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上门女婿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凶残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凶残

    回到厅内。

    韩东终扛不住潮涌而来的困倦,找沈冰云要了钥匙,想先回她住处。

    沈冰云哪放心他就这么离开,不由分说安排了个保安送他。

    出门见风。

    韩东视线所及的所有东西都像是在晃。

    他实在是不习惯这种感觉,停住脚步暂做歇息。

    保安叫王陆军,看出来韩东跟沈冰云关系不俗,见状挺热心道:“您在这先等会,我去把沈总的车子开过来。”

    “不用开她的,我的车就在门口不远。”

    说着,又调整了片刻,他晃悠着带王陆军去往自己车辆方向。

    到近前摁了下电子锁,先就看到了忘在车里,正闪烁着的手机。

    随口说了下地址,他打开看了看。

    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手机上多了好几十个未接电话。

    其中有一大半是夏明明打来的。

    之外夏梦的有一个,唐艳秋的有几个……

    他直觉不对劲。

    等车子启动,靠着座椅笨拙给夏明明回拨了过去。

    刚接通电话,夏明明埋怨的声音急促响起:“姐夫,你到底去哪了,电话一直都不接……”

    韩东缓了缓:“陪朋友喝了点酒,有事么。”

    “说位置,我开车去找你。”

    “不用找,电话里说就行。”

    “说不清楚。”

    “那就别说了,困。”

    夏明明怒道:“你是不是又去找了沈冰云!你跟我姐还没离婚呢。”

    “没别的事我挂了。”

    “姐夫,你怎么成这样了……你知道我一直没有因为她是我姐,帮她针对过你半点。我拿你当我的亲哥哥,拿你当我的家人,我甚至觉得她对不起你,配不上你……”

    “明明,我以后也可以是你哥哥,这跟我和你姐的关系不牵扯。”

    停了下,韩东不愿聊这种话题。揉了揉头部:“说正事。秋姐她们也打了电话过来,是不是东胜出问题了。”

    夏明明张了张嘴,半响回应:“是,我的那条微博被删掉了,账号也有被封的可能性。是重安法务揪住了其中一个法律漏洞,借题发挥……我们刚刚还开会讨论这个。缺了你不行,我姐她不敢擅自拿主意。”

    韩东大致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

    “明天我去东胜再说吧。”

    “姐夫,你怎么好像一点不担心。”

    “担心能解决问题么?”

    “不能。”

    “那不就是了。更何况最坏的结果就是破产,谁还能不碰到点挫折。”

    “也是,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另外,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沈冰云……”

    韩东没再等她说完,摁了挂断。

    又点了支烟,他打开了自动窗。

    之前,他曾预想过恒远或者重安可能会有同样规模的降价来应对东胜,所以这次事态算是有心理准备,也有早就琢磨,以防万一的临时对策。没想过的是,重安能从东胜一系列的举动中挑出破绽,动如雷霆。

    他不觉得重安无耻,商业竞争,他有机会搞垮对手,肯定也是不遗余力。而且,能让重安下此种力度,这些天也算没白忙活。至少让重安这颗大树晃了晃。

    跟夏明明等人想法不太一样,他认为比较麻烦的单纯只是恒远降价问题。重安的起诉,关停微博这些都不是问题。

    起诉总要走流程,这需要很长的一个周期,他不会为了这些未知结果的事提心吊胆,去担心法院宣判。关停微博是不可能的,就算有法律漏洞,他这边即刻停止购入销售器材就能迎刃而解。

    临安省军区宣传部的分量,让微博去删言论已经是极限。它们旦凡稍有考虑,便不可能继续多余操作。

    本浆糊般的脑袋,因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短暂的清醒。

    “韩先生,您跟沈总什么关系啊?”

    王陆军见韩东不打电话,主动八卦询问了一句。

    韩东看了眼他开车背影:“你看呢?”

    “我猜你们是情侣。”

    王陆军自己断定了自己猜测,感慨道:“您可真厉害,我以前在银河的时候就跟沈总一块工作过……多少人追在身后,她都没什么表示。”

    说着话,没得到回应。

    王陆军透过镜子见到韩东在看着一个方向,不由打住说话,好奇跟着瞥了一眼。

    是街头有几人在追打着一名快跑不动了的中年男子。

    过了凌晨的时间,街头冷清,路灯下这些人格外的显眼。不远处还停着几辆车,像是由剐蹭引发的纠纷。

    王陆军正待发表些看法,就听韩东让他把车停下。

    “韩先生,这种最好还是别管……小年轻人下手没轻没重,全特么生瓜蛋子,很容易出事……”

    韩东打断了他:“我让你停车!”

    王陆军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世道还有人管闲事,真是少见。

    不过人得罪不起,他还是依言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韩东没立刻下去,透过车窗冷言观看距离几十米外的几人。

    那个被追打的中年男子他不认识,但很巧,他认识那打人者。

    也便是在小银河洗手间走廊碰到的那些人,其中那个踹他一脚的寸头跟沈冰云说过的张庆都在。

    就这片刻功夫,中年人跑的太急,脚下打滑摔倒在地。

    张庆靠着车身冷眼旁观,那个寸头跟余下几人围着中年男子拳打脚踢。

    惨叫声,救命声,杀猪般自中年男子口中嘶吼而出。也就两三秒钟,慢慢微弱下来。

    每一拳,每一脚。

    可能是这些人喝了酒,也可能是这些人天性冲动凶狠。总之,韩东的判断,是用了全力,并且不顾忌头部跟一些其它要害。这些人,中那个寸头最狠辣,穿着皮鞋的脚尖,一脚一脚机械全力踢在中年男子面部。鲜血淋漓的同时,伴随着寸头嚣张的喝骂。

    而倒地的中年男子,已经如死猪一样动弹不得,连动静都不再有。

    头部,人体最脆弱也是最重要的地方。

    旦凡有点打架常识,都会知道尽量不去重击头部。可是,韩东没看出来这些人有任何的顾忌。

    他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杀人心,在做的就是杀人事。

    寸头的每一脚,都有可能折断中年男子的颈部,或者,让豆腐一样的大脑产生剧烈震荡,导致出血死亡。

    如此凶厉,让见惯风浪的王陆军都由衷打了个冷颤。

    “韩先生,远处站着的好像是张老板……”

    张老板?韩东猜王陆军应该也认出了张庆。

    这么说来,这个叫张庆的,应该还挺有名气的。

    不光沈冰云脱口熟络喊其小庆,连王陆军这个保安也认识他。

    没再过多琢磨,韩东拉开车门往打人处走去。

    他是不爱管闲事,要分到底是什么闲事。

    这种杀人之事,他碰到了,置若罔闻,对不起曾经身上穿的那身军装。还有,那个寸头之前给他的那一脚,因为在小银河内部,韩东没做计较。这不代表着,在外头再碰到寸头,韩东还能忍下来。