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朋友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四章 朋友

    ,!

    张庆也在抽烟。

    高突的额骨下方,皮肤粗糙。

    他提前留意到了前方那辆停下来的宝马车,随后见到有人打开门往这边走来。

    是个差不多也是二十五六岁左右的年轻人,穿着寻常,脚步虚浮,还是个醉鬼。

    更巧的是他认出来,这就是在小银河内撞到阿虎,还被踹了一脚的人。

    他有优点,对人不说过目不忘,这么短时间也能想的起来。

    韩东也正看他,视线无意碰在一处,随即收敛。拉住还欲再踢的寸头:“我说,再打人就死了。”

    寸头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看都没看拉他的人是谁,大力甩脱:“我他妈今天非弄死他不可,草泥马,有俩臭钱在老子面前显摆……”

    全力朝着对方面部踢去的一脚,到半途,突然如中木桩。

    他捂着小腿,踢多快,就退多快。

    是韩东,见劝说无效,抬脚挡在了他腿部前方。

    也就是寸头全力下,其实是用小腿撞在了韩东皮鞋跟上。

    远观的张庆,目光微凝。

    丢掉烟头踱步赶来。

    他不怕事,寻常也不会轻易惹事。

    今天车辆发生剐蹭,主要是那个倒地胖子的责任。他都还没说话,胖子先下车拿棍棒把他玻璃给砸了,接着一通叫骂,说要让自己好看……再就是打电话准备叫人。

    碰到这种,张庆就必须惹事了。

    所以寸头等人下手如此之凶,他觉得理所当然。

    你先动手,拿凶器威胁别人。别人自然要弄死你。

    杀人他没想过,却也并不介意万一失手将人给打死。

    最多就是虎子出去躲一段时间而已。

    叫虎子的,就是那个寸头。捂着快要断掉的小腿,疼的脸色狰狞。

    就是这片刻功夫,他才注意到刚才拉自己的不是朋友,而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他缓缓爬起来,手指着韩东额头,一瘸一拐上前:“你他麻痹哪个粪坑爬出来的,管闲事管到爷爷头上!”

    话落,挥拳就朝韩东面部打来。

    快,准,狠。

    这种架势,若非专业练过搏击,肯定就是市井经常跟人斗殴出身。

    然而,在韩东眼中就像是慢镜头。

    眼角余光瞥到了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近距离下,才能深刻体会到那种血肉模糊的震撼。

    韩东不用搞清楚因何导致的纠纷,很明显,就是车辆剐蹭。

    这样的话,两者之前不太可能存在矛盾。

    如此,都要下死手,韩东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必要留手。

    醉酒的肢体反应不快,应付寸头却足够了。

    右手微抬,架住了挥来的手臂。电转般,几乎没人看清楚韩东是如何继续的接下来动作,总之,手掌精准包裹住了寸头的拳头。

    一扬一压。

    咔嚓声自手腕间清脆响起。

    寸头的脸色顷刻间没了任何血色,捂着手腕惨叫跌退。

    断了,这种动静应该是断掉了。

    张庆眉头上扬,落下的脚步也停顿。手,下意识探向腰间,后又收回。

    韩东看不到他后腰部位,如果看到,哪怕只凭借微微的轮廓,也能断定是枪支的痕迹。

    “都还愣着干嘛,打啊!”

    寸头嚎叫着,眼睛都红了,声音震彻四方,让一些很远处已经睡着的居民都打开了窗子。

    五六个人全是狠角色,早就蠢蠢欲动,闻声毫不迟疑,齐刷刷上前。其中有人,将藏在口袋里,袖子里的弹簧刀都拿了出来。

    明晃晃的幽光,路灯反射下,森然泛寒。

    韩东随之退了一步,他觉得这些人不好应付,尤其醉酒后。如果有必要,随时准备跑。

    这不是怕,是不想冒这种无畏的危险。

    “等等!”

    形势稍触即发的当口,张庆出声拦了一下。

    他是这些人的头头,几个凶徒,暂时性盯着韩东,没再有任何动作。

    韩东像没看到,也像没听到。拿出手机打给了120:“来一趟,洞府小区对面,有人受伤!”

    张庆看着他打电话,完后才上前,扯出了一个怪异笑容:“哥们,因为管闲事被剁碎喂狗的不在少数。”

    声音,带着戏谑和残忍。

    在笑,反阴测测的让人不舒服。

    韩东躲开了他拍打自己肩头的动作:“离我远点。”

    “庆哥,跟这种人废话什么!”

    寸头吃了大亏,气急败坏失控再度冲上。

    韩东目无余光,撇过头看着越来越近的寸头,刚松开的拳头,缓缓握拢。

    有些人特别恶心,一旦靠近,就让人有将他头部打成跟地上中年人同等模样的冲动。

    好在,他在打算这么做之前,张庆先一步拦住了手握匕首的寸头。

    韩东冷淡:“我不管你是谁。你的人,再敢乱来,我不介意弄死。”

    寻常人说这话可能会让张庆笑出声来。

    可现在没心情笑。

    这个敢管闲事的人,不太寻常。

    张庆也不想去赌,他会不会真的弄死虎子。

    应该是敢,这是直觉。

    酒意稍醒的张庆不愿意因小失大,笑着道:“兄弟,身手不错,练过吧?”

    韩东没时间回答,看暂时局面稳住,矮身探了探地下伤者鼻息。

    游丝般,中年人整个身体无意识的抽搐,极端危险。

    韩东顾不上血污,拍了拍他面部:“先生,医生一会就到,千万别睡!你这一睡就醒不来了。”

    寸头回复了一丝清醒,看有点不对劲,跟张庆打了个眼色,悄然往后退。

    其它几人也在这当口,不着痕迹的挪动。

    韩东察觉到了动静,猜到这几人可能见事情闹大,准备开溜。留没动手的张庆在这边照应。

    抬头扫了一眼:“人要是死了,你们几个就算能跑掉,这辈子给我等着做过街老鼠!”

    “老子死之前弄死你信不信!”

    寸头叫嚣着,比任何人跑的都快。

    动手之前确实没考虑过太多,就是没碰到过敢在自己头上拉屎的人。打完,方才有些后悔。

    他狠归狠,不傻。

    韩东有心拦下他们,可终究出于诸多顾虑作罢。

    这帮人有点诡异,人也救了,没有必要他不愿意莫名其妙的跟人结下死仇。

    上次闵辉手下带人找到他父亲,韩东已经意识到,任何事情留一线的必要性。

    王陆军这时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他以为韩东肯定要先挨顿打,没想到就这么安然无恙,反而跟张庆像是没有任何恩怨。

    人是他现在老板的男友,再不想下车也得为了饭碗考虑下。

    笑呵呵的,他掏出烟递给张庆一支:“庆哥,都一家人。韩先生是沈总的男朋友……”

    张庆眼神微动,突然笑了起来:“韩东!”

    王陆军点头哈腰:“对对对,是的。你们俩认识?”

    张庆摇头:“不认识,听陈哥说过这兄弟的名字,是个人物。早想结交一下。”

    韩东帮伤者采取了些基本急救措施,接下来除了等救护车拉人,也没了其它办法。

    起身,看着张庆递来的纸巾,视若无睹。

    张庆也不尴尬,把纸巾装回口袋:“误会一场,你要早说自己是冰云的男朋友,咱们也不必这么剑拔弩张的。”

    冰云?

    听他如此称呼,韩东心脏微微泛沉,不禁对于沈冰云跟张庆之间的具体关系产生了疑惑。

    总不至于如她所说,只见过几面而已。

    气氛,很冷。

    王陆军见状圆场:“庆哥,你自个能处理么?韩先生酒喝了不少,不行我就先送他回去。”

    话里暗示很明显,今天的事他跟韩东装没看到,也不知道。

    张庆能够领会,笑着道:“路上慢点。”

    看韩东不动,他继续说:“兄弟,留在这对你来说也是麻烦一桩。今天看冰云面子上,过去了。你说,人死活,跟你也没关系对不?更何况救护车一来,警察肯定马上就到,没有麻烦也惹一身腥。”

    话落,远处救护车尖锐的鸣叫声由远而近,应该再有几十秒钟就能到这。

    韩东最后看了眼伤者:“人如果死掉,别说沈冰云,任何人都没面子。”

    张庆不置可否点头,眼底不经意浮出了一抹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