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四百零四章 沉重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四章 沉重

    另一边,那辆韩东觉得不对劲的普通大众车之内。

    两个人,后方坐着的正是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帽子款式不同,形状却是相同的。

    韩东似是而非的一眼看不真切,他如果可以来到车里,定然第一眼就可认出来,这就是他在临安无意撞上的那个玩匕首的人。

    司机也是一个年轻人,那个曾经因车子剐蹭把人打至脑死亡的寸头。

    他出去避了一阵子,现在,风头已经过去。张庆那边把伤者家属全都搞定了。

    换而言之,寸从一个致人重伤的通缉犯,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个不再受到追击的正常人。

    巧合就在临安,便按照张庆的吩咐,把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年轻人一并捎回。

    刚见面,寸头其实对其特别不以为然。

    长的跟他妈女人差不多,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

    心里轻蔑,言语上免不了冒犯。

    结果是下一秒钟森寒的匕首就到了他颈部,冰冷的触感,无比临近的死亡感,让寸头一下子就软了。

    这是个魔法师,因为他压根没看出来其匕首藏在哪儿,什么时间拿出来的。

    眼睛都没眨,匕首就好像凭空出现在了他手里。

    经此事,寸头乖的无以复加,一路再也没有半点废话。

    前方就是东阳收费站。

    寸头正待直接过去,被鸭舌帽男子从后搭住了肩头。

    他疑惑停下车:“哥,乍了?”

    顺着鸭舌帽男子的目光看去,正有六七个警察沿街排查着什么……

    寸头解释道:“例行检查而已,近期东阳有领导过来视察,治安比较严苛。”

    鸭舌帽男子微微颔首,把帽子摘下顺手丢在了路边。

    帽子下的头发极短,跟光头也无两样,很标准刚用推子刮的那种一毫米头型。

    也因摘下帽子,他阴柔的气质凭空多了些阳刚。跟戴帽子的样子判若两人。

    几个警察正是附近派出所临时抽调出来的警力,他们不知道要拦谁,也没接到拦人的通知。就是让留意一个戴鸭舌帽的年轻男子,重点是跟大众途观相仿的车型,大致的画像在为首警察的手机里保存着。

    如果发现,尽管放行,而后尽快通知。

    警察刚到没一会,也拦了几辆,毫无收获。

    “莫哥,那边。”

    为首警察顺着去看,摆脱手下疾步走了过去。

    这是他们发现的第一辆跟消息里告知的车型相仿的车辆。

    车子就是寸头跟鸭舌帽男子乘坐的那辆。

    两人,皆镇定无比。

    甚至寸头在车门刚打开之时,还不耐烦唠叨了几句。

    凶巴巴的表情,蛮不在乎的气质,丝毫不怕警察。口口声声的认识市长,认识哪些大人物。

    警察公事公办,也不愿沾染这种看上去像是无赖的角色。

    见确实没有跟画像中相仿之人,查过身份证,行驶证等等之后,摆手给放了过去。

    开出很远,寸头颇为得意:“哥,我表现的怎么样?”

    鸭舌帽男子像听不到他说话,视线转向了窗外。

    他不在乎警察,或者说只要不是荷枪实弹的特警,他并不看在眼中。

    化妆,反侦察能力,方方面面。都让他有把握从东阳这座小城市,随时随地脱身。

    疑惑的是刚才跟一辆车擦身而过之时,那种若有若无的熟悉感。

    韩东对他印象深刻,他何尝不是如此。

    临安刺杀那个女军官之时,本万无一失,生生被那个神秘男子搅了局。

    近身相搏,自己在使用最擅长匕首的情况下,险些被其反制。

    笑了笑,苍白的唇角闪过了几分自嘲和孤傲。

    还真是挺有趣的一个行程。

    车子畅行无阻,在一栋别墅前停下。

    出来迎接的人是张庆,以他胆量,见到鸭舌帽男子仍不禁犯怵。

    俩人打交道不多,硬说有,只有那么一次。

    真正将杀人化为了一种艺术,艺术感浓到让他不禁遍体生寒。

    张庆其实并不知道对方具体的来历,包括他老板陈彦丰对其也不太了解。

    张庆只是清楚,这是陈彦丰从一个靠谱的人脉关系中请来的煞星,从无失手的先例。

    事实也是如此,龚志伟那种狡诈如狐,警察都找不到的人。在三天内变成了一具尸体,近期才浮了上来。

    素来倨傲的个性,此时尽皆收敛。

    张庆呵呵笑着上前:“兄弟,可把你给等来了。”

    鸭舌帽男子嗓音低沉古怪,好像说话之时嗓子互相挤压出来的声音:“陈总呢?”

    “在里面等您。”

    “他还敢见我。”

    张庆讪讪道:“陈总不差钱,之所以不打尾款,还不是怕您一走了之。放心,最后一件事,事成之后不但给你结尾款,陈总另外会再给你双倍的价格。”

    鸭舌帽男子诡异发笑:“希望,你们这次会守规矩。”

    “一定,一定。谁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说呢。”

    ……

    韩东在跟钟思影通过电话之后,基本把顾虑抛在了脑后。

    打车赶到餐厅后,跟安冠青也没怎么谈生意。慢条斯理拖了段时间,留黄莉应付对方,先走一步。

    他是希望可以跟安冠青合作,但真的不急。反而,有兴趣要瞧瞧对方会不会急。

    主动权,谈判最重要的因素。

    安冠青现在还没弄清楚主动权到底在谁手里,总觉得是东胜求着他合作,在刻意的虚抬造价。

    回沈冰云住处的路上,夏梦的电话又打进了手机。

    韩东任其响着,全然不接。

    这两天,夏梦通过微信,短信,其它各种方式在试图联系他。

    韩东都一直刻意回避着。

    他不知道俩人该聊些什么,尤其同房之后。

    堆积着的矛盾,显然也不会因为一些小的转折而全部抹去。

    到达沈冰云公寓,时间刚好晚上七点半。

    客厅里开着暖气,女人也只穿了一件简单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身边,放置着一些零食,看上去挺悠闲的。

    听到开门动静,沈冰云甜甜叫了声东哥,起身接过了韩东刚脱下的外套:“我真以为你要很晚才回来,这么早?”

    韩东走到沙发近前倒了杯水,而后靠坐着伸了个懒腰。

    沈冰紧跟着他坐下,关切道:“工作累么?”

    “不累。”

    “骗人,我看你天天晚上都不怎么休息……肯定是工作压力大,要么就是因为感情。你跟我说说呗,我好好开导开导你。瞧我,现在无业人员,还不是活的挺轻松的。”

    韩东手揽住了她腰肢:“公司后续要忙的事太多,累是难免的,这没什么。”

    “那就是因为跟夏梦……”

    韩东打断道:“都说了,不要提她。说你的事。”

    “我什么事啊?”

    “贷款。”

    “哦,是这样的……”

    韩东认真听着她解释,等她说完,大致明白了贷款的来历。

    是沈冰云在经营小银河期间,跟朋友一块投资了一个小公司,恰好她的那个朋友又有银行方面的关系。就用此做抵押,贷了这笔钱。

    逻辑上很顺,韩东一时找不到破绽,奇怪问:“投资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陪我过几次啊,每次不是我缠着你才肯过来。我倒是有一肚子话要跟你说,你又没给过我机会。公司是在你让我第一次离开小银河的时候我投的钱,为的是给自己留条后路。恰好上次在医院看你有麻烦,就擅自做主把公司抵押出去了!”

    韩东感念她用心,却隐有忧虑:“你这钱,确定跟小银河没有关系吧?”

    沈冰云躲开了他:“东哥,我为了帮你找这笔钱,求爷爷告奶奶的才把事情给办成。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这么质疑我……”

    越说越是委屈,沈冰云红了眼眶:“我又不求什么回报,就想帮你一把,至少让你知道我不是个废人。你怎么这点机会都不给我,多少钱能比你重要,东哥你只要开口,我可以做任何事,何况这些。”

    “总之,你什么都别问了。钱我已经弄来,你要是看得起我,就拿着用。”

    韩东无奈:“我就多问一句,出发点是为了你好,这是干嘛。”

    沈冰云打了他一下,略带哽咽:“有什么好问的,真当我是自己人,何必这么客气。”

    “好,我错了,我错了!”

    韩东忙把人带过来,抱在了怀里。嗅着女人发间清香,眼神,逐渐转为复杂。

    他无疑能体会到沈冰云这份感情,可,太过于沉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