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子弹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五十八章 子弹

    

    夏梦跟韩东结婚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到如今,相处过程中她也留意不到男人特别明显的优点在哪。无弹窗小说网 www/wanshu/NEt

    偏偏,在慢慢可以和平共处后,从来没有离婚的打算。甚至男人犯了违背她底线的大错,她最先起的念头也是解决问题,而不是离婚了事。

    之前不太理解自己还坚持的意义是什么,现在,刻骨铭心感受到了。

    她离不开他。

    离不开这个哪怕看不到优点的男人。

    爱情,本来也没有必须的外在条件,爱了也就爱了。

    不管在哪一天开始,这段相处的时间,注定会终生难忘。

    她谈过恋爱,喜欢暗恋过几个男人。但没人能如韩东一般带给她如此大的冲击。

    在跟男人擦身而过,只能看到他侧脸之时,夏梦彻彻底底失去了站立能力。

    不是怕,事实上她在韩东气质的影响下,变得不怕任何事情,至少此刻不怕。她是无力,彻彻底底的无力,更不敢想这几分钟内,到底会发生什么。

    三个人一块死,他说的。

    夏梦刚才还未留意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在瞬间,忽泪忽笑。

    他可以抽身事外,为什么要三个人一块死?

    “老公!”

    嘴唇动了动,夏梦想抓男人垂下的右手,被一把推出,摔在地上。

    警察迅速上前将她带到了安全区域,紧张不减。

    人质暂时是安全了,麻烦的是歹徒手里多了另外一个人质。

    从现场对话来看,这两人之间还有深仇。

    紧张感,进一步升级。所有人,面对案件的心态也悄然在变。

    他们中有的也算是做了半辈子警察,生死之际的各种丑态,慌张,甚至大小便失禁……

    有英雄,大多也是冲动情况下不经大脑后的反应。

    而眼前这个男人是在绝对冷静之后坦然面对死亡,面对一个随时会要他性命的歹徒。

    韩东没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有多么了不得,他更没心思去琢磨这个。

    钟思影普普通通的一个眼神给了他明显讯号。

    狙击手应该已经就位,以他的经验判断,最有可能是在对面左侧的远锋大厦楼顶。

    距离,可见度……等等综合性考虑,他判断出错的可能微乎其微。

    匕首紧贴,摁在颈部,动一动就会划破肌肤。

    韩东放松身体,配合着梁子恒往后退。

    “嘿嘿,你他妈想没想过会落在老子手里!”

    韩东唇角弯了弯:“没想过,倒是想过你会被通缉,被击毙。”

    梁子恒被踩到痛脚,狞笑:“有你这个垫背的,值。还有,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在我的前面。”

    “现在你就可以杀了我。”

    “你他妈以为老子不敢!”

    梁子恒急怒,砰的一膝砸在韩东大腿外侧。

    力道沉凝,韩东站立不稳,晃了晃身体。碍于颈部威胁,上身一动不敢动。

    梁子恒目的是要命,但不是此刻。

    后背碰到了车身,梁子恒警惕四顾,腾出手去拉车门。

    警察自然不肯放任这人就此离开,蠢蠢欲动。

    梁子恒如受了天大刺激:“谁再敢往前,大家同归于尽!”

    局长王鹏这会也已经赶了过来。瞥了眼钟思影,压下手势。

    人是绝对跑不了,没必要现在将对方逼迫到丧失理智。

    今天这桩案件性质早已经变了,救人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人不能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否则,他拿什么跟上级领导交代,又拿什么应对韩东那个传闻中的义父。

    了解钟思影,隐约觉得对方会先自己有所动作。就算没动作,他后续也可以实施拦截,封锁,确保车辆逃不出警方视线。

    这种情况下,等待是最正确的决定。

    出意外或者不出意外,钟思影属于第一责任。面对问询,他完全可以说省军区的人不听调遣。

    各自盘算,梁子恒拉开了车门。

    先小心翼翼矮身半进入车厢,同时控制着韩东可以一并进来。

    种种心理冲击下,梁子恒根本没有注意到作为人质的韩东,在被带的身体后仰之际,左手的一连串动作。

    军方交流所用的手势。

    不但钟思影看到了,占据制高点的小丁跟观察手也全部留意到了。

    “老实点!”

    梁子恒斥了一句,他的打算是让韩东开车,他能够从副驾驶上对其继续控制。等车子到达一定区域,他宰了人质找机会逃跑。

    散打运动员的自信,他觉得只要不被包围,生存的希望就会很大。

    想法没错,也足够小心。

    可是,他不完全了解韩东,也不了解韩东以前的工作性质。

    他如果了解透彻,别说韩东废掉一只右手,就算是废掉双手双脚,梁子恒也绝对不敢拿他当人质。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嘴上不需要大放厥词的同归于尽,但实际行动上,韩东一点不缺同归于尽的魄力。

    他的工作,本来被俘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求死。

    身体,即将进入车厢。

    韩东下垂的左手极突兀精准,穿进了梁子恒手臂之间,架住了匕首横拉的着力点。

    “你他妈……”

    梁子恒暴怒,保持掌控不变,全力收手。本就紧绷的情绪,瞬间断裂。

    韩东大腿受创,立足不稳下被他带进了车内。

    “老子宰了你!”

    梁子恒双眼血红,爆吼。

    狭小的空间,横在颈部的匕首,力气都没有任何的优势。

    正常情况下,不出一分钟,韩东会死在对方手里。

    但是,梁子恒不会有一分钟的时间。

    眼角余光已经注意到警察在急速赶来,车头前方也有烟花一样的光点闪烁。

    哗啦!

    噗的闷响。

    玻璃四散飞溅,夹杂着鲜血。

    是子弹,**的子弹穿过了玻璃,也穿过了梁子恒头部。

    保持着发力姿势的梁子恒,头部侧方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圆洞。大到血液跟残存头部组织都阻挡不了光线正常穿过。

    喧闹至静止。

    匕首啪嗒坠落在了车上。

    韩东拨开梁子恒的手,起身走出。像是没看到梁子恒的惨状,也像没有经历子弹就在距离自己头部一尺不到的地方穿过。

    侧脸整个被鲜血染红,颈部也有挣扎反抗中被划出的血痕。

    但一切都结束了。

    他会感到恐惧,可明知道恐惧改变不了结果,只能克服恐惧。

    钟思影第一个跑到了近前,没有交流,彼此微微点了下头。

    她知道**的威力。

    韩东只要没有持续流血的位置,就证明没有大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