提,要当成谋杀案进行侦查。”

    六子也知道一点内情,迟疑道:“可是……”

    “让她随意折腾,别牵连到禁毒局就行。咱们最重要的,还是毒品,不要被其它案件扰到。至于蒋熊的死,就当狗咬狗,他们自己玩。”

    “蒋熊背后的水不浅,只要是被谋杀,跟禁毒局就不存在更深的牵连。有些人,是想让禁毒局跟蒋熊鱼死网破,现在,反烧其身。另外,魏海龙那边持续盯着,一点都不要放松!”

    韩东最清楚,毒品这东西,不是想沾就沾,想不沾就不沾。

    陈彦丰,蒋熊以及其它被绳之于法的毒枭。

    这些人开始或许是为了钱,当拥有一定的身份地位之后,有女人,有钱,有权利。这种情况下,傻子都不会继续从事这种高危行业。是被推着,不得不为。

    下面的需求形成了固定化,上面的也绝对不允许随随便便的更换合作对象。

    如蒋熊,会急不可耐,并非他傻,要走风口浪尖,是有太多复杂的因素推着他走。魏海龙能沉住气,不代表着他真的就能跟毒品彻底撇开联系。

    迟早的,就如海浪一样,一波停,一波起。

    只要,魏海龙还是魏海龙,他就必须要碰。他碰,禁毒局就要管,要查,要抓。

    现在,外界看来,禁毒局的工作已经起到了很大作用。韩东自己清楚,随时都会再度死灰复燃。

    上头的思路是对的,要想从根源性解决,只能顺藤摸瓜,将那个自认为处在三不管地界中的集中营彻底端掉。缺的是理由,线索,更具体的内情。

    至于魏海龙,自认为聪明,算无遗策。在整个事态中,也不过是属于大一些的蚂蚁。如果不是今晚这个出乎预料的麻烦,韩东甚至都没重视过这个人。起点和目标,来禁毒局是起点,端掉那个可能跟柴桑克有千丝万缕的巢穴是目标,韩东性格肯定要不折手段达成目标。而魏海龙,就是处在中间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障碍。

    这个目标没变过,被外力干扰如此严重,也没变过。

    安插杨彪等人在辉县,安插老蛇在蒋熊身边……等等,所有都是在为此做准备。

    老的势力被铲除,新的势力才有可能冒头。

    现在没有人比韩东更想即刻全力对付魏海龙跟汪冬兰,但他不能出于私人冲动这样做。大局为重,势必要抛开一些容易过度耗损禁毒局精力的旁枝末节。

    “韩警官,明天调查组的人要是过来……”

    曹六子有点受不住车厢里突如其来的安静,吞吞吐吐。

    蒋熊死亡跟他失职有直接关系,到现在,韩东还没说要怎么处理他。

    媒体,调查组,等等杂事乱事,全都会由此引来。

    韩东抬眼:“你接下来,找出另外跟万广义合谋的警察,跟公安局那边一块,给媒体一个完整交代。你能做到,调查组我来应付,跟你无关。抓不到人,这黑锅我替你背不起来。”

    曹六子沉闷点头,重重吐了口气。

    他在蒋熊被杀之后,就一直处在心慌意乱,不知所措的状态中。人死了,即便是被谋杀,禁毒局也有责任。这种情况下,韩东势必要找人来担起这份责任,如此自己可能都没办法在部队里继续呆下去……

    现在,韩东已经明确告诉他。

    找到可以背黑锅的人,这件事就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这是韩东给自己一个机会,将功补过的机会……那个跟万广义合谋的警察也绝对不难查,看守地下一层的缉毒警的就四个人而已,还有两个是上京市户口。

    ……

    紧促忙碌中,不知时间。

    等一切暂时告一段落,天都已经快要亮了。

    韩东从医院回到车里,跟等了她一整夜的夏梦聊了几句。眼皮稍稍触碰,就再没了睁开的力气。

    靠着座椅,半坐着睡着。

    夏梦熬的也有点乏了,但听着男人稍重的呼吸声,跟紧皱在一块的眉头,根本就没心情休息。

    四天。

    开车的司机说这是第四天,韩东基本没有合过眼睛。

    再问他成天都忙什么,对方就不肯说了。

    可夏梦已经模糊猜出来了原因,不敢断定。

    她没见到过白雅兰,但无意听到几个警察低声议论的只言片语。

    那个新闻中报道受伤的警察好像就是她。

    韩东应该是刚刚接手她的工作。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